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一线天鲍鱼]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在线观看

时间:2021-10-19

“不打扰你们谈恋爱,我先走了。”

说完,他并没有走,而是等到太宰治抬起头,无奈地跟他说:“好的,谢谢织田作。”之后,才关门离开。

织田作之助冷静地想,虽然他并不介意,但是毫无顾忌地在他这个单身狗面前秀恩爱,这种行为还是有点过分的。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爱理忍不住想亲亲朋友,但太宰治却没有放开捂着她眼睛的手,只是带着她往沙发那边走。

这里的格局和爱理原来的家一模一样,也不知道太宰治出于什么心理,装修得也跟那边没任何差别。

人在黑暗中行走一定会害怕,爱理紧张地抓着太宰治,小心翼翼地被他带着往前走,边好奇地问:“你要带我去哪里?”

太宰治亲亲她的脸:“当然是帮爱理好起来。”

虽然很信任他,不过爱理还是止不住地紧张:“怎么好起来呀?我好想看看你。”呜呜,朋友的盛世美颜,她好想念!

让她坐在沙发上,太宰治仍旧没有放手,捂着爱理的眼睛,在她耳边轻声询问:“让我亲一下好不好?这几天爱理没有恢复意识,我们都没有亲过。”

咦,太宰治竟然没有趁着她被洗脑,做些破廉耻的事吗?好、好开心!

瞬间笑了起来,爱理伸手摸索着搂住太宰治的脖子,有点害羞地小声说:“可以呀。”

下一秒,她就感受到了太宰治的吻。唇舌交织间,甜蜜到晕眩的幸福感不断涌现,爱理动情地将他越搂越紧,难耐地开始哼哼。

灼热的吻印在她唇上,爱理哼哼唧唧地开始撒娇:“治,让我看看你嘛!好难受,再亲亲我”

太宰治低笑起来,在她艳色的唇瓣上印下一吻,一本正经地跟她讲道理:“但是,现在爱理看到我会害怕的。”

是哦,都怪那个垃圾恶魔!爱理生气的“哼”了下,又忍不住去勾太宰治:“好难受,治,再亲亲我嘛!”

太宰治的声音听起来还挺为难的:“但是看不见的话,对爱理来说,是不是太刺激了?”

“会吗?”爱理不确定地问:“应该也一样?”

再次笑了出来,太宰治吮吻着她的唇瓣,含糊地说:“那好,我们试一下。”

一片黑暗中,所有的感官都被无限放大,爱理没两秒就怂了,她有些害怕地去按住他的手:“不行,还是算了吧……你先把我治好,我想看着你。”

轻笑一声,太宰治亲亲她:“再试试,爱理感觉好点了没?”

“呜、没、没有……”爱理羞涩地否认,搂他搂得更紧,想让他停下,又想让他继续。

太宰治在她耳边诱哄:“好乖乖,和平时一样,先让爱理舒服了,我们就开始治疗。”

“呜,这样太超过了……”爱理哭唧唧的拒绝。只是看不见,为什么就好像一切都不一样了?

脑中一片空白,爱理好久才平静下来,她喘息着被太宰治放在沙发上,感觉到他将她眼睛上的绷带拿下,重新捂住她的眼睛。

“爱理,我没有受伤,你知道的,对不对?”

知道要做什么,爱理紧张地握住他的手腕:“知道,但是……”

“但是你看到的,却是我受伤的样子。”太宰治再次吻住她,亲到她都快晕过去了。

好不容易被放开,爱理都懵了:“等等,呜、不是要治疗吗?”为什么又亲起来了?

“现在就是治疗。”太宰治一本正经地说:“爱理看到不存在的东西,是因为爱理的大脑在骗你。它的本质是欺骗,爱理只要不信它就行了。”

“不是,”爱理困惑极了:“治疗不是这样的吧?”

“治疗的方法有很多,”太宰治没忍住抓着她的手腕咬了一口,爱理吓得小声叫了出来,太宰治才继续说:“这是最适合爱理的。”

总感觉不是这样的,爱理懵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太宰治刚刚说了什么:“我觉得不太对,要不我们重新来过?”

