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小东西你怎么这么紧_边走楼梯边肉play

时间:2021-10-19

太宰治随口敷衍:“嗯嗯,所以不要打扰我,国木田君。”

就坐在他旁边的中岛敦也知道上次太宰先生是怎么救的他,但他和国木田独步不同,他总觉得太宰先生并不是在监听敌人,更像是在监听二宫小姐?

不不,这么想太可怕了,他们两个不是恋人吗?谈个恋爱,为什么还要监听对方?这种恋爱有点太可怕了吧?不,应该说是太宰先生……

就在这时,太宰治突然“呀”了一声,然后掏出手机摆弄几下,将头上的耳机换成携带式后,就这么站起身往外走。

国木田独步:“太宰你这家伙又要去哪里!”一个一个的,都把工作当成什么了!

太宰治很严肃地说:“当然是有重要的工作,对了敦君,这边可能需要你帮忙,请跟我来一下。”

小老虎很听话地站起身:“好的,太宰先生。”

国木田独步气得鞭子都翘了起来:“你这家伙不要自说自话啊!”

一直伏案不知道在工作还是在摸鱼写的织田作之助抬起头,叫住国木田独步:“算了,让他去吧。”

有些沧桑地男人这么说:“这样对大家都好。”

国木田独步:???

这时,一直在吃零食的江户川乱步也开口:“是的,如果不让他去的话,除了我之外,大家都会很倒霉吧?”

想到再次工作量激增的坂口安吾,织田作之助心有戚戚地点头:“啊,没错。”

拆开一盒新的薯片,江户川乱步看着包装上的牌子啧了啧舌:“虽然我不在意,但是你们会吵到我吃零食的。而且,全球限量、至少提前半年预定、据说有钱也买不到的贵族零食。啧,难怪那家伙这么焦虑。”

唯一听懂的织田作之助沉默了,仿佛耳边再次响起那位可怜好友的呼声。

坂口安吾:二宫爱理换了新鞋,你的定位器不管用了跟我有什么关系!求求你做个人吧,太宰治!

另一边,毫无所知的爱理正坐在计程车里,和她的好朋友们分享自己这次愉快的旅程。

谷崎直美羡慕地说:“真好啊,我也想在富士山上泡温泉。一边欣赏雪景,一边泡着热乎乎的温泉,一定超级棒!”

与谢野晶子更加有常识一些,她不确定地问:“我记得,那个温泉很难预约吧?你怎么?”

爱理更高兴了:“因为遇到了童年好友,他家好像很有钱的样子,去哪里都有专门留的位置呢!”

“他?”与谢野晶子若有所思:“男的?这件事你没告诉太宰吧?”

“当然没有,”爱理这么说的时候已经不心虚了,“他好难哄的,被知道了肯定要哄很久。”

一时间,计程车上的另外两个女性都有些无语。

“不是,”与谢野晶子真的十分惊讶:“你把太宰那种性格定义为难哄?”

谷崎直美也一言难尽地看着爱理:“不知道怎么说,但是爱理……你真厉害,真的。”

迷惑地看着这两个人,爱理犹豫地说:“谢谢?”

与谢野晶子扶额:“算了,我们换下一个话题吧。”

“哎,那个,”爱理瞬间兴奋起来:“这次我有个地方一直不敢去,如果有与谢野小姐和直美的话,一定可以一起去的!”

谷崎直美好奇地问:“是哪里?”

爱理调出照片给她们看:“就是这个,银座第一的牛郎店!据说只要是女人来到东京,一定要去的地方!”

再次不知道该说什么,与谢野晶子看着爱理兴奋的样子,心想,这种性格、这种强大的心理承受力,或许过段时间再多知道些知识,她就真的不用担心爱理被太宰治骗了。

到时候,说不定太宰治会真的变得很可怜?啊不,那种黑泥怎么会可怜,都是他活该。对,是他活该。

翻看着照片,谷崎直美表情中带了些蠢蠢欲动:“呀,这个,直美也想去,如果是哥哥大人的话……呀,好兴奋!”

爱理瞬间get到她的点:“谷崎君做牛郎?如果是太宰的话……哎呀,我都没想到!”她也想,真是个好想法!

与谢野晶子:……

唯一真正的成熟女性纠结了下,很快就顺着她们的思路想下去,发现可能还真的不错?

与谢野晶子拍板决定:“很好,下次假期的时候一起去东京,据说那些店里还有很多别的地方喝不到的酒,到时候一定要喝个尽兴!”

小东西你怎么这么紧_边走楼梯边肉play

在她们找座位的时候,一个银色短发戴着大大的围巾的少年,突然坐在了爱理和与谢野晶子中间。

银发少年中岛敦:“那个,大家好,我、我也来看电影。”

中岛敦欲哭无泪,为什么,他为什么要来做这种事?这样真的是在帮太宰先生追随他纯洁的爱情吗?这就是跟踪+监听+搞破坏吧!

