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po*(从指尖传出的认真的热情青梅竹马是消防员

时间:2021-10-22

看见卫安宁进来,宴南菲眼眶红红的,她闷声道:“安静,你帮我照顾一下江洋,我出去一下。”说完,她匆匆跑出了病房。

卫安宁拎着保温桶过去,江洋脸色已经和缓下来,没有刚才对宴南菲时的疾言厉色,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安静,你没有受伤吧?”

昨天下午,他从急救室里出来,感觉到她就在身边,他拼命从昏睡中清醒过来,只为确定她是否平安无事。

卫安宁将保温桶放在床头柜上,她伸脚将椅子勾过来,在病床边坐下,看他的俊脸还没有恢复血色,她道:“我没有受伤,江洋,谢谢你救了我,你的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

“那就以身相许。”江洋忽然打断她的话,目光灼灼地望着她。

卫安宁怔住,随即低下头来,“江洋,你别开玩笑了,我现在是有夫之妇。”

“安静,你知道昨天看见那些磁砖向你砸去时,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吗?”江洋的目光灼热,包含着很浓烈的感情,是理智再也控制不住的。

卫安宁咬唇,这个话题她可不可以不继续下去?

“那一瞬间,我想,若是我在我面前受伤,我不会原谅我自己。为你承受这些痛苦,我心甘情愿。我也知道,你有一个很完美的丈夫,但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去奢望,奢望你能多看我一眼,安静,我……”

“江洋,我爱他!”卫安宁赶在他要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之前,打断他的话,“我们是朋友,非常好的朋友,现在是过命之交。若有一日,你有用得上我的地方,我万死不辞。”

江洋怔怔地望着她,这个女孩,她惠心兰质,早就看穿了他对她的感情,也早就阻断了他向她靠近的每一步。

朋友?可他不只想做她的朋友

他心里苦涩,“安静,若有一天,冷幽琛让你失望了,你会不会考虑一下我?”

“如果我真这样水性杨花,怎么值得你倾心以待?”卫安宁珍惜这份友谊,因为他救过她的命,也是她在A大,第一个对她善意的人。

“我们都还年轻,以后会有很多优秀的女孩出现在你面前,值得你去深爱,所以不要把感情浪费在我身上,江洋,我们是朋友,一辈子的朋友。”

江洋晒笑一声,他本不该奢望,可是还是忍不住奢望,或许他早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还是忍不住道出心声。

“不可以吗?哪怕给我留一个念想?”

卫安宁垂下眼睑,睫毛轻颤着,“江洋,我这辈子都不会像爱他那样去爱任何人,我的心遗落在他身上,若有一天离开了他,也是一个无心之人。我更希望,我们可以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恋人会散,但是朋友,会陪伴一辈子。

其实,她早已经把江洋放在心里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上了,只是这个位置,与爱情无关!

江洋闭了闭眼睛,终究还是妥协,“好,我们做一辈子的朋友,一辈子不离不弃!”

爱情与友情,最终他选择了友情,选择了默默陪伴在她身边。哪怕得不到她的回应,也想与她守望相助,这是他第一次喜欢上的女孩啊,怎么舍得她为难?

卫安宁打开保温桶,里面是刘妈煲了一晚的鸡汤,她盛了一碗出来,捧着手里拿勺子搅凉,“我刚才来的时候问过陆医生,他说你可以吃东西了,我扶你起来喝碗鸡汤吧。”

江洋摇了摇头,“现在不想吃,你先放着吧。”

“哦。”卫安宁将鸡汤放在床头柜上,沉默下来,尴尬在病房里蔓延,她拿起苹果问他要不要吃,江洋也摇头。

“要不你睡会儿,你脸色很不好,要多休息。”

“好。”江洋嘴里说好,却还是专注地盯着她,没有闭上眼睛。卫安宁微微起身,给他掖了掖被子,暖声道:“睡吧。”

大抵是太困,没过一会儿,江洋就睡着了,卫安宁舒了口气,她拿出手机刷网页,关于昨天富人别墅区工地出事的新闻,已经闹得沸沸扬扬,评论区一片抵制声。

更有A大学生被人煽动,在帝傲集团大厦下拉横幅进行抗议,称帝傲集团赞助这次校外活动,却不保证学生的安全,致使学生受伤,要承担法律责任。

帝傲集团上市股票,因为这则负面新闻,股价开盘爆跌。

卫安宁看到这条新闻,气得想骂人,到底是哪个没脑子的家伙,居然跑去抗议,简直没事找事做。她往下拉评论,这一看差点气炸了。

“赞助只是作秀,哪会管你们这些学生死活?”

“商人重利,不过是拿着赞助这个噱头,做营销策略。”

更有多事的网友,将这几年帝傲集团出现过的负面新闻整理出合辑,直接攻击冷幽琛是天生灾星,自他接手帝傲集团后,帝傲集团内部一直不太平。

甚至把这几年的负面新闻都归到他头上,让他背锅。

卫安宁注册了一个小号,上去对骂。

“你们什么也不知道不要乱说,昨天的事故就是意外。”

“又来一个抱资本家大腿的,这么说,你也承认昨天确实出了安全事故?”

“同学,冷幽琛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为他说话?”

卫安宁只说了一句话,一刷新,下面攻击她的数十条,骂得特别狠,什么白莲花绿茶婊的都来了,她气得想哭。

这世上怎么有这么多人喜欢颠倒是非,明明什么都不知道,还说得好像自己亲眼所见一样。

她抬头,见江洋已经睡沉,她拿起背包,悄悄走出病房,正打算离开,一名护士迎面朝她走来,“请问你是卫安静卫小姐吗?”

“是啊,你是?”卫安宁眨了眨红红的眼睛,茫然地看着对方。

“有人让我把这个给你。”护士将一封信交给她,就走了。

卫安宁狐疑地看着手里的信封,拿手捏了捏,这什么东西呀,还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她边往电梯间走,边拆开信封。

里面好像是一张照片,她拿出来一看,顿时惊得手一抖,照片从她手里飘落,掉落在地上。

她脸色苍白,就好像见了鬼一样,因为那张照片上,只拍了男人侧脸,然而他脸上的银色面具,却在光线下刺痛了她的眼睛。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