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孕事(限)路漫漫_女朋友技术太好感受

时间:2021-10-23

“凌北寒”,两人来到妇科,还没进门,只见走道上有位戴着口罩的女医生对凌北寒喊道。

凌北寒跟郁子悦先是微微一愣,这时,只见女医生摘下了口罩,是一张成熟十分有姿色的脸。凌北寒大脑在旋转,觉得眼前的女人有些面熟,记忆又很模糊。

郁子悦没想到他在苏城也有认识的人,这时,只见那女医生上前。

“老同学,真不记得我啦”,女医生又开口,嘴角带着笑意。

“周然”,凌北寒这时终于想起了眼前这位女医生是谁了原来是他的中学同学,十几年没联系,当然记不清了。

“你总算有点良心,还能记得我陆启正那个老家伙上次见到我,愣是想半天也没叫出我的名字”,叫周然的女医生看着凌北寒,调侃着笑着说道,眸子又转向郁子悦。

“这位是”,周然疑惑地问道。

“我爱人”,凌北寒对周然介绍道,。

“周医生,你好”,郁子悦连忙礼貌地对周然点头说道,那周然也对她点点头,心想他们不是已经离婚了吗怎么还在一起而且明显地是来做妇科检查的。

“是来做常规检查”,接过郁子悦手里的挂号单,周然问道。

“是打算生孩子想检查一下”,郁子悦微微不好意思地说道,还看了眼一旁的凌北寒。

“为了生出质量好、健康的宝宝,怀孕前妇科检查是很有必要的,跟我进去吧”,周然笑着说道,“你这个大老爷们就在外等着吧”,周然见凌北寒也要跟着,扬声道。

郁子悦看着凌北寒,笑着小声说道“在外面等我啊”,凌北寒点点头。

妇科检查室里面,郁子悦仰躺在一张前半部分支起来坐靠背的床上,双腿岔开,双膝曲起,戴着口罩的周然蹲在床尾在为她做检查。郁子悦侧着头看向窗外,那里被一陌生人弄着,还真是怪难为情的。

只希望这检查快点结束。

“平时有避孕吗”,这时,只听周然开口问道。

“避孕没,没有”,郁子悦现实愣了下,然后诚实地回答,“我跟他都没避孕。”。

“你们结婚几个月以来都没避孕次数多吗”,周然又问道,问得很直白,教郁子悦更加不好意思了,而且这医生还是凌北寒老同学呢。

不过想想这些都是医生正常要问的问题,她也没那么不好意思了,“结婚后一直没避孕,次数算多吧只要他回家”,郁子悦断断续续地说道,到底还是羞涩的。

“哦结婚这么久就没怀上过”,周然起身,将试管贴上标签,边问道。

明显地感觉周然话里有别的什么意思,郁子悦蹙眉,“是没怀上过啊,这方面我也不懂。”,以前她没关注什么怀孕方面的知识,也没在意怎么没怀孕的。

再说了,陆启琳跟凌北烨结婚三年都没小孩呢可颜汐一次中招,她也惊讶过。可能是她的运气不够好,所以一直没怀上吧。

“我给你检查检查子宫”,周然若有所思了下,将郁子悦腹部的衣服掀起,双手按上她的腹部,“平时痛经不月经正常吗”,周然边为她按摩着腹部,边问道。

“痛的每次来的时候都很痛,大姨妈还算正常,偶尔会提前”,提起痛经,郁子悦就跟提起仇人一样,深恶痛绝

“难怪,你应该是宫寒,还挺严重的,所以不易受孕,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周然为她检查了腹部后,严肃地说道。

“不易受孕”,郁子悦脑子轰轰的,还有些不明白周然的话。

“说了只是我的暂时推测,现在你去验血吧,具体结果等专业机器检查了才好知道。我说的是经验之谈,不要紧张。”,周然笑着说道。

“哦”郁子悦点点头,出了妇科检查室,门外没了凌北寒的身影,她在护士的指引下去验血去了。为什么不易受孕回想起跟凌北寒做过那么多次都没怀上,郁子悦心里有点怕怕的。

以前觉得是运气不好,现在难道她妇科有毛病这样的认知,令她心里发慌,闷堵,难过。她跟凌北寒都很想要小孩的啊,还有凌家的人

一个人,有点浑浑噩噩地去验血。

“她人呢”,凌北寒打了个电话回来,在检查室门口只见着了穿着一身白大褂,摘下口罩的周然,不见郁子悦,连忙问道。

“去验血了”,周然笑着回答。

“我去找她。”

