可以触碰你的深处 用手扒开我下边吃我的水

时间:2021-10-25

自己送上门的猎物,吃不吃?

井和兮:不吃是傻子!

于是,她毫不犹豫地咬了他,然后像是个不知餍足的怪物一样吸吮着男人不断流血的嘴唇,慢慢舔舐着,在伤口恢复后,再咬一口,如此反复。

原本乌黑的瞳孔,此时隐隐泛着诡谲的红光,妖冶无比。

顾今生起初还能感觉到嘴唇上的痛感,渐渐地,他的大脑开始陷入混沌,朦朦胧胧,只知道自己正在被怀里少女热情亲吻着,彼此忘情缠绵,完全不知自己正在被吸食着鲜血。

用这个方法,井和兮终于吃饱了。

她终于如愿以偿的喝到了散发着醇厚酒香的血,与严溪晨花香的血完全两种味道,都很好喝!

井和兮轻轻将人推开,不知道是不是失血过多的缘故,顾今生有些晕眩,试了好几次撑地都没能成功站起来。

最后,还是她拉了他一把,男人这才站稳了身子。

顾今生:为什么接了个吻,就仿佛被掏空身体……

“你还好么?”井和兮明知故问,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男人的表情,生怕他意识到什么。

顾今生揉按着太阳穴,沉吟了片刻,才道:“回去要加强锻炼了,身体素质太差。”

噗!

井和兮捂住嘴巴,防止自己笑出声来。

“不管怎么样,都要谢谢你!”她露出甜美的笑容,主动凑到顾今生的面前,亲了他脸颊一下。

谢谢款待,你的血超好喝的!

井和兮给顾今生倒了一杯温水,还从包里摸出一个巧克力塞进他手里,催促道:

“快吃了吧,补充一下体力。”

“……”顾今生低头盯着巧克力,沉默不语。

难道他真的……老了?

就在顾今生陷入自我怀疑的时候,手机响了。

“哦,我的,应该是溪晨过来了。”井和兮举着手机走出房间,站在走廊上通话。

过了一会,她回来了,看着依旧保持沉默的男人,说:“今晚跟我回去吃饭吧,溪晨准备了很多菜。”

“今晚不行。”顾今生终是开了口,只是声音莫名有些沙哑:“今晚有事必须回去。”

闻言,井和兮不禁失望道:“啊……必须回去不可么?豪门就是麻烦啊,那今晚就算了呗,心疼溪晨忙活那么久。”

说是吃饭,其实溪晨就是想借这个机会多跟顾今生接触碰面,这对别扭傲娇的兄弟俩,真是让她……无言以对。

“话说回来,你们这对兄弟俩有什么不能摆在台面上,非要这么私底下你来我往的,他害羞,你也害羞么?”

顾今生喝了半杯水,顺手将巧克力揣进口袋里,然后,他站了起来用复杂的目光望着井和兮,一字一句道:

“有些人和事,注定摆不上台面。”

少女不悦地抿起唇:“摆不上台面的人和事,你指的是什么?溪晨么?”

“他的身份注定摆不上台面,不是么?”

“……可这又不是他的错啊!是他想当私生子的么?还是他认准了私生子这个身份赶着投胎降生的么?他压根就没有选择的权利啊!!”

说到激动处,井和兮的眼眶微红,语调都变了:

“你能不能理智一点,清醒一点,把你对溪晨的仇恨和厌恶,统统转移到你父亲和小三的身上?你可以瞧不起溪晨的母亲,但你别连带着他一起瞧不起!他跟你一样,都是受害者!!”

顾今生无视了她的话,越过少女就要出门,彼此擦肩而过时,他的手突然被拽住了。

“虽然你一直表现的毒舌又冷漠,尖酸刻薄,总用语言甚至武力伤害溪晨。可我相信溪晨自己的判断,他觉得你好,那就是真的好。你掩藏的那么深,无非就是不想被你的母亲沈斐看出来,不是么?”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在保护溪晨。

顾今生低头盯着她精致姣好的侧颜,视线不自觉停留在她娇嫩的嘴唇上,看着它一张一合,脑子里想到的是那抹一场柔软的触感……

接下来,少女说了什么,顾今生都没听进去。

他走神了。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井和兮说的嘴巴都快干了,结果对方没有半点反应,不由得恼了:“喂,你是在故意无视我,还是在发呆啊?!”

顾今生这才回过神来,眼里满是询问:“嗯?”

“……嗯你个大头槌啊!!”

严溪晨已经抵达酒店,就在大厅一楼等着,他左等右等,终于把两个祖宗给等下来了。

“小兮,你没事吧?!”少年大步冲过去,一把抓住井和兮的手腕,将她拽到无人角落里,悄声道:

“那个……我哥他……还好吗?”

井和兮自知做错了事,先是朝少年眨了眨眼,不等她用无辜的语气道歉求饶,严溪晨就露出“果不其然”的表情,单手扶额:

“我哥发现了吗?他会帮你保密吧??”

小兮体质太特殊了,如果不替她保守秘密,总有一天会出事的!

井和兮一愣,有些不敢相信道:“你竟然……不先责备我,反而先关心这个问题?!”

“我哥那么强壮结实的一个人,打我的时候那拳头多有力气啊,被吸点血怕什么?又死不了人!”

