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骨科车RH年上_打开腿间粉嫩好小

时间:2021-10-19

因为那时候太宰治还没那么忙,特别有时间管着她。

这个理由听起来太可怜了,中原中也都不太好意思说什么,但太宰治还是思维很清晰地问:“最开始是这样,后来呢?”

后来她就开始沉迷游戏,刚好太宰治和中也都好忙,她的异能又用得这么好,所以就稍微偷懒了一下。

但是她还是想保住自己的电脑,爱理祈求地看着太宰治,别问了,真的,她的游戏要没了!

她这么看着他,他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太宰治遗憾地闭上嘴,不过他这里搞定了,中也却不是这么容易放过的人。

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中原中也皱着眉问:“所以,后来呢?”

爱理痛苦得都要哭出来了,她哼哼唧唧半天,最后还是在中原中也不容置疑的视线下,说了实话。

“整整一个月,你每天都在打游戏?”看着账号上那个夸张的游戏时长,中原中也神色狰狞地给她申请了青少年游戏保护机制。

大部分游戏都不能玩,最高时长两个小时……爱理眼泪真的流下来了,她抽噎着说:“我马上就十八岁了,可以随便玩游戏了。”

中原中也狞笑着转过头:“你猜,我给你申请用的身份是多少岁的?”

看着那些能玩的游戏,那儿童卡通一样的画风,爱理眼角飙泪跑回沙发上趴着,苦闷得不能再苦闷。

惨,她真的惨,今天可以起名叫“惨痛的一天”,副标题就是“游戏称霸之路被青少年保护机制阻断”。

看着爱理一个背影都能那么凄风楚雨,太宰治忍不住乐了,他刚笑了一下,爱理就很敏感地抬起头看他。

“你是不是在笑?”爱理很生气地问。

太宰治很无辜地回望她:“没有啊,我没有笑。”

爱理气得直接用了异能,然后就更生气了:“你就是在笑,你在幸灾乐祸!坏人!”

有点惊讶,太宰治抓住她的手臂:“用异能测谎吗?真是个好方法,但在我这里是不行的。”

被他抓着的手臂又细又白,仿佛轻轻用力就能折断,指腹下的肌肤温热又细嫩,爱理就这么柔顺地躺在那里,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和那些糟糕的梦境几乎融为一体。

刹那间有些控制不住思绪,太宰治眼神暗了下去,拇指不自觉地摩挲着她手臂内侧,他刚想说些什么打破这个相似度过高的场景,就听到中原中也不敢置信的声音。

“太宰,你在干什么!”

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太宰治很平静地问:“怎么了?中也在说什么?”

中原中也震惊到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他刚刚绝对没有看错,那种眼神,是男人女人时,充满和侵略性的眼神,是绝不可能出现在太宰治身上的情况。

是为了激怒他吗?可目的是什么?太宰治不会做出没有意义的事,他们最近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矛盾。

难道真的是……他对爱理……不,如果是这样,他一定隐藏的很好。可如果这么顺着想下去,他已经藏不住了呢?

他到底用这样的目光看了爱理多久?爱理知不知道?

被自己的猜测震到有点头晕,中原中也努力冷静地观察爱理,很好,还是那样天真懵懂的样子,她不知道。

不知道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对她抱有多么可怕又令人作呕的心思。

太宰治仍旧抓着爱理不放,目光冰冷地与中原中也对视,眼中的敌意与恶意浓重到中原中也都有些吃惊的程度。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太宰治和他相互厌恶,又不得不一起出任务,他必须靠着太宰治的异能从暴走中恢复,太宰治的计划也需要他的武力与配合。

所以,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太宰治对他的敌意越来越深,他也越来越忙,忙到没有什么时间去关注爱理。

那家伙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一年前吗?还是更早?

中原中也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爱理还歪在沙发上,忍不住呵斥她:“女孩子歪歪斜斜地靠在那里像什么样!还不快坐正!”

来了,她要开始挨训了。爱理苦着脸坐正,双手放在膝盖上,低着脑袋随时准备认错。

看着她那副对太宰治毫无防备的样子,哪怕被对方一直拉着,也完全没有察觉到什么,中原中也再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他不能戳破。爱理什么都不知道,太宰治还能忍着,一旦她察觉到了,后果中原中也连想都不敢想。

什么都不能说,他只能训爱理:“拉拉扯扯成什么样子?给我坐直坐好!”

唉,这个前奏听起来就好凶,而且气氛有些诡异。

爱理听话地扒拉开太宰治的手,坐得特别板正,很严肃的应道:“是。”

好像小学生。

中原中也心中突然闪过这样一句话,他有些头疼地揉了揉额角。而且太宰这家伙,仗着他发现了也不敢说,就这么堪称放肆地、目不转睛地看着爱理。

而且那家伙在看哪里啊!

努力换个方向打量一下爱理,中原中也发现她真的长大了。面容精致漂亮不说,身材也是该有的地方有,该细的地方很细。再加上神态中半分未减的天真懵懂,和单纯善良的性格,很好,是太宰治这种变态会喜欢的样子。

他可是很认真地让爱理去接触社会,但她现在还是这么天真,该说太宰治是变态呢?还是变态到有病呢?

中原中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皱着眉让她去换衣服:“你穿的是什么?领口怎么开那么大?袖子为什么这么短?裙子也太短了,还不去换一件?”

