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暧昧四种关系 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给我吃

时间:2021-10-25

大卫立马站了起来,语速飞快道:“那你们合同到了叫我,我先回去画图了!看到我的维纳斯我就有无数灵感,我要把它们统统抓住!”

顾今生比了个请随意的手势,就见金发男人风风火火的跑了。

等他人走了,男人才微微蹙眉对着正在嗞溜溜吃牛肉面的少女,道:

“你是怎么说服他的?”

“唔?我就问他有没有什么要求,他说没有,我就对着他比了个五的数字,他就同意啦!”井和兮嘴里嚼着食物,说话含糊不清道:“你别忘了欠我一百个抹茶蛋糕啊!”

顾今生眼里噙着笑意,语气十分愉悦:“别说一百个,给你买一万个都可以。”

“嗯?为什么啊?”

“我本来的预算是500万美金的,因为对方是世界最顶尖的设计师,想要请他出山,不狠狠砸一笔是不行的。”

井和兮险先喷出来:“咳咳!也就是说,我给你省了……475万美金?!”

“……你的数学是看门大爷教的么?”

“咳,说错了,495万美金!”

井和兮咂了咂舌,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怕是要请我吃一辈子的抹茶蛋糕了。”

她的一句玩笑话,却让顾今生的心里莫名塌陷了一角。

如果是这样……倒也不算糟。

合同很快就拟好了,由马秘书亲自送了过来。

他一来就看到井和兮坐在那里喝饮料,眼角不自觉一抽:“你怎么会在这里?!”

“干嘛,我不能在这里么?”井和兮抬头,好奇道:“酒店门口贴着美少女不得入内么?没有吧?”

“……”

“合同放下,你可以走了。”顾今生敲了敲桌子,连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对方,声音冷漠道:“记得把该删的都删了,别让我亲自动手。”

“已经删干净了,顾总,您可以派人检查。”马秘书低着头,一副诚心悔过的模样,就差当着顾今生的面发毒誓了。

井和兮看不懂这两个人在打什么哑谜,忍不住问:“什么是该删的啊,你们在说什么?”

“没什么。”

顾今生确认了一遍合同,身子向后仰去,调整了一个更为舒适的坐姿,看起来很慵懒惬意。

“恭喜顾总,竟然以不可思议的价格与世界顶级设计师大卫合作,我们这次的业绩怕是要赚翻了!”

“嗯,回去通知财务,让他们把剩下的钱一次性打到井和兮的账户上。”

“……啊?”马秘书的脸都绿了,眼睛瞪得溜圆:“您、您说什么?”

妖女啊,井和兮果然是个妖女啊!!

瞧瞧,把顾总都迷成什么样了?!上赶着给她送钱啊?

顾今生似是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挑起一抹讥讽的弧度:“因为这份合同是井和兮帮忙拿下的,对方完全是看在她的面子低价签约,懂么?”

“不可能!”马秘书一脸不相信:“我不信世界顶级设计师会对一个妖……小丫头刮目相看!这不可能!”

将近500万美金,折合成人民币就是三千多万!

在井和兮这种妖女身上砸这么多钱,真不如去包养情妇了!!

马秘书心里打定主意,这件事他一定要向沈女士汇报!

哪怕冒着被顾今生炒鱿鱼的风险,他也要如实禀告!!

妖惑人心啊,井和兮,现实妖女啊!

这在古代,她说不定可以让一个朝代由长生走向覆灭!

就在马秘书内心疯狂吐腹诽的时候,大卫·科波菲尔来了。

“合同呢,已经拟好了么?”

这位世界顶级设计师看起来似乎有些迫不及待,合同没怎么仔细看就签了名,随后,他将怀里的画册献宝一样的递给了……嗯?

马秘书的眼睛再次瞪大,怎么回事,大卫·科波菲尔怎么把画册双手递给了妖女?!

“My Venus!”大卫弯下腰来,一页页翻着画册,充满憧憬尊崇的望着少女,说:“这些,都是我刚刚在房间里画的,是我突然灵感爆发的创作!看,这么多,还有好多我来不及画!”

井和兮一边欣赏一边点头称赞:“好棒啊,期待你后续加以完善,时尚界又要因你而疯狂了。”

“不!不不不,不是为我,而是为你疯狂!这些作品我要全部亲力亲为,过程或许会很漫长,但我相信只有这样才能把它的精髓展示出来……”

大卫说到激动处,一把握住了井和兮的手,感动道:

“你真的是我的幸运女神!本以为我已经达到了瓶颈,再也无法有新的突破,可万万没想到,你的出现给了我无穷尽的灵感!”