“喂不用这么紧张吧”,周然连忙叫住凌北寒,打趣道。凌北寒顿足,这也发现自己确实是有些紧张过度了,他冲周然笑笑,“你嫁在这边”,印象中这周然也是高干子弟,这么个年纪也应该早嫁人了,凌北寒随口问道。

“是啊,不过去年也离了工作一时没法调回京城,就先留这儿”,周然有点黯然地说道。

“对不起”,意识到自己问到对方的伤心处了,凌北寒连忙礼貌地说道。

“嗨跟我还说这些不过你可比老陆绅士多了,那货上次见着我,还损了我俩句呢”,周然对凌北寒说笑道,“对了,陆启正他”,突然意识到陆启正现在是通缉犯,周然的语气又低了下来。

“他被通缉着呢,有他消息,立即举报”,凌北寒严肃地说道。

“哎你说我们这群人,命怎么都听说夏静初也嗨不说这些伤心的了”,周然又说道,这时,凌北寒的手机又震动起,他跟周然说了声,又去接电话了。

“周医生,我的验血报告出来了”,回到妇科检查室,郁子悦有些心慌地对周然说道。

“快坐我给你看看”,周然笑着招呼着她,接过报告。

“哎呀,比我推断得还严重啊”,周然看着单子,皱着眉说道,一句话,令郁子悦的心,咯噔一下。

“周医生,我到底,怎么了”,郁子悦鼓足勇气地问道。

坐在桌子对面的周然看了她一眼,“你有宫颈炎,一般女性都会有,但你的比较严重,西医叫炎症,中医上一般叫宫寒,子宫寒冷,不易受孕这也就是你之前为什么一直没怀孕的原因。”,周然叹息着说道。

郁子悦的心因为她的话一点点收紧,“那不易受孕是不能怀孕,还是不容易怀孕,要怎么治”,凌北寒呢他在哪郁子悦问完周然,无助地看向门空,不见他的身影。

“不易受孕,当然是不容易怀孕,不过因人而异,有人不易,就是一辈子,一般的话,也得治疗个几个疗程,短期内是不可能怀上的。”,周然严肃地说道。

一辈子怀不上,短期内不能怀上郁子悦慌乱着,不知该怎么办。她知道,周然的话,倾向于安慰她多一些,可能最坏的结果,就是不孕

“周医生,你告诉我,是不是我真的不可能怀上短期内是多久”,郁子悦看着周然,慌乱地问道。这几天,被凌北寒的无微不至打动,她其实又接受他了,不然也不会不想要孩子。

感觉幸福又要来了,却没想到检查结果是这样。刚刚在验血的时候,她也在想,之前为什么那么久没怀上,颜汐一次就怀上了

周然为难地看着她,“你别紧张,我没说你可能不孕,就是不容易你跟阿寒都很急也是,阿寒都三十出头了凌家应该早催了”,周然皱着眉,小声地说道。

周然的话,令郁子悦心里更是刺痛,“是,我们是想早点生个孩子周医生,你帮我开点药调理调理吧,或者介绍什么专家给我,我积极治疗”,郁子悦激动地说道。

“这也急不来啊说实话,也是看运气”,周然对她为难地说道,“这样,我先帮你瞒着阿寒,回头我找中医的朋友,给你开药调理,有没有效果就不得而知了,阿寒这边你先拖着。他们凌家要是知道你这个情况肯定而且,阿寒是当兵的,只能生一个小孩”,周然看着郁子悦同情地说道。

