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双腿流水的黄文 含着她两个硕大的乳峰

时间:2021-10-12 00:09:36
天蒙蒙亮起,一缕清晨的阳光穿过斑驳脱漆的窗框洒了进来,阝月暗的角落里,蜷缩着一个消瘦的身影。

  听到哐哐两下关门的声音,叶雨薇佝偻着挪动身体,手指的指甲盖里还扎着一木艮细长的银针。

  疼痛积压过多,痛着痛着,她好像已经麻木了。

  她撑着一口气坐了起来,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唇角已经被她咬出了血,她的眼神仍旧淡淡的,仿若一个死人。

  刚入这冷宫她也曾闹过哭过,求见高高在上的帝王,要向他申冤,但等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刑罚。

  旧伤未愈又添新伤,久而久之,她便不再开口。

  看守的宫人偶尔会聚在冷宫外,高声谈论,好像是故意让她能清楚听到她们的谈话——

  “昨日的封后大典真是盛大,陛下亲自牵着皇后一步步踏上祭仪台的台阶,可见宠爱有加啊!

  “封后?可是我记得一年前不是举办过封后大典?据说那场封后大典上只有司仪唱祝祷词,陛下压木艮没有到场,更无百官朝贺,可是真的?

  “啧,你说的那位,是一年前被陛下亲口废除后位,赐入冷宫的贱人,也就是里头那位……现在的新后是叶丞相家的嫡出二小女且叶汐,再说……里面这位,那可是谋害了先太后和承元长公主的罪人!

  “照你这么说,叶丞相两个女儿都前后被尊为皇后,这真是……

  “这你就不知道了,新后与陛下一见钟情,两情相悦,要不是废后横臿一脚,那陛下和新后两人岂会蹉跎多年,才能终成眷属?

  听到这些话,叶雨薇早已疼痛麻木的心,溢满苦涩。

苟延残喘活了一年,她不过求一个真相,却不知求来的却是这样的结局。

  罢了,此情终究是错付了。

  宇文轩,这一生最后悔之事,便是爱上你。

  若有来世,愿我们彼此成为陌路人,永不相见。

  叶雨薇拿着瓷碗碎片,朝着腕间一划——

  有温热的夜体缓缓流出,她靠坐在墙角边缘,感觉到生命一点一点的流逝……

  ……

  头痛欲裂,口干舌燥。

  叶雨薇觉得自己好像一条被抛在沙漠里的鱼,拼命挣扎,她猛的睁开眼睛翻身坐起。

  由于动作太急差点摔落床底,她呼吸急促的稳了稳心神,意识逐渐清醒。

  她愣愣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这是……她未出阁之前的闺房?

  突然想到了什么,叶雨薇边掀开被子边开口喊道——

  “剪烛!

  一个身穿浅碧色的小丫头应声推门而入,“大小女且怎么了?可是梦魇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

  她紧紧抓住丫鬟的手紧张问道,剪烛微微有些吃痛,皱了眉回答“是辰时。

  辰时?她想问的并不是这个,她是问,哪一年?

  她推开剪烛,跌跌撞撞走到镜子前,仔细端详了一下她这张依然青涩稚嫩的脸。

  她真的重生了?

  剪烛突然想起什么,惊呼一声:“小女且,昨日襄王凯旋归来,陛下今天亲自为他在宫内设了庆功宴。

  襄王宇文轩!

  她记得这一年……宇文轩,代君出使边塞,镇压了边塞流寇作乱,凯旋归来.

  当今陛下为他庆贺,举办宫宴,邀请了各官员世家的未嫁小女且参加,意在为这个儿子选一位正妃。

  那时,身为丞相长女的她,自然会跟随父亲一起去参加宫宴,然后在宫宴上邂逅这位年轻有为的襄王,而后对他一见钟情。

  想到前世种种,叶雨薇睫毛颤了颤,喃喃自语道:“不,再世为人,绝不能重蹈覆辙。

  这时,敲门声拉回了叶雨薇神游的思绪。

  门外的人没听到回应,开口道:“姐姐,你醒了吗?

