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心裂肺的情话(用力疼粉嫩娇妻太美味乔铭赫白小艾)

时间:2021-10-19

“喂,我说你们,这样真的好吗?”唯一的正常人国木田独步在一旁静默许久,实在忍不住开口。

在这短短的一段时间内,他的内心如同过山车一样翻滚、震惊。一开始惊讶于二宫爱理的全能,后来惊讶于她那独特的异能使用方法,再然后,他就看到了太宰治用那种可怕的表情恐吓二宫爱理。

就在正义之士国木田独步想要阻止的时候,一切朝着他万万想不到的情况呼啸而去。那个柔弱的、可怜又可爱的、宛如小白兔一样惹人怜爱的二宫爱理,被欺负得瑟瑟发抖的二宫爱理,竟然一把推倒了可怕的太宰治!还对他做出了类似侵犯前奏一样的动作!

熟练到令人发指!

如果不是与谢野晶子叫醒她,国木田独步都不敢去想,后续会发展到多么可怕的程度。

结果,做了这样令人震惊的操作的二宫爱理,就这么被轻轻放过了?甚至还被鼓励了吧?这样下去,二宫爱理的三观要怎么办!可不能这样宠孩子啊,与谢野医生!

正直好青年国木田独步试图叫醒这三个逻辑都没了的人:“哪怕对象是太宰,也不能这样吧?”他正直无比地说:“这是耍流氓啊!”

“不,这不是。”第一次站在受害者的角色上,太宰治认真地为爱理辩解:“爱理对我做什么都可以的,哪怕是用枪来威胁,我都……”他小声说:“超兴奋的。”

这么可怕的吗?二宫爱理还曾经做过这种事吗?还有,这是什么脑残的pua受害者发言啊!但只要一想想说出这话的是太宰治,那个人间黑泥太宰治,国木田独步就觉得心里一阵恶寒。

已经无法继续的与谢野晶子,有些精神恍惚地站起身:“啊,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唯一的队友已经叛变,甚至离开,国木田独步也坚持不下去了。他艰难地维持自己最后的三观:“总之,该学的东西还要学,我把课本给你们。”

眼见两位监考老师都离开,也不用考试了,爱理兴奋得原地蹦了一下。紧接着,她就想起了刚刚被自己推倒了的太宰治。

男人正托腮看着她,眼中含着温柔的笑意,还有许多她看不懂,但莫名让她高兴的情绪。看着男人俊美得令她脸红的脸庞,爱理有些羞涩,却又抑制不住自己地盯着他看。

两人对视了不知多久,突然一个身影插了进来,“嘭”地往桌子上拍了一沓厚厚的课本。

国木田独步目不斜视地盯着面前的书本:“没事的话,先学习。”不要大庭广众之下撒狗粮,珍爱单身狗同事,谢谢。

太宰治鼓起包子脸:“真过分啊,国木田君。”但很快,他就又感兴趣地拿起面前的课本,一边翻一边对爱理招手。

“爱理,快过来。这些东西都好简单,我们看完就出去玩,怎么样?”

无良教师对厌学学渣发出邀请,学渣·二宫爱理又抗拒,又被“出去玩”这件事吸引。她小步的,试探性地往太宰治的方向挪动,边警惕地看着这个可怕的反作弊装置。

“很简单吗?”爱理质疑他。

“嗯嗯,”太宰治纯良无辜地点头,“我也想和爱理出去玩呢,所以,要看的东西当然很简单的。”

好像是这个逻辑,爱理仔细分析了一下,勉强磨蹭地挪到男人身边,被等在原地的男人一把搂进怀里。

将等待许久的珍宝再次捧回掌心,太宰治迷恋地在爱理身上吸了一口,才一本正经地翻开课本。

“很好,我们来看第一章。”

不得不说,在太宰治想做什么的时候,一定能做得非常好。哪怕是枯燥无味的课本,也被他讲得幽默风趣,听得爱理惊叹连连。

估摸着差不多半个小时过去,太宰治突然合上书,对爱理充满诱惑地勾起嘴角:“爱理,我们来玩一下提问回答的小游戏。”

他压低了声音,宛如诱惑水手心甘情愿踏入水中的海妖那般,贴近爱理的耳朵:“有奖励的。”

温热的呼吸吹到敏感的耳廓,爱理心跳都漏了一拍,她立刻拉开距离,捂着自己发烫的耳朵,警惕地看向正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勾引人堕落的气息的太宰治。

这是职场性骚扰吗?是吧,绝对是吧?而且那个奖励……回想起那令她脸红心跳、浑身发软的吻,爱理眼中顿时盈起水雾。

话说回来,那个奖励什么的,也算在防狼范围内吧?可是,虽然太宰治想对她性骚扰,但她刚刚也对太宰做了同样的事,对方还大度的谅解了她。那她是不是该回报一下,同样谅解他?

好纠结哦,爱理皱起眉,仔细打量着这个仿佛时刻都在诱惑她的男人

男人伸手握住爱理捂着耳朵的手,指尖似乎不经意划过她的耳垂,让她禁不住颤抖了一下:“来玩嘛。”

他将爱理的手凑到自己唇边,在她手背上轻轻印下一个吻:“答对了,有奖励的。”

两人对视间,空气都仿佛甜腻起来,就在爱理被撩拨得心神摇曳时,不远处突然传来巨大的响声。

国木田独步狠狠将文件夹拍在桌子上,脸上阴云密布,手上的钢笔几乎要被他捏断。

他大声的,毫无感情地说:“为什么今天没有外勤!”

