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粗壮H灌满(撩妻日常1v1青灯

时间:2021-10-22

这天,郁子悦一大早就出门找工作去了,爸爸和哥哥都劝她进郁氏,可她有自己的想法和打算。生自由的她,希望到一家和旅游有关的公司工作。

为了这份工作,她也做足了充分的准备,将自己这两个月来走川藏线拍到的风景照片,以及经历过的感受整理成了一份图文并茂的旅游札记。

所以,凌家夫妇去郁家拜访时,郁子悦是不在家的。

“叔叔,阿姨,你们慢用”,看起来贤惠乖巧的女孩手里端着紫砂壶为坐在沙发上的凌家夫妇倒上茶后,甜甜地说道。

肖颖第一眼就喜欢上这个女孩子了,娴静,贤惠还泡得一手好茶,面容也是绝美的,原本稍稍忐忑的心,安了下来。

她以为眼前的这个娴静的女孩就是郁家女儿,郁子悦。喝了口茶看向丈夫,会意了个眼神,表示愿意。随即,看向对面的郁泽昊夫妇。

直奔主题地将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

郁泽昊夫妇着实震惊了下,这凌司令夫妇竟然是来提亲的为他家三十岁的军官儿子对象是他们才二十岁大的宝贝女儿悦悦

凌家夫妇离开前,郁泽昊夫妇客气地说会考虑,就算是不答应这门亲事也得给凌家一个面子的,不可能当面回绝。

“什么联姻妈咪啊咱家是要破产了吗我才二十岁啊不然你们哪舍得把我嫁出去啊”,忙找工作一天的郁子悦刚到家就听未来的嫂子,厉萱萱说,今天有人上门来提亲

当时喝了一口的冰可乐的郁子悦差点没喷出来,瞪大着水眸呆愣着,这会儿,又跑到爸爸妈妈面前不可思议地问道。简直哭笑不得

性格温婉的苏沫兮淡笑着摇摇头,“悦悦,过来”,苏沫兮拉住女儿的手,让她在他身边坐下,对面的郁泽昊和郁子悦的哥哥,郁子墨正在看凌家的资料。

“妈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虽然上次在拉萨她和厉慕凡打过赌,但是呢,她也从没想过自己真的要嫁人啊。

“今天北方某军区的司令夫妇上门,为他们的儿子,叫,叫凌北寒的提亲”,苏沫兮抚摸着女儿的头,柔声说道。

“什么臭当兵的”,郁子悦这下激动地跳起,不可置信地问道,一旁的厉萱萱是第n次听到郁子悦说“臭当兵的”,难道今天提亲的对象正是她认识的那个军人

“悦悦激动什么瞧你那样,真没想到凌家看上你什么了老实坐下跟你萱萱姐学学”,郁子墨对这个从小到大活泼又调皮的妹妹教训道。

“靠郁子墨你”,郁子悦激动地冲着哥哥吼道,干瞪着眼。

“都别吵了悦悦,爸爸和妈妈怎么可能糊里糊涂地就把你嫁出去呢只要你不愿意,这门亲事爸爸明天就帮你回了”,合上资料,郁泽昊沉声道,俊脸上染着慈祥的神色。

“老爸最好”,郁子悦在爸爸身边坐下,亲昵地搂着他的脖子说道,“我考虑考虑啦”。

“啊”,她的话才说完,全家人都震惊了,本以为她会直接回绝的

凌北寒为什么要跟她提亲呢

这是郁子悦吃晚饭时,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那个凌北寒不是一直很讨厌她,和她处处作对的吗回到房间,只听电脑里的skye不知何时已经开始在呼叫了,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郁子悦气恼地上前,打开,只见属于厉慕凡那张帅死人不偿命的俊脸清晰地出现在电脑屏幕上,郁子悦一个拳头朝着摄像头作势砸去,对面的厉慕凡看着拳头砸来一时忘了是虚拟的了,竟吓得连忙躲开。

“哈哈笨蛋厉慕凡你这个笨蛋”,见厉慕凡又中招了,郁子悦得意地捧腹大笑。

厉慕凡看着笑得一脸得意的郁子悦,俊脸黑沉下来,不过也是转瞬即逝,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对着摄像头,开口,“郁子悦,现在已经快十月份咯,你的喜酒呢”,厉慕凡得意地嘲讽。

谁知,竟然没看到郁子悦那气得发飙的样子,只见郁子悦一脸笑意地看着他,“厉慕凡,我家凌北寒今天就来我家提亲了”,郁子悦无比骄傲地说道。

大叔啊大叔,我真的有点喜欢你了

郁子悦在心里对凌北寒无比感激道。

“哈哈哈”只见厉慕凡又那副欠揍的仰头大笑三声的样子浮现在电脑屏幕上,洁白整齐的贝齿完全地露出来。

“怎么你不相信啊不相信就等着吧”,此刻,她其实还不确定要不要答应凌北寒的提亲的,总不能真的就把自己嫁出去了吧她才十九岁啊

“亲爱的,睡觉啦”,可,就在郁子悦心里打鼓的时候,一个身材火辣,穿着一身黑色蕾丝薄纱内衣的女子走到厉慕凡跟前,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娇媚道,顺着她的视线,她能看到那女孩深壑诱人的心口一阵膨胀,鼻头泛着酸,她呆愣着看着厉慕凡起身,抱住那个女孩,两人的身子交叠在一起

