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禁滚烫H_好大嗯小浪货别夹好紧自己动

时间:2021-10-22

商洛修替她把盒饭拿了过来,慕暖儿默默地接过去,却是低着头,没有打开。

“怎么了?”

“没事。”慕暖儿不想跟他说,反正说了他也不会理解。

痛经的苦,只有广大的女性同胞才能懂!他们男生是永远也体会不到的!

北夜熙这时也过来了,看到慕暖儿不吃饭,也问了句,“肚子还难受?”

“嗯。”

“我说给你冲……”益母草喝。

北夜熙说到一半,见她像个小可怜似的,后边的话也自动咽了回去。

虽然有点儿生气,但现在还是不让她难受比较要紧。

“把杯子给我。”

“我以前喝过,不管用。”

“别找借口,快点给我。”

慕暖儿抽了抽鼻子,嘀咕一声“你怎么跟我哥似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杯子给包里拿了出来。

北夜熙接过去,心中默默说了句“我并不想当你的哥哥。”

“你对熙有意思?”

旁边坐着的商洛修突然问了句。

慕暖儿一愣,然后哭笑不得地反问:“你从哪儿看出来的?”

“我和他,你明显特殊对待。”

“……”

那是因为你太讨人厌了。

慕暖儿在心底默默地说。

当然,这种话她是不敢当着商洛修的面说出来的。

“没有特殊对待,只不过你对我太过分了,我就不太想搭理你了。”慕暖儿以为这么说很委婉,殊不知杀伤力比刚刚还要狠。

“……”商洛修默然了几秒,皱起眉,“我对你哪里过分?”

“你动不动……”

慕暖儿差点脱口而出你动不动就要吻我,还好她及时收住了,不然这话要是说出去,还不得引起轩然大波。

“动不动怎样?”商洛修目光灼灼地逼问。

“没什么。”慕暖儿撇了撇嘴巴,打开饭盒。

北夜熙给她冲完了益母草,把杯子递给了她。

“全都喝光。”

“看到了吗?这才是女生喜欢的暖男类型。”

慕暖儿冲商洛修哼了声,然后喝了口。

只一口,她就哭得皱起了眉,这玩意怎么越来越苦了。

“喝完我给你糖吃。”北夜熙说着,还真的掏出了一块糖。

慕暖儿既无奈又好笑,敢情他是把她当成小朋友了啊!

看在北夜熙好心的份上,慕暖儿捏着鼻子,仰头强迫自己灌了下去。

“快,把糖给我。”

她放下杯子,苦皱着眉说。

北夜熙直接把糖递到了她的嘴边,慕暖儿一口吃了进去。

商洛修看到这一幕,胸口莫名堵得慌。

他发现自己对慕暖儿的占有欲好像越来越强了,好像真的把她当成是自己的女人一样了。

午饭过后,同学们又兵分四路去赶往目的地了。

喝了益母草以后,慕暖儿的肚子果然好受了许多,但是人倒霉的时候,走路都会被石头给绊倒。

四个人穿过一片茂密的树林,两个男生负责在前边开路,两个女生就紧紧跟在他们的后面。

“暖儿,你害不害怕?”

宋晴天突然间问她,慕暖儿下意识看向她,然后回答:“怕啊!不过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不然真出了什么事学校负担得起么?”

“说得也对。”宋晴天点点头,“那我抓着你的胳膊好不好?”

慕暖儿犹豫着说了声“好”,然后宋晴天便紧紧抓住了她的胳膊。

脚下都是崎岖不平的路,宋晴天一直小心地注意着脚下,忽然,她看到前边的上坡路上有一块石头,隐藏在草里,眼中顿时放射出了一丝冷意。

她故意诱导着慕暖儿朝那个方向走,慕暖儿只顾着观察四周去了,也想不到她会使坏,所以根本没有察觉到。

当她踩上那块石头的时候,她下意识尖叫了声,随即整个人便朝后倒去,宋晴天假装要拉住她,实际上却是在把她向后推。

北夜熙和商洛修听到那声尖叫,同时转过头去,只不过为时已晚,慕暖儿已经倒在了草丛里。

“暖儿,你没事吧?”

宋晴天趴在她的身旁,关心地问,看她的表情急得要哭了。

慕暖儿疼得额头上冷汗直冒,完全说不出话了。

北夜熙和商洛修两个男生冲过来,北夜熙淡漠的脸上难得露出了紧张的神情,“能起来吗?”

慕暖儿摇摇头,机械性地重复着一个字,“疼……”

“你哪里疼?”商洛修立刻追问。

“脚……”

慕暖儿艰难地溢出这一个字,她感觉自己的脚疼得都要把神经麻痹了。

北夜熙小心地卷起了她的裤腿,看到慕暖儿的脚踝已经开始红肿了。

他眸光一冷,立刻给校医打了电话,然后让商洛修把慕暖儿放到他的背上,背着慕暖儿从这儿走了出去。

慕暖儿的脑袋耷拉在北夜熙的肩上,她的脸蹭着他的侧脸,使他能清楚感觉到她脸上冒出的汗,他想她一定很疼很疼。

北夜熙发现,自己的心底竟然升起了很浓烈的心疼。

把慕暖儿放到一块石头上,北夜熙让她靠在他的怀里,然后找出纸巾,小心地给她擦了擦汗。

“靠,校医怎么还没过来。”商洛修爆了声粗口,又打了遍电话去催促。

校医急急忙忙赶来了后,发现慕暖儿是很严重的扭伤,起码十天不能走动。

他给慕暖儿热敷了下,给她上了药,缠上绷带后,摇摇头说:“你这样的情况,只能回家好好休养了。”

慕暖儿点点头,她以为她会很高兴的,因为不用在这儿遭遇这种折磨了,可心里,竟然也会有不舍。

“回家后,好好休息,不准乱走,听到了吗?”商洛修拍了下她的脑袋,对她交待道。

“听到了听到了。”慕暖儿拿开他的手,对待一个病人还这么粗鲁。

“好了,慕暖儿同学,我已经通知校领导了,他们会马上派车把你送回家。”校医对慕暖儿说。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