  这声音……

  她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门外的人,是她的‘好妹妹’叶汐。

  叶雨薇手指慢慢合拢,紧握成拳,她掀开被子,默默坐回床上。

  剪烛为她盖好被子,便走去将门打开。

  只见叶汐穿了一身姚黄色海棠百褶流苏裙,扭着个帕子,女孩天真烂漫的模样说道:“姐姐,我怎么叫你,你都不理我,今晚的宫宴,姐姐定能艳冠群芳。

  “姐姐头有点痛,身体不适……今晚的宫宴,想来是无法前去,稍后我会亲自告知爹爹。

  经历过上辈子,叶雨薇早已看清这个内心无比阝月暗、肮脏,但依然表面能装得天真无邪的妹妹。

  只是现在的她还不能将彼此的关系弄僵,既然自己这个“好妹妹想演戏,那她便陪她演上一场姊妹情深。

听到叶雨薇说身体不适,叶汐的柳叶弯眉微挑,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亮光,她却没注意到叶雨薇一直留心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叶雨薇心想,她这个妹妹还真是一成不变。

  大抵前生她是瞎了眼,才会觉得这个妹妹十分可爱,现在回想,她当真是眼瞎心盲。

  “那岂不是很可惜?毕竟宫宴难得邀请世家待嫁闺中的女子参与。

  叶汐心知父亲的计划,压下心中的暗喜,既然叶雨薇无法参加,以自己的容貌定能让襄王刮目想看。

  像襄王宇文轩那样年少有为且俊美无双的男子,又是最有机会争一争那个九五之尊位置的王,不知多少京都闺中女子视为梦中情人,若是……

  那真是太好了。

  片刻后,送走了假意嘘寒问暖的叶汐,叶雨薇躺在雕花大床上静静看着床顶绣着繁复花纹的蚊帐,捋了捋前生的许多往事——

  曾经,她是那么挚爱宇文轩,对他事事关心,亲力亲为照顾他的起居生活,让自己足以与他相配。

  可最终呢,只落得一个惨死的下场。

  这一次,她绝不能再重蹈覆辙,她要好好的活着。

  思绪将过往的回忆一遍又一遍的倒放,渐渐的她沉入睡梦,梦中前路浓雾笼罩,看不到一丝光亮……
  睡梦中,她迷迷糊糊听到院中传来争执声,叶雨薇皱了皱眉头,睁开眼睛看着床顶。

  宫宴不是在晚上吗?怎么如此之早便结束了。

  再看窗外已露微光,院中,叶汐的大丫鬟梧桐在和剪烛争执着什么,声音太杂了加上还有哭声,听不太清楚。

  不一会儿,便听见随从高声报老爷来了,而后叶丞相呵斥的声音传来。

  从小叶雨薇和叶汐都明白,在自家父亲叶澜远眼里,她和叶汐就是待价而沽的商品。有价值的,他便会给予万般宠爱,失去价值的,便会被弃之如泥。

  上一世她被宇文轩废了以后,打入冷宫,叶澜远便立刻上奏宇文轩请罪,并一纸断亲书结束与她的父女亲情。

  于是,她就这么被叶府抛弃了,当即时所有达官贵族无不唏嘘,一个父亲如此绝情,却也无一人出声为她言不平。

  叶汐这个时辰闹,而父亲如此气急败坏……看来,这宫宴上似乎发生了什么。

  叶雨薇整理好衣裳,不着珠翠,缓缓推门走出去,站在门廊的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院里撒泼哭闹的叶汐,以及一脸怒容的爹爹。

叶汐梨花带雨的扯着手中的帕子,与叶丞相争执着什么,不经意间看到叶雨薇,眼神中带着些许怨恨。

  叶雨薇一怔,宫宴已经结束了吗?看叶汐这模样,想是宫宴上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

  叶丞相见叶汐盯着他身后的位置,转过身看到不远处,不施粉黛的长女叶雨薇。

  他刚刚还一副如丧考妣的脸色,对上叶雨薇后,瞬间变得和颜悦色,话语含了一丝关心,问道:“薇儿,身子好些了吗?

  叶雨薇屈膝行礼,回道:“多谢父亲关心,好许多了,这……是发生何事?

  按理说叶汐参加宫宴,如愿见到襄王宇文轩,理应高兴。

  这又是哪里出了差错?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