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杏鲍菇怎么爽&攻在受体内上楼梯

时间:2021-10-19

这么厉害的吗?她的过去可真是……丰富多彩啊!丰富得她都想哭了!爱理精神有些恍惚,她呆滞地双眼放空,深深地陷入了这种过去要不要假装不知道的疑问中。

旁边的树丛剧烈地抖动了几下,太宰治瞟了眼那边,不无遗憾地补充:“其实也没发生什么,毕竟有那个蛞蝓在嘛。”

还会发生什么?还有什么更可怕的事情吗?爱理都有些绝望了,她忍不住想,这种记忆要来做什么,要不干脆明天早上用来交换现在几点吧,就像之前的数学知识一样。

不过,如果忘了的话,她会不会再想知道?难道还要再来一遍这种锤她是渣女的情况吗?到底要不要呢,好纠结呀。

这时,抱着她的太宰治突然问:“爱理在想什么?”

“嗯?”爱理有点心虚,但又不太心虚地看着他:“没有鸭,什么都没想。”

仔细打量着她的表情,太宰治意味深长地说:“忘掉的话,意味着还要重来一遍,爱理要想清楚啊。”

噫!怎么感觉他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爱理连忙又心虚又讨好地蹭蹭他:“没有没有,怎么会呢?我完全没这么想过。”

为了避免太宰治又生气,说真的,他怎么这么容易生气?爱理机智地转移话题:“治,我明天就要出门了,有一个星期见不到你,好想你呀,还没有走就开始想了。”

太宰治沉默了一下:“爱理是想要转移话题吗?”

爱理立刻纯洁无辜地看着他:“没有,当然没有,人家就是很不想和治分开嘛。”

这要他怎么办?太宰治真实无奈地叹了口气,捏住爱理的脸蛋,泄愤一样揉了两下:“太狡猾了,你这个狡猾的小骗子!”

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她哪里狡猾了?又骗他什么了?爱理满头问号,继续用闪亮亮的纯洁无辜的眼神看着他。

抱着自己最珍贵的宝物,太宰治发出邪恶的建议:“啊,真不想爱理离开,不如我帮你骗过与谢野医生吧,如果我努力一下的话,乱步先生应该也看不出来。”

“然后我们可以偷偷藏到一个地方,甜蜜地度过没有人打扰的一个星期。”他陶醉地牵起爱理的手:“然后还可以做一些非常快乐的事,我有好多东西想要教给爱理呢。”

一旁的树丛抖动声音更大了,仿佛整个树丛都要被连根拔起一样。爱理看向那边疑惑地想,也没风呀,怎么树叶这么响。

亲亲她的手,把她的注意力拉回自己身上,太宰治非常有诱惑力地看着她,鸢色的眼睛似乎都带着小勾子。他声音甜腻地撒娇:“好嘛,答应我嘛。”

爱理很为难地看着他,可是她真的想去,而且东京好像很好玩的样子,她昨天看了好多攻略贴,什么银座、新宿、还有好多招财猫的豪德寺她都想去看看呢。

看了下爱理的表情,太宰治立刻转变话风:“那带上我嘛,我的话,失踪一个星期什么的,相信大家都不会介意的。而且东京的话,我也去过哦,可以带着爱理玩的更开心呢。”

咦,这个可以有!爱理有点心动,但是想到与谢野小姐和网上的一些话,她还是坚定的拒绝。

“不行,不可以,我要自己去。”

“哎,一起嘛。”太宰治可怜兮兮地看着她:“爱理不想要我吗?我超好用的。”

他细细啄吻着爱理的手指,偶尔爱理还能感觉到湿漉漉的触感划过。她忍不住往回抽自己的手,没那么坚定地继续坚持:“不要嘛。”

呜呜,她快坚持不住了,感觉有个坚定的信念好难哦。

就在他们两个打打闹闹的时候,突然从旁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声:“太宰,爱理,该回去工作了。”

与谢野晶子突然出现,上衣的白衬衫不知为何比起平时多了些褶皱,她身边还跟着农夫打扮的宫泽贤治和一脸兴奋的谷崎直美。

她看着不远处亲密相拥的那对男女,额角抽了抽,轻咳一下表情稍微有点不自然地说:“偶尔散步路过这里看到你们,不过现在是上班时间,该回去了。”

呀!工作的时候摸鱼谈恋爱被抓,爱理心虚地站起身,严肃地表示,她爱工作,就是忘记时间了,现在马上回去。

虽然她回去之后也没有工作,唯一的任务就是学习。这么想想,侦探社给她发的工资是不是有点冤?