她的话没让郁子悦心里好受,反而更堵,“我为什么要瞒着他”,她疑惑地问道。

“妹妹,你怎么这么傻呢他知道了还要你吗我这是为你好,兴许你吃几服药就能好了呢”,周然对郁子悦又说道,一副为她好的样子。

郁子悦心慌慌的,都没法思考她话里的意思。

“谢谢你”,她僵硬地站起身,转身时,正好在门口看到了凌北寒,“阿寒你放心,你的小妻子各项正常”,周然将单子递给凌北寒,笑着说道。

郁子悦扯着一个笑容,被凌北寒拉近身边,凌北寒跟周然打了招呼,就拉着郁子悦离开了。听说她各项正常,他心里也就踏实了,“悦悦,我今天得赶回京城一趟,有急事”,出了医院大门,凌北寒捉着郁子悦冰冷的小手,说道。

乔家孕事(限)路漫漫_朋友技术太好感受

刚刚两个电话都跟崔家有关,崔父旧疾复发,刚刚一个电话是崔雅兰打来的。电话里,她说,她实在是走投无路了。他立即叫人去帮崔雅兰了,因为跟崔志军的关系,他也必须走一趟才是。

“啊”,郁子悦茫茫然着,他要回京城好像有些没听清楚他的话。

“怎么了”,凌北寒觉得她好像有些不正常,焦急地问道,也看了看时间,刚叫人订了机票,时间很赶。

“没事啊我送你去机场吧”,回忆起刚刚他好像是说要回京城的,郁子悦连忙说道,一颗心七上八下,要不要现在就告诉他

“我打车过去,你自己开车回家,路上小心我过两天再过来”,凌北寒双手按住她的肩膀,看着她微笑着的小脸,沉声道,满心的不舍。

“哦”,忍着心里的失落和各种心酸,郁子悦看着他,说道。凌北寒这时已经拦了一辆出租,“快回去吧,千万注意安全”,对她又强调道。

她僵硬地点头,看着他走向绿色的出租车,打开车门,“凌”,刚要开口说出实情,他已经上了车,车里的他还对她挥了挥手,然后,那辆出租车缓缓地驶向了马路上。

凌北寒我可能怀不上孩子啊

她双眼追寻着那辆出租车的身影,在心里大吼

刚刚为什么不告诉他郁子悦你怎么不告诉他啊

周然的话,还在脑子里回旋,脑子嗡嗡的,心口冰冷,她挪动步子,朝着停车场走去。动作机械,只感觉全身一点点地冰冷下来

这样的打击对她来说,不比离婚的时候小一想起自己可能怀不上,心口就一阵阵钝痛凌北寒,老太太,都很想要小孩的啊她现在还怀不上

坐在车里,她趴在方向盘上,努力地去消化这个讯息,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没法平静,心里反而很压抑。

如果凌北寒知道她怀不上,他会怎么做真想周然说的那样,不要她吗

不会他爱她,那么爱,不会因为这个就抛弃她的这点,她坚信但,郁子悦,你这是连累他

“我该怎么办呜”,像是被人从快乐的天堂踢下了地狱,郁子悦趴在方向盘上,嘶吼出来,泪水不停地滑落,一只手抚上自己的腹部,狠狠地捶打,“你怎么这么没用郁子悦你怎么这么没用啊”,做女人最几本的权利都没用

她知道,那周然说的意思,就是她可能怀不上孩子,就算能怀上,短时间内怀不上越想心里就越酸,泪水掉得更汹涌,无助的她,只能趴在方向盘上,悲哀地哭泣。

这样不知过了有多久,从包里传来的手机铃声,令她抬起,微微看着后视镜里,双眼红肿的自己,她苦涩地笑笑,连忙取出手机,是家人的来电。

“咳咳”她清了清喉咙,整理好情绪才接起,“老妈”

“悦悦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萱萱姐怀上了”,只听着电话里,老妈激动地说道。她的喜悦并未感染她,只是更觉心酸