“可现在正在治疗呢,”太宰治听起来有些为难:“爱理重复一遍,我刚刚告诉你了什么?”

这样真的有用吗?抗议无效,爱理只能重复一遍:“看到不存在的东西……是大脑在骗我,不能信它。”

太宰治奖励地亲了亲她,低声说:“那我要放开手了,爱理记住,要看清楚,别被骗了。”

眼前亮了起来,爱理睁开泪眼朦胧的双眼,眨了两下,渐渐看清了太宰治的脸。

他的唇角似乎又溢出鲜血,爱理惊恐地想要转头,却被他捏住下巴,不准她动。

太宰治的声音很严厉:“不许转移视线,看着我,这是你的大脑在骗你。”

他放缓声音,诱哄道:“我有没有受伤,爱理不是知道得最清楚吗?刚刚亲的时候有没有血腥味?爱理的腿还夹着我的腰,感觉得到伤口吗?”

“没有……”爱理害怕地看着他,鼓起勇气伸出手,在他嘴角摸了摸。

[极品一线天鲍鱼]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在线观看二

刚觉得好一点,太宰治就又开始亲她。这种感觉就太难受了,爱理赶紧推他:“等等,我不是在努力克服心理问题吗?”

一手捏着她的下巴,太宰治凑近她,很认真地问:“爱理看清了吗?”

被亲了好几次,切身感受了一下太宰治没有受伤,她终于看清了朋友的盛世美颜,但还是好怕!

爱理忍不住想逃:“看清了,但我还是好怕呀!”

太宰治笑了,他微微眯起眼睛问:“是什么样的怕?”

“好像你下一秒就要打我。”爱理挣扎:“不要亲了,你好坏呀!”

“哎?”太宰治挑了挑眉:“像我们刚认识的时候那样吗?”

爱理僵住了,是的,就是像他们刚认识的时候那样,感觉下一秒太宰治就要拿出枪来。爱理还是好害怕,虽然心里知道不用怕,但就是忍不住瑟瑟发抖。

看着她强忍着惧意的样子,太宰治的表情一秒变态,眼神中都没什么高光地抚摸着爱理的脸颊。

“爱理知道,如果能告诉过去的自己一件事,我会告诉他什么吗?”

呜呜,他这样就更可怕了!爱理瑟瑟发抖地问:“是什么?不要威胁我吗?”

太宰治扯了扯唇角:“啊,当然不是。我会告诉他,赶紧把爱理偷走,关起来,不让任何人看见。”

爱理被吓到眼泪都出来了:“不、不行!这太过分了,你快放开我!”

“这可不行。”太宰治再次凑近她,格外变态地说:“如果爱理实在不喜欢被囚禁,那换成强|奸怎么样?”

爱理被吓傻了,她愣愣地看着太宰治,听他低声说着变态到极点的话:“我应该在对爱理一见钟情后,就把你强了。那个时候的爱理也在怕着中也,什么都不敢跟他说对不对?就算被我做了什么,爱理也不敢说。”

“那个时候我也很有空,每天都能去找爱理,让爱理从里到外都彻底变成我的东西,离开我就无法生存。”

他越说越过分,爱理哭着推他:“不要!你怎么这么变态?我不要理你了!”

“是吗?”太宰治好奇地问:“爱理不喜欢我这么说吗?”

“当然不喜欢!”爱理赶紧摇头表明立场:“我不喜欢,你别这么说了!”

太宰治似乎很为难:“其实,有件事爱理似乎忘了,我能分辨出别人有没有撒谎。”

爱理震惊了,她竟然忘了这点!这也太……太过分了吧!

看着她惊讶到嘴都张开了,太宰治笑着亲她:“乖,爱理现在很怕我吧?正好,我们可以模拟一下爱理见面就被我强|奸的情况,心情是不是很像?”