以为会被批打游戏不学习,但没想到中原中也竟然说这个?爱理吃惊地看着他,有点不敢置信地问:“中也?”

被莫名其妙地说了一通,爱理委屈得直掉眼泪。中也在说什么?什么傻逼论调啊!她也生气了,抹掉眼泪,很大声地吼中原中也:

“你在说什么啊!绝对不能露出肌肤,因为那是丈夫的东西;不能随意表露感情,因为那样失礼不得体;要永远落后三步,那才是一个女人应有的姿态!”

“中原中也你竟然是这样的人吗?你这个变态!”

“蹬蹬”地冲回卧室,关门前,爱理还对他大喊:“最讨厌你了!”

门被“咚”地一声关上,中原中也顿时慌了,他赶紧跟过去,特别虚地解释:“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够了,中也。”太宰治直接拦住他,面无表情地问:“说得开心吗?”

中原中也看到他就生气:“你这家伙,要不是你!”

“不是我什么?”太宰治打断他,神色冰冷地反问:“不要总把错误推到我身上,中也你还是这样冲动又暴力,因为自身的强大,所以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空气顿时安静下来,中原中也攥紧了拳头。爱理的房间很安静,但以他们两个的耳力,还是能听到细小的抽气声。

连哭都不敢大声哭吗?中原中也后悔了,他不该那么说的。因为爱理一直表现得太正常了,他都忘了,她可能是从那种地方跑出来的。

但不管平时看起来有多不在意,那种地方对女孩子的伤害都是巨大的。他错了,他不该说这些的。

看着他的表情变化,太宰治的神色越发冷凝,心中也开始烦躁起来。

“你走吧。”太宰治的声音很冷静:“你在这里,她就无法平静下来。”

“就算是我,这种情况也不可能做什么。”

不等中原中也回些什么,太宰治就走到爱理的卧室门前敲了敲,用温柔到不像他的语气说:“爱理,我进来了。”

顿了一下,爱理带着哭腔吼他:“你也滚!”

摆弄两下拧开门,太宰治进去后直接把门关上。爱理小小蜷成一团趴在床边,听见他进来了,像只领地被侵犯的小兽一样,奶凶奶凶地瞪他:“滚出去!”

声音都有点哑了,明天喉咙会肿的。太宰治在她不满的目光中走近,蹲下来对她比了个手势:“嘘,你听。”

几秒后,传来大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声音,是中原中也走了。

爱理又失望又委屈,中也就这么走了?什么都不说就走了!

她重新把脸埋在手臂里,哭的声音大了起来。什么嘛!傻逼中也,她再也不要理他了!

看她又开始哭,太宰治突然很严肃地说:“爱理特别漂亮,而且很可爱。”

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爱理惊讶地抬起头,看到太宰治非常认真地看着她:“爱理又漂亮又可爱,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孩子。”

他点了点头,“嗯,穿衣服的品味也很好,显得人更可爱了。”

从来还没被人这么夸过,爱理有点开心,但还是很凶地瞪他:“骗人!”

看她绷得没那么紧,太宰治挨着她盘腿坐了下来,学她趴在床上,侧过头看她:“没有,爱理就是很漂亮,还很可爱。”

被他逗得笑了一下,爱理很快板起脸:“你就会骗人,才不信你!”

太宰治有些为难地歪了歪头:“怎么办,爱理不信我,要不我给爱理做首诗吧!”

他坐直身体,有些夸张地念了起来:“啊,爱理,你知不知道,你是非常漂亮的美人!”

好羞人!爱理羞得赶紧去捂他的嘴:“别说了!快别说了!”

太宰治左躲右闪,嘴里不停:“你的容貌是那样娇美,你的声音清甜如蜜……”

“啊啊啊!不许说了!”爱理直接扑到他身上,太宰治没有坐稳,被她就这样按到了地上。

好像听到“昸”的一声,是太宰治的头撞到地板了吧?

爱理有点心虚,底气不是很足地捂着他的嘴:“都、都让你别说了,撞到了吧?”

太宰治眼睛里都是温柔的笑意,好像还有种很珍视的感觉,爱理被他看得有点害羞,讪讪地收回手,小声问:“撞疼了没呀?”

很安静地躺在地上,太宰治乖巧地说:“爱理给的怎么会是疼呢?是疼爱。”

太羞人了!他怎么这么说话!是故意的吧!爱理没忍住顺手锤了他的腿一下,太宰治立刻闷哼一声,吓得爱理赶紧给他揉揉。

“我不是故意的,很疼吗?”爱理很紧张地问。

按住爱理的手,太宰治深吸一口气,直挺挺地坐了起来。

“不疼,是地上有点冷。”他非常严肃地解释,为了增强说服力,还专门抖了一下。

这么冷吗?爱理有点迷茫,难道她今天穿的太多,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她有些疑惑,但还是很贴心地说:“冷的话我们去外面……”

唉,一说到外面,她又想到中也了。爱理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下来,默默蜷成一团又开始自闭。

太宰治突然凑近她,神秘兮兮地说:“其实,今天这件事并不怪中也,因为他被潜规则了。”

作者有话要说:中原中也……怎么说呢,如果这个时候他进去道歉,说不定就能打开“爹系男友”的路线

但是呢,他被忽悠走了哈哈哈哈!乖乖当爹吧!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