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糖海苔饼 h笔趣阁(再往下一点,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时间:2021-10-22

卫安宁跟在同学们身后,一边听导师讲解,一边认真地在笔记本上记笔记,她总感觉身后有两道视线盯着她,当她回过头去,身后除了江洋,再没有别人。

江洋见她频频回头,语气散漫,“怎么了?”

“总觉得有人在看我。”卫安宁挠了挠头,没有发现江洋的耳根子可疑地红了。

江洋轻咳一声,“谁会看你啊,别分心,听导师讲。”

“哦。”卫安宁继续全神贯注的听讲,课外教学比课内更生动有趣,很多她理解不了的专业词汇,在导师实地比出来讲解后,她都能理解了。

一行人进入其中一栋别墅,导师开始讲解专业术语,一群学生围着他,听得格外认真。结束了一个知识点的讲解,众人陆陆续续地走出别墅。

别墅外面搭了钢架,工人正在贴外墙磁砖,工地负责人为了保证学生们的安全,让上面的工人先下来,等他们参观完再继续工作。

卫安宁他们是最后从别墅里出来的,意外就在那一瞬间发生了。

原来装着磁砖的箩框忽然倾斜,顷刻间,磁砖掉落下来,划破下面的绿色保护丝网,朝卫安宁头上砸去。

所有人都惊呆了,有人大喊“小心”,卫安宁只见众人都惊悚的看着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忽然被人用力一推,她踉跄着冲下台阶,被同学们扶住。

同时,她听到宴南菲撕心裂肺的大喊,“江洋!”

她转过身去,虽然江洋已经尽力避开了,但是磁砖还是砸在了他背上,剧痛袭来,他眼前一黑,身形摇晃了几下,从台阶上滚了下来,顿时昏了过去。

卫安宁反应过来,大步冲过去,在江洋身边蹲下,他后背上的白色卫衣,被鲜血染红,她吓得不敢碰他,“江洋,江洋,你别吓我。”

她怎么也没想到,刚才千钧一发之际,是江洋将她推开,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那些向她砸来的磁砖。

所有人都像从魔咒中惊醒过来,导师拿着手机打电话叫救护车,同学们围着昏迷过去的江洋,都不敢动他。

宴南菲从人群里挤过来,看到他背上的衣服迅速被鲜血浸湿,她的心还停留在刚才那一幕,他奋不顾身地推开了卫安静,那样的绝决,该有多深爱?

她脱下外套盖在他身上,吓得直掉眼泪,“江洋,你别睡,救护车马上就来了,你撑住。”

救护车来得很快,医护人员检查了江洋的身体,将他抬上救护车,卫安宁和宴南菲一起上了车,跟着救护车去医院。

半个小时后,江洋被送进了急救室,开始急救、

冷幽琛知道别墅区出事,是在事故发生后的几分钟之内,当时他正在会议室里开会,听说别墅区出事故砸伤了人,太太被紧急送去医院,他立即停止了会议,匆匆赶去医院。

“怎么回事,太太有没有受伤?”冷幽琛俊脸黑得吓人,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出事,他岂能不生气?

低糖海苔饼 h笔趣阁(再往下一点,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三少奶奶没受伤,受伤的是三少奶奶的同学,据说磁砖掉下来时,有人推开了三少奶奶。”黎冬边按开电梯边回答。

电梯双门打开,冷幽琛滑着轮椅进去,面色凝重,“去查查是不是人为的?”

“已经查过了,当时好像有人不小心碰到了搭好的钢架,再加上装磁砖的箩筐摆放位置并不稳,所以倾斜下来,造成安全事故。”

男人薄唇紧抿,狭长的凤眸眯成一条线,精光乍现。就这么凑巧,事故还发生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若他真放她去邻市,回来会不会就换了一个人了?

“我让你找人,找得怎么样了?”

“三少是怀疑卫安静?别墅进出口,有摄像头监控,我正在让人看监控录相,一旦发现可疑人员,立即向您汇报,至于卫安静,那天在街头追丢后,几乎再也没有出现过。”黎冬答道。

北城这么大,北漂外来人口众多,身份复杂,要找一个刻意藏起来的人,无疑于大海捞针。除非等她主动现身,否则还真的不好找。

“我就不信这么大个人,能销声匿迹了。”冷幽琛眼神锋锐,深邃立体的五官,满是冷漠与凌厉。

黎冬羞愧,“是,明天我吩咐他们,开始从最不可能的地方开始找,就是把北城翻个底朝天,也会把卫安静翻出来。”

冷幽琛闭了闭眼睛,神情多了一抹疲惫,每天被太太这样吓,生怕她有个闪失。卫安静始终是梗在他心头的一根刺,欲拨之而后快,否则他食不下咽,夜不安寝。

“你派人尽力去找,但是最重要的是保护太太的安全,太太就在我们身边,我不信她不急着换回身份来,到那时,来个瓮中捉鳖,不怕她跑得掉。”

“是,三少。”

说话间,电梯双门开启,两人走出电梯,出了玻璃门,上了停在外面的劳斯莱斯幻影。

黎冬坐在副驾驶座,看着后座上,眸里内敛着锋芒的男人,他迟疑了一下,道:“三少,还有一件事,二少出院后,频频出现在A大附近,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玩什么花样。”

冷幽琛抬头,犀利地目光射向黎冬,“把他给我盯紧一点。”

“是。”

别墅区工地发生事故的消息不胫而走,当冷幽琛赶到医院时,医院外面已经蹲守了许多记者,看见冷幽琛的车驶过来,众人蜂拥而至。

从车内下来的男人气场强大,再加上前不久才从北城消失了几大主流媒体,记者虽然想掌握第一手消息,却不敢靠近冷幽琛。

这个男人手段凌厉狠绝,得罪他的下场,就是从北城消失!

众记者你推推我,我推推你,举着巨大的菲林,却没人敢提出不敬的问题,眼睁睁看着他自众人的目光里打马而过,消失在医院大厅里。

冷幽琛来到医院急救室外面,就看见卫安宁倚在墙壁上,眼圈红红地盯着急救室方向,无助的模样,让她的身影显得那样单薄。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