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 坚持不住了)隔壁机长大叔是饿狼黑暗森林

时间:2021-10-22

冷幽琛滑着轮椅过去,轻轻握住她的手,她才回过神来,垂眸看着他,眼泪倏地滚落下来,她蹲在他面前,将头埋在他腿上,哽咽道:“冷幽琛,他流了好多血,他会不会死啊?”

男人心疼得无以复加,大手落在她头上,温柔安抚,“他不会,你别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

卫安宁也不想这样,可是那么多血从江洋后背上涌出来,如果不是他推开她,那些磁砖不会砸在他身上,他完全是在替她受罪。

“冷幽琛,都是因为我,他才受伤的,我好怕。”

“别怕,太太,我在你身边陪着你,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你。”冷幽琛将她搂进怀里,大手轻拍着她的后背。

宴南菲坐在旁边的长椅上,想着刚才江洋不顾一切地推开卫安静的情形,她心头钝痛。为她受伤,他甘之如饴吧。

她起身,走到卫安宁身边,“安静,你不要自责,江洋福大命大,他一定会没事的。”

她话音刚落,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推开门走出来,宴南菲第一时间冲过去,抓住医生的手急声问道:“医生,他怎么样了?”

医生摘了口罩,露出一张俊逸的娃娃脸,他垂眸扫了一眼攥住他手的小手,他有洁癖,最讨厌陌生人的碰触,可是这只手,却柔软得不可思议,让他心神一晃,有些失神。

冷幽琛搂着卫安宁过去,看见陆俊希盯着宴南菲的手发呆,他微挑了下眉,“俊希,病人情况怎么样?”

陆俊希回神,淡淡扫了神情焦急的宴南菲一眼,将手抽回来,他的目光落在冷幽琛身上,“后背砸伤严重,幸好是冬天,衣服穿得厚,手术也很成功,等麻药退了,他就会醒过来。”

闻言,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冷幽琛看着怀里的小女人,“没事了,俊希亲自做的手术,你要相信他的医术。”

卫安宁从冷幽琛腿上起来,向陆俊希鞠了一躬,把陆俊希唬了一跳,连忙躲到旁边去,他可受不起三嫂这么大的礼,三哥会杀了他的。

“谢谢你,俊希。”

陆俊希瞄了一眼俊脸黑沉的某人,连忙摆手,哪也顾得上装高冷医生范儿,“三嫂,你别和我客气,应该的,应该的。”

宴南菲也郑重其事的向陆俊希鞠了一躬,“陆医生,谢谢你!”

陆俊希这下倒是心安理得的接受了,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刚才是你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的吧,跟我来趟办公室,病人有些情况需要与你沟通。”

宴南菲不疑有他,乖乖跟着陆俊希走了。

卫安宁想跟过去,被冷幽琛扣住了手腕,从他男人男人的角度,陆俊希看宴南菲的目光,有一种猎人遇上中意的猎物的兴奋。

卫安宁疑惑回头,冷幽琛一本正经道:“江洋马上要转入普通病房,你留在这里,让宴南菲去就行。”

卫安宁点了点头,就见护士推着江洋出来,卫安宁快步走过去,江洋趴在病床上,有片刻的清醒,看见她没事,放心地昏睡过去。

太快了 坚持不住了)隔壁机长大叔是饿狼黑暗森林

“江洋,江洋……”卫安宁看见他睁开眼睛,又闭上,再也没反应,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上,轻声喊他。

护士见状,道:“病人失血过多,再加上麻药还没退去,昏睡是很正常的,不用担心。”

“谢谢护士小姐。”卫安宁低头,看着江洋俊脸上血色尽失,她心里难过极了,帮着护士将病床推进电梯里,送江洋回房。

彻底被无视的某人,瞪着太太的背影,好吧,看在江洋为她挺身挡磁砖的份上,他暂时原谅她的无视,不喝这碗醋了。

医生办公室里,陆俊希走到盥洗盆前,他做完手术的习惯就是洗手,但是今天,他忽然有些舍不得了。女孩柔若无骨的触感还残留在手背上,微微发烫。

他握了握拳,将手背在身后,转身走回办公桌旁,看见她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他伸手示意她坐,“坐吧。”

宴南菲连忙拉开椅子坐下,她抬头望着陆俊希,“陆医生,江洋的情况严不严重,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他现在的情况很稳定,生活上暂时没办法自理,我听说你们都还是学生,可以请个特护帮他护理。”陆俊希道。

“我有时间可以照顾他。”宴南菲回答得毫不迟疑,江洋受伤,这段时间可能会是他们最亲近的时候,她怎么愿意把时间让给别人?

陆俊希挑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你不用上课?”

“我可以向学校请假,如果陆医生没有别的事情要交代,那我先走了。”宴南菲站起来,一颗心全挂在江洋身上。

亲眼看见他受伤,亲眼看见他进了急救室,此刻她若不亲眼看见他,她是不会安心的。

陆俊希眉头微蹙,哪里看不出来,这个小姑娘似乎很喜欢那个受伤的男孩子,他摆了摆手,“没事了,如果病人有紧急情况,你可以来找我。”

“谢谢!”宴南菲转身匆匆离去,没有发现男人看着她的目光,多了一抹兴味。

宴南菲回到病房,江洋还在昏睡,卫安宁和冷幽琛守在病房里,她快步走到病床边,看着江洋脸色苍白地趴在床上,她眼眶泛红。

卫安宁站在她旁边,“他刚才睁了一下眼睛,然后又睡了,护士说别吵醒他,麻药退了,伤口会很疼,他只有这点时间可以好好睡一觉。”

宴南菲点了点头,“安静,你今天也受了不小的惊吓,和三少回去吧,我在这里陪着他就行。”

“没关系,我陪你一起。”卫安宁摇了摇头,江洋是因为她才受伤的,她至少要守着他醒过来,确定他没事了,她才能离开。

“安静……”

“你别劝了,对了,你通知江洋的父亲了吗?”卫安宁转移话题。

宴南菲点头,“江叔叔去国外出差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他让我好好照顾江洋。”

不过几句话,卫安宁就听出江洋与他父亲的关系不太好,否则江洋受这么重的伤,他父亲怎么忍心不回来看他一眼?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