像个鬼!爱理好想骂他啊,但是她还是很怕,只敢委婉地表达自己不愿意。

太宰治边笑边摸着她的脸颊:“既然是强|奸,就没有那么温柔了,我会粗暴一点,爱理别怕。”

还带这种商量的吗?爱理惊恐地看着他,一边疯狂摇头一边挣扎着想跑,但是力气没那么大,只能再次被太宰治吻住。

一边被亲到头晕目眩,爱理一边安慰自己,没事,这是她朋友,这是在给她治疗,不用怕,真的!

爱理虚脱地靠在太宰治怀里,好久好久之后才缓过来。

她怀疑太宰治根本不是人,他就是个吸人精气的妖精,不然她为什么会这么虚?

看她缓过来了,太宰治抱着她坐起来一点,从床头柜端了杯水喂她喝。

太宰治很关心地问:“怎么样,爱理还怕吗?”

爱理累到连指尖都不想动,吨吨灌完一杯水后,虚弱地要求:“还要喝。”

太宰治立刻拿来第二杯水,爱理喝完,整个人都瘫在他身上,动都懒得动。

不过心里的吐槽欲过于旺盛,爱理还是坚强地抱怨:“大变态,为什么你用的方法都这么变态?没有正常一点的吗?”

[极品一线天鲍鱼]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在线观看三

就是太快乐了,她受不了啊!被亲到身体又开始发软,爱理哼哼着让太宰治放开她。虽然非常困,但她仍然不肯放任自己陷入昏迷,因为还有好重要的事情必须确定。

强行打起精神,爱理底气不太足地问:“你刚刚说的那个,就是跟以前的自己说的那什么,是真的还是假的?”

求是假的,是为了给她治疗、吓吓她才这么说的,求朋友不要这么变态!

看着爱理强撑着不让自己睡着的样子,太宰治握住她的手亲了亲,一边给她按着手臂,一边问:“爱理说的是哪个?囚禁还是强?”

爱理眼中立刻凝满水汽,她哽咽着小声说:“两个都是。”

求求了,她朋友没这么想过,她朋友没这么变态!

太宰治有点为难:“爱理想听正常一点的,还是想听真话?”

这个隐含的意思就很可怕了,爱理扁着嘴纠结了半天,才更小声地问:“正常一点的?”

太宰治立刻回答:“都是为了让爱理好起来,放心吧,我不会这么做的。”

听起来好安心,爱理有点放心的同时更纠结了,好久之后才无比虚弱地问:“那真话呢?”

忍不住笑出声,太宰治俯身在她额头印下一吻:“好可爱!我的爱理怎么这么可爱?”

他很温柔也很认真地说:“真话就是,其实我一直在这么想,也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这么做。不过爱理会不开心的,所以我忍住了。”

好变态,变态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爱理觉得,自己的心情从没有这么复杂过。

朋友好变态,好想骂他;同时她也好庆幸,自己竟然平安的、没遭遇什么变态意外地长这么大;而且她还有点诡异的感动,太宰治这种变态,竟然因为她会不高兴,就忍住了自己的变态……

爱理眼含热泪,艰难地伸手摸着太宰治的脸,抽抽搭搭地说:“做、做得好,你以后也一定要忍住,敢囚禁我就跟你分手。”

“哈哈哈,好的。”太宰治笑得浑身都在抖,抓着她的手边亲边保证:“爱理放心,我不敢的。”

不敢就好,他喜欢的话想想就行了,别真的去实施就行。

感觉自己底线越来越低,节操也越来越少,爱理哀悼了一下她逝去的节操,继续打起精神问另一个很关心的问题。

“那我被下的另一个暗示怎么办?要……要怎么治疗呀?”