看着眼前的情况,虽然早就预料到了,太宰治还是真情实感地叹了口气。

敌方成员好多,他这边只有一个偶尔还会帮倒忙的织田作,再加上爱理慢慢在变回原来那个不好搞定的性格,万一她碰到那个保护欲爆棚的蛞蝓……

用杏鲍菇怎么爽&攻在受体内上楼梯二

“不赖嘛,都是你自己收拾的?”与谢野晶子一边夸奖她,一边从随身携带的黑色包裹里拿出一个扫描器,细致地把她的小行李箱扫了一遍。

然后她从箱子底下又抠出一个黑色的窃听器,嫌弃地丢到一边。

“来,你现在这一身也要检查一遍,还有你的包包。”

她拿着扫描仪,从爱理的衣领、大衣口袋、包包里又翻出好几个窃听器后,表情愤怒中带着诡异的愉悦说:“嗯,这样就行了。”

迷惑地看着地上被扔了一大堆,应该是窃听器的东西,爱理感觉一阵心悸:“为、为什么我身上会有这么多窃听器?这是窃听器吧?”

窃听器这种东西,不是只有在警匪片才会出现吗?她是被和谐盯上了吗?她的黑户身份暴露了吗!

“啊,没关系,我帮你都找出来了。”与谢野晶子毫不在意地挥挥手,“不过是那家伙变态的占有欲罢了。”

变态?爱理立刻反应过来:“太、太宰?你是说,这些都是太宰放的?为什么呀?他这人……怎么这样!”

她要被吓死了好吗!

与谢野晶子抵着下颌想了下,肯定地说:“因为他就是个变态,变态的想法,正常人都无法理解的。”

正在这时,爱理的宿舍门被人扭开,太宰治一脸清爽地走了进来。

他看上去心情很好的样子:“呀,计程车已经到了,我来帮爱理拿行李吧。”

一秒钟前,才得知这个人在自己的行李中放了不下十个窃听器,再看到他那张英俊的、经常在勾引她的面容时,爱理不知为何有些瑟瑟发抖。

与谢野晶子把扫描仪放回自己包里,有些狰狞地笑了下:“不用了,你现在打开房门出去就行,最好能消失到看不到的地方就最好了。”

太宰治委屈地垂下眼帘后再看向爱理:“即将一个星期都见不到,人家想再多看看爱理嘛。爱理不想吗?”

想还是想的,可是那堆窃听器是怎么回事?爱理都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好,有些尴尬地撇过头示意他去看地上的东西。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太宰治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就摆出更加可怜地表情,同时往爱理身边凑:“哎呀,那个啊,人家担心爱理嘛,毕竟这是爱理第一次出门,好担心呢。”

“停!”与谢野晶子突然喊住他,然后转头对爱理说:“把你的包包给我,外套也是。”

疑惑地把外套脱下来,和包包一起递到与谢野晶子手里,爱理看到她上下打量了一遍自己今天穿的连衣裙,然后有些满意地点头。

“这件裙子不错,很好,你跟太宰先走,看住他,不要让他接近我,最主要是你的行李。”她无情地扒光了自己那个不当人的同事的想法。

“那家伙的手快到不可思议,随意让他接近的话,只怕你的箱子里又要被塞满窃听器了。”

这么可怕的吗!爱理赶紧上前,把太宰治往外推:“快走快走!”

太宰治顺着她的力道往外走,边走边嚷嚷:“但是人家真的好担心爱理,不如带上我吧,带上我就不会有这种情况了!”

他还跟爱理商量:“或者就放一个?如果你知道的话,也不算窃听,放一个怎么样?”

这种事情还可以商量的吗?她又不是犯人!爱理绷起脸:“不行,这太变态了。而且只是去东京看校园祭,东海道线只要25分钟,你……”她艰难地选择了一个词:“稍微正常点啊!”

太宰治哭唧唧地几乎整个人都挂在爱理身上:“不要嘛,人家好想爱理,不要离开我嘛。”

爱理扶着墙往外挪:“我还没走呢,而且就是去旅游,不会离开你的!”

就这么艰难地挪到计程车上,爱理揪住跃跃欲试,想要帮与谢野晶子拿箱子的太宰治,突然觉得自己成熟了好多。

果然困难让人长大,不过,为什么感觉太宰治对放窃听器这件事这么……光明正大?被发现后,真的是连隐瞒或者愧疚都没有,就这么非常自然地和她商量再放一个,弄得她都不好多说什么。

不知为何,她心里甚至隐隐有种感觉,在她不记得的过去,太宰治说不定就是这么光明正大窃听自己的人。这么想想,她的喜好还真挺特别……

距离列车站越近,感觉太宰治就越焦虑。他甚至不顾与谢野晶子就坐在副驾驶位,整个人都扒在爱理身上,一边狂亲她一边发出邪恶的建议。

“不带我的话,就让我给你做旅游攻略好不好?不管发生什么,爱理的每一步我都能预测到哦,我的决策是不会错的,戴上这个耳机,我来告诉爱理每一步要怎么走好不好?”

