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男朋友面前吃醋 女孩子说受不了了是什么意思

时间:2021-10-23

布置地奢华而浪漫的欧式风格的套房里,客厅中央一方洁白的天鹅绒地毯上,摆放着用数朵红玫瑰点缀成的巨大心形图案,欧式的沙发,桌椅上,随处可见红色娇嫩的花朵。

郁子悦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脑子嗡嗡的,而后回身,抬首看着凌北寒那张摄人心魄的俊脸,“我,我们好像走错房间了”,她看着他,喃喃地说道。

“”,她的话,令他当场石化,不过,原本紧张的心情此刻倒不那么紧张了。他推她进门,将套房的门关上,“没走错这些都我弄的”,他无奈地说道。

可见,她也以为他不会做出这种有点“俗”的事情。

郁子悦呆愣着,由他从她身后抱住,一时间还以为自己走错了时空,这些是凌北寒弄的怎么可能,他一木讷的老男人,怎么可能做这样浪漫的事情

凌北寒从她背后圈着她,感觉她还处于惊讶中,“郁子悦,嫁给我”,他僵硬地开口,像是变魔术一样,将一只精致的红色绒布盒打开在她的面前。

钻石的光芒有点刺眼,凌北寒那低沉的声音,重重地敲击在她的心口,郁子悦终于会意过来,他这是在做什么

求婚,凌北寒在跟她求婚呢她低下头看着盒子里的戒指,一股感动袭上心头,鼻头发酸,她怔怔地,又扬起头,看着他俯下来的俊脸。

这个她曾以为,一辈子都不可能爱上她的男人,现在正在跟她求婚呢

答应他当然答应

一个让你爱得全身的细胞都为之疯狂的男人,在跟你求婚,怎么可以不答应

此刻,内心深处的声音在对她咆哮,让她答应他的求婚答应,必须答应盯着那双布满柔情的目光,她喉咙哽咽着,唇瓣微微蠕动,想说什么,但喉咙像是堵住了般。

看着她在犹豫,凌北寒的心一点点地凉下,他以为,她会热情地抱住自己,然后大声地答应他的求婚的为什么现在在犹豫还是,她真的不愿再嫁给他

对他还没有信心还怕他会再上孩子她

凌北寒心里是受伤的,他鼓足了勇气做了这些在他看来很俗,很不符合他的性格的事情,他以为她会感动,却没想到她在犹豫

他不要她的犹豫,哪怕一丝,那也代表她对他还有着芥蒂

郁子悦,你想连累他吗如果再结婚了,一直怀不上怎么办她的心在滴血,也在叫嚣,很想立即答应他的求婚,又不想连累他,不想

“郁子悦,你给我爽快点答不答应一句话”,凌北寒急了,单手将她的身子转过,面对自己,瞪视着她,气愤地吼道。她难道要他把心挖出来给她看吗

“我”,郁子悦看着他那一脸黑沉的样子,无助而心酸着,“我”,她要说什么不答应他,不忍心,怕伤害他,答应他,怕生不了孩子啊

凌北寒看着她犹豫的样子,迅速地合上盒子,收紧拳头,松开她的身子,朝着客厅中央走去,抬脚,就要将那在他看来“俗不可耐”的心形玫瑰花给踢飞。

“不要”,郁子悦激动地冲上前,捉住他的手臂,激动地拉着他,大声喊道。

凌北寒抬出的脚放下,转身,看着她一脸心疼的样子,他蹙眉,“你究竟想怎样郁子悦,你究竟还爱不爱我以前你不是这个样子的”,以前的那个郁子悦哪去了满心满眼都是他的女孩,对他热情,对他任性,对他撒娇,对他直率,全心全意付出的郁子悦哪去了

就是那样一个对他热情如火般的女孩,才让他沉闷的心渐渐地柔软,侵蚀

看着他受伤的脸,郁子悦控制不住地踮起脚尖,双臂环住他的脖子,将他拉近自己,送上自己的唇,激烈,狂肆,热情地吻着他,就好像用这样的热情告诉他,她是爱他的,跟以前,一样

但凡有一点防备,也被他这几天来无微不至的体贴跟温柔给消磨了,让那颗,爱他的心,完全地暴露出来。

感受着她激烈地吻着自己,凌北寒的心狠狠地悸动起来,微微受伤的心也得到了些许的抚慰。她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在告诉他,她是爱他的