千万别跟这次的一样,再来一次她真的要顶不住了。

“放心,爱理不怕我之后,另一个问题很好解决的。”太宰治安慰她:“快睡吧,明天起来后,爱理用一下异能就好了。”

立刻安心下来,虽然很困,爱理还是挣扎着不肯睡:“我还没给中也和与谢野小姐打电话。”

要是再被中也他们误解了,以为她朋友想囚禁她怎么办?虽然他是在这么想,但是没敢这么做,就很值得鼓励一下。

“我会跟他们说的。”太宰治亲吻着她的眼睛:“快睡吧,好宝贝,明天起来我们出去玩。”

她明天能起得来吗?爱理疑惑了一秒,但实在是太困,加上心里担心的事全都被太宰治解决了,所以迅速昏迷一样睡过去。

坐在床边迷恋地看了她一会儿,太宰治先是很正常地给与谢野晶子发了信息,然后就翻脸无情地用爱理的手机给中原中也发信息。

[谢谢你帮我们解决了分手危机,小矮子,我和太宰结婚的时候也不会邀请你的——太宰爱理]

发完就删除,并秒速关机,太宰治心情大好地躺在爱理身边,搂着她美滋滋地想,感谢中也,感谢费奥多尔君。

等他想好怎么跟爱理求婚后,不会忘记谢谢他们的。

第二天,享受了太宰治技术越来越高超的按摩后,爱理惊讶地发现,她竟然能爬的起来!

太宰治振振有词地说着很有逻辑的话:“因为爱理坚持在锻炼嘛,虽然每次坚持的时间不长,但还是很有效果的。”

好变态!更诡异的是,这么变态的方法是有效的。

爱理没忍住白他一眼:“新的一天,可以不要从这么变态的对话开始吗?”

忍住笑,太宰治乖乖点头:“好的,都听爱理的,那我们先来解决爱理最担心的问题,然后就出去玩?”

这当然好!

爱理兴致勃勃地问:“是不是交换掉‘被那个恶魔下了暗示的记忆’就可以?”

“可能不行。”太宰治把她抱进自己怀里,忧心忡忡地给她分析:

“虽然常规来说,这么做是没问题的,但是那个恶魔太可怕,爱理这么做,可能会掉进他设好的陷阱里。说不定会忘记很多事,最糟糕的,是从四年前到现在的所有记忆都不见了。”

还有这种事?爱理惊讶地看着朋友:“这都行?”

点了点头,太宰治严肃地问:“之前,爱理曾经清醒地跟他相处过一个月?”

爱理沉痛地点头,是的,她瑟瑟发抖地过了无比凄惨的一个月,堪称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

安抚地亲亲她,太宰治又问:“他一直在逼你用异能,对不对?”

是的,爱理更沉痛地点头。她被逼着用异能,让那个垃圾得到了好多情报。

太宰治叹了口气:“如果没猜错,他其实在试探爱理异能的具体情况,还有爱理的所有弱点。”

“那一个月,他肯定还做了些别的事,所以这次才能这么迅速的,就把爱理洗脑了。”

好可怕!爱理扑进朋友怀里瑟瑟发抖,被拍着背哄了好久,才勉强冷静下来。

“他还做了什么?还能做什么可怕的事呀!”她被虐待了一个月,竟然还只是试探?不试探的话,她是不是当场就凉了?

抚摸着她的背脊,太宰治选择着尽可能选择些不那么可怕的词汇:“就是给爱理下了保护他的暗示。”

爱理很不解:“那有什么用?我这么讨厌他,就算被暗示了,也不可能听他的呀!”

被下心理暗示,那也要自己本身就愿意才管用呀,完全和她的意志相违背,下了也不管用的。

太宰治继续给她顺毛:“他是不是还把爱理洗脑了?内容是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爱理痛苦地点头:“就是让我忘了你,还把我喜欢的人替换成他……好垃圾!”

什么垃圾人做的垃圾事!

太宰治目露同情:“的确是他的手段,爱理好可怜。”

紧紧搂住她,太宰治给她分析:“他想让爱理给他一些很重要的情报,但是又担心爱理背叛、或者不愿意,所以就想控制爱理。”

“而控制一个女人,最好用的手段就是爱情。爱理想想,如果是我想要情报,不管是什么,爱理是不是都会给?”

那肯定的,爱理理所当然地点头:“当然啦,我想帮你嘛!”

然后她又一秒惊恐起来:“不会吧?被当成工具就够惨了,他还想骗感情!”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