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往下边塞冰棒作文 嗯……别太大太深了

时间:2021-10-10 01:19:22

1968年春,帝国西征的军队整顿完毕,继续向克兰西亚腹地进发。由于军团众多,这次乃是帝国宰相爱德伦和红龙公爵列奥多各领一军,兵分两路进攻。

其中红龙公爵带领大军北上,准备越过丘陵进入昔日的西风腹地,而爱德伦则带兵继续西进,意图将维尔加维尔加地区完全吞并,之后再进军猎鹰。

同年5月,两路大军分别和克兰西亚的军队数次交锋,虽然有不少伤亡但依然依靠数倍与对方的兵力,取得了胜利。

战争进行到这一阶段,帝国西征的大军约有260万,其中其中近20万分别驻扎在占领的土地和海岸边,防止对手的反扑,以及雏月议会的登录支援。

而爱德伦领80万大军兵临霍普兰尔城下,开始围攻,厄想之龙则带领黑红的160万大军缓缓越过昔日西风的南境的丘陵。

克兰西亚这边则是留下了20万正规军并猎鹰支援的15万大军驻守霍普兰尔,这个关键要道上的海港城市。另外国内的主力则聚集到内地和红龙公爵对峙,其联军数量约为90万。

在这近一年的绞杀战斗中,帝国方面伤亡人数近60万,而星光联合方面约30万,虽然交换比不错,但帝国内部又开始了新的一轮征兵,预计下半年又会有150万左右的大军汇聚南下,开赴前线。

根据克兰西亚国内的学者估计,苍红帝国在此次征兵支援后,还有余力再鼓动最后一波支援,如此才算抵达极限。

面对这一片大好形势,苍红帝国内原本观望不前的老牌贵族们也逐渐心动,纷纷表示,愿意参与到帝国的西征之中。由此,这150万的支援军队中,涌现了不少大贵族统领的精锐兵团。

为了庆

学长往下边塞冰棒作文 第二章

贺,也是为了协商和分配占领地区利益,帝国皇帝于7月初抵达南方的赤心省,也就是巴斯卡家封地的中心,准备在此举行盛大的宴会。这次宴会也邀请了众多新晋军功贵族和老牌大大贵族等,意图融洽两方的关系,并为今后的战争统合安排。

7月15日,宴会在巴斯卡公爵府召开。

深红渐变的巨龙扇动翅膀,于夕阳下翱翔,拉动着那豪华的蔷薇飞艇划过天空。其淡银色的金属甲板在夕阳下反射出阵阵金光。

原本光滑的金属外壳上,如今装点了鲜红而栩栩如生的蔷薇花藤,其遍布飞艇的各个棱角和平面,让其增添了一种优雅的气息。

这艘飞艇的所有者正是当今赤红公爵最小的女儿,伊薇汀娜·苍·巴斯卡。其虽然没有公主的封号,但这位公爵小姐却比任何公主都像公主,有着南方贵族中负有盛名的容貌,但更加出名的,却是那任性而自我的性格。

虽然不太好相处,但依然有不少贵族说这就是巴斯卡家的风格,果敢而直接,无数人争先恐后的追求着这位公爵之女。

飞艇缓缓降下,一位穿着层层鲜花宫廷长裙的女孩走出舱门,在众多侍女的扶持下一步步走向公爵庭院内。

高大的公馆大厅内,正举办着舞会,一队队贵族男女穿着奢华的礼服在其中片片起舞。

金碧辉煌的灯光下,透明精致的酒杯中荡漾着醉人的液体,随着玻璃轻微的碰撞生,这些非富即贵的宾客相互交谈,不时发出欢快的笑声。一旁的高台上整支乐队正演奏着舒缓的乐声,为这舞会增添愉悦的氛围。

“噢,这个东西似乎不错。”

一位体型富态的贵族看着身侧这播放声响的小喇叭,赞叹说道。

“这是那些南方法师弄的,怎样,要不要我送你几个。前些年我招揽了几个逃难过来的法师,在我那庄园里为我干活,这些人其实还是很听话的。”一位胸前扎着白丝巾的金发男人用手指转动这小小的炼金道具。

“对了,我还让他们做了些可以产冰的箱子,能够自己烧水的炼金造物,这些冬天夏天用起来很舒服的。”

“艾斯兰伯爵果然会享受,说的我也心动了。可惜我封地在北方,没把握到前些年的那场机遇。别说,这些炼金术士们坐这些小玩意还是挺用的。”这位富态的贵族继续把玩了下手边这个小放音器。

“当然咯,赚钱也不错。”

“以后看来我也得找几个炼金术士当仆从,这样装点下门面。”

......