看到中岛敦,爱理条件反射般往另一边望去,果然看到太宰治正坐在她旁边对她微笑。

“哟,爱理,没想到你们也来看电影啊。”

爱理低头翻包,窃听器,她包里是不是有窃听器?要不然太宰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这家伙太明目张胆了吧!

另一边的与谢野晶子已经开始掰得骨节“咔咔”响,她狰狞地看着中岛敦和太宰治:“你们两个,是想被我治疗吗?”

中岛敦瑟瑟发抖着攥紧拳头,双目含泪大声说:“因为我没看过电影!在孤儿院的时候没看过,被赶出来后没有钱就更没看过,所以太宰先生才好心带我来的!”

不要打他,真的不要打他!他也不想体会与谢野小姐的治疗!放过他吧!

知道中岛敦没有说谎,看着这个可怜的,价值七十亿的人虎少年,与谢野晶子最终还是放下了装着砍刀的黑色包裹。

“算了,反正你也是被利用的。”与谢野晶子看着那边已经摸着爱理的手,一脸幸福的太宰治。

“真正该被打的是另一个家伙。”

中岛敦长舒一口气,太好了,果然和太宰先生说的一样,只要说出内心的想法,与谢野小姐就不会动手了。

太宰治眨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好像听不出来与谢野晶子想打他一样,对爱理撒娇:“我也没看过电影,我也想跟爱理一起看电影。”

不对吧?爱理仔细想了一下,他们好想去看过啊,还不止一次。就在爱理想说出来的时候,太宰治突然捧起她的手,夸张地赞美起来:

“一个小时不见,爱理又变漂亮好多!”

虽然电影还没开始,但是他声音太大啦!爱理瞬间忘了自己想说什么,紧张地左右看看,把太宰治往自己这边拉。

“你小声点呀!”

被这么说了,太宰治立刻可怜巴巴地放小声音:“可是,可是我想和爱理一起嘛。这么多天不见,爱理不想我吗?”

当然是想的,不过……爱理想起自己最开始想问的问题,凑到太宰治耳边:“你告诉我窃听器在哪里,我就跟你一起看电影,怎么样?”她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全部。”

太宰治立刻沉默了,他看着爱理,用非常委屈又可怜的目光看了她一会儿,见她还是没什么反应,只好小声说:“那爱理答应我,不要生气好不好?”

经历过那十多个窃听器,爱理已经很坚强了。她点点头,然后看到太宰治从她的口袋、衣领、包包和腰带上拿出了七、八个窃听器,放在自己手心上,小心翼翼地看着她。

爱理差点表情都有点漂移,她猜到不止一个,但真的没想到有这么多!这么短时间,七、八个!他怎么做到的!

看爱理的表情不太好,太宰治连忙很有说服力地给自己辩解:“主要是备用,因为我好担心爱理,特别担心。现在侦探社正面对着非常可怕的对手,就是那个港口黑手党,所以,我怕爱理被他们伤害到。”

港口黑手党!想到太宰治的上一份职业,爱理立刻警惕起来,她靠的离太宰治更近,贴在他耳边小声问:“怎么回事呀?是不是你……”的叛徒身份被发现了?

看到爱理这么关心自己,太宰治眼神一下柔软起来,他低头亲了一下爱理,有些遗憾地看着椅子和椅子之间的扶手。现在要是把爱理抱起来她肯定会生气,所以这个扶手为什么不能动呢?

只是说句话就又被亲了,爱理一边害羞一边看周围,然后推着太宰治的肩膀:“说话就说话,不要动手动脚。”

太宰治一脸无辜地举起双手:“哎,可是我没有动手呢。“他动的是嘴。

这个人真是……爱理气鼓鼓地瞪他一眼,往后退了退,离他足够远后哼了一声:“不理你了!”坏家伙!

逗过头了,可是之前都不会生气的,太宰治立刻跟过去撒娇:“我错了嘛,爱理不要生气。”

他眨着那双好看得鸢色眼睛,睫毛像羽翼般扇动着,散发着可怜又诱人的魅力:“原谅我好不好?”

这种眼神太犯规了!爱理捂着他眼睛,再次把他往后推:“电影快开始了,不许吵我!”

说完,她不知怎么想的,顺手摸了下口袋,然后就感觉到了一个突兀又熟悉的形状。

爱理孤疑地问:“那些窃听器呢?”

太宰治立刻笑得特别爽朗,声音都变了:“哎呀,这个么。”

所以又放回她身上了吗?爱理忍不住锤他:“讨厌鬼!坏家伙!我饶不了你!再这样我要叫人打你了!”

而且那个手速是怎么回事?就在旁边她也完全没看到,太宰治上辈子是大盗吗?天生神偷吗?

太宰治被锤得忍不住笑起来,他抓住爱理的手放在自己唇边亲了又亲,声音里都满是笑意:“啊,好害怕,爱理要打我了吗?不过不用叫人的。”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