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压床被别人开了苞 粗大挺进朋友的未婚妻

时间:2021-10-11 23:33:01
云锦发现,这亭里全是司徒冽的得力干将,个个身材高大,怀中还搂着楼里叫的姑娘,歌舞升平,纸醉金迷下都喝的醉醺醺的。

  司徒冽亦是不例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边,云锦脸色涨红,却被司徒冽抱得结结实实无法挣脱。

  “云锦,竟然你不肯嫁给本将军,那就做我的侍妾吧。

  “你,你说什么!

  云锦一惊,讶异的抬起头,一眼撞进司徒冽深井幽潭一般的眼眸里。

  久久的说不出话。

  “怎么?云大小姐不愿意了?你不是求着本将军放过云家?那就让本将军看看你的诚意。

司徒冽话毕,周围一阵哄笑。

  这样场合,说这些,拿她和青楼姑娘无异!

  云锦羞辱难当,死死攥着拳头,不愿抬头。

  五年之前,他将她视为珍宝。五年之后,他视她如草芥。

  世人只知司徒老爷子过世,云家却在司徒家败落之时没有伸出援手反而落井下石,随后司徒家全族被流放边境,甚至在途中全族被灭门。

  而这一切起因都是她。

  世人都道是她!

  云锦想到过往心中一痛,唇咬的泛白。

  “怎么,不愿?看来你家人的性命竟不如……

  “好。

  司徒冽一愣。

  云锦低着头,语气轻弱,“我愿意。

  看着云锦如此受辱却懦弱愿意的样子,司徒冽感到一阵莫名暴躁,语气不善的说了一句:“给所有人倒酒。

  云锦愣了一下。

  司徒冽挑起嘴角,冷笑,“怎么?在坐的都是此次漠北大捷中有赫赫战功的将领,不够资格让你倒酒?

  “不是……

  云锦只觉得眼睛有些发酸。深吸一口气,她知道今日她若是没按他吩咐去做,只怕云家不保。

  云锦在众人注视之下缓缓走到桌边,拿起酒壶,刚想给司徒冽的杯子中添满时,被他按住。

  男人微扬下巴,点了点一个方向:“像她学着点。

  云锦转头。

  一个穿着玫红色艳服,鬓上斜簪着红芍药的舞姬,见被司徒冽点名,手里还拿着酒壶的她,恭敬的跪在一将领面前,抬手倒酒。

  倒好酒之后便退下,所有人都急切的看着云锦,就等着她做出相同的动作。

  司徒冽也很想看看,云锦是不是像她自己说的那般,为了云家真的什么都做的出来。

  云锦咬了咬唇,学着那舞姬的样子,跪在地上,露出雪白的手腕拿起酒壶,为在坐的将领将已空的酒杯一个个满上。

  即便云锦将头压的很低很低,但她依旧能感觉到,这些男人带着三分讥笑七分邪念的目光打量在她的身上。

  司徒冽突然心生烦躁,正要开口让云锦滚的时候,一只柔荑阻止了云锦倒酒的动作。

  云锦错愕抬起头来,对上一副清冷的面孔,来者身穿大红色织锦华服,头上虽未簪过多的发饰,但凌云髻更是衬托了她的气势。

  “云锦!

来人开口咬牙切齿的喊出她的名字。云锦打量着来人,只觉得眼熟,却认不出她是谁。

  司徒冽闻声抬眸,随即,蹙紧了眉头。

  她怎么混进来了?

  女人横眉冷对,对着云锦满是讥讽:“云大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才五年不见,就不记得了?我可是记得你!你们云家害死我外祖,我这辈子都恨你!

  云锦的瞳孔猛地放大,想起了来人的身份,喃喃道:“你、你是……叶清歌?

  叶清歌一抬手,便有侍女递上马鞭,叶清歌猛地朝着云锦的身上甩了过去,厉呵:“我的名字也是你配直呼的?

  “啪!

一鞭子甩在了云锦的背上,鞭尾划过云锦的脖子,顿时一道血痕乍现,血渗透出来。

  后背和脖子火辣辣疼的刺骨,云锦倒吸一口凉气。

  “清歌,我……

  云锦想要对叶清歌解释,却被一记鞭子抽了过来,这一鞭直接将云锦抽倒在地。

  “闭嘴,我和你很熟么?叫司徒夫人!

  叶清歌恨死了她!

  不止是因为外祖的死,更为主要的原因是这些年,她表哥司徒冽仍对云锦念念不忘。

她之所以成为司徒夫人,不仅是因为这些年她培养了南屿国的情报网,为司徒冽提供的情报,助他征战四方,她更是在当年司徒家被驱逐灭门时,她救了司徒冽。

  可是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当年救司徒冽的其实是根本不是她,而是眼前这个让她恨了二十多年的女人——云锦!

  原本,她以为司徒冽回来会立即对云家开展报复,毕竟他那么恨她那么恨云家。

  可是现在这个女人竟还好好的活在这里,她怎么能不气?

  想到这里,叶清歌抽向云锦的每一鞭子,都用了十足十的力气。

  啪!

  啪啪!
  鞭子响彻亭台,落座的人却没有一人敢出声。

  那可是将军夫人,谁敢出声?

  云锦咬着牙,眼泪似珍珠般簌簌从她娇小的脸庞滑落。而司徒冽却只是漫不经心的坐在那。没有一丝的反应。

  云锦的心比鞭子打还疼!

  随着叶清歌的鞭子的起落,云锦翠色的外裳已经染成红衣,她伏在地上

  从最开始的滚动,到一动不动,只是薄弱起伏,让人判断她是否还活着。

  “好了,清歌,别打了。

  叶清歌和云锦顿时一愣。

云锦眼眶立即就红了。他在乎自己的,对不对!

  叶清歌则狠狠剜了云锦一眼,五年前她如此伤他,他居然还在乎她死活!

  却不想——

  司徒冽只微微挑眉轻笑,“清歌,今日本就是让她来给你出气的,但你这么快便将她打死了,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司徒冽站起身来,一把将叶清歌拉入自己的怀里,顺势取下叶清歌的鞭子,递给身后的婢女。

  叶清歌所有的怒气不甘都在司徒冽的这一抱烟消云散,她沉醉在他的温柔里。

  云锦听到他的那句让她来给叶清歌出气,心却好像被什么狠狠的一把捏住,痛得几欲昏死,比这满身的鞭伤还要疼上千倍万倍!

云锦的眼皮越来越沉重,晕了过去。

  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只是,求他能放过她加人就好。

  这是她,最后的遗愿……

  ……

  等云锦再次醒来时。

  入目的是陌生的房间。

  “小姐,你终于醒了,可让奴婢好生担心。碧芙眼睛肿的像是核桃,一看就是哭了许久。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