“地位?哈哈哈,不就是个摆弄小玩意的匠人吗,还要什么地位呢,让他们在帝国内活着就是恩赐了。”

“我看着这和那些花匠,做房子的石匠也没什么区别嘛,这些下层人不过就学了点技艺,就自认为高人一等,实在是太幼稚好笑了啊。”

“尊贵的血统,荣耀,才是一切。”

宴会进行大一个小时候,待氛围逐渐起来后,内部阶梯上走下数对红衣的侍从,虽然看着年轻,但这些人无一不是罕见的精锐超凡者,几乎都在序列5以上。

“皇帝冕下到~”

内侍尖锐而明亮的声音响起,随即场内的乐声停下,众人也恭敬的分立两旁。

在参加宴会前,许多人就已知道帝国皇帝会出场,但此时不少人仍有些激动。

一位穿着金红豪华礼服年轻男人牵着一位打扮美丽的贵族少女缓缓走下阶梯,来到大厅中。

这位正是当今的帝国皇帝爱曼克,还有巴斯卡家的最小嫡女伊薇汀娜,两人小时候也见过面,相互认识。如今巴斯卡家家主不在封地,自然是其妻子,托兰特莎夫人招待众宾客,而陪同皇帝冕下的任务就交给了伊薇汀娜。或许也是双方有意撮合这一对的想法吧。

如果皇帝和巴斯卡家联姻,那帝国内的政治将会得到进一步稳定。

进入大厅后,皇帝先是简单讲了几句,述说这次荣耀的远征,辉煌的局面,荣耀的战果。

“为此,我要特别嘉奖一位将军,那就是血枪骑士团的团长,达尔西。”皇帝抬起豪华的军装衣袖,指向他身侧不远处的一位军官。这位衣着笔挺的男子一脸坚毅,虽受到嘉奖,但神情依旧,沉着稳定,让人不由得新生敬佩和信任。

“恭喜~”

“祝贺达尔西将军。”

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虽然不少贵族仍然鄙视达尔西低贱的出身,但他们也是聪明人,自然不会当场反驳皇帝的意见。而有些目光长远的贵族也明白,这是皇帝给那些平民出身的士兵和军官一个希望,让这些远征的士兵能够相信和安心。

既然达尔西这位平民能够凭借军军功一步步登上帝国的高层,那你为什么又不可以呢。相比过去,这位新皇确

学长往下边塞冰棒作文 第三章

实在嘉奖功勋这块很爽快,也是如此,才有大量军团站在其身侧,为其效力听命。

宴会仍在继续,皇帝先是与巴斯卡家的嫡女在舞池中跳了几支舞,然后又与不少南方的大贵族交谈交流,拉拢和熟悉。

这时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

舞会不远处的一个偏僻花园内,盛夏时节,花园内安静的开着各色鲜花,其中又以玫瑰和蔷薇居多。

爱曼克踏着快速的步伐来到此处,这时他已经脱下那闷热而繁复的外套和披风,穿着简约而透气的衬衣,身后还跟着数位红衣禁卫。突然,他脚步停下。

“好了,就这里吧,罗纳德。爱德伦让你过来应该是有要事要汇报吧。”他回头看向身后的一位军官。其正是他兄弟爱德伦身边的贴身心腹。

这位军官环视了下周围,见没有人影,便缓缓开口。

“陛下,爱德伦殿下让我来提醒您一些事宜。”紧接着,他靠近爱曼克的耳侧,小声述说。

“巴斯卡公爵带领主力军队北上,路途中不断整合麾下的军队,而一旦其最后攻下克兰西亚的大片领土,那后续......”

