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列表 第一次那个是怎么开始的

时间:2021-10-11 23:05:18
自上次皇宫发生了不愉快的事,宇文轩也没再骚扰她,落得了几日安宁。接着就收到了程府三日后为程家小小姐举办生辰礼的邀约。

  三日后,叶丞相带着叶雨薇和叶汐登上去往程家的马车,因为是与叶汐同一架车,相对于叶汐的叽里呱啦,叶雨薇上车后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安安静静地等待出发。

  叶汐上车后,看到叶雨薇坐在一边,闭目养神的样子,冷哼了一声,然后在距离叶雨薇的位置坐下。

  “姐姐,怎么不等等妹妹?

  叶雨薇也不接叶汐的话头,仿佛真的睡着了一样。

  片刻后,马车到了程府门前。

  叶汐抢先在叶雨薇前面下了车,叶雨薇下车时看到沐浴在清晨阳光下里的程知杰,莫名觉得心头一暖。

  众多官家夫人小姐都齐聚在程府后花园,只见叶汐在众人中,相处得十分融洽,反观叶雨薇仅与苏婉柔坐在湖中凉亭品茗。

  这时,听到不远处传来声音,一个与程夫人相交甚好的夫人打趣道:“我总算是知道程公子为何看不上了我介绍的那些官家小姐了,原来早已心有所属。

  说罢,目光有意无意望向凉亭,打量着亭里坐着的人。

  对此,叶雨薇无奈,只能假装没有听见她们的话,对于旁人的目光视而不见。

  “对了,雨薇,听说你已经接到圣旨,婚期将近……婉柔低声说着,叶雨薇看顾四周,淡淡应道:“婉柔,我……我并不想嫁给襄王殿下。

  苏婉柔听到这句话,惊诧的看了叶雨薇一样,然后握住了叶雨薇的手,以更低的声音问道:“莫不是你真的对程公子…….

尾音未落,苏婉柔就被叶雨薇捂住了嘴巴。

  “别闹,我们并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关系。叶雨薇出声辩解,见苏婉柔已经平定神色,她才缓缓松开捂住对方的手。

  叶雨薇无奈站起身,望向远处的风景,叹了口气柔声道:“但以目前的情形,我无能为力。不到万不得已,我……

  她止住了话头,看着苏婉柔明媚的脸庞,她缓缓舒了一口气。

  余光扫了眼四周,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似是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只一刹那,她睁大了双眼。

  坐在椅子上的苏婉柔发现她的异常,关心问道:“雨薇,你怎么了?看到何物?

  叶雨薇冷静下来后,摇了摇头,“没事。

  可能是昨晚没睡好,看错了吧。

  宇文轩此刻应在朝堂之上,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更何况,他一向不喜欢这种女子多的地方。

  直到宴会结束,相安无事。

  叶雨薇与苏婉柔相互道别之后,上了自家马车。

  看到叶汐已经在车上坐着,表情似乎很不高兴。

  特别是在看到叶雨薇上马车之后,更是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叶雨薇缓缓坐下,也不理叶汐,头靠在车厢上闭上眼睛,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得很长,很长……

