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嫩小妹(乌克兰美女粉嫩b18)

时间:2021-10-19

“嘛,未来也算是情报的一种。”太宰治的目光中多了些冰冷的东西,让爱理不禁从背脊升起一股寒意。见状,他摸了摸爱理的头顶,闭闭眼收敛起情绪,目光转为柔和。

太宰治撩起爱理一缕银色的发丝在手中把玩:“不过,这要付出非常大的代价,是非常可怕的事”

又听到了这个词,爱理有些迷茫地问:“代价?什么代价呀,是失忆吗?”

“啊,并不是。”太宰治突然把爱理抱进自己怀里,不让她看到自己的表情,声音比平时更为轻柔低沉,还带着些奇怪的病态。

“第一次的代价,是头发的颜色。以前,爱理并不是白发呢。然后第二次,”他的声音更低了,如果不是空旷的房间足够安静,爱理险些听不清他的话。

“你失踪了,是异能暴走。”太宰治把爱理往自己怀里按,声音中那奇怪的病态更加浓重:“谁都猜不到第三次会有多么可怕,呐,答应我吧,绝对不可以再用了。”

“我会保护好爱理,所以,绝对不可以再去获取未来的情报了。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都不可以。答应我,爱理?”

虽然看不到表情,但太宰治身上传出的气息让爱理只觉得毛骨悚然。虽然知道这种情绪不是针对她的,但爱理还是没忍住抖了一下,然后被抱得更紧,甚至被勒的有些疼。

感觉到太宰治情绪有点不对,她立刻不再挣扎,安静地缩在他怀里思考。

虽然这么说,但是爱理自己的话,其实一点感觉都没有。大概是记忆清得太干净?尤其是她失踪这几年的,不像在之前的人或事,提到、见到时她还能有着些隐约的熟悉感。

但失踪时的记忆,就好像被她遗忘的数学知识一样,完完全全消失不见,一丝痕迹都没有。所以完全没感觉有什么可怕的。

说真的,要不是太宰治非常重视的样子,爱理可能真的不会去在意代价这回事。但现在,感觉他很重视的样子,爱理连忙答应下来。

哎,对,先答应,具体要等她搞明白代价到底是什么再说。

感觉到爱理答应的不太走心,太宰治沉默片刻,突然撩起爱理脑后的头发,嘟囔了一句“小骗子”后,狠狠的在她白皙的后颈上咬了一口。

“疼!太宰治你怎么咬人!”爱理被疼得直缩脖子,立刻伸手打他,同时拿脚踹他小腿。好不容易挣扎着推开他,还没开始发火,爱理就被他脸上的表情吓住了。

那是什么表情啊!太宰治鸢色的眼睛中连高光都没有了,嘴角似乎拉扯出了一个笑,但却没有丝毫笑意,目光冰冷中似乎蕴藏着无尽的深渊,那宛若深渊本身的样子,当时就把爱理吓得瑟瑟发抖。

“本来还怕吓到你。”太宰治表情不对,语气更加可怕地说:“看来不让你知道严重性,是不是还想做些什么呢?”

爱理毛都要被吓炸了,她连忙勾住太宰治的脖子亲他,边亲边保证:“我不会的,什么都不会做的,真的!”相信她啊!嘤嘤嘤,好可怕,吓死她了!

“哎?又想用亲亲蒙混过关吗?”太宰治不为所动,“这可不行呢。”

嘤,这样都不行吗?爱理连忙改变策略,撑起身体跪在桌子上,抱住太宰治亲得更努力了。

在对方唇上舔了好久,才感觉到他微微张开唇瓣,爱理用上了她在对方身上学到的所有技巧,亲到自己都有些缺氧了,才喘着气偷偷看他。

嗯,表情柔和了好多,虽然眼神还是不太对,但至少有高光了。嘤,她的要求是不是有点低?她过去的恋人怎么感觉有些吓人的样子?

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爱理对他讨好地笑:“真的,相信我嘛。”不相信她也没办法,难道只能哭了吗?

太宰治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久到爱理真的差点急哭了,才叹了口气:“算了,这次就先放过你,如果敢的话。”他露出一个没什么感情的笑容:“一定给你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qaq与谢野小姐他好可怕!爱理瑟瑟发抖着,讨好地蹭蹭他,机智地转移话题:“我们不如继续说怎么认识的?”

“啊,这个啊,”太宰治没什么感情地扯扯嘴角:“简单来说,就是你选的打手太蠢了,没几天就差点藏不住你,要不是我拦截了情报,你现在要么被港口黑手党关起来,要么被异能特务科关着吧。”

咦,怎么都是被关起来?爱理心中划过一丝疑问,但很快被她抛到脑后,专注于眼前的哄人大业。

她拿起太宰治的一只手,用脸讨好的蹭着,同时应用自己在电视剧里看来的经验,疯狂吹他说好话。

“治好厉害,治最棒了,超厉害的!”她想了想,福灵心至地加了一句:“比那个打手厉害一万倍!”