巴斯卡家本就是皇室分支,如果最后这场远征下来,其手握重兵,而又拥有广袤的领土,很难保证其不生任何异心。

爱曼克听完后,看着远处橘红的夕阳晚霞,沉默稍许。“我知道了。”

眼见这位皇帝的背影一动不动,罗纳德一时也拿捏不准对方是如何想法,本着少做少错的信条,告退离开。

“给罗纳德准备皇室的金鳞红龙,让其快速回到宰相身侧。”临走前爱曼克吩咐道。

“是,陛下。”身后的禁卫官低头回应,之后小步退下,快速离开。

看了看周围剩下的十来名禁卫,爱曼克继续说道:“你们都退下吧,我想一个人在花园散会步。”

“这...”

其中的禁卫首领德罗萨,也就是当今帝国少有序列7略感犹豫。这位三十多岁的近臣对爱曼克使了个眼色,目光瞟了眼花园内里的一棵苹果树。

爱曼克点点头,然后摆摆手,让其继续退下。

“臣下知道了,我会在花园出口等待陛下的召唤。”这位男人按着腰间的长剑,带领十来位禁卫退出这片花园。

等所有人都走之后,爱曼克深呼吸数次,才缓缓漫步在这满是鲜花的庭院内。

这里是巴斯卡公爵府内较偏僻的一个地方,并不是公爵府内最受欢迎的花园,其中不少鲜花和品类都是上个世纪流行的了,现在自然不受那些追随潮流的大小姐喜爱。但因为是公爵府,倒也没荒废下来,倒也一直有园丁维护照料。

随手摘下一支浅粉渐变的玫瑰,爱曼克坐在横着的长椅上,仰头看向天空那红霞映照的流云,身体靠在椅背上放松下来。

虽然在外人眼中,这位皇帝英明而神武,果断而手腕极强,但不可否认,其还是位20多岁的年轻人。只是那一身的光环和荣耀,让众人忘却了这点。

随着执掌这个庞大的帝国,无数事宜都要他来决断和操办,时间久了,难免心生疲惫。

巴斯卡家的嫡女确实动人,可惜爱曼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甚至还不如9岁时第一次来公爵府拜访时见到的惊艳。

那年他和爱德伦,安斯艾尔兄弟,苔丝琳姐妹....等一众皇子公主随父母前来,庆祝巴斯卡家的长子大婚。

现在回想起来,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差不多16年了。

时光真是无情呢,一时间他有些怀念小时候那无忧无虑的日子。

安斯艾尔兄弟其实人不错,如果他们登基的话,估计也会成为一对好名声的皇帝吧。不过今天既然走了到了这一步,他也不会后悔就是。

爱曼克闭目养神休息了会,然后站起身来,继续向着花园深处缓步走去。

随后,他停在那颗苹果树下,饶有兴趣的看了看上面。

“还不下来吗?”爱曼克看着那枝丫间隐约露出的浅色裙摆。

“呜哇!”其中传来女孩紧张惊讶的呼声。

“你是谁?怎么发现我的,其实我只是想摘个苹果,然后看你们一大群人过来,就不敢下来了。”这位女孩小声的说道。

“呵呵,其实我也是嫌舞会有些闷出来随便走走。另外,苹果好吃吗,能不能给我一个。”爱曼克突然不想表明自己的身份。

“这个,还比较甜吧,感觉比我自己家里的好吃。”说着女孩扔下一个红通通的苹果。

接住苹果后,爱曼克用袖子随便擦了擦,便一口啃下去,浑然不担心其中有什么意外。

见这位贵族青年吃着自己扔下去的苹果,这位女孩似乎也安心了不少,至少现在两人是共犯了。

“你是怎么爬上去的呢,我看巴斯卡家似乎不喜欢外人进他们的花园。”爱曼克看着这位少女,其模样明显不像厄想之龙的后裔。

“这这....这个,其实我也只是一时好奇,因为宴会很无趣嘛。我们家又不是什么大贵族,那些大小姐一个个很厉害,我说不上话,就只好过来散散步了。”

“然后看到有苹果树就上去了?”爱曼克感到有些好笑。

“是的,其实我实力还不错的,还是埃梅纳斯毕业的哦。”女孩略显得意的说道。

“埃梅纳斯毕业,就在花园里偷苹果吗?”

