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小扇贝肿了(甘宝宝的花苞.澜)

时间:2021-10-19

她再怎么茫然,也察觉出不对劲来了。中也为什么在唱歌?刚刚她好像一想起之前的事就被人打断……对了,太宰治受伤了!

爱理再次惊恐起来,心里不住的发慌,她的袖子再次被扯了下,回头就看到太宰治给她展示自己的腹肌。

“我真的没事了,爱理别怕。”

他腹部的肌肤光洁,上面一点伤痕都没有。可爱理在看到他的时候,却仿佛看到他唇角都溢出了鲜血,还是忍不住心生恐惧。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害怕,失了智一样害怕。

见她的视线一放在自己身上便生出恐惧,太宰治表情不变地继续讨好着说:“大家都安全了,爱理别怕好不好?”

唉,果然是费奥多尔君,是预测到了他会有所准备,所以在爱理身上给他挖了个大坑吗?

只要看到他,爱理就会想起他浑身是血的样子,并且心生恐惧。这样下去,连见到他都会生理不适,不被分手还在等什么呢?

不过还好,他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爱理醒来后见到的不仅是他,还有其他人。这样对比下来,她就很容易能发现其中不对劲的地方。

然后他就不会被分手。

太宰治试探着再次摇了摇她的袖子:“真的,不信爱理摸摸我。”

“刺——”电流的声音再次响彻整个房间,爱理惊讶地转头,看到中原中也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了。

不过出乎她意料的,中也什么都没说,甚至连骂一句太宰治都没有,只是再次对她点点头,继续全情投入地唱起歌。

爱理迷茫了,话说,中也这么喜欢唱歌吗?还有,他唱得还真好听。

“爱理。”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太宰治再次叫她:“爱理看看我,我真的已经痊愈了。”

爱理转头,看到太宰治时,心中再次出现恐惧。接二连三的情绪转换如此无缝衔接,她开始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

如果是太宰治受伤,她应该也不至于恐惧吧?害怕成这样,好像那会儿刚认识的时候,时刻都在担心他下一秒就拔枪。

而且,只要看到太宰治,她就仿佛能看到他倒在血泊中的模样。

就算是朋友受伤,她也不至于心理脆弱到这种程度?这种时候不应该安慰一下朋友吗?光顾着自己害怕是怎么回事?

一直在拉她袖子,这次太宰治试探着摸了下她的手:“爱理要不要摸一下,真的没有伤口了。”

房间里再次响起刺耳的电流声,同时,爱理惊恐地一把拍开太宰治往后缩。

太宰治僵住了,一直在默默关注这边的三人也愣了,一时房间中只剩下音乐伴奏的声音,虽然喧闹却显得格外静谧。

爱理也愣了,她看着自己的掌心,感觉前所未有的怪异。她这是怎么回事?这不太对吧?

她赶紧抬眼看了下太宰治,但感觉看到的并不是完好无损的他,而是仍然满身鲜血的他。爱理被吓到赶紧回头去看中也,那种让她心惊的恐惧才消失不见。

这不对啊,太宰治受伤,她再怎么说也不至于害怕吧?但只要一回头看到太宰治,她就真的好害怕,这太不对劲了。

迎着她的目光,中原中也整个人都很懵。虽然说他一直坚信,爱理最后绝对会跟太宰治分手,但是他们的感情看起来还真挺好的,要分也不至于现在分?

而且爱理看上去太不对劲,中原中也皱着眉,关心地问:“你……你还好吗?”

“还好?”爱理迷茫地回答,下意识地去看太宰治,然后立刻又被吓回来。

这真的太不对了,就算她是真的怕,但也不可能这么多次,情绪转换得如此迅速、如此完美,连个过渡都没有?

确定了自己不对劲,爱理立刻很严肃地改口:“我觉得,我不太对。”

中原中也立刻迅速的,非常有逻辑地推理:“一定是因为太宰那家伙把你洗脑了!”

爱理特别无奈:“不是,中也你为什么总觉得他会洗脑我呀?”