萱萱姐也怀孕了,就她怀不上

“悦悦,怎么了”,苏沫兮感觉到一点点不对劲,关心地问道。

“啊没事,萱萱姐怀孕了,真好”,郁子悦扯起笑容,僵硬地说道。

“是,我们商量好,五天后就给他们举行婚礼,萱萱怀孕都六周了,再不结婚不像话你到时候跟北寒一块过来”,苏沫兮又说道,没忘试探郁子悦跟凌北寒现在的关系怎样了。

听着老妈的话,郁子悦心里更酸,也很想对老妈说出心里的酸苦,但,又怕她担心。

“回头我问问他”,郁子悦僵硬地说道。

“你们还没和好吗悦悦,适当地生生气可以,但不要过火,何况北寒真没真正要伤你”,苏沫兮又说道。

听老妈这样的话,郁子悦心里更难受了现在是,她想跟他在一起,却好像没资格了啊

“老妈,您别操心了”,她笑着劝道, 一只手却握得紧紧的。苏沫兮也没再劝她,闲聊了几句,挂断了电话。

郁子悦回到家里,什么事情都没做,只是窝在床上,抱着抱枕,暗自心伤。昨晚,凌北寒跟她激烈欢爱,将她的双腿高高竖起的情景,她还没忘记。

他说,那样可以容易受孕些。

不容易受孕之前结婚大半年,做爱无数次,都没怀上这短期,到底要多久凌北寒三十一了,老太太本就特别想要重孙他们家又是高干家庭

就算凌北寒不嫌弃她,但她也不能连累他吧

郁子悦越想越难过,却无处发泄,只能憋在心里。

凌北寒赶到京城时,崔父还在手术中,崔雅兰孤零零的一个人守在手术室门口,看起来那样无助。见着凌北寒过来,崔雅兰抬首,擦了擦眼泪,站起身,“凌大哥,谢谢你”,崔雅兰上前,激动地说道,声音嘶哑无比。

“雅兰,说过不要跟我客气,你哥的事情就是我的事”,凌北寒沉声道,声音里带着愧疚,也怪他,我没多关心崔家。连崔父又生病了都不知道

“凌大哥,你是好人你没有义务做这些的,我真的没办法了,才”,崔雅兰说着说着,心里更酸,更苦。她不想为难凌北寒的,人家更没义务照顾她家人,可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爸爸死啊

脑子里浮现起厉慕凡的狠绝,心口更如刀绞般。

这样的崔雅兰让凌北寒心疼,他也知道,这样的女孩不会轻易麻烦别人,他也气恼她之前没跟他说。听说崔父病了一个多星期了,她一直在筹钱为他做手术,但

“雅兰,快别说这些你哥是我手下的兵,也是我的战友,我的兄弟,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不用觉得不好意思,这都是应该的放心吧,里面为伯父动手术的都是些专家权威,他会好起来的”

崔雅兰哭着点点头,然后走到一边,无力地依靠着墙壁,看着手术室上方的灯,“爸爸之前不想治病了,他说非但治不好,还浪费钱。可是,我舍不得他啊,妈妈走得早,我不能再没有爸爸了”,崔雅兰心酸地说道。

凌北寒看着她,只能在心里叹息。

像崔父这样的好人,为什么要受这么多苦

“出,出来了爸爸爸”,见红灯熄灭,崔雅兰立即上前,惊慌地喊道,一行医生出来,摘下口罩,摇了摇头

“爸爸爸医生,我爸爸他”

凌北寒也上前,对着医生沉声问道,“老人家到底怎样了”,其实看着医生摇头,他已经明白了。

“还是抢救得太迟了,病人去了”,医生无奈地说道。

“不”,崔雅兰听罢,嘶吼一声,冲进了手术室,在看到已经被白布覆盖了的父亲时,她愣住,然后疯了般地上前,抱住了他。

“爸爸呜你不要走呜”,她痛苦地哀嚎,放声哭喊,凄惨的哭叫声在手术室里回响,可纵使她再痛苦,哭得再大声,她的爸爸也回不来了。

“不要丢下我爸爸”,唯一的父亲也走了,崔雅兰心酸地哭喊。凌北寒进来,看着这一幕,很无力,更怅然

崔雅兰被护士拉住,眼睁睁地看着父亲被推出手术室,去了太平间

凌北寒这两天在京城帮着崔父办着身后事,他本想帮崔父葬在京城的,被崔雅兰婉拒,“爸爸之前说过,死了就跟妈妈葬在一起”,于是,凌北寒带着崔雅兰和崔父的骨灰回来她老家。