“怎么能叫偷呢,你这人真不会说话!”女孩略为气恼的反驳。

“只是过来摘苹果而已,顺带在树上乘凉坐会。”

枝叶间的阳光落在女孩焦糖色的发丝上,其显幼的脸庞也斑驳而动人,浅粉和白色相间的衣裙衬托出纤细的身材,让人感到一种青涩而纯洁的美好。

“哦,真的是埃梅纳斯毕业的吗,我不信,要不我考考你?”

“你问吧,哼~”女孩白纱包裹的小腿在树枝间轻轻摇曳。

“那我开始了,假如一个100镑的物体放置在横梁上,而横梁只有一侧有立柱支撑,其相距交接处有20英寸,那旁边的立柱会受到多少应力呢?”

“啊,这个呀,我想想,还比较简单.....”女孩侧头思索,然报出一个数字。

听到回答后,爱曼克又继续问了几个问题。

“哎,你怎么老是问数学上的问题,我算起来太累了。”听完后,女孩有些不满的噘嘴。

“不对,不对。”紧接着,她似乎发现什么,连连摇头。

“你是在说我很重吗?为什么各个题目都是用我的体重、身高之类的数据。”她终于发现隐藏在题目中的数据有问题。

“哈哈,现在才发现吗?”调戏这位女孩后,爱曼克似乎也感到一种特别的快感和放松。

“你这个坏家伙。”看着下方那哈哈大笑的贵族青年,女孩从树上一跃而下,准备直接踩在那嚣张的脸上。

可惜爱曼克技高一筹,轻松闪过不说,还两手接住这位跳下的女孩。

感受那贴近的胸怀和气息,这位女孩也有些慌乱和不安起来,万一这位大贵族出身的青年对自己不利,那该怎么办?

看着这近在咫尺的容颜,爱曼克柔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我叫莉莉·艾丝特。”

盛夏时节,那青年的脸庞似乎和背后的蓝天融为一体,美丽而让人心安。

喜欢才不是魔女请大家收藏:

西大陆,克兰西亚。

自从两年前开战后,数百万大军汇聚在天启要塞附近,排布在漫长的边境线上,与席卷而来的苍红大军交战。

自国家工业改革后,克兰西亚的各种装备也逐渐齐全起来,基本上能保证每位士兵都能得到统一的兵刃和护甲。

行军靴,防水披风,帐篷,背包,水壶,头盔,轻锁甲,锻造胸甲,军刀,匕首,以及火枪,这些物资在国家机器的全力运转下,由各个省郡生产出来,然后源源不断的汇聚到前线。

在如今的战场上,火枪虽然已经开始使用,但并未成为主流,原因有很多。

一是,射程有限,目前的滑膛枪的射程有效射程不过100-200米,而且精度并不高,往往要密集布阵才能形成杀伤力。

二是,穿透力不足,火药技术还未达到后世的水准,原始火药的产生推进力并不大,不足以射穿那些穿戴盔甲的中高阶超凡者。另外装填也需要消耗很多时间。

三是,制造不易,如果说生产10万把火枪,目前短时间尚能做到,但要立刻供应上200万人的消耗,这还是有些困难。

但这也并非就是说火枪一无是处,但许多场合,无论是防守、试探、阵前杀伤一波,都有着很好的使用场景。而对于一些普通人,低阶超凡者而言,火枪发射的子弹确实也是致命的。

真要对付那些中阶超凡者,军队中则有数千人的魔晶枪部队,其所使用的的魔晶枪和附魔子弹,乃是改进寒霜联合的技艺后的第三代工艺产物。能有效杀伤序列5及以下的超凡者,对于序列6的存在也有不小威胁。