“因为他这次就是这么做了。”从矮桌旁站起来,假装喝酒,其实喝的都是水的与谢野晶子先是不客气地说了下事实,然后又温柔地问:“你怎么样,难受吗?”

爱理认真地判断自己的感受,发现她不管是看到谁,都和以前一样,除了太宰治。

她诚实地摇头:“不难受,但是……”爱理好纠结地说:“我看到太宰就不太对劲。”

等等,与谢野小姐刚刚说什么?太宰真的把她洗脑了?真的吗?他图什么啊!

她不解地看太宰治,然后立刻被吓回来,盯着前面费解地问:“真的吗?你为什么这么做呀?”

而且洗到她看到他就害怕?太宰治他脑子终于出问题了吗?

太宰治扯着她的袖子,幽怨地说:“因为,那个名字很长的魔人把你洗脑了,还好我猜到他会这么做,及时打断了他。”

“然后你跟着就把爱理洗脑了。”中原中也异常鄙视地看她一眼,转头就关心地问:“除了看到他就不爽之外,还有其他地方不舒服吗?”

“应该没有?”爱理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反应了:“毕竟我被洗脑的经验太少,怎么能知道呢?”

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了。不得不说,他们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呢。

唯一在这方面很有话语权的太宰治更幽怨了:“可是,如果当时我不这么做,爱理就会被那个魔人带走了。”

他一说话,爱理就非常习惯地去看他,然后心头迅速被恐惧笼罩。

她立刻不去看太宰治,格外无奈地问:“那现在是怎么回事啊?”短时间内情绪转换这么多次,她都累了。

太宰治幽幽的开口:“因为爱理被下了心理暗示,才会一看到我就害怕。”

心理暗示?这又是什么高大上的玩意儿?为什么太宰治他们会的,全都是电视剧里才有的技能?爱理疑惑地想去看他,却被他按着脸颊不让转头。

结果她还没说什么,中原中也就格外兴奋地说:“这么好?爱理快跟他分手,反正你原来不是也看到他就害怕吗?正好,我最近新找到了好几个长得好、还会打游戏的人,今天就带他们来给你看看。”

来了,她爸的经典操作,劝分。

下面小扇贝肿了(甘宝宝的花苞.澜)

中原中也特别不甘心:“可你现在都不能看见他,不赶紧分手,难道……”要等好了之后继续在一起吗?

讲到一半,他沉默下来,所以他其实也默认了,太宰治能让爱理好起来。但是,真的好不甘心,这是个多么好的机会!

太宰治就像没听见一样,一点敌意都没有,反而特别诚恳地看着中原中也:“如果只是不能看见我,也不算什么大问题。”

他这么和善,一点都没黑化的样子都吓到中原中也了,中原中也警惕地问:“你在打什么坏主意?”

太宰治很无奈:“在爱理的事情上,我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这句话,不管谁会信,反正在这间屋子里的人,除了爱理之外都是不信的。

与谢野晶子皱着眉,仿佛看到诈骗犯一样,疑惑地问:“你没有吗?”

中原中也同样一点信任都没有地问:“怎么可能?”

织田作之助格外诚实地给好友辩解:“他应该只是想想,不会这么做的。”

只有爱理很信任她朋友:“你们都想多啦,太宰他怎么可能伤害我呢?”

那三个人立刻都沉默了,都在用一种很同情,也很怀疑她智商的表情看着她。

爱理很不服气,她朋友就算想把她关起来,也没敢真的这么做呀!而且,织田作先生不是太宰的好朋友吗?为什么也在用那种特别复杂的目光看着她?

太宰就算爱黑化了点,变态的也有点过分,但是也真的没伤害过她,对她还特别好,大家为什么都这么不信任他?

中原中也捂着脸小声念叨着“不怪她、不生气”,与谢野晶子复杂地说:“可是,他刚把你洗脑了,你这么快就忘了吗?”

感觉自己的智商被怀疑,爱理同样很疑惑:“可是,这都怪那个名字很长的恶魔,太宰也是为了保护我?”