用杏鲍菇怎么爽&攻在受体内上楼梯三

而且,这个内容有点太变态了点吧?司机老爷爷都吓得差点握不住方向盘了啊!爱理默默在心中吐槽,顺便也吐槽一下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接受良好。

“不好,你不要这样说啦。”爱理有些担心地看看前面:“感觉与谢野小姐想要打你了。”

“啊——”太宰治拉长了声调,那种可怕的病态几乎满的要溢出来:“为什么总是这样,以前有中也,现在是与谢野医生吗?为什么我的恋爱就不能一帆风顺呢?”

中也?那个打手、蛞蝓君叫做中也吗?等等,爱理敏锐地想到了一点:“总是这样?难道说,那位打手、中也君打你,也是因为这样吗?”

太宰治诡异地停顿了一下,然后辩驳:“才不是呢,中也是个暴力狂。还记得入社测试时国木田君扮演的性格吗?那就是中也的样子。”虽然有点艺术性的夸张,但是那不重要。

回想起国木田独步拍着桌子狂飙脏话的样子,爱理心中对那位中也的好奇立刻消失得一干二净。

噫,这样的人,不愧是黑手党干部,真是可怕!

看爱理不再好奇,太宰治继续他的可怕言论:“爱理想要干什么我都知道哦,放下行李后,第一个想去新宿对吧?”他认真打量着爱理的表情:“歌舞伎町?不对,是回忆横町。”

爱理:!!!

“那里有什么,让我想想。”太宰治紧紧盯着爱理:“想去尝一下当地特色美食?以爱理的喜好的话,寿司和鳗鱼饭都是不错的选择,拉面就算了,你不喜欢的。”

“吃完之后想去歌舞伎町看看那里有名的夜生活?这个不可以哦。”太宰治露出一个怎么看怎么吓人的笑容:“那里和银座的牛郎店,都是爱理不能去的地方。”

他在爱理惊吓的眼神中掏出手机摆弄:“先把爱理加入禁止入内的客人名单好了,女孩子怎么能一个人去那种地方呢?这是绝对禁止的。”

爱理,爱理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太宰治到底是什么品种的人类?为什么看一眼就能知道她在想什么?他是读心机器吗?

坐在前面的与谢野晶子也受不了地开口:“太宰你够了,不要再吓她了。”

“我怎么会吓可爱的爱理酱呢?”太宰治对着爱理露出一个眼神都没什么高光的笑:“这只是基本预测罢了。”

他不由分说地拿耳机往爱理的耳朵上戴:“反正我都能猜到,爱理就戴上耳机吧,顺便还有窃听器,听我的绝对不会出错。”

这绝对是在吓她,绝对是!爱理捂着耳朵躲避他的动作,感觉自己毛都要炸了。明明太宰这个人平时看上去还不错,一副很可靠的样子,怎么现在突然就……放飞自我的变态?

他不会真的是个变态吧?还是与谢野小姐说的那样,比电视和书本上的变态可怕一万倍的超级大变态!

被他弄得没办法,爱理只能反手握住太宰治拿着耳机的手,放在自己唇边亲亲。

“太宰乖,我就去几天,很快就回来的。”她轻吻过他的每一根手指:“乖乖等着我好不好?每天都给你打电话,不要这么担心啦。”

她认真地看着太宰治,在和他暗色的蜜糖一样的眸子的对视中,心中纷乱的情绪都消失了,只剩下甜甜的暖意和越发浓重的不舍。

“就是出去玩一下,治不要这么担心嘛。”她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你说的那个异能使用方法我都记住啦,有什么不对就用异能,反正你会善后的,对不对?”

她甜甜的笑着看他:“我相信治君。”

再次被轻易地安抚下来,太宰治无奈地注视着爱理,心中柔软的感情多到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程度。

他抵着爱理的额头,叹息着闭上眼:“真是被你打败了,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就在两人甜甜蜜蜜地都要亲在一起的时候,坐在前面的司机老爷爷抖着声音开口:“那个,到了,客人可以下车了。”

爱理立刻推开太宰治,几乎跳着蹦下车。呀呀呀,还有人在呢!她怎么这么不注意影响!

自从知道自己过去竟然有那么多奇怪的传闻,爱理就决定,一定要做个正经人。正经人怎么能在别人的车上亲亲呢?这太不好了!

但这样的窘迫并没有持续超过一秒,因为下车后,爱理看到她的数学老师国木田独步,竟然等在路边,看到她后还对她露出一个非常可怕的笑容。

“最近学习怎么样?做题了吗?”他说着更加可怕的内容,简直比太宰治刚刚的样子可怕一万倍!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