  期间做的梦都是那么的真实,仿佛刹那间回到了前世——

  襄王府的雅兰院是正妃居住的院落,不见丝毫奢华气息,仅有温馨淡泊。

  叶雨薇在陪两岁的孩子写字描红,打发时间。

  晌午刚过,管家带了一个女子来到她的院中,说是襄王特地安排过来给她过来请安的。

  对于这个女子,叶雨薇没有半点印象,看着她的穿着打扮和姿态礼仪倒像风尘女子。

“王妃,这位是万花苑的柳依依姑娘,今日起便是这府里的柳姨娘了。

  那女子一句话也没说,也未向她请安,只是问管家:“我住在何处?我瞧着这雅兰苑甚好。

  就因柳依依的一句话,叶雨薇莫名其妙的由主屋被安排到了偏房。

  深夜降临,宇文轩来了雅兰院,不一会儿便听到柳依依的娇笑声传来。

  叶雨薇站在偏房门前,只看见主屋里男女缠绵的画面,同时还有让人羞红于脸的声音传来。

  那一刻,她蹲下顿时呕吐不止。

  而后那晚,她把自己泡在冷水里,心凉入骨。

她那么用心去爱的人,却一次一次的背叛伤害她。

  她痛苦的挣扎,想要抓住最后那根救命稻草,可是眼前一片黑暗,她再也找不到方向。

  宇文轩那晚抽空到了她的偏房,冷冷看着泡在水里的女子,神色漠然,对她不闻不问,仿佛这个人根本不存在。

  叶雨薇彻底崩溃了——

  “宇文轩,我们和离吧。

  宇文轩根本不管她的情绪如何,冷嘲热讽道:“叶雨薇,像你无才无德,手不能提肩不能扛,连一点拿得出手的才艺都没有,离开了本王,你如何活下去?也许你可以趁还未人老珠黄之时,靠着这副身姿,去那万花巷里招客。

  闻言,叶雨薇一阵气血上涌,而男人头也不回,转身离去。

  一哭二闹三上吊不是叶雨薇的性格,她的教养也不允许她做出这样子的事情来。

  宇文轩之前下过命令,让府内的仆人对于叶雨薇这个不受宠的襄王妃不必太重视,故而府内所有的人打从心底里看不起她。

  整整一夜过去,没有一个人来管她的死活。

  后来,叶雨薇病了半个月,贤贵妃奇怪女息未曾进宫请安,后来得知此事,便下令将柳依依送回了万花苑,并对宇文轩强烈斥责。

  即便如此,宇文轩也不曾对她说过只字片言的关心,甚至连院门都不曾踏进一步。

  那一段黑暗痛苦的岁月,一直折磨着她,每每回想起来都痛不欲生。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间,叶雨薇听到有人在叫她,睁开眼睛便看到剪烛。

  她在剪烛的服侍下,缓缓下了马车,然后回到自己的院中。

  沐浴过后,叶雨薇想起今日在宴会上,程小小姐偷偷附在她耳边说的话——

  “雨薇姐姐,明天我哥哥邀你去郊外踏青。

  想起程知杰前世被她所累,因她被废入冷宫,程知杰为她奔相告走求人情,最后震怒宇文轩,一旨入狱折磨而死,没有得到一个好的结果。

  今生她就不要再牵扯无辜的人因自己再次受到迫害。

  再过几日便是大婚,明日便去与程知杰说清楚,也算为他避开前世的劫难吧……
  第二日清晨,叶雨薇上了马车,出门去郊外应程知杰的约。

过了半个小时,马车到了郊外。

  叶雨薇缓缓掀开车帘,映入眼帘的是程知杰温暖的笑容。

  “叶小姐安好,一路颠簸辛苦了。程知杰拱手行了个礼,他声音温和清澈,犹如冬季里的暖阳,也仿若山间的清泉,温暖人心。

  叶雨薇楞了楞,微微一笑道:“见过程公子,公子安好。

  两人同伴沿河畔而行,侍从丫鬟不远不近跟在其后。

  “叶小姐,我……我可以叫你雨薇吗?程知杰小心翼翼的问道。

  面对温柔如斯的程知杰,这一个小小的请求,叶雨薇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于是便轻轻点了点头。

而后,两人聊了许多,寄情于山水之间。

  程知杰余光偷偷看着叶雨薇的脸色,看着她笑颜如花的样子,他心里好像吃了蜜糖一样甜。

  他从袖中拿出一支白玉兰花簪,递到了叶雨薇面前,脸红到了脖子根,温柔开口道:“雨薇,倾慕之心,望卿得知。

  叶雨薇被程知杰的举动吓到了,愣了一秒,她后退了一步,摇了摇头。

  “程公子,我不日便要大婚了。虽非我所愿,但家族性命……

  程知杰没有料想叶雨薇会拒绝自己,虽然他听说了,她已被赐婚的事,但亲耳从她口中得知,他的心还是很痛。

  只是他没有想到,更可怕的事即将到来。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