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流污水的文字让你,跟女朋友开车文案过程

时间:2021-11-15

卫安宁醒来时,已经半下午了,她睁开眼睛,看着熟悉的天花板与吊灯,唇边绽出一抹甜蜜的微笑,一觉醒来回到家的感觉真好!

她掀开被子起床,下意识找寻那道清俊的身影,没有找到,小脸上难掩失落,他又回公司了吗?她来到落地窗前,看见楼下停车道上停放的银白色劳斯莱斯,她眼前一亮,急急转身朝门口走去。

刚打开门,就见管家站在外面,她吓了一跳,捂着砰砰直跳的心口,“管家先生,你吓死我了。”

管家一脸歉意,其实他也被卫安宁吓了一跳,他垂首恭敬道:“三少奶奶,三少在书房,叫您过去呢。”

卫安宁顿时眉开眼笑,“谢谢管家先生。”

管家看着那道雀跃的背影,忍不住摇了摇头。

卫安宁来到书房外,象征性地敲了敲门,她推开门,将脑袋探进去,笑眯眯地看着办公桌后的成熟男人,“管家先生说你找我?”

冷幽琛抬起头,朝她勾了勾手指,“过来!”

卫安宁一瘸一拐地进去,走到办公桌旁,看到桌上堆着厚厚一撂文件,她皱眉道:“怎么这么多文件,都要你亲自过目吗?”

“嗯。”冷幽琛伸手将她拉进怀里,让她坐在他腿上。

卫安宁扭头看他,“累吗?”

男人摇了摇头,“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卫安宁知道这是他的使命,却还是忍不住心疼,“有没有我能帮你的?”

“你乖乖待在我身边就好。”男人嗓音低哑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从一堆文件里捡出一份资料放在她手里,“太太,送你的礼物。”

卫安宁看到封面上的名校,眼睛都快要放光了,她一把抢过去翻开,看着低调内敛的宣传扉页,她兴奋道:“我可以去这所学校上课吗?”

“只要有我在,北城没有你不可以去的地方!”

卫安宁满眼崇拜地望着他,心想难怪他们为了掌舵人之位斗得你死我活,原来当了掌舵人,她就可以在北城横着走了。

“谢谢你,冷幽琛,你太帅了。”卫安宁差点竖起大拇指,心里美滋滋的想着,她终于可以回到学校继续上课了。

冷幽琛挑眉盯着她的红唇,暗藏渴望,“嘴上道谢未免太没有诚意。”

卫安宁岂会不懂他的暗示,她羞涩的送上红唇,亲吻他的脸颊,可是却被两片温热柔软含住。嗡的一下,她大脑里一片空白,只剩男人凶猛地蹂躏她的唇。

冷幽琛揉着她的腰,让她柔软的身体紧紧贴着他,直到两人都缺氧了,他才意犹未尽的放开她,末了,还忍不住舔了舔她红肿的唇,“太太,你好甜。”

卫安宁心跳怦然,她娇羞无比地拱进他怀里,躲开他炙热的目光,惹得男人爽朗的大笑起来。

她怔了怔,抬头看着他带笑的俊脸,她很少见他笑,尤其是像现在这样笑得无比开怀。知道他在笑她胆小,她也没有羞恼,轻叹道:“冷幽琛,你笑起来真好看。”

看了流污水的文字让你,跟朋友开车文案过程

冷幽琛也是一怔,他有多久没有这样开怀大笑过了?他垂眸看着怀中女人,薄唇微勾,多了几分坏坏的痞气,“喜欢看我笑?”

“嗯。”卫安宁连忙点头。

“一个笑一个吻,我天天笑给你看。”

卫安宁很没气质的翻了个白眼,“你又不是卖笑的。”

“我不介意卖给你。”

卫安宁被他的眼神看得浑身起鸡皮疙瘩,什么叫最难消受美男恩,她算是深有体会了,她头摇得像拨浪鼓,“我消受不起。”

“太太都消受不起,还有谁消受得起?”冷幽琛似笑非笑地将她从头打量到脚,有时候他觉得很不可思议,明明他心里恨她戒备她,却又时时刻刻被她吸引。

卫安宁浑身一哆嗦,这个话题越来越危险了,她眼角余光瞄到手里的宣传手册,连忙转移话题,“对了,我什么时候能去学校上学?”

男人唇边勾起一抹笑,似在嘲笑她胆小,“看你表现,什么时候让我身心都满足了,什么时候就去。”

卫安宁气得磨牙,说得这么暧昧,他在打什么主意,她心里一清二楚。给她出难题是吧,那她就让他身心好好满足一下。

她从男人腿上跳下来,冷幽琛不悦道:“上哪去?”

“让你身心满足啊。”卫安宁正在姨妈期,就算冷幽琛想对她做点啥,也不得不顾忌她的身体。他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的背影,好奇她会怎么让他身心都满足。

卫安宁拿着宣传册下楼,想到冷幽琛给她出的难题,她就头痛不已,她坐在沙发上出神,绞尽脑汁都没有想到一个好办法,总不能把自己送上去让他蹂躏吧?

