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张开我会让你很爽的 把腿架在肩上疯狂顶撞

时间:2021-10-11 23:19:16
眼前飞过一群乌鸦,宋琴又赶紧去抱宁宝贝,试图劝道:“宝贝,你想啊,你妈咪要是能嫁进豪门,那你以后就是豪门小少爷,不止能住大房子,而且还有超级多的玩具……

  “我不是三岁小孩,不需要大房子,也不需要玩具哄了。宁宝贝跟个泥鳅一样,从宋琴怀里溜了出来。

  扒拉着宁熙面前的座椅,往后拉了拉,小脸蛋软软绵绵的,讨好兮兮地朝她摊开双手——

  “大熙熙,坐这里,宝贝要抱抱。

  “啧,你这臭小子,怎么油盐不进呢?别忘了前几天你你妈咪出差,打雷了还是我陪你睡的!宋琴佯装恼怒。

  宁熙弯腰把宝贝抱进怀里,蹭了蹭小家伙的脸蛋。

  宝贝从小就怕打雷,雷声轰鸣,总要有人陪着才会安稳。

  “那晚打雷吓到了么?

  宁宝贝露出囧囧的表情,又有些小不服气。

  他长大了,就不会害怕了。

  “我迟早会变成男子汉的!他酷酷地说。

  宁熙揉揉小家伙发梢:“这个当然,只是时间问题,快吃饭吧,吃完了妈咪给你洗白白。

  “记得明天要送我上学,否则宝贝要生气的。宁宝贝想二十四小时和宁熙黏在一起,可现在他要上学,她还有工作,共同时间越来越少了。

  “放心,我答应你了就会努力完成,顺便再带你去买几套衣服,你上学了,得穿得漂亮一点。

  宁宝贝傲娇地扬起下颌:“我的气质决定衣服的档次。

  宋琴扑哧一声就笑了。

  “这臭小子,和他爹完全不像啊。

  突然的一句话,勾起了宁熙对战少晖的记忆。

  虽然这四年都没见过面,但战少晖生性风流,隔三差五上娱乐头条,全都是和各种女明星或者女名媛的头八卦。

  听说最近还和慕家某位千金走得很近……

  宁熙失笑,不再说话了。

宋琴看宁熙的表情也知道接错了话,干脆道:“明天去买衣服的时候,顺便给我也买一套,我出去打牌,那几个牌搭子居然还嫌弃我穿得太老套?也不想想,当初我好歹也是宁太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现在肯跟她们一起打牌,那是给了她们面子了。