“啪”,她狠狠地按下电脑主机的开关,一脸的受伤,心口,很痛,也很气。

“厉慕凡”,她喃喃地喊着他的名字,一脸的受伤。

“不,我不喜欢他,从没有他是个渣男,种马郁子悦你不可能喜欢那样的混蛋”,她蹲下身子,倚靠着她的床边坐下,小嘴不停地,喃喃地说道。

不喜欢吗不然为什么要伤心难过不然心里怎么还期待嫁给他

“不郁子悦你不喜欢那个混蛋”,倏地,她捂着自己的耳朵,疯了般地低吼,吼掉心里的那股不痛快,那对厉慕凡理不清还乱的情愫。

“我嫁我同意嫁给凌北寒”

当郁子悦肿着一双眼睛,对着一家人大吼时,全家人都呆住了。

这丫头是受什么刺激了吧

“悦悦,婚姻不比儿戏,何况是军婚怎么可以这么轻率呢告诉妈妈,你怎么了”,苏沫兮搂着女儿,心疼地看着她红肿的双眸,柔声问道。

“老爸老妈我没有开玩笑啊,我是认真的你们不知道,凌北寒是我的救命恩人”郁子悦这话才说完,又后悔了,因为,她要是告诉他们自己差点被泥石流害死,一定会后怕死

果然,听到她这么一说,一家人均惨白着脸。

郁子悦把凌北寒夸得简直是一个绝世好男人

“他不仅救了我,一路上还对我十分照顾”,郁子悦违心地夸张地说道,心里想到的却是凌北寒对她的“刁难”。

比如叫陆凯抓她回家;比如她好心地要帮忙救援,他却当着众人的面对她凶;再比如,她都主动和他那个了,他却嫌恶她

滔滔不绝地说着凌北寒对她的照顾,全家人甚是诧异,“悦悦,你不是讨厌那个军人的吗”,这时,厉萱萱插嘴问道。

“嗨,之前嘛,我觉得他是在跟我作对,现在想想,他其实是为我好啦而且我对他也很有好感啦”,悦悦低垂着头,红着脸道。

“那你和凡凡呢你们不是”,苏沫兮开口,之前觉得悦悦一直喜欢厉慕凡的啊,怎么突然就

倒是郁泽昊白了眼妻子,在他心里,悦悦和厉慕凡不般配。

“老妈我和他什么都没有啊,而且,我讨厌死他了就这么定了,我同意嫁给凌北寒”,郁子悦也连忙打断妈妈的话,无比坚决道。

“昊哥,你说我们是不是太草率了悦悦才二十岁,而且她和厉慕凡一直”睡前,苏沫兮不安地问道。

郁泽昊却对她安心地笑笑,“那对冤家根本不合适,成天吵吵闹闹的,过不了日子的倒是我十分看好这个凌北寒,当然不是因为凌家的权势。”,郁泽昊沉声道。

“可是,以悦悦那活泼的脾性,在凌家不会吃亏吗”,提起女儿活泼的大大咧咧的个性,苏沫兮只怕她会吃亏,忧心忡忡,她也不明白女儿的个性怎么反常地不像她的。

郁泽昊淡淡地摇了摇头,“这你放心,凌家世代都是军人,他们家的男人从骨子里流着地就是硬气与责任的血液,他们家男人不屑欺负女人”,看着妻子,郁泽昊沉声道。

“此外,凌家在军政界的地位是雷打不动的,除了一代代在部队混,凌北寒还有一个做省委书记的叔叔,对了,他那个妈妈是经商的,再加上其他七七八八的关系,别说在京城,就是在全国的地位也是不易撼动的。”,郁泽昊又说道。

“让悦悦嫁给这样的男人,我才放心。也是真心为她好”,郁泽昊又说道。苏沫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凌北寒知道女方答应联姻时,还在训练基地亲自操练着他的兵呢。

老太太一个电话打过去,命令他必须亲自去相亲。虽说,他是无所谓的,但是,凌家的意思是,他这个当事人亲自出面,也算是对人家闺女的重视。这点礼数还是得有的,凌北寒很配合。

不过,听说是a市,凌北寒心里当时还咯噔了下,脑子里还莫名其妙地浮现起郁子悦的脸。

他记得她就是a市的。

请假回家,在军区大院的那个家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他连对方叫什么名字都没记住,就直奔a市了

刚下自己的白色小甲壳虫,穿着七厘米高水晶凉鞋的郁子悦差点没摔倒气恼地瞪着自己脚上的高跟凉鞋,恨不得立即甩飞。

而她今天的打扮更是典型的淑女风范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