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娇宠1v1小蓝莓

时间:2021-10-22

a市一家高档典雅的西餐厅里,穿着一身黑色休闲西服的男人坐在角落的位置,举手投足间散发出一种不俗的贵气,进来的客人乍一眼看到他,还以为这里是在拍戏呢。

凌北寒今天并未穿军装,就是想随和地相次亲吧。对于这次相亲,他到现在心里还说不上是喜悦,或者抗拒。毕竟,其实已经缓冲了这么多年了。

他迟早是要结婚的。

郁子悦才进餐厅,那双乌黑的水眸便在餐厅四周逡巡起来,寻找一位穿军装的军人,可找了一圈也没发现

这个凌北寒搞什么

气恼地踩着七厘米的高跟,走到一个靠窗的位置正要一屁股坐下时,她打住,然后很淑女地保持形象地双手护着裙子,坐下。

这样的行为对向来无拘无束的她,别扭至极。都怪老妈,说这次见面不同于在西藏,得一定给人家一个端庄淑女的形象。

她只觉得做作,自己本来就不是什么淑女,一向随性惯了,现在穿着高跟凉鞋,白色雪纺滚着蕾丝花边的公主裙,披散着长发,拎着甜美风格的包包,觉得自己倒像是个傀儡娃娃。

何况,她的真面目凌北寒是见过的,但为了不让老妈操心,她还是配合了。

凌北寒看了看腕上的表,离约见面的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对方怎么还没来难道对方反悔了

在这个恋爱婚姻自由的时代,又有谁想嫁给一个从没见过面的男人

深邃如苍鹰般敏锐的眸子有点不耐地在餐厅四周逡巡一圈,在看到坐在靠窗位置的,某个白色身影时,凌北寒那拿着玻璃水杯的大手在送向嘴边时,僵硬住。

是他看花眼了那个女孩的面容怎么这么熟悉

她坐在靠窗口的位置,穿着一身甜美清新看起来又淑女的装束,手里拿着白色的手机,如果刚刚他还不确定看到的人就是那个小丫头,那么此刻,她那一脸不耐的,气恼的面部表情令他马上确定这个人就是

郁子悦

倏地,脑子里闪过老爷子说过的一个模糊的名字

即使内心是翻搅着的,但他依然保持一副冷静自持外表,起身,大步朝着斜对面的窗口走去。

“郁子悦”,正在拿着手机玩着水果忍者“泄愤”的郁子悦,听到从头顶上方传来的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时,动作微僵,抬起脸,看着对面站着的居高临下看着她的人时,小嘴微张。

“臭当兵”,刚要吼出来,连忙捂住小嘴,只见凌北寒已经在她对面坐下,即使没穿军装,他的坐姿依然那样挺拔端正而不失与这西餐厅格调一样的优雅。

“合着你没穿军装啊”,郁子悦不悦地抱怨了句,有些不好意思地没看他一眼,可能是因为今天穿着的与她性格不符的装束吧,这样看起来“很女人”的自己,突然就有些不好意思面对这个她曾对他大呼小叫的军人大叔了。

而且,他是她将来的丈夫诶

她脸红凌北寒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对面红着小脸的人儿,不禁又打量了番她今天的装束,还真没想到,这次的联姻对象竟然就是她

其实不是他没想到,是之前太没在乎。

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娇宠1v1小蓝莓

未施粉黛的皮肤,白皙无瑕,看起来粉嫩地吹弹可破,完全不是在西藏时的小麦色。穿着一身公主裙,双眸乌黑,澄澈,小鼻梁高挺,唇红齿白,像个粉雕玉琢的娃娃。

若不是她眉宇间那掩藏不住的俏皮,他还真以为眼前的人儿根本不是那个性格直爽,活泼生动的郁子悦

服务员上来,恭敬地呈上菜单,还是像上次在拉萨小饭馆那样,将菜单递给她,他自己点了一份七分熟的牛排。

“小姐,我要一份蔬菜沙拉,一杯柳橙汁,谢谢”,郁子悦没看菜单就对服务员微笑着说道,她可没忘记老妈的叮嘱。

“怎么现在食素了”,凌北寒看着她,沉声问道。他可记得当初她大快朵颐地吃着红烧肉的样子。

“咳咳也不是啦”,郁子悦小脸凑前,看着凌北寒小声道,“主要呢,我那老妈说,怕我舞起刀叉来,行为不雅,让你看笑话”,郁子悦这个没脑子的,竟然把老妈出卖了一股脑地对凌北寒说了苏沫兮对她的叮嘱。

可能是在凌北寒面前,她就是习惯性地毫无保留吧。

凌北寒抿唇,“那今天这样的打扮也是阿姨的意思”,他喝了口柠檬水,低声问道。

“嗯大叔,你真是太了解我了”,郁子悦听了他的话,连忙重重地点头,像是遇到知音了一样。

凌北寒淡淡地笑了笑,嘴角勾起漂亮的弧度,这时服务员也为他的面前摆上了餐具,他动作优雅地将膝上垫上餐巾。

了解还谈不上吧,只是基于简单的分析,要知道,他可是侦察兵。

“大叔,你还是喜欢我原来的样子的,对不对”,菜上齐后,郁子悦厚着脸皮问道,不然,他为什么要跟她提亲呢

“咳郁子悦,实话实说,我之前并不知道你是我的相亲对象。”,他实话实说道,不过,心里确实很意外。

在凌北寒心里,郁子悦是个活泼生动的小女孩,第一次见她差点遇难,他就觉得,这样的一个生龙活虎的女孩万一真是遇难了,多可惜

私心希望她能离开那条生死线,乖乖回家去。后来,小学受灾,看着她伤心地嚎啕大哭的样子,又听到她要捐款,只觉得,她和社会上那些小太妹不一样,她是个有爱心,有良知的女孩。

“啪”,银质叉子敲打着盘子的声音,令他回神,凌北寒看着她,蹙眉。

“你不知道不是你要娶我的”,她呆愣着看着他,一连两个问题问道,心口一阵没来由地闷堵。

凌北寒看着有些激动的她,沉沉地点头,“这有什么区别么”,他理所当然地问道。

“那你现在知道是我,还要不要娶我啊”,郁子悦小心翼翼地问道,感觉心口在莫名其妙地颤抖,她就说吧,凌北寒怎么会头脑发热地要跟一个讨厌的,没感觉的人提亲呢

心口微微地有些受伤,十分地底气不足因为之前感觉凌北寒和可恶的厉慕凡一样,都是嫌弃她的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