唯一制约他们的,就是魔晶枪低下的产量和昂贵的附魔子弹。

如果要用过往的时代来比喻,那大概

学长往下边塞冰棒作文 第三章

就是接近一战时的情况吧,枪骑兵等近战部队依然成建制存在,火枪开始

学长往下边塞冰棒作文 第一章

作为各种辅助攻击的手段。

第三纪1696年,苍红帝国对克兰西亚开展了轮番进攻,200多万大军在天启要塞附近和克兰西亚相互对峙,形成连绵而焦灼的战线,两方开始投入各种战斗力量较量。

其中不乏过往那些荣耀的旗帜,传自西风的烈风骑军宛如白色海浪,冲刷着金色平原上的敌阵,而苍红帝国这边也涌现了诸多知名的军团,蓝衣长弓军’‘熊盔重骑军’‘毒蜂利刃团’‘夜枭暗杀队’‘白角羚鹿救济教团’这些在局部战斗中依然发挥了不小作用,大大改善了局势。

同时天空上,巴斯卡家的厄想之龙们也不断轰炸和袭击着天启要塞附近大大小小的碉堡和城塞,试图剪除这座要塞的羽翼,让其成为一座孤城。

与之进行战斗的是来自雏月议会的霸空烈甲龙、翼族的黑翼空战军团,提西岚山脉的斩空烈雀,它们共同构建成分工明确的战线,侦查、狙击、围攻这些血翼红龙们,以抵抗其对下方城塞的轰炸。

当战争进行到冬季时,数个不好的消息传来。

首先是一只奇袭部队穿过叹息山脉,进入天启要塞后侧,开始大肆破坏后勤路线,焚烧粮仓,阻断补给线。

为了能给天启要塞及时供应上粮食和后勤补给,克兰西亚兵分两路,一路从海上运输,将急需物资运往前线,另一路则从军中抽调精锐,追杀这只进入克兰西亚内地的军团。

但苍红帝国似乎也察觉到天启要塞的困境,大量的船只从国内抽调,在帝王的命令下,沿着海岸线南下,前往天启要塞之南的海域,阻击运输的船队。

双方在海上展开了激烈的交火,虽然克兰西亚这边的战舰有技术优势,但苍红帝国这边有精灵的参与,其翔空作战的灵活精灵,能轻松突破炮火的封锁,降落战舰,进行白刃战,如此一来技术优势就被大大抵消。

而相比之下,苍红帝国的船队就多而广,排布海面层层推进,将克兰西亚的舰队团团围住,开始绞杀。若不是最后雏月议会的舰队及时赶到支援,打开一条生路,克兰西亚的新舰队恐怕就得当场覆没。

即便一切都在往好的发展,但不得不说,克兰西亚沉淀的时间还是太短,苍红帝国倚仗三倍于星光联合的人口,各种物资和人员都是碾压,宛如大人欺负小孩。

陆地上,苍红帝国的那只骑军几次逃逸后终于被追逐上。

旷野上,棣属于克兰西亚的国立骑士团与苍红帝国皇室直属的血枪骑士团相向对冲,纯白和鲜红的旗帜交织。双方皆是军中的精锐,有着高昂的作战意志,在初战中就杀的血流成河,惨烈无比。

