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睡成瘾1V 1爱吃肉的小丸子 扒开屁股h校草上课

时间:2021-10-11 22:33:01
依靠在沙发上的男人,长眉斜飞,眼睛里有暗流着沈肴看不懂的光泽,邪魅的嘴角微抿,骨节分明的大手拿着份文件。

桌上摆放着一份午餐。

厉少承眼皮都没抬一下,“把饭吃了!

定睛一看,沈肴差点吐血。

猪干、猪肺、猪肠、猪血……

这是拐着弯骂她是猪么?

草!

厉少承你全家都是猪,生儿子没屁眼的那种。

“……

不会下毒吧?

厉少承抬眸,“放心没毒!

看着桌上的饭菜,沈肴还真没出息的肚子咕哝了起来,刚才一心在找儿子,都没有吃饭,这会儿还真是饿。

竟然没毒那就吃吧。

难道是这斯发现上午整惨了她,这会发点善心,补尝补尝她?

不可能,他是怪胎。

沈肴非常不客气的坐在厉少承的对面,开吃了起来,饿过了头,很快就把桌上的饭菜吃完,不过味道还是不错的。

厉少承没料到这女人,看似精瘦的个子,却挺能吃的。

“吃饱了?

沈肴点头,“嗯。

厉少承起身,“跟我来。

  “干什么?我又不是你保姆。其实沈肴想说,她又不是他家下人,可到嘴的话对上那双深眸时,还是被她吞了。

厉少承:“你是我秘书!

沈肴挑眉:“所以……现在是休息时间。

“休息一小时,加班十点钟!厉少承霸道的口吻。

嚣张至极!

沈肴咬唇,好想杀人,“好,那我不干,你开除我吧,我们好聚好散,大路朝东,各走一边,老死不相往来!

哦……说出这话后,沈肴感觉有点怪怪的。

这么好像情人分手的意味。

厉少承微眯眸,冷冷道:“我就不开除你,我气死你!

我气死你……

很好,沈肴站着都躺枪,她真的要被他气死了,有生之年,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气得说不出话来。

麻蛋,我砍死你!

最后沈肴还是怂了。

还怂的特别没志气。

……

饭店包厢的大门推开,四周富丽堂皇,大桌上的菜肴色香味俱全,堪比满汉全席。

肚大肥肠的中年男人,穿着黑色西装,脸色有些苍老,一看就等了好久的宁老,见到厉少承时,老沉的眼睛闪过一丝锐光。

忙走过去,伸手笑道:“厉总好啊,好啊,等候多时了。

厉少承沉着脸,走了过去。

宁老尴尬的收回了手,看见沈肴时,眼前突地发亮:“这位小姐真美,你是?

LBC首席设计师?

厉总秘书?

还是秘书吧,谁会带个设计师来谈生意啊。

“沈秘书,您好。沈肴公试化的笑,友好的伸出手,轻握便松。

宁老笑:“好好,我是宁权。厉少承竟然带个新秘书来跟他谈,看来是对这块地无所谓啊。

要不就是这女人,难道是厉少承的新宠?

传闻厉少承不近女色,看来是假的,原来喜欢这类的,虽说他订婚在近,可像他这种男人,外面养个小三小四小五再正常不过。

沈肴拿出合同,“宁总,您看下合同,没有什么要修改的部份就签字吧。

新区的一块地皮,卖到六千万,算是不错了,不过这也只是沈肴了解的一部份。

宁老看着合同,脸色变得痛苦,他说:“世侄啊,这是我老婆娘家带过来的嫁妆啊,临走前我夫人再三叮嘱着我,一定要一代传一代下去的啊,如经我也是公司破产,不得不卖啊,你看这个价格?

“听说你女儿马上要结婚了,送她好,省得浪费我时间。厉少承毫不犹豫的站起来。

沈肴看着,这男人太冷血,太绝情了吧?

宁权破产还叫了他世侄,他竟然这般铁面无私。

果真越有钱越小气!

宁权急了,“我女儿是要结婚了,可她是嫁到国外去,世侄啊,看在我跟你父亲多年老朋友的份上,再谈谈吧?

感情牌打的不太好的宁老,瞧了瞧厉少承暗沉的脸,又说:“……我夫人人都走了,我留着那块地也是增伤感,哎,好吧,我签。

厉少承最讨厌别人在他面前打感情牌了,冷着脸走了。

喂,这是闹那样?

留下一脸懵圈的沈肴,这到底是成还是不成啊?

看着宁老拿着笔正准备签字,她还是等签完字走吧,反正不过也就一分钟的事情。

宁权字还没写完,门口突然冲进一位清丽的女子,泪流满面的扑在宁权的腿上,“爹爹,不要卖掉妈妈的东西,爹爹求求你了。

摸了摸女儿的头,宁权老眼含泪,“爹爹也不想啊,但是……爹也没有办法啊。不卖掉这块地还债,他们父女俩的日子都没法过。

“爹爹,我们不求厉少承,不求他,行不行?宁乐的眼睛恨恨的盯着沈肴。

忽能间沈肴想到自己四年前的处境,也是这种绝望的眼神。

看着这样的一幕,沈肴想起了自己,心底隐隐泛着酸痛。

可这档买卖,真与她无关。

宁权握着合同,长叹口气,似乎做了一个决定:“保安保安,把她拖出去,拖出去。

“爹爹我不走,不要卖掉妈妈的东西,爹爹……

保安把她拖了出去。

宁权继续签字,签到一半时,再次抬头看着沈肴,说:“沈小姐,你看能不能我把东边的一小块地留下来,给我女儿做个纪念,我愿意以三千万卖给LBC?你看?

“……???

沈肴肉疼,她又没有权力,问她干什么?

不过她到是也想给宁权这个人情,可是无能为力。

“我也做不了主,要不我去问问厉总,看他怎么说。

宁权神情绝望且愧疚:“算了吧,其实只要把那几个字改下,就可以生效了,竟然沈小姐这点小忙都不帮,真不知道我死后还有没有脸见夫人!

实在不忍看见如此深情念旧的宁老,沈肴咬了咬唇:“……好吧。

反正没亏钱,说不定厉少承借这事不如意,就把她给开了,那真是……求之不得。

“谢谢你啊,沈小姐,你人真好,以后我一定会报答你的。宁权。

沈肴:“不用。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