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的小说甜宠文_(好大 好深 好爽 嗯 轻一点)

时间:2021-10-22

江洋傍晚才醒过来,他的目光在病房里扫了一圈,没有看到卫安宁的身影,他落寞地阖上双目。麻药退去,后背泛起密密麻麻的痛楚,他咬着唇,也止不住呻吟出声。

宴南菲去打了开水回来,看见他醒了,她快步奔过去,“江洋,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叫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江洋扫了她一眼,“安静呢?”

“她没事,刚刚三少过来接她回去了。”宴南菲将水壶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去卫生间洗杯子,出来看见江洋趴在病床上发呆,她心里难受,“江洋,安静已经结婚了,三少很宠她,你不要再对她抱有幻想了。”

江洋心情烦躁,还有种心事被道破的恼羞成怒,“我说过,我的事不要你管,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宴南菲抿了抿唇,“我给江叔叔打了电话,他有国际会议,暂时脱不开身回不来,不过我妈妈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

“我的死活从来都没有他的事业重要,我早就习惯了。”江洋将头转向另一边,掩饰住眼底的失落。

宴南菲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我去叫医生,给你检查一下。”说完,她推门出去了。

冷幽琛接卫安宁回去,大概真的吓坏了,一路上她都抓着他的手不放,他伸手将她拥进怀里,“太太,我该拿你怎么办?在我眼皮子底下都差点受伤,我真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跟在你身边。”

他不敢想,今天那些磁砖砸在她身上,后果是什么。

卫安宁睁开眼睛,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街景,她道:“你要真的二十四小时都跟在我身边,那会审美疲劳的。”

“不会,我永远不会对你审美疲劳。”

都说女人是用耳朵谈恋爱,果然如此。

“冷幽琛,今天的事故不是意外对不对?对方是冲着我来的。”卫安宁冷静下来,才发现这件事十分蹊跷,偏偏就她经过钢架时,磁砖砸了下来。

冷幽琛抿唇,凤眸里掠过一抹狠戾,却还是安抚太太,“就是意外,你不要胡思乱想。”

“那我运气肯定不好。”卫安宁自嘲一笑,自从与冷幽琛认识以来,她受过的伤与意外,比她这20年来加起来还要多。

也许是她的存在,挡住别人的路了,所以一而再地对她下手。

那么,想要她死的人,是不是卫安静?

冷幽琛垂下眼睑,看着她自嘲的模样,越发心疼,他明知道她不开心,却依然要将她强留在身边,甚至自私的不让她恢复自己的身份,他这么做,是不是错了?

车子驶入东山墅,停车道上停着一辆红色奥迪,冷幽琛与卫安宁下车,他下意识扫了一眼车牌,号码有些眼熟。

进了别墅,刘妈迎上来,“三少,三少奶奶,卫夫人来了。”

冷幽琛与卫安宁相视一眼,两人眼中均感到诧异。卫安宁脱下羽绒服递给刘妈,她疾步走进客厅,卫夫人见他们回来,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安静,我听说你们学校组织的校外教学出事故了,你有没有受伤?”

青梅竹马的小说甜宠文_(好大 好深 好爽 嗯 轻一点)

卫安宁面对卫夫人时,总是感觉有点无所适从,即使她看起来那么温柔和善,可连自己的女儿都认不出来的母亲,又有多爱?

她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躲开了卫夫人伸来想握住她的手,“我没受伤,我同学把我推开了。”

卫夫人的手僵在半空,过了许久,她才慢慢收回去,安静现在与她越发生分了,“你没受伤就好,我听说出了事故,担心了一下午,就想过来看看你。”

对卫安宁来说,卫夫人就完全是个陌生人,所以她并不会考虑她此刻的尴尬处境,“我没事,您已经亲眼看到,可以放心了。”

“安静,我知道你还怪我……”卫夫人看了一眼跟进来的冷幽琛,眼里分明有几分忌惮,她顿了顿,继续道:“既然你没事,那我先回去了。”

冷幽琛滑着轮椅进入客厅,“马上到晚饭时间了,既然来了,那就用完饭再回去也不迟。”

卫夫人诧异地看着他,“会不会太打扰了?”

“不会,您坐,让太太陪您说会儿话,我上去换身衣服。”冷幽琛很“体贴”的将空间留给她们,滑着轮椅进了电梯。

冷幽琛一走,卫夫人觉得自在了许多。明明她是长辈,可是在冷幽琛强大的气场下,她还是会感到手足无措,她在沙发上坐下,“安静,你也坐。”

卫安宁在单人沙发上坐下,刘妈端着茶点出来,将一杯红枣枸杞茶放在卫安宁面前,“三少奶奶,喝杯红枣枸杞茶安安神。”

“谢谢刘妈。”卫安宁冲刘妈甜甜一笑。

刘妈放下点心,起身离开。

卫安宁捧着水晶玻璃杯,滚烫的杯身驱散了她掌心的寒冷,热气氤氲中,她见卫夫人一直盯着她看,她放下杯子,淡淡道:“夫人,我想问你一件事。”

卫夫人听见卫安宁对她的称呼,她蓦地怔住,不是妈妈,是夫人,她的女儿竟怨恨她至此么?她口中发苦,“安静,当初你爸,也不是非逼着你嫁给冷幽琛,我知道你还在怨我们,可是现在冷幽琛对你也很好,看见你们幸福,我也就放心了,你别再记恨我们了,好吗?”

卫安宁抿了抿唇,“夫人,如果我不是你女儿呢?”

卫夫人双眼圆睁,“安静,你说什么胡话,你不是我们的女儿,那谁是?就算你还怪我们,这种话怎能乱说?”

“我不是你的女儿,我不是卫安静,或许夫人,你是不是生过一对双胞胎?”卫安宁再不想承认,她和卫安静有可能是双胞胎姐妹,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她们若没有血缘关系,为何会长得难分彼此?

卫夫人肯定的摇头,“我就你一个孩子,哪里来的双胞胎,安静,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怎么越说越离谱了?”

卫安宁直勾勾地盯着卫夫人,似乎想在她脸上找出撒谎的痕迹,可是她就是一副你疯了没吃药的神情,大概是怀疑她精神错乱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