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好涨水快流出来免费视频 只想和你睡五花肉PO

时间:2021-10-12 00:03:27
距离凌晨十二点还有五分钟,卧房的门被人粗暴踹开。

  南昭念才刚睡着就被吓醒,撑起身子抬眼看向门口,表情从惊愕瞬间变的有些欣喜。

  是他,那个几乎从来不在晚上回来的男人,她的丈夫容席。

  他是知道她今天身子不舒服特意回来的吗?

  南昭念急忙拢好自己的头发,故意忽视了男人阴沉的脸,等男人走近了,立刻挽出一个笑颜来。

  只是刚一对上那双冰冷的眸子,一塌纸便重重的砸在了身上。

  “签字!

容席立在床前,居高临下,眼底没有一丝怜惜。

  南昭念艰难的捡起散落在床上的纸,颤抖的攥紧,盯着最上面的几个字,死死咬住嘴唇,一直咬出了血珠,也毫无知觉。

  离婚协议书!

  这男人,到底还是为了那个女人要跟她离婚!

  从他一进门,她就闻到了那股专属于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她喜欢了这么久的男人,不管自己妻子的死活,在医院里陪了别的女人一整天!

  难得深夜踹门回来,竟然还是为了那个女人来给自己的老婆摔一沓离婚协议书!

而那个女人,还是她自己的妹妹!

  南昭念胸口钻心的疼,一张脸惨白一片,她伸出一只手,朝着容席的方向虚空的握了握,艰难的张了张嘴:“容席,你别这样,我害怕……

  见她这副可怜兮兮又委委屈屈的样子,容席心里越发的气。

  南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从来都是嚣张跋扈惯了的。

  甚至他早就听别人说过,这南昭念经常欺负自己的妹妹,只因为妹妹是从孤儿院里领养的孩子。

  孤儿院里的孩子怎么了?他就是喜欢那个从孤儿院里出来的养女!

  当初要不是南昭念利用老爷子威逼他结婚,他早就能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如胶似漆了!

现在这女人还摆出一副可怜的模样来,想博得他的同情吗?

  做梦!

  他容席心里的妻子,只有杜安艺一个!

  南昭念越是委屈,容席越是不耐烦,索性扯住她的胳膊,逼她签字:“别在我这里装可怜,南昭念,你这样让人恶心!

  南昭念眼角泪珠滚落,奋力的挣脱了容席的手,站在床侧声音哽咽:“为什么!容席!为什么你就那么想娶杜安艺?我比她到底差什么了!

  为什么!就那么讨厌她!

  “南昭念,容席拧眉:“和安艺比,你配吗?你最好掂量清楚自己的分量,签了字,赶紧给我滚出这里!你这张脸,我一眼都不想再看!

话落,容席毫不留情的转身,甩门离开。

  南昭念跌坐在地板上,泪如雨下。

  他说,她这张脸他不想再看。

  他却不知道,当初在孤儿院,他还是那个眼睛看不到的小男孩时,她盯着他,一看就是好久。

  她每周都缠着父亲去孤儿院,都只是为了能多陪他一会。

  却没想到……

  楼下响起了车子发动的声音,南昭念把头埋进膝盖里,抱紧了手臂,再也忍不住的呜咽起来。

  这个结果她早就该想到。

  当初知道要和容家联姻,她高兴坏了。

  以至于容席当着父母的面说出那番话,她都能忍过去。现在想想,到底还是她错了!

  “我早就有喜欢的人了,你们还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嫁过来吗?

  真滑稽!他竟然也是给过她机会的。

  是她,执意要一厢情愿的爱他!
  如果当初听了父母的话,没有执意的嫁给容席,而是选择了一直爱慕她多次表示要娶她的梁加元,她是不是也会过得很幸福?

  但终究还是执念太深,她喜欢容席,从第一眼见到的时候,就喜欢。

以至于后来的日子里,再好的人,都再也入不了她的眼。

  她以为,他只是一时不喜欢自己,想着总有一天,他会发现她的好。

  但没想到,等来了一张离婚协议书!

  南昭念不知浑浑噩噩的哭了多久,在黎明的第一丝阳光透进来之前,她踉跄的爬起来,擦干净眼泪,去卫生间收拾自己的狼狈。

  她不签字!

  她不相信当初的那个小男孩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她!

  只要她还是容太太,她就还有希望!

吴妈已经做好了饭菜,看到南昭念红着眼睛下来,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进了厨房。

  南昭念平静的吃完早餐,一如既往的出门上班,像是昨晚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一般。

  她选择忽视,有人却偏偏要逼她面对。

  第二日,没等到南昭念签字的容席又来了别墅,打翻了南昭念做好的一桌子晚饭,抄起一个水晶杯砸向她的脚边:“南昭念,你到底签不签!

  南昭念一脸平静:“饭菜不能吃了,我再去重新做点。

  容席额角青筋暴起,一脚踹翻了椅子怒吼:“好,南昭念,这是你自找的!

  于是第二天,南昭念还没来得及出门上班,容席就接杜安艺来了别墅。

  看到南昭念,靠在容席臂弯里的杜安艺表现的很害怕,小手扯着容席的衣角,声音软糯:“容哥哥,姐姐是不是不喜欢我来这里?

  “别怕,有我在。容席揽着杜安艺小心坐下,又横了一眼站在楼梯处的南昭念,“更何况,本该在这里的人,应该是你。

  南昭念一口气卡在胸口,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嘴里腥甜的难受。

  但容席似乎还觉得不够,特意叫来吴妈吩咐:“安艺不喜欢吃辣,也不喜欢吃酸,最近的饭食都按照安艺的口味来做,还有她喜欢吃………

  听着容席如数家珍,南昭念身子一晃,只觉得浑身的每一块肉都在难受。

  结婚三年,他根本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

  南昭念以为是他生性凉薄,待人淡漠,但原来他也是可以热情的,只是他这份热,独给杜安艺一份。

  南昭念沉沉呼吸了几下,决定眼不见为净,才走下楼梯,就被容席拦住:“南昭念,你怎么还没滚?

  南昭念停了一下,抬起头:“你要和我离婚,爷爷同意吗?

  提起老爷子,容席更加恼火,阴鹜的眸子带着渗人的寒气逼近南昭念:“拿老爷子压我?南昭念,你就这么想当容太太?

  南昭念心头酸楚:“容席,我喜欢的是你。

  “哈!容席冷漠的嘲笑:“南昭念,我倒要看看,要是你自己不干净了,你还好不好意思做容太太这个位置!

  “你,要做什么!南昭念心头猛跳。

但容席根本不回答,当着杜安艺的面扯着南昭念就拖上了车。

  十分钟后,南昭念被扔进了一个大喊着要漂亮女人的陌生男人的包厢。

  这家夜总会容席常来,没人敢对他说个不字。

  他就坐着南昭念对面的包厢里,气定神闲的望着对面。

  两个包厢门的开着,互相一览无余。南昭念只惊慌了一秒,很快就反应过来,瞬间抓住了桌上的水果刀。

  容席冷哼:“南昭念,你敢杀人吗?

  南昭念万念俱灰:“容席,你别后悔!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