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自己动]嗯啊乌龟蹭你的扇贝免费

时间:2021-10-19

忍了很久,忍无可忍的与谢野晶子一把拍在中岛敦的肩膀上:“敦,你去给我坐到他们两个中间的扶手上,现在,马上!”

中岛敦无限尴尬加害怕地疯狂摆手:“不不不,这种事情还是算了。”太尴尬了,而且一定会被太宰先生报复的!

就在小老虎左右为难的时候,电影终于开始了。他长舒一口气:“太好了,电影开始了!让我们看电影吧!”运气太好了!

在与谢野晶子发出声音后,爱理才想起来她是和谁一起来的电影院。顿时想逃跑的更浓了,但是又很想看电影,她只能抱着可乐狂吸缓解尴尬。

看到爱理真的不理自己了,太宰治不甘寂寞地继续开口:“爱理……”

他一出声,爱理就迅速把自己的吸管塞到他嘴里,并且用眼神恶狠狠地威胁他——再敢说话就打你!

太宰治立刻乖乖地不出声,他吸了两口可乐,抬起头对爱理很有诱惑力地笑了一下,然后伸出舌头,用舌尖非常灵巧的绕着吸管打了个圈。

这也太……

爱理迅速扭头,电影,她是来看电影的!今天不看电影她不是二宫爱理!再看太宰治一眼她就是狗!

好在电影剧情很给力,特效也做的特别好,爱理全神贯注地看完了电影,等到放字幕的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她不是狗,不是,她全程都没往太宰治那边看,意志力超棒!

等他们走出电影院后,太宰治和她解释了一下,那个看起来弱唧唧的中岛敦是个价值七十亿的通缉犯的事实。也是因为这个,他们不能在外面待太久,原本预定的晚餐也泡汤了,只能一起打车回家。

于是爱理发现自己又遇到了一个世界级难题——已知他们有五个人,虽然目的地相同,但是一定要打两辆车,所以,要怎么分配呢?

与谢野晶子和太宰治都在看着她,爱理觉得自己好难,她可能是道数学题,所以才同类相斥特别讨厌数学。

就在这严峻又艰险的时刻,太宰治突然开口:“没关系的,爱理和她们走吧,我和敦君一起就行。”

夕阳的余晖洒落在他身上,暖色的光却未能带给他温暖,落寞得仿佛被全世界抛弃了一般的男人,这样笑着说:“本来追出来就是我不好,只是太想和爱理在一起了。”

双手插在风衣的口袋里,太宰治的脸上满是包容和无奈:“我没事的,你和她们走吧。”

那种近乎于哀伤的气息,那么孤独又无助的身影,立刻让爱理的心揪了起来,一抽一抽地很不舒服。

她急忙上前一步去拉太宰治的手,对方立刻将手从口袋里拿出,反握住她。

“真的没关系吗?我,我其实……”也特别想太宰治的。

“只要爱理开心就好。”太宰治突然打断她的话,脸上露出一个脆弱又坚强的笑:“如果让你感到为难的话,我……”

他好像有点说不下去了,脸上的表情更加让人心疼。爱理顿时就受不了了,她小心的双手捧起太宰治的手,放在自己唇边,在他没有绑着绷带的指节上印下一吻。

太宰治的指节微微颤动,看着爱理的目光骤然变得深沉,里面似乎涌动着无边的,却在下一刻被他收敛起来。

毫无所知的爱理小心翼翼地,将太宰治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撒娇般蹭了蹭,抬起眼睛看他:“你能来,其实我……很高兴的。”

说起这种话来还是很害羞,但是爱理鼓起勇气,把自己心底的想法说出来:“我其实就是想跟与谢野小姐她们聚一下,然后剩下的时间都跟你在一起。”

越说越害羞,爱理低下头蹭着太宰治的手,超小声地加了一句:“都是你的。”

下一秒,她就被太宰治紧紧搂进怀里,只听到对方用有些颤抖的声音在她耳边低语:“我也是,都是爱理的。”

温暖又甜蜜的感觉在心中缓缓流淌,就这样抱了不知多久,爱理突然想起来:“咦,与谢野小姐和直美呢?”她们怎么不说话?