井和兮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鼓励道:“加油啊,我知道你是最棒的。”

双方签完合同,大卫就跑回房间闭门修炼去了。

看到对方连律师都没叫,独自一人完成了签约,马秘书恍惚有些不真实感:

“那个人……应该不是假冒的吧?他是大卫·科波菲尔本人,没错吧?”

顾今生斜不想回答对方这种愚蠢的问题,起身就走。

走了一段路,发现某人还赖在原处没动过,男人不得不又折回来:

“愣着干什么,你想在这里过夜?”

井和兮一脸懵逼:“嗯?你在跟我说话?”

“不然?”

“哦哦!”少女提起裙子,小跑着跟了上去。

她的适应力真好,这么难以驾驭的高跟鞋,不过一下午的时间,跑跳就不成问题了。

马秘书盯着那抹夺目的红色渐渐远去,突然心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测:

……那件礼服不是大卫设计的么,顾总该不会是故意让她穿着吸引大卫注意的吧?

不不,这应该只是个巧合。

井和兮回房间换了衣服,盯着床上怒刷存在感的正红色礼服,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以前皮肤不算黑,但也没有白的透光发亮,想尝试正红色的衣服却总是底气不足,觉得撑不起来,驾驭不了。

可现在……井和兮觉得这种正红色简直就是为她量身订做的,再合适不过了。

多美的颜色啊,在某些光线下,像鲜血一样诱人。

“唔!”

井和兮突然跌坐在床边,用手抵住嘴唇,发出痛苦的低吟。

“好想吸血啊……”

刚才那个金发碧眼的男人,体内血液散发着浓浓醇香的咖啡气息,让她差点忍不住想要咬住他的脖子,狠狠吸吮个够!

她下午一直在吃东西,也是为了压抑住内心对血的渴求。

可是,不够啊,吃再多的食物也不够……

井和兮拨通了电话,焦急地等着对方接通。

“喂,你们那边结束了吗?我准备做饭了!”话筒里传来少年磁性的嗓音,朝气蓬勃、活力十足。

井和兮恍惚已经闻到了熟悉的花香气息,不停吞咽着唾沫,哑声道:

“溪晨,你方便过来接我么……”

“嗯?小兮你怎么了?!”

“我……快忍不住了。”

电话里隐约传出敲门声,下一秒,通话结束了。

严溪晨的呼吸一窒,解下围裙后风一样的冲了出去!

男女暧昧四种关系 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给我吃

“收拾好东西了么,那就……”门外,顾今生的话语戛然而止。

少女一头栽进他的怀里,双臂像是水蛇般紧紧缠住了他的窄腰。

她像是生了病,不断喘着粗气,眉头紧皱,表情极为痛苦,似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一样。

顾今生脑子空白了一秒,随后,毫不迟疑地打横抱起了她,快步走进了房间。

“你怎么了?”

他将少女抱上沙发,伸手试了试她的额头,并没有发烧。

“井和兮,能听到我说话么?”

“井和兮?”

“喂!”

一连叫了好几声,井和兮都没回应。

她死死攥着衣服下摆,胸口上下起伏着,时不时就要发出一两声痛苦的低吟。

顾今生彻底慌了,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直接拨打了120,但在通话的时候,手机突然被人抢走了。

“你干什么?!”

井和兮将电话挂断,气喘吁吁道:“不、不需要救护车,我休息一会就好……”

“那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是生病了,还是遇到了什么事?!”顾今生眉头紧蹙,半蹲下来与她持平,神情认真道:

“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有人威胁你了么?”

井和兮的反常,他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沈斐那边,会不会是她派人做了什么。

“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或者,他们在你的饮料里下了药?你被胁迫了对不对?!”

顾今生抓住少女的肩膀,用力摇了摇,反复追问道:“你快点说啊,你要是一直隐瞒着,我没办法替你解决问题!!”

“你想……替我解决问题么?”井和兮的脸色苍白,额上渗出薄薄的汗,她一双乌黑的眼眸直勾勾盯着他,舔着唇说:

“不管是什么问题,你都愿意帮我?”

顾今生毫不犹豫道:“当然!”

话音刚落,井和兮就攀住了他的脖子,将整个身子的重量倏然压了上去。

咚!

顾今生没站稳,身子下意识向后倒去,就维持着这样的姿势,他被井和兮压倒在地板上。

“你……”男人微微睁大了眼睛,向来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出现错愕的情绪,“你是被下了那种……药么?”