坐在他旁边的谷崎润一郎盯着手里的文件,已经很久都没有翻过。他眼神都无法聚焦,很丧很丧地说:“好难啊,真的好难啊!”

在一门心思谈恋爱的太宰先生身边工作,真的好难啊!为什么那个太宰先生,会谈恋爱呢?还是这么……这么让人待不下去的谈恋爱!啊,直美,为什么你不在?

好难啊!他好难!

毫不在意自己对身边的人造成多大的伤害,太宰治捏了下爱理的手心,将她的注意力拉回自己身上。

完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最主要是爱理真的很想出去玩。虽然她尚且没有学到“出去玩”代表了什么,但这几个字带给她心内的蠢蠢欲动,就已经很有吸引力了。

爱理坚定地点头同意,刚刚的内容她全都记住了,超简单,完全不怕的!

十分钟后,太宰治阳光灿烂地带着爱理出门,走的时候还对留守的国木田和谷崎挥手:“我们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国木田独步终于捏断了手中的钢笔,他咆哮:“混蛋太宰,现在是工作时间啊!”

撕心裂肺的情话(用力疼粉嫩娇妻太美味乔铭赫白小艾)

太宰治非常平淡地转身离开:“是是,工作就拜托国木田君了。”

迅速翘班成功,爱理终于领会到了“出去玩”的魅力。

冰激凌好好吃,奶茶喝起来超爽的,他们还去看了电影!这一切都让爱理心情飞扬,嘴角的笑就没停下来过。

最后,太宰治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辆车,一路风驰电掣、但十分平稳安全地拉着爱理,来到横滨的海边。

微咸的海风吹拂着,碧蓝色的海面泛起点点亮光,海鸟的鸣叫自天边传来,一切都令人心旷神怡。

爱理惊喜地看着眼前的景色,扒住栏杆的手微微攥紧,有些激动地指向横跨两岸的大桥:“太宰,那个就是我们刚刚过来的桥吗?好漂亮!”

海风吹起太宰治的发梢,卷起他的衣角,在开始泛红的夕阳映照下,男人的面孔更为深邃俊美。

他眼中含着深沉到不可捉摸的神色,半晌才轻声问:“我们两个人的时候,爱理应该叫我什么?”

啊?爱理稍微愣了下,立刻就脸红了。她垂下头,悄咪咪抬眼偷看太宰治,小声地叫他:“治。”

太宰治立刻笑了起来,伸手将爱理搂进怀里,抚摸着她柔顺的发丝:“爱理。”

他声音中都似乎流动着非常深的情感:“我终于,又一次抓住你了。”

被这样强烈的情绪感染,爱理脑海中似乎闪过一副画面,就在同样的位置,穿着一身黑色的太宰治就这样抱着她,笑着在她耳边说:“抓住你了,我可爱的爱理酱。”

心底泛起丝丝甜意,爱理在太宰治怀里蹭了蹭,忍不住抬眼偷看他。真、真帅!从下往上看更帅了!之前怎么没感觉,这人也太帅了吧!

察觉到爱理的视线,太宰治低下头,看到她眼中的迷恋后,顿时心情好得不可思议。哎呀,虽然没了记忆,但爱理果然还是爱着他的。

虽然根据他的猜测,爱理的记忆回不来了,但只要重复过去令她开心的场景,隐藏在她心中的感情就会浮现呢。

真是,太好了。

不知为何,爱理突然感觉抱着自己的男人,身上散发出有些令她寒毛直立的气势。她瑟缩了一下,稍微推开了一点距离。

她试探着伸出手,在他白净的脸上摸了摸:“你以前,眼睛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遮着呀?”

听到她的话,太宰治愣了一下,眯起眼满足地蹭了下抚在自己脸上滑嫩的小手。

“爱理想到了什么?”他问。

指腹下的皮肤光滑又好摸,爱理忍不住留连其上,甚至摸到了对方右眼的眼角。

她边摸边呢喃:“好像,这边眼睛没见过的样子……”

脸上被摸得有些发痒,太宰治抓住爱理的手,放在唇边轻吻:“爱理想看吗,我以前的模样。”

他充满诱惑与暗示地低语:“和现在很不一样哦。”

爱理立刻心动了,她红着脸,诚实地点头:“想看。”

“唔,”太宰治假做思考:“爱理好好学习的话,就给你看,怎么样?”

他再次压低声音:“不管什么样,哪怕不穿衣服也可以。”

噫!这个男人又在发表什么勾引人的骚扰宣言,真是太……太让人心动了!虽然想到学习就很痛苦,但是,如果奖励是这个的话……

爱理害羞地看着他,超小声地“嗯”了一下,立刻又把脸埋到对方怀里。她感觉自己脸好烫,耳朵好烫,脑袋都有点发晕。

怎么回事呀,跟这个人一起的时候,她心跳好快啊!越接触,她就越容易脸红心跳,越接触,她看到对方时就越开心。

真是不可思议!

紧紧拥住爱理,感觉到对方也搂住自己,太宰治满足地轻嗅着爱理的味道,心中是他自己都有些陌生的柔软情绪。

果然,爱理是他的,是应该被他捧在手心的珍宝。谁都不准看,谁都不许碰。可惜现在还不行,但只要再过一段时间,等他准备好。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