果然,太宰治的气息顿时缓和很多,爱理觉得自己找到了新方法,于是开始狂吹太宰治,并且疯狂拉踩那个不知名的打手君。

“治脑子超好使,特别聪明,超级有安全感,比那个打手君聪明一千、一万倍!是世界上最厉害,最聪明的人!“

“哎?”太宰治懒洋洋的拉长语调:“我可不想跟蛞蝓比较,毕竟,蛞蝓都是没有脑子的。”

爱理立刻顺着他说:“对,蛞蝓都是没有脑子的。”

不知为何,说这句话时,她心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心虚和愧疚,但眼前的哄人大业正在关键处,容不得分心,她就把这丝情绪抛到脑后,继续真情实感地吹。

粉嫩小妹(乌克兰美女粉嫩b18)

终于,在她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太宰治终于笑了出来:“这句就有点过了,看来,爱理最近看了很多电视剧啊。”

咦,他怎么知道?但现在不是关注这个的时候,爱理紧张地看着他:“那不要生气了嘛。”

这句话好像有点耳熟,爱理仔细一想,她今天不就是来道歉的吗?结果怎么又把太宰治惹生气了?感觉她这一整天都在重复工作啊。

好像也不能这么想,爱理继续紧张地盯着他,想起身再亲亲的时候,膝盖传来一丝痛楚,让她忍不住“咝”了一声。

“嗯?”太宰治立刻站起身,把爱理拦腰抱了起来,然后看着她的膝盖陷入沉默。

因为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跪在桌子上,爱理的两个膝盖都红了好大一片,在她白皙的肌肤上,看起来极为显眼。

“呀,这个。”不知想到了什么,太宰治的表情有些微妙,似乎还有些后悔。

“怎么了?”爱理活动下小腿,感觉没什么痛处,才安慰地蹭蹭太宰治的胸口:“我的皮肤就是这样啦,撞一下就印子就好难消,但是不疼的。”

看着爱理天真的样子,太宰治表情更加奇怪了:“不,这个我也知道。”

他有些头疼地看着爱理的膝盖,思考一秒后,果断把她放到桌子上坐好,自己站到她身前。

这样的姿势让爱理毛都要炸了,她又羞又窘地往后退,被搂住腰的手臂制止后,就去锤太宰治。

“你在干什么?放开我啦!”

没有理会爱理的张牙舞爪,太宰治捏起她的下巴吻了上去。

唉,感觉有好长一段时间看不到爱理了,先亲个够本再说。

宿舍楼下,与谢野晶子正双手环胸等在路边。看到爱理和太宰治走过来,她挑挑眉:“回来了?这么晚……”

话没说完,她就看到了爱理仍旧残留着红印的膝盖。

怒火顿时充斥了她的整个胸腔,她狰狞地摸上了手边的黑色包裹:“垃圾,人渣,人间之屑!想好怎么死了吗?”

意识到什么的爱理赶紧挡在太宰治身前,紧张地解释:“太宰没有打我!真的,是我自己不小心撞的!”

被她的话说得愣了下,与谢野晶子仔细打量一番二宫爱理的神态和姿势,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还好,看起来还没有被吃掉。不过继续和太宰治待下去,二宫爱理又这么天真可爱,满打满算才恢复自我意识一个月,还是个宝宝,真是太危险了!

思考完毕,与谢野晶子努力收敛表情,但仍旧有些狰狞地从包里掏出一张早就准备好,但她一直犹豫要不要给出去的邀请函。

“这是东大校园祭的门票,爱理,你的常识课学习暂时告一段落,这就是你的测试。”

虽然在跟爱理说话,但与谢野晶子却看着太宰治:“自己订票,自己订酒店,自己去,自己回来,这就是我给你的试炼。”

“怎么样,太宰,有意见吗?”

太宰治笑得清爽极了:“怎么会呢,爱理能恢复得这么好,还要感谢与谢野医生呢。”

“是吗?”与谢野晶子意味深长地说:“是那种让我痛哭流涕后悔的感谢吗?”

什么意思?为什么他们的对话这么难以理解?与谢野小姐在暗示太宰会伤害她吗?爱理迷茫又害怕地看着两人,紧张得不知道该干什么好。

察觉到她的情绪,太宰治的表情立刻柔和下来,摸摸她的头顶安慰她,看向与谢野晶子的神态都真诚不少。

“不,我不会做什么的。”太宰治难得认真地说:“毕竟,不能惹到娘家人这种常识,即使是我,也是知道的。”

这就把自己放在了丈夫的位置上吗?与谢野晶子无语地看着他,很想大声辱骂这个家伙十分钟,但是看看爱理,她又忍住了。

算了,反正乱步是站在她这边的,太宰那家伙如果想做什么过分的事,想必乱步对上他还是可以的。

而且爱理对他……看到二宫爱理紧张兮兮,却不自觉在依赖那个男人的样子,与谢野晶子深吸一口气,对她招招手。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