  宋琴其实并不是宁熙的亲妈,是宁凯后来娶的继任。

  宁家破产以后,她无法适应这样的落差,在宁熙稳定之后,就帮她带带孩子,平常没事就出去打打牌逛逛街聊以度日。

  不过宁熙也能理解。

  宋琴在宁家享了多年的福,再让她从头来过太强人所难了。

  隔天,宁熙想着要带宝贝买衣服,便提前和安姐说明情况下了班,带着小家伙直奔装修奢侈的购物中心。

  琳琅满目,灯光璀璨。

  宝贝看中了一套赛车模型,宁熙毫不犹豫就买下了。

  没能给儿子完整的家庭,她只能用她全部的爱来弥补。

  商场售货员被宝贝萌翻,附赠了一套酷酷的小墨镜。

  宁宝贝原本就穿着帅气的牛仔短外套。

  灯光垂落,牛仔色和儿童墨镜对比鲜明,再加上小脸胖嘟嘟的带着婴儿肥,肌肤白皙,显得更加可爱。

  母子俩手牵着手,在商场中顿时成为无比抢眼的存在!
  宁熙寄存了模型,揉揉小家伙的发顶:“你在这里等妈咪一会,别乱跑,我去下洗手间。

  “好的,我的女王陛下!宁宝贝戴着墨镜就舍不得摘下,对宁熙做了个简单的绅士礼。

  宁熙被逗乐,转身去向洗手间。

  未料在洗手间外走廊拐角的地方,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抱歉……

  一股GrExtrait的栀子花香水味扑鼻而来,宁熙鼻尖刚好有些痒,道歉的瞬间忍不住又打了个喷嚏。

  尽管她及时捂着嘴,但唾沫依旧飞溅。

  宁熙长睫抖动,尴尬着微红了脸,又忙诚恳地说对不起……

  这款香水味,她真是好久没有闻到了。

  当年宁家没有破产的时候,她也最爱这款典藏版,奢华精致,而如今她反而更喜欢回归自然。

  “你怎么搞的?都不看路么?宁洋望着自己面前被沾染了飞沫的高定裙,不客气地斥道:“知不知道我的裙子……宁熙?

  宁熙抽出湿巾擦拭嘴角,认出对面的女人是宁洋。

  身穿Gucci最新款洋装,手挎爱马仕限量版包包,脚蹬水晶高跟,浑身珠光宝气,全是奢侈名牌。

  宁家也是是殷城四大豪门世家之一。

  宁凯只是旁系,而宁洋是主家千金。

  两人也曾在大学同班,虽是一家人,但彼此关系不咸不淡的。

  自从四年前宁凯跑路,她就再没见过这些曾经圈子里的人了。

  没人会雪中送炭的,更多的是落井下石。

  倒是没想到会遇到宁洋。

  宁洋上下打量着宁熙的装扮,一件奢侈品都没有,衣着更是朴素至极,搁在人群中,除了长相出色点毫无闪光点。

  她的攻击性瞬间减弱,面露高贵的微笑,热络去拉宁熙的手。

  “我差点不敢相信这真的是你,这四年来,你也不跟我们联系,听说战少晖也和你解除婚约了,你现在过得还好么?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没有直接讽刺宁熙的落魄,可字里行间都透着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宁熙早在四年前就已经习惯了这些言语,比宁洋说得直白难听得更多得是。

  她无所谓地撩了撩耳畔碎发,淡淡道:“我过得挺好的,谢谢关心。

  “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可以来找我,我不会嫌弃你的。

  啧,好像她没了宁家就会活的像条狗一样,宁熙扬起一抹无懈可击的笑,自信坦然:“好啊,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的,也可以来找我帮忙。

  宁洋嘴角的笑顿了顿:“你可真开玩笑,我能有什么要你帮忙的?

  “那这条裙子还要不要我赔?

  “不用了,才一百多万,我随便捐给福利会的也不止这个数。

  “真好,有钱多做慈善,宁家老爷子一定很高兴。宁熙笑着指了指洗手间:“我有点急,就先进去了,以后有时间再联络。

  宁洋望着宁熙离开的方向,低低的嗤弄了一声,垂眸看到身上的裙子,立刻又浮现一抹厌恶,还真是晦气。

  不过看到曾经被称为校花的宁熙沦为笑话,还真是蛮好玩的。
  在宁熙和宁洋偶遇的同时,宁宝贝也遇到了一个阔别多年的男人

  起初,宁宝贝等宁熙无聊,便在儿童服装区闲逛。

  隔着一排货架,听到对面传来一段甜腻的对话。

  “亲爱的,你说我们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男人搂着女人的腰,性感的嗓音满是宠溺:“只要是你生的,男孩女孩我都喜欢。

  “油腔滑嘴。女人娇嗔着,轻捶着男人结实的胸膛:“战家如今发展势头强劲,未来婆婆肯定更喜欢男孩继承家业……

  宁宝贝打了个寒颤。

  咦,成年人都好肉麻

  宁宝贝撇撇嘴打算离开,可不经意间透过衣摆间的空隙,看清了对面纠缠男女的长相,脚下顿时一个趔趄,差点没有站稳,那男人竟然是……战少晖。

  他名义上的父亲。

  从有记忆开始,宁宝贝就问过关于父亲的事。

  宁熙也压根没有想过要欺瞒他,再加上他的聪慧,三两下就套出了战少晖的身份。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