没有办任何的丧事,只是安静地让老人入土为安了。

田野边,一座新坟与一座旧坟挨靠在一起,崔雅兰披麻戴孝地跪在坟边,不停地烧纸,凌北寒垂立在一旁。她老家的亲戚刚刚离开

“爸爸妈妈,你们现在可以在一起了,还有我哥”,崔雅兰哑声说道,声音嘶哑地不行,“你们放心,我也会好好的”想到以后就自己一个人了,崔雅兰心里更酸,差点又落泪,但被她逼了回去。

“我会做一个好人的,和你们一样不卑不亢的人”,脑子里不禁想起厉慕凡,她大声说道。

凌北寒只默默地站在一旁,心里满是同情。

在他看来,崔家只是一个很本分的农民家庭,培养出一名军人,崔父却因为进城卖点红薯被城管打伤。即使这样崔父却没怨过,在知道儿子牺牲后,也还是那样地忠厚善良,甚至没有申请国家补助。

他们为国家为这个社会付出了什么,得到回报又是什么

他都为他们感到不公,但,崔雅兰还这么说

恭敬地磕了头后,崔雅兰起身,凌北寒上前,对两位老人的坟墓各鞠了三躬。

当晚,崔雅兰为了不影响工作,又跟凌北寒回到了京城。凌北寒一直把她送到她住的小区车库。

“凌大哥,这两天谢谢你”,一句“谢谢”是不足以表达她对他的所有感激的人家只是你哥哥的战友,凭什么帮你所以,凌北寒是个大好人,才会这样帮助他们。

“雅兰不准再说这两个字以后一个人要好好的,对了,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凌北寒沉声说道。

“想边上班,边读夜校凌大哥,我会好好的”,崔雅兰哑声说道,哭了两天,嗓子还疼得厉害。

凌北寒点点头,暗暗佩服这样一个刚强的女孩,“先休息吧,有需要还可以找我”,凌北寒同她告别后,便离开了,崔雅兰愣在门空,只觉满心的悲凉。

不一会儿,在她刚要进门时,只听到一道剧烈的刹车声响起,她慌忙地转身,只见厉慕凡从跑车上下来。

“你来干嘛”,崔雅兰对着走近的厉慕凡,冷冷地说道。

“你跟凌北寒什么关系他刚刚为什么从你这离开”,厉慕凡穿着鲜少穿的黑色衬衫,依然帅气逼人,居高临下地站在崔雅兰跟前,对她质问道。

“这跟你没关系你走”,崔雅兰冷冷地低吼,声音嘶哑地不行,双眸也是狠狠地瞪着他,一颗心疼痛不堪。她没忘记几天前她找他借钱时被他羞辱的滋味,也明白了她在他心里的份量。

“你喜欢他对不对”,厉慕凡逼近,一把揪住她的衣领,瞪视着她,厉声质问道。

“是啊,我喜欢凌大哥,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崔雅兰激动地大吼,双手用力地推拒他的胸膛。

崔雅兰的话,让厉慕凡莫名地心酸,一阵刺痛,受伤地看着崔雅兰,“你之前还说爱我的”,他控诉地说道,崔雅兰却笑了,“爱你信吗”,他根本就不信,心口一阵撕扯,一股委屈涌上,崔雅兰狠狠地逼回了眼泪,冷傲地瞪着他,“那是骗你的像你这样多金的男人,哪个女人不是爱你的钱”,崔雅兰冷冷地说道。

这也是他对她说过的,羞辱的话,不是吗

听着她的话,厉慕凡心脏一阵紧缩,揪得她衣襟更紧,又掐死她的冲动也好像被她背叛了一样

她不爱他对他唯命是从,对他细心照顾,就是为了他的钱厉慕凡受伤地松开她的衣襟,任由心口的钝痛蔓延开,呼吸困难。

她爱过他,心疼过他,他回给她的是什么侮辱,践踏崔雅兰心酸地看着厉慕凡的背影,很想笑,泪水就往肚子里吞明明知道他不可能爱她的

不过以后她不会再傻了

跑车如箭般离开,消失在夜幕里

凌北寒刚回到家,便给郁子悦打了个电话,可过了很久都没人接听,这令他焦急。他跟她打过电话,她好像也不关心他在做什么,他也没来得及跟她说崔家的事情。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