太宰治抬起头左右看了看,声音中带着惊讶:“不见了,大概是先回去了。”

恋爱谈到把朋友都忘了,爱理连忙从太宰治怀里跳出来,打开手机果然看到与谢野小姐的短信

[小东西自己动]嗯啊乌龟蹭你的扇贝免费

看见了也当没看见,太宰治无辜得宛若一朵白莲花一样提议:“计程车来了,我们先回去吧。”

“啊?哦。”爱理有些尴尬地点头答应,就这么一路都没怎么说话地回到宿舍,看着太宰治非常自然地走进来帮她收拾放在地上的箱子。

这种情况让爱理有点不好意思了,出去一趟,她已经知道了“自己完全不动手,全靠别人(太宰治)照顾”这种事很不好。

也难怪与谢野小姐担心,在和迹部景吾熟悉一些后,他曾经嘲笑过她连鸡蛋壳是什么都不知道,她也隐晦地用平时生活中的一些事情问过他,然后得到了更多的嘲讽,和“你还没断奶吗?”的评价。

唉,总之就是,她觉得自己的箱子是不是该自己收拾呀?这样让太宰干活是不是不太好?

爱理蹲到太宰治旁边,小声问:“要不还是我自己来吧,这样太辛苦你了。“

太宰治愣了一下,转过头看着爱理:“为什么会这么说?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吗,是谁呢?”

虽然确实是这样,但爱理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不管她说出谁的名字,都有很多人要倒霉的样子。虽然这个感觉很莫名其妙啦,但她确实从太宰治现在的眼神中感到一丝冰冷的审视。

爱理咳了一下,眼神漂移:“这个,这个不重要啦。”

听到她这么说,太宰治突然缩成一团,哭丧着脸用可怜兮兮的语调抱怨起来:“爱理有自己的小秘密了,爱理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这说的是什么话!爱理赶紧解释:“怎么可能?没人,没人!只有你一个。”

完全没被哄到,太宰治继续怨念地说:“啊,那就是有自己的小秘密了,不能告诉我的小秘密……可恶,好想知道!”

爱理心虚了一秒,然后立刻理直气壮起来:“可是你也有自己的秘密呀,你有很多事瞒着我的,对吧?”

太宰治非常无辜:“哎?爱理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大家都是这么说的。”爱理很笃定地点点头:“而且我的感觉也是这样。”

稍微沉默了下,太宰治突然扬起笑容:“那么就这样吧,我们来互相交换,我也对爱理这次在东京遇到的人和事很感兴趣,所以我们一人说一个秘密怎么样?”

“不怎么样。”爱理很聪明地反驳:“我有记忆才一个月,就算有秘密才能有多少?治的话已经22了吧?这样根本不公平!”而且她可能一直在被监听,能有什么秘密!

“哎?”太宰治有些为难地歪着头,眼角扫到爱理带回来的东西,很兴奋地提议:“那么用游戏定胜负怎么样?输了的人就要说一个对方不知道的秘密。”

这个听上去倒还可以,但还是感觉怪怪的……爱理看着太宰治从箱子里一个个往外拿她买的东西,突然灵光一闪:“输的人回答赢的人一个问题,换成这个我就玩!”

太宰治看上去有点不太情愿,但还是答应下来。他把一堆玩具在爱理面前一字排开:“那么跳棋、uno、扑克、猜词卡、木块拼图,爱理想玩哪一个呢?”

好难选!爱理很为难地看着眼前的益智玩具们,因为她哪个玩的都不太好。这个时候,她就有点后悔了,她试探着问:“平时的话,治玩过这些游戏吗?”

太宰治正在给玩具拆封,边拆边拿出说明书起来:“没有呢,我从来都没玩过这些,毕竟,”他笑得有些和平时不太一样:“没有人和我一起玩。”

好可怜,太宰好可怜,都没人陪他玩吗?爱理忍不住脑补了一个因为性格有点和别人不一样,所以没有朋友的孤独形象出来。唉,好可怜!

既然太宰治这么可怜,爱理当然要很善良地陪他一起玩。嗯,顺便占点玩过知道规则的便宜,应该不过分吧?

这么想着,爱理拿起跳棋:“那就这个吧,规则很简单,两个人玩起来也很快。”而且她赢过,胜率在50%的样子。

太宰治抽出棋盘下的说明扫了一遍,笑着点头:“嗯,看起来是个好游戏呢。”

于是两个人把棋盘放到榻榻米上,相对而坐开始玩跳棋。

在关于谁先走的问题上,太宰治非常善良地让爱理先。他摸着下巴看向爱理,微笑着说:“爱理先吧,总感觉不让爱理先的话,会很生气呢。”

爱理有点高兴又有点疑惑:“我不是这种人吧?不过你既然这么说了,那我就先来啦!”

5分钟后,爱理就食言了,她生气了,她就是那种人!因为她输了,超快!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棋盘,太宰治竟然赢了,他赢了!在她的棋子还有一半都在外面的时候,太宰治竟然已经全都走到位置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