想都不用想,要不是她朋友,她现在肯定被那个恶魔抓走了。这回可能就没上次那么好运气逃出来,或许就要被那个恶魔关起来,直到他被抓进监狱之后,她才能有可能得救?

或者根本没有重见天日的那一天,她被抓走后,说不定下一秒就直接被祭天了。

唉,那个恶魔一看就是坏到极点的坏蛋,说不定为了打击侦探社,还会把她带到他们面前杀……

呜呜,她朋友真好!

爱理眼中闪烁着感动的泪花,那感动太明显了,明显到与谢野晶子虚弱地问:“爱理,你……你是不是彻底被太宰治洗脑了?”

不是,大家为什么不能想她点好的呢?爱理很激动地比划起来:“与谢野小姐,你是不知道那个恶魔有多可怕,他每顿饭要吃掉三个人,是从地狱里爬上来毁灭世界的!太宰还被他打了!”

想到当时太宰治中枪,爱理又伤心又心疼,但是不敢回头地问:“你真的没事了吗?”

原本是双手捧着她的脸颊,太宰治改成单手捏她的下巴,另一只手抓着她的手往自己的腹部按去:“真的没事了,有与谢野医生在,早就好了。”

看到太宰治又对爱理动手动脚,中原中也额头崩出青筋:“该死的青花鱼,你快放开她!也快点把你的衣服穿好!”

那条青花鱼摸爱理的脸就算了,是为了不让爱理看到他,但进一步动手动脚他绝对无法容忍!

与谢野晶子和织田作之助都特别复杂地看着中原中也,这样都忍不了吗?中原中也当爹当得好认真,但说实话,有太宰治这样女婿,也是真可怜。

爱理在她朋友的肚子上仔仔细细地摸了一遍,确认过真的没有伤口后,才抽回手,愧疚地跟她爸说:“爸……中也,我就是有点担心他,确认过他真的没事就好了。”

中原中也额角抽动着,他对自己说,爱理还小,这不怪她,不要生气,他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不就是摸一下?这没什么,爱理也长大了,这很正常!

如果是平时,太宰治早就开始暗搓搓的挑衅中原中也,但是他这次非常规矩,也非常诚恳地说:“事实上,我还有一个猜测。中也,你还记得刚刚攻击我的时候,爱理的反应吗?”

中原中也愣住了,从他的反应中,爱理也发现了不对。

她紧张地抓住太宰治的手:“我怎么了?还有什么问题?那个恶魔怎么这么可怕?”

“没事的。”太宰治安抚地捏捏她:“只是个猜测,爱理别怕。”

能不怕吗!爱理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握着太宰治的手恨不得扑到他身上哭。

太宰治推测的,成真概率一般都在100%左右,她好怕啊!她到底怎么了!那个恶魔到底有多恨她!

她好委屈,这种时候一般都要跟朋友撒娇的,但是现在她不能看见朋友,而且中也他们都在,不能哭……

一时间悲从中来,爱理捂着胸口痛苦地想,她今年是本命年吗?为什么这么惨!

因为过于悲痛,她没注意到自己手里还抓着另一个人的手,但其他人都注意到了。

中原中也直接怒了:“快放开她!”

与谢野晶子皱起眉:“爱理,你先把手放下来。”

织田作之助委婉地说:“太宰,你收敛点。”

大家都好严肃,爱理也意识到不对,连忙把太宰治的手扒拉开,继续悲痛。

她是真的惨,前两次战争一点参与度都没有就算了,这次战争参加了一下开头,就险些被祭天,还留下一大堆后遗症……

可能她真的就适合躲起来卖情报?以前就什么问题都没出过。

太宰治捂着脸调整了下表情,格外诚恳地看向大家:“我不可能让爱理不顾一切地去保护我,所以,我们不如试一试。”

一时间没人说话,爱理战战兢兢地问:“试、试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本章公布了,太宰治的助攻,从头到尾的最大助攻——费奥多尔先生!

只要有坨的操作在前面挡着,爱理就觉得太宰治不管干什么都不算个事儿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