而在最后双方接近精疲力竭时,那位带领血枪骑士团的首领突然发威,手持长枪杀入敌阵之中,斩却数十杆白金风旗,带领身后十几人瞬息穿透阵线。

在其鼓舞而带领下,这支军团再次变阵,不断绞杀对手,最后赢得了胜利。

如此情况下,天启要塞的补给开始出现艰难的情况,再加上冬季到来,柴火和食物更加需要,有如雪上加霜。

趁着这虚弱的时刻,苍红帝国的大军不停进攻,从白天到黄昏,从夜晚到天明,不曾断竭,如此一个月后,天启要塞上已遍布尸体和缺口,驻守的军队也疲乏到了极点。

见此情况,克兰西亚不得不开始考虑撤退的必要。

这两百多万大军乃是星光联合的核心和精锐,若是全部覆灭于此,恐怕离国家破亡也就不远了。

为此克兰西亚又和雏月议会联合进行了一次大型海战。

数千战舰齐聚海岸,冲击苍红的港口和营

学长往下边塞冰棒作文 第二章

地,轰炸了不少补给前线的物资,而这也吸引了苍红帝国海军的仇恨。

双方开始在海面进行长达两周的拉扯和追逐,最后苍红帝国的舰队被诱引到湍流密集,洋流复杂的海域,而被克兰西亚和雏月议会歼灭大半。

至此以后,海上航路终于能勉强畅通,开始对天启要塞进行补给和转移。

第二年春季。

天启要塞因遭受连绵近半年轰炸,已经残破不堪,不适合再继续驻守,其中的军队开始陆续转移,而之前在境内捣乱的血枪骑士团也终于被钢铁烈阳骑士团击溃,虽然其首领和少数精锐没有抓捕到,但陆上的后勤补给线也再次被打通。

第三纪,1967年4月,克兰西亚撤出天启要塞,向后收缩防线,沿途构建城堡,加固城防。

同年6月,苍红帝国再次派出120万大军支援西征,其领军的人物正是当今皇帝的双胞胎兄弟爱德伦。他将和红龙公爵一同攻入克兰西亚腹地,征服这广袤的土地。

8月,克兰西亚与苍红帝国的300万大军且战且退,昔日鲁尔纳的国土大半沦落。

9月,帝国的大军继续西进,将曾经鲁尔纳国的领土全部收入囊中。

11月,帝国大军兵临尤贝雷,这昔日维尔加的首都。

12月,经过一个月的轰炸和攻城后,帝国占领尤贝雷,因为天气转寒,开始整顿修整,为来年进攻霍普兰尔做准备。

————

第三纪,1968年1月,霍普兰尔。

灰蒙蒙的天上飘着细雪,落地即化,润湿那冰冷的石板街道。

昔日繁华的城市内如今一片肃然,到处都是值岗和巡逻的克兰西亚士兵。他们穿着整齐的盔甲,手持火枪与长戟,在风雪中迈着整齐的步伐。

临近城门的空地上,如今搭满了帐篷,到处都是逃难而来的民众。

“姓名?”

“德布兰。”

“来自哪里?”

“琉璃省。”

“之前是做什么的,会什么技能吗,如果有的话,可以为你安排工作,这样生活条件会好点。”

“这个我懂,我父亲是木匠,小时候学过不少相关的东西,现在也能做些活。”

“很好,拿着这块牌子到右边那个台子那报道。”

城门旁一处桌台前排着长长的队伍,这些来自陷落区的难民将在此登记,然后经由当地的和谐人员统一安排。

一位位满身风雪的人员等待着,随着队伍缓缓前进、登记,然后拿着铭牌去领取食物和寻找今晚睡觉的地点。

这时,一位裹着深色头巾的女孩走上前,看其外貌大概20多岁,身上穿着朴素的棉袄,头巾上也落满了湿冷的雪花。

“姓名?”

“勒蒂丝。”这位脸庞冻的通红女孩如此回答。

“来自哪里?”

“琉璃省。”

“之前是做什么的,会什么技能吗?”

“这个....我会炼金工艺,之前也在纺纱厂工作过。这有我之前的工作证。”说完一张皱巴巴的纸质证明摊开,上面印着勒蒂丝这几个模糊的字迹。

“炼金工艺吗,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这位工作人员抬头打量这位女孩。

“这个...我确实会,我能当场背诵不少公式和原理,画图,对,画设计图也没问题。”这位女孩有些紧张的说。

“好了,你说这些我也不懂。”他低头准备写上什么,但又无意中看到那满是工作伤痕的手心。

“你是位熟稔的纺纱工吧,但可惜这里没有纺织厂,或许你能去服装店做点工作,这样也能让你过的舒服点,不用和其他人挤在帐篷内度日。”

“我愿意,愿意。”勒蒂丝点头,感激的回答。

“好的,拿好你的铭牌,去右边报道吧,这两天稍微休息下,然后好好工作吧。”

