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车座的疯狂 坐在他的腿上把内裤蹭到一边

时间:2021-10-11 23:23:06
“我要一份可乐又鸟翅。他冷漠地吩咐司机。

  司机面上露出一抹为难的表情,他接到的吩咐是陪着小少爷在这里等爵少:“可爵少说他马上就过来,小少爷你……

  “五分钟。男孩举起右手手腕,指了指腕表:“我看不到可乐又鸟翅,你就去桑爷爷那里结算工资。

  司机为难顿时变成惊恐。

  他很清楚,小少爷是向来说一不二的。

  “小少爷你呆在这里不要乱跑,我马上就回来……司机匆忙落下提醒,小心翼翼地锁好了门,冲着最近的炸又鸟店而去。

  而司机不知道的是,坐在宾利车内的小男孩在他走后,无比熟练地解开了车锁……

  视线,紧紧落在那对远去的母子身上。

  心脏,一下下的剧烈跳动着。

  像是在强烈的预兆着什么……

  小男孩悄悄地跟了上去,与他们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他看到他们进了一所“金太阳幼稚园。

  他很想跟进去,但注意到门卫审查严格,细碎的短发下,一双深沉的眸子微微敛起,环顾四周,小男孩迅速找了一个角落躲避起来……

  ……

五分钟后,与金太阳幼稚园隔着两条街的角落,司机紧赶慢赶终于买到了可乐又鸟翅。

  “小少爷,您要的……

  啪嗒。

  话音未落,司机的表情一寸寸龟裂。

  他看到了什么?

  他居然看到原本应该坐着小少爷的车内竟空无一人!

  糟了,小少爷呢?

  可乐又鸟翅掉在地上,司机惊恐地去四处搜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找遍了附近隔着的一条街,并没找到小少爷的踪迹。

  恰在此时,他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一股灭顶般的绝望席卷了他,开口时连唇都在颤抖:“爵……爵少?

  ……

  刷。

  黑色保时捷引擎熄火,抵达战宸夜失踪的地点。

  车门被推开。

  一双锃亮昂贵的皮鞋率先踩在地面,接着映入眼帘的是男人昂藏挺拔的身形,五官俊朗,轮廓棱角分明,深邃的眼帘下蕴藏着叫人难易忽略的锋锐,剪裁得体的西装,浑身不起一丝褶皱。

  随着他的到来,四周的空气都变得稀薄。

  他像高高在上的王者,睥睨万物。

  “人呢?战斯爵淡漠地启唇。

  声线喑哑忄生感,如拉响的大提琴音,泛着冷意。

  “爵少,对不起。司机面容苍白,心虚地催下了脑袋,手脚哆嗦着解释:“小少爷让我买一份可乐又鸟翅,当我回来的时候,人就已经不见了……

  其中一位保镖分析:“小少爷会不会被人绑架了?

  “但小少爷行踪向来也是保密……

  说着,另一名保镖将怀疑视线落向司机。

  司机察觉到保镖的怀疑,摇头如拨浪鼓:“不关我的事,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战斯爵看了眼车子,车门完好,没有被撬的痕迹,后排车座属于战宸夜的东西和物件也摆放的整整齐齐,是那小子一贯的习惯。

  他很可能是自己主动下车。

  一旁,战斯爵的私人保镖阿澈拧眉担忧道:“爵少,我刚查过了,这里刚好是一个监控盲区,也就是说,小少爷很可能去了任何一个方向……

  战斯爵鹰隼般的视线在四周逡巡,瞥见通往金太阳幼稚园方向的道路上散落着一张被踏平的糖纸。

  那是战宸夜向来喜欢的小众奢侈糖果,很难在殷城买到。

  男人瞳眸微微眯紧……
  另一边,宁熙将宁宝贝带回幼稚园时,还挺担心他会不高兴故意惹怒老|师,却没想到,宁宝贝表现堪称完美。

  一口一个漂亮姐姐,露出的标准微笑,举手投足间的优雅,宛如来自贵族的绅士,轻而易举俘获人心。

  幼稚园老|师对他赞不绝口,直夸可爱。

  宁宝贝偷偷冲宁熙眨眨眼,露出一个得意的小表情。

  恍若在宣告——

“只要我想,他们都会喜欢我!

  宁熙:“……

  敲定了宝贝的入园事宜,宁熙匆忙又赶回公司,她只出来了一个小时,如果和安姐说点好话,也许能保住全勤,这般想着,宁熙脚下跑得更快了。

  却没注意在街头拐角处,迎面撞进一道温热健硕的月匈膛。

  啪嗒。

  肩膀传来一阵隐隐痛感。

  她失去平衡往旁边栽倒,包包也应声落地。

  堪堪扶着栏杆站稳,宁熙侧头看去,是一个背影颀长的男人,身形精壮结实,但他修长的步伐未顿,甚至走得更急切……

  原本不是什么大事,可他将她视若无睹,气得宁熙行动快于大脑,在他离开之前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腕。

  “站住!你就打算这么走了?

  撞了人也没有丝毫表示?

  战斯爵闻言缓缓转过身来,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栀子花香味。

  深邃的眸子陡然浮现一抹暗芒!

  自从四年前他让旗下香水研发部开发了一款栀子花的香水之后,便有无数试图接近他的女人身上带着这股香水味。

  而眼前这女孩身上带着的花香味不浓,更像是沐浴露的香气。

  很淡,也很好闻。

  战斯爵打量着眼前这张素净白嫩的脸颊。

  倒是和宁洋有几分相似。

  “放手。他本能不喜欢和陌生女孩接触。

  宁熙在看清男人五官长相时,大脑嗡的一瞬空白。

  眼前这个男人轮廓深邃、薄唇忄生感,长得和战少晖好像。

  不,更准确来说,是和她家宁宝贝更像!

  若说战少晖和宝贝有五分像,他则有六分乃至更多一点。

  宁熙脑子里闪烁无数念头,呆滞地盯着这张脸,像失了神脱口道:“你和我以前一个朋友长得好像……

  “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说那个朋友就是你的前男友?战斯爵眸中划过一抹很淡的嘲弄。

  “你怎么知道?

  宁熙问完才觉得好像不对劲。

  她是被他怀疑搭讪了吧?

  她懊悔咬舌,忙不迭地补充:“你和我前男友确实长得很像,这是事实,你别误会!算了,当我没说。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