“……”亲兄弟啊你们,是亲生的没错了。

严溪晨满脸担忧地看着她,继续道:“倒是你啊小兮,我哥怎么说的,他能替你保密吗?要不然,你修改一下他的记忆?”

“……我什么时候有了修改记忆的能力啊?”

“欸没有吗?唔,那不然就……就……”严溪晨也茫然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实在不行,他就亲自去恳求大哥好了,被揍一顿也值了。

井和兮朝少年安抚一笑,说:“没事的,我用了另一种……嗯,不会被他察觉到的方式吸了血,这件事就翻篇吧,你可千万别傻乎乎的去说,到时候就暴露了!”

“……什么叫不会被他察觉到的吸血方式?”严溪晨的注意力被这句话吸引了,表情呆愣愣的:“还有这种方式吗?”

井和兮不想骗他,眼珠子转了转,踮起脚尖主动在他嘴唇上吧唧亲了一口!

“喏,就是用这个方式!不过你相信我,不是我主动的,是你哥自己送上门的!!”

“……”

严溪晨:哥,你这叫自投罗网知道吗?

生怕严溪晨会吃醋闹小情绪,井和兮又迅速保证道:“别生气嘛,这次我是真的忍不住了……以后我只吸你的血,好不好?不要生我气,拜托拜托!”

她拉着少年的手不停撒娇,完全就一不讲理的小无赖。

严溪晨一颗心都要被萌化了,用力反握住她的手,用彼此才能听到的声音说:

“我不会吃我哥的醋,更不会生你的气。”

少女一怔,忍不住问:“为什么啊,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

究竟要多喜欢一个人,才能理解包容到这种程度?

严溪晨把玩着她柔软细嫩的小手,温柔地望着她,回道:

“因为你是井和兮,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井和兮。所以,不管是当你的房客、男友,还是做你的移动血库……我都愿意。”

顾今生收回了视线,强迫自己不去看那极为碍眼的一幕。

不得不承认的是,她和那个少年很般配,两人同框有说有笑的画面,像是校园偶像剧,甜得像是撒了蜜糖。

可顾今生却觉得这蜜糖里裹着黄莲,苦的要死。

沈斐像是掐算好了时间,一分不差的打来电话。

“既然相亲失败了,那就打起精神应对今晚这一局吧。”她像是不经意的提起:“对了,听说你成功跟那个顶级设计师签约合作了?恭喜你了,有这么一位得力大将助你一臂之力,妈妈相信你可以做得更好。”

顾今生嘲弄地勾起唇,说出的话却是谦逊有礼:“谢谢,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说完,他直接挂了电话,一秒都不想浪费。

时间差不多了,顾今生准备走,这时,身后传来少女悦耳灵动的声音:“等一下啊,顾金主!”

男人硬生生停住脚,回头眉头蹙紧:“你叫什么?”

“哦,顾教授,等一下!”井和兮跑了过来,冲他伸出了右手,“把你手机给我一下。”

顾今生眉头蹙紧,心情看起来不太好,但还是将手机递交在她的手里。

“你要干什么?”

“你还没有大卫的私人联系方式吧?只有他团队的电话,这样联系他多不方便啊!”

井和兮在他手机上输了号码并保存,还给备注上大卫的全名。搞定后,她将手机还了回去,笑眯眯道:

“好啦,你可以走了!改天再来我家吃饭吧,你弟弟的厨艺不是盖的,超级好吃的!”

顾今生深深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就匆匆离开了。

周一上学,井和兮尝到了一回前脚进了天堂,后脚掉进地狱的滋味。

早自习是英语老师过来看着的,她重点表扬了井和兮,夸她字迹工整,跟书上印刷体一样好看。

“我知道井和兮从小在国外长大,英语对她来说并不难,可你们不觉得她的中文也很好吗?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井和兮同学流利地掌握了两门主流语言!笔试、口语统统不在话下!希望各位同学们也要加把劲了,有不会的可以向她请教!”

这一番吹捧,让井和兮心里美滋滋的,笑得格外灿烂。

“赵老师,您可别再夸她了,要不要给您看看她的语文卷子,啧啧……”葛欣推门走了进来,怀里抱着一摞试卷。

路过井和兮座位的时候,她一言难尽的眼神,让井和兮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完了,上周的语文小测验,又考砸么了?

葛欣上了讲台,低着头整理试卷,说:“现在,我开始公布成绩,由高到低依次上来拿试卷。李欧从,99.5分,表现不错,下次争取满分。”

公布成绩,简直就是公开处刑。

井和兮在下面坐立难安,尤其是,班上大部分同学都上台领到试卷了,老班还是没念到她的名字,这让她倍感煎熬。

What the **?

难道她上周考的那么烂吗?

不会是全班倒数第几名吧?!不至于吧?

她印象里,好像没那么差吧……

“最后一名,井和兮,12分。”

英语老师:“噗!”

赵璇一脸不信,拿着井和兮的试卷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又好笑又好气道:“小兮啊,你这个语文……不太行啊,得加把劲儿啊!”

井和兮的脸都要烧着了,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投来的目光,虽然大多不是恶意的,但那种惊讶又好奇的视线,仿佛考出12分的她是个不折不扣的智障。

……语文太难了,但凡试卷上出现文言文的相关问题,不管是选择题还是填空题,她都写得一塌糊涂。

少女涨红了脸,一口气冲上台拿了试卷灰溜溜回了座位。

耻辱!

周一早自习就给她这么大的耻辱,这一天还能不能好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