“虽然有些辛苦,但比起那些死在战争和路上的人,你已经很幸运了。”

“嗯。”

拿着这略为冰凉的金属铭牌,勒蒂丝小心的将其捧在手心,向着旁边的台子走去。

“好孩子,辛苦了吧,来喝点热乎的粥。然后给我看看的铭牌和介绍证明。”一位老奶奶站在桌后招呼着勒蒂丝。

这里搭着一个略大敞开帐篷,内里正煮着热粥,一些难民拿着铭牌在此领取食物。

勒蒂丝握着代表自己身份的金属铭牌,略为小心的展现给这位老人看,然后对方笑着点头。

“好了,不用害怕,都过去了,这里目前是安全的地方。起码这个冬天都能睡个好觉。”她用怜爱的眼神看着这位女孩,然后让她进帐篷暂且坐下,端上一碗温热的麦粥。

麦粥煮的糜烂,散发着微微的糊味,虽然普通,但在勒蒂丝闻起来,却如世间最为美味的食物。那是比她曾经在莫兹瓦的贵族宴会上所吃过的佳肴中更加诱人的存在。

温热的液体顺着喉咙进入身体,带着淡淡的甜味,逐渐温暖冰凉的身体,沉积在胃部,一种静悄悄的幸福便缓缓升起。

世间似乎再无他物,唯有身前手心中,这碗半糊的麦粥。

它是生命之源,是温暖冬夜的幸福,是未来希望的开始。

第二天,勒蒂丝来到一处服装店铺前。

抬头仰望,招牌上绘制着一个彩色渐变的美人鱼轮廓。

‘夕色美人鱼’吗,她在心中低念,然后走入其中。

“你好,请问店主在吗?我是刚被介绍过来工作的。”

她走进这家貌似普通的店铺,其中的衣柜内悬挂着各色衣裳,这些衣服颜色多变,样式的话却比较偏古典保守,没有什么新意。或许这是销量不佳的原因吧。

“噢噢,有人来了吗,稍等。”

一会后,一位中年大婶从后屋走了出来,她穿着一身紫红渐变的毛皮大衣,看着很是特别。

接过勒蒂丝递来的纸条,她看了看。

“原来是这样。最近因为有不少人从东边逃难过来,之前城市的管理人员也知会过,会安置一些在居民家中。”

“你是之前在纺织厂工作过吧。”

“是的。”

“那也正好,帮我打打下手吧,最近天气冷了,我们要制作一批保暖的大衣,销量会很不错的。”

说着她引着勒蒂丝想后院的仓库走去。

“去年上半年的时候,我找拉弥亚商会采购了一批古菲亚草原皮毛,没想到今年就用上了。”

“可惜女儿不在家,店里就我和一个老嬷嬷在忙,这事进度一直不快。”

说着,她打开仓库的门扉,一叠叠堆的人高的皮毛捆绑着放在一起,散发出淡淡的味道,那似乎是干燥粉和皮毛轻微的霉味混合后的气味,让人鼻子有些发痒。

勒蒂丝小心的走进,扫视打量。

“有这么多吗?”

“哈哈,是的,因为这些年和北方的贸易线通畅,皮毛价格一下便宜了很多,当时我就趁机进了许多货。”

“现在的话,可就不好买了,毕竟许多要用来做军大衣,征作军用物资。”

“今天我先给你整理出个房间休息睡觉,明天再学着干活吧,当然工钱还是有的。”

“嗯。”

勒蒂丝点点头,然后跟随这位大婶向另一边走去,临头她又回望了下这堆满仓库的皮毛,脑海中却在想着另一件事。

这么多皮毛,如果用人力缝制,实在太慢了。

或许,我能尝试下制作一个帮助缝纫的炼金造物来,这样应该就能轻松不少吧。

怀着这样的念头,她缓缓躺在床上,柔软温暖的被窝让这饱经风霜的女孩快速进入安稳的睡眠中。

忐忑不安的心缓缓落下,焦虑不安的思绪也在此刻稍稍停歇。

喜欢才不是魔女请大家收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