她正想着,一名女佣站在客厅落地窗外,鬼鬼祟祟地朝她招手。她朝身后看了看,客厅里就她一个人,她伸手指了指自己,那名女佣连忙点头。

卫安宁心下狐疑,她放下宣传册,起身出去。

那名女佣没等她靠近,就转身朝后花园走去。卫安宁看着她急步离去的背影,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后花园里,女佣站在凉亭里,见卫安宁过来,她将手机递给卫安宁,道:“三少奶奶,二少的电话,请您接听。”

卫安宁心中一凛,每次沾上冷彦柏就没有好事,她没有去拿手机,冷着脸道:“我不会接听,请你转告他,我现在已经是冷幽琛的妻子,以后都不要再打电话过来。”

说完,她转身就要离开。

女佣嫉恨地看着卫安宁的背影,突然出声,“三少奶奶,二少为了您连掌舵人之位都失去了,您这样对他未免太过薄情。”

卫安宁脚步一顿,转过头来看着女佣,目光冰冷,道:“我念在你是初犯,不会告诉冷幽琛你是冷彦柏的人,但是请你记住,你拿的是谁给的工资。若再有下次,我会毫不犹豫地将你逐出这个家门。”

说她薄情,掀桌,她哪里薄情了,特么的她和冷彦柏素无瓜葛,却因为他接连被冷幽琛误会。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啊,就算她是卫安静,这个时候也知道避嫌,怎么还和冷彦柏纠缠不清?

居然指责她薄情,简直了,这人什么三观?

卫安宁回到客厅,心情还翻涌着,她越想越气,越想越后怕,冷彦柏在别墅里安插了他的眼线,这件事她要不要和冷幽琛说说?

现在冷彦柏与冷幽琛已经势同水火,万一这个女佣做出什么伤害冷幽琛的事,到时候她悔之晚矣。

不行,她不能姑息,她得想个办法,光明正大地把这个女佣赶出去。

卫安宁不懂害人,但是为了守护冷幽琛,她不介意自己变得心狠手辣。因为她知道,有些人姑息一次,就会让自己悔恨终生。

卫安宁坐在沙发上,愁眉苦脸地思索了一下午,平时不爱看宫斗剧,也不爱看狗血言情剧,轮到要耍阴招时,才发现脑子空空,真是招到用时方恨少。

楼上,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管家正在向冷幽琛汇报,“三少,那名女佣有动作了。”

冷幽琛握着钢笔的手用力,凌厉的笔锋划破纸张,落下一片狰狞的墨痕,他抬头望着管家,寒声道:“说!”

“刚才警卫室拦截到电波,确定是二少打过来的,那名女佣找了三少奶奶,试图让三少奶奶接听电话,三少奶奶没接听,貌似还狠狠训斥了那名女佣。”管家一五一十的汇报自己刚才所见。

冷幽琛丢了钢笔,整个人都靠在舒适的旋转办公椅上,俊脸沉铸,一双狭长的凤眸微敛,看不出喜怒。

回到北城的第一天,他就发现那名叫罗珊的女佣鬼鬼祟祟,几次躲在书房外窥视,自以为没被他发现。他之所以没有及时剔除,是因为留着她还有用处。

与其赶走了她,让人再塞眼线进来,不如好好利用这个眼线,达成自己的目的。

“她没有接冷彦柏的电话?”冷幽琛问道。

“是,我看得清清楚楚,三少奶奶没接。”

冷幽琛沉吟,太太接二连三的举动都让他感到诧异,她到底在想什么呢?第一次,他发现他看不懂她的心思了。

明明她单纯又直白,为什么他就是没办法信任她?

“盯紧她们,暂时不要打草惊蛇。”冷幽琛下了命令,这颗棋子,他本来就是留给太太的。不给她挖坑,她怎么会犯错?

“我知道了。”管家转身出去。

冷幽琛手指轻抚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慢慢合上的门扉,太太,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吃晚饭时,卫安宁一直心不在焉,总觉得有种被人盯着的不自在感,转头就看到下午让她接电话的女佣,正虎视眈眈地看着她,她浑身都不舒服。

必须得想个办法,让她离开别墅才行。

冷幽琛不动声色地看着两人之间暗潮汹涌,他给卫安宁布菜,“怎么了,没胃口吗?”

“啊……没有没有,我胃口好着呢。”卫安宁低头扒饭,要赶女佣走,她得师出有名,才不会被人诟病。可什么样的名头,才算是师出有名呢?

卫安宁吃着吃着,就开始咬筷子,直到头上挨了一记爆栗,她吃痛回过神来,泪光闪闪地看着左手边的冷幽琛,“你干嘛打我?”

“吃饭不专心,想什么呢?”冷幽琛不悦地盯着她,她在想什么,一筹莫展的样子。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