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但他母亲沈斐向来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什么阴招都使得出来,万一真的给井和兮下了药陷害她,那、那怎么处理?

井和兮跟着一起摔在地上,身下有个闻起来就超好吃的“肉垫”,她干脆也不起来了,就这么趴在他的身上。

过了一会,她突然抬起头来定定的望着他,说:“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有病?”

“……你我到底谁有病?”

“你没病,为什么心跳得这么快?你是不是有心脏病啊,不会是家族遗传的吧?”为了克制压抑吸血的本能,井和兮开始转移话题,努力朝着诙谐幽默的路子上走。

稳住,能赢的!移动血库已经在路上了,这时候绝对不可以在顾今生的面前暴露……万一被抓去做实验了怎么办!

闻言,顾今生单手撑地坐了起来,随着这个动作,趴在他身上的少女下意识调整坐姿,改为坐在他的腰上。

姿势瞬间就变得微妙了,连带着气氛都染上了几分暧昧与旖旎。

“所以,明明身体不适却还要硬撑,在我面前佯装无事?”顾今生勾了勾唇,扯出一抹讥讽的笑,轻蔑道:“你是怕我会乘人之危?”

他用一种“就凭你也配”的表情,嘲讽力十足。

井和兮继续赖着不走,为了坐得更舒服,她甚至勾住了男人的脖子。

这种亲密的行为,并没有遭到顾今生的拒绝,虽然,他脸上满是讥嘲。

在这种情况下,大部分女生都不会好意思继续的,因为顾今生嘲讽起人来,真的会击碎瓦解一个人的自信心。

可井和兮是什么人?

她已经在“人类”的范畴里越走越远了……

“我觉得你也就嘴巴厉害。”井和兮凑近了些,几乎跟顾今生脸贴脸的对视,不放过他脸上任何细节。

她像是在欣赏着雕塑艺术品一样,以眼神作为触摸,抚遍他整张脸孔。

在少女这种不夹杂任何欲念,却又能轻易挑起人类心底邪念的注视下,顾今生不可避免的紧张了起来。

他喉结滚动了几下,强迫自己移开视线,不再看她。

“我说过的吧,希望你能……”

“自重?”井和兮学会了抢答,伸出手指轻点着他的嘴唇,含糊不清道:“是不是在你眼里,我这种女生就是不知检点和廉耻的典范?”

顾今生重新看向她,脸色喜怒不定,拿下了她在自己唇上作乱的手,沉声道:

“你是严溪晨喜欢的人,你们正在同居。”

“所以呢,你想提醒我什么?跟你保持距离么?”井和兮差不多猜到男人接下来的话了,多亏了他,这样聊聊天,她的注意力被转移,冷静了不少。

那种几乎冲破身体对血的渴求,终于降下来了。

少女无奈耸耸肩,单手压住顾今生的肩膀就要起身,声音懒洋洋的:“行了,后面的话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刚才身体的确不太舒服,不过现在好多了,谢了哈!”

她刚站了起来,手臂就被抓住。

“嗯?”井和兮居高临下地看着还坐在地上的男人,这个角度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不禁疑惑道:“你怎么了?”

顾今生死死拽住她纤细的手腕,语气平静道:“每次都是这样,撩完就跑?”

“……不然呢?你撩回来?”井和兮歪着头,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顾今生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笑,稍稍一用力就将少女逮了回来,让她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嘶!你干嘛啊?”井和兮揉着脑门,倒不是很疼,但突然这样吓她一跳好么!

重新坐在“肉垫”上,井和兮也不跟他客气,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像是抱大型抱枕一样环抱住顾今生的腰,正大光明的揩油。

“啧啧,平时没少健身吧?瞧瞧这结实的腰,哇,还有腹肌呢?后背也很有手感,哇,这太平洋肩……你们兄弟俩的身材真好!”

少女的手像一条狡猾的鱼,几乎游遍了顾今生的全身,每到一处就撒上火的种子,在顷刻间成熟演变成火苗,熊熊而燃。

顾今生第一次遇到井和兮这样的女人

对于其他女人,他可以嘲讽地说,她们在玩火。

可面对她,他有种自己在玩火的感觉。

充满诱惑又……危险致命。

让他在不知不觉中上了瘾,戒不掉。

“你真的是妖女么?”男人沙哑着按住了井和兮的手,在她发愣的时候,低头凶狠地吻住了她的唇。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