她不想像那件令她痛苦,纠结的事情,此刻只想用行动告诉他,她其实爱他,跟以前一样

她想嫁给他,努力做他的体贴,温柔的妻子,也配得上他的女人。她更会努力做一名合格的军嫂,在他的背后,默默地支持他,支持他为了心中的大爱,保护更多的人

可是,总有那么一根刺,戳着她的心,让她疼,让她纠结,让她不知道该如何做

双臂更是紧紧地抱住他的脖子,恨不得时间就在这个时候停留,让她不用去想那件痛苦的事情

凌北寒能完全感受到她的激动,挪动步子,边吻着她,边朝着卧室走去。

不消片刻,两人身上只穿着最贴身的衣服,他抱着她跌倒在充满法式风情奢华大床上

“嫁给我”,捉着那枚他自己精心挑选的钻戒,他哑声问道。

“给我啊”,这个坏男人,总是那么坏郁子悦不满地抗议。

他莞尔,“嫁给我就给你,乖”坏坏地引诱她,仿佛只要套上这枚戒指,她就再也逃不掉了

凌北寒激动地说道。

“呜嫁,我嫁”,郁子悦激动地开口,从左手无名指上传来一丝凉意,睁开眼时,只见一只修长美丽的手上,那无名指上已多了一只造型优雅的钻戒

眼泪不自觉地滑落。

郁子悦一颗心悸动地不行。

大床上,凌北寒上身光裸地依靠着床头坐着,怀里的人儿一头栗色的卷发披散开,洁白的雪背光裸,性感而迷人,她趴在他的胸口上,闭着眼睛休息,也没完全睡着。

他抱着她去泡了澡,头发刚吹干,她说睡不着,就这么安静地趴在他的胸膛上。

“睡觉了”,凌北寒抚了抚她的后脑勺,柔声说道,想挪动身子,她的双手却死死地抱住他的腰。

“不要想跟你说说话”,郁子悦咕哝着,撒娇地抗议道。一颗心还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他。

告诉他,破碎了他的希望,但她也知道,他不会不要她的。可她这样是不是太自私了

“说,我听着”,凌北寒低声说道,大手在她光滑的发丝里抚摸,每个动作都带着爱怜。以前,郁子悦觉得他这样的动作,就跟是对待宠物一样,其实不然,这是男人女人的一种宠爱。

“又不知说什么”,趴在他的怀里,她低声道,吻着他身上的气息。

“看样子没把你累着,还想要是不是”

这邪恶的男人

“不,不是啊”

“凌北寒你,你会爱我多久”她艰涩地问道。

“啊”

这个问题才问出口,郁子悦惊呼。

“坏蛋”,嘟哝着小`嘴抗议。

“你才是最坏的小混蛋”,凌北寒宠溺地说道,抬起她的下巴,让一脸迷离的她,面对着自己。

郁子悦的身心都在为他悸动着,迷蒙的水眸看着他的俊脸,凌北寒微微抬起上身,深眸紧锁着她的脸,“郁子悦,我是名军人,别的军人是怎样的操守,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凌北寒忠于自己的妻子跟忠于国家和人民那样,忠贞不二”,他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

那样坚定的话,那样掷地有声。像是对她的宣誓

“我认定的妻子,那就是一辈子的爱也一样”,他看着她再说道,“就这么对我没信心,这么怕我变心郁子悦,你给我记住,无论什么时候,我遇到怎样出色的女人,都不可能取代你”。

她对他没信心,让他觉得挫败他怎么就给不了她信心呢到底还要怎么做

“我不是对你没信心”我是对我自己啊一个可能没法怀`孕的女人,怎么可能对自己还有信心,而且,就算他那么爱她,以后她不能生孩子,这,要怎办

“那你怎样对你自己没信心”,凌北寒又在她体内动了动,看着她的小`脸,柔声问道。

郁子悦黯然地点点头,“我不想失去你”,趴在他的心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她喃喃地说道。看着手上的钻戒,喜忧参半。

,“那个霸道的郁子悦哪去了你说过我是你的,我就是你的别人抢不走”,他低声地说道,在她的小`嘴边吻了吻。

“哦”,低吟,成了对他的回答,她闭上眼睛,理智渐渐地溃散。满脑子都是他说得,朴实无华,却无比动人的话。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