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他头上舌头高潮 教授不要太深了h

时间:2021-10-11 23:04:23
隔天,阳光明媚,是个灿烂晴天。

  宁熙却总觉得有些心绪不宁。

  按照联系管家给她的地址,她打车去往别墅。

  偌大的别墅位于城南正在开发的一块生态园区附近,附近楼盘开放的并不多,因为如今政策因素导致限价,开发商都选择捂盘。

  而宁熙眼前的这一栋别墅足足占地上千平。

  绿化做得极好,甚至包括足球场和露天泳池。

  绝对的豪宅。

  宁熙正和管家在附近参看着。

  别墅二楼的门拉开,一道高大颀长的身躯走向阳台。

  战斯爵冷眸霎时被楼下泳池边的宁熙吸引,眉峰拧紧。

  “她怎么在这?

  阿澈顺着战斯爵的视线看了眼,解释道:“这位是宁熙女士,也是小少爷选出来主要负责这次别墅室内设计的设计师,爵少,你认识她?

  战斯爵指腹摩挲着,俊颜冷冽:“把她的履历拿过来我看看。

  十五分钟后。

  宁熙收到佣人的提醒,战先生要见她。

  宁熙先呆了呆而后反应过来。

  这位战先生肯定就是战小太子的父亲,也是如今战家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战家大少战斯爵。

  据传他为人杀伐果决,商场手段凌厉,曾创下了战氏集团单日成交额最高量的辉煌战绩,也最有可能成为战家未来的继承者。

  算起来,战少晖还应该叫这位战先生一声叔叔。

  不过战家主家和旁系枝叶分明。

  战少晖呆的战家只是战家偌大族谱中的一个旁系,压木艮排不上号。

  宁熙忐忑地跟着佣人去了二楼。

  推开门,宁熙缓缓走进,看到孤傲挺拔的背影临窗而立,背对着他,显得冷峻而又充满了压迫感,看不清他的长相,却莫名觉得这背影……

  似乎有点熟悉?

  “宁熙,女,二十四岁,殷大建筑系的高材生,辅修珠宝设计,曾一举夺得校内建筑设计大赛一等奖,连续两年获得全额奖学金,被同系教授誉为当届最有潜力的女建筑师之一,偏偏大二下半年突然退学,原因未明!

  男人冷酷磁忄生的嗓音回荡在房间内,都是宁熙在学历这块的背景。

  宁熙一下子咬紧了唇,血色渐渐褪去。

  她当时其实靠奖学金也可以读完大学。

但她有了双胞胎,种种压力袭来,只能选择退学。

  可这些都过去四年了,这位战先生又突然提起……  

  “战先生,请问有什么问题么?宁熙恭敬地问,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猜测。

  “你觉得我凭什么让一个大学毕业证书都没有的女人来设计这幢价值上亿的别墅?男人还是没有回头,但一米八几的身高带来的威压,强势散开,压迫感十足!

  宁熙捏着手心:“学历不代表一切,我自信我拥有丰富的实际经验,再者博瑞背靠慕家,其中不乏优秀设计师,讲究团队协作,我相信会为你呈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我相信博瑞,但是……

  男人的嗓音忽而顿了顿。

  紧接着,宁熙看到男人缓缓转过了身,露出了一张让她震惊而又无法思议的俊朗面庞,赫然就是昨天她在街头撞上的那个男人

  他……竟就是战斯爵!!

  战家小太子的父亲!
  “我并不相信你!

  战斯爵菲薄的唇微启,鹰隼般的黑眸猛地攫住她。

  空气中似乎还能闻到她身上那股淡淡的栀子花香味,不得不说,很吸引他。

  短短几个字,让宁熙攥紧了漂亮的五指,指节微微泛白。

  “我知道了,我会主动退出这个项目,请战先生放心。

  她勉强挺直了脊背,知道再谈下去也没有什么结果了。 

  战斯爵倒是没想到她会这么爽快。

  “指定你是我儿子的决定,解雇你是我的决定,你应该知道怎么回复?

  战宸夜本来就与他有隔阂,他不希望再为了这些小事争执。

  宁熙眼神并不闪躲,直直地对上了他。

  “我会和小少爷说是我身体不舒服,无法适应项目。

  “你可以走了。

  “好。宁熙并不犹豫转身即走,可走到了门口,又终究还是不甘心,壮着胆子咬紧牙木艮,落下一句:“战先生,以学历评判一个人的才华,是不是太肤浅了?

  身后阿澈闻言顿时浮现一抹冷汗,这位宁小女且是在控诉爵少歧视学历不高的人?

  胆大至极!

  “我不肤浅其他人,我只肤浅你。

  战斯爵没有温度的话传来,宁熙恨恨地攥着拳,愤怒在月匈腔萦绕,就因为昨天她说了一句他和战少晖很像么?

  可那分明是事实。

  谁给他这么自恋的勇气,谁都应该蓄意接近搭讪他?

  宁熙脸上跃起怒火,简直气炸。

  但也想通了难怪自家宝贝和他那么像。

  战少晖和他是亲戚,能不像么?

  宁熙刚走,战斯爵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他接听,是战公馆的总管家桑伯。

  桑伯声音恭敬而敦厚:“爵少,小少爷从今天被带回来之后就一直闷闷不乐的。

  他在战公馆多年,早就超越了普通佣人的身份,也早就把小少爷当成自己的亲人。

“不用管他,小孩子脾气。战斯爵不以为然。

  桑伯顿了顿,小心翼翼地补充了句:“可刚才吃饭的时候,小少爷忽然又问起我关于他妈妈的事……

  战斯爵闻言顿时整个气场都变得阝月鸷。

  即便隔着听筒,桑伯也能感受到来自于战斯爵的那股强烈气压——

  “我不是说过,战公馆禁止提那个女人么?

  “小少爷他年纪还小,看到别人有妈妈,自然会好奇,也是情理之中。

  “他再问,就告诉他,他妈妈难产死了,世界上再没有这个女人。战斯爵不耐地扯了扯领带,直接挂了电话,这让听筒那端的桑伯也有些哑然。

  战公馆内,桑伯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将老人机谨慎地揣好,心绪格外复杂。

  小少爷是被人搁在战公馆门口的,来历太过神秘,母亲是谁也查无可查。

  这几年,虽然爵少给足了小少爷物质上的一切需求,但小孩子心思细腻敏感,最需要的是父母的陪伴和关爱。

  偏偏爵少他……因查不出被谁算计而闹出私生子的丑闻,一直恼怒于此,再加上原本对孩子又毫无耐忄生,小少爷始终过得不太开心。

  咚。

  偌大的儿童房内,将小脑袋紧贴在门板之后听墙角的战宸夜,不小心磕碰到了额头,疼得他连连蹙眉。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