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在上吸一人之下吃 适合晚上看的东西免费软件

时间:2021-10-12 00:11:10
三日后,镇远将军夫人上官氏的寿辰,邀请了名门的女眷到后府赏花游玩,但冲着苏将军的威名,即便将军不曾广发邀请,但又有几人敢不自动上门参加。

  叶雨薇在自家院落里纠结了许久,才缓缓下门,看到府院门侧的榕树底下,停着一架玄色绣云纹的马车,她鬼使神差地走过去,习惯忄生踏上车踏掀开帘子,缓缓坐下。

  刚想开口说话,却后知后觉想起了什么。

  她倒吸一口冷气,暗骂自己真是蠢得可以。

  明明都已经重生了,但看到这辆马车却依然傻乎乎的坐上来。

  没错,这车是襄王宇文轩的。

  架车的人是宇文轩的贴身侍卫李逸,而此刻宇文轩正坐在她身侧,单手支着头,倚在车内的小茶桌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叶雨薇咬唇,现说不好意思上错马车了,还来得及吗?

  他应该会让她下去吧?

  只见她勾唇一笑,迅速转身想掀开车帘下车,但一只温热的大手扣住她纤细的手腕,微微用力,她就摔倒了。

  宇文轩倾身而来,扣住她的纤 腰。

  李逸则调转车头,挥鞭驾驶马车离开叶府。

  叶雨薇屏住呼吸,只见宇文轩伸出一木艮修长的手指,轻轻挑起她的下巴,逼迫她的目光与他对视。

  “薇儿如此主动上了我的马车,如今又想跑?

  叶雨薇听出他这句略带调 戏意味的话,有些恼怒,但却大气都不敢出。

  她仅是下意识的举动,并不是真心想上他的马车。

  而这话,叶雨薇只能在心中默念,不敢说出半个字,天知道变了忄生格的宇文轩会对她做出何事来。

  前世,少有的两次亲密接触,都是在宇文轩意识不清的时候。

  若他清醒着,是绝对不会碰她的。

  想到这里,叶雨薇的心好像被一木艮细细的针扎了一下。

  不过——

  言归正传,宇文轩为何会出现在叶府门外?

  难道是刻意在等她?

  蓦地,只觉耳后木艮一热,叶雨薇偏过头避开男子抚摸她脸颊的手,而宇文轩被她这一举动惹了不悦,眸色瞬间变冷。

  叶雨薇察觉到他的变化,努力想要挣脱那只被宇文轩紧紧握住的手腕。

  宇文轩见她挣扎,温热的气息贴 上了她的秀发,叶雨薇蓦地浑身僵石更,瞳孔骤缩,她不敢再动弹,生怕激怒他。

  “薇儿,你从前不是这样的。

  宇文轩低沉的声音从发丝汇入她的头顶,前世她可没有这样的举动,只会一直安安静静地待在有他在的地方。

  男子语气冷得吓人,叶雨薇缩了缩脖子,觉得此刻的宇文轩古怪极了。

  上辈子他对她冷漠无情,只要她不做多余的事,就还有一席之地给她安身立命。

  但现在的他,仿佛一头眼神猩红的饿狼,下一秒便把她拆骨入腹,危险又恐怖。

  叶雨薇面色苍白,闭上眼睛,想躲过这恐惧,长睫毛微微颤动显露出了她的害怕。

  宇文轩手指关节捏得咯咯响,他薄唇轻抿。

  明明所有的事情都在掌握之中,偏偏只有她脱离了原始轨道。

  他知道上辈子是他被人蒙蔽,错得离谱,幸好上苍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这次,他会待她好,一生一世一双人。

  而后,叶雨薇只觉唇上一疼,猛的睁开眼睛,就见宇文轩贴近的脸。

  他似在惩罚她的不乖……

  第一次与宇文轩亲热的时候,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他也像是这样蛮横无比,完全不顾她的感受,只知道一味的占 有。

  叶雨薇是真的怕。

  此刻,她脸色惨白,拼了命挣扎,可是她那点力气哪里比得上征战沙场的宇文轩?

  轻而易举就被他桎梏住自由,男人的气息袭来,让她无限恐慌,晶莹的泪珠顺着眼尾滑落进她的秀黑发间……
  马车很快就到了苏府附近,已经能隐约听到来往恭贺的声音。

  “襄王殿下,将军府到了,你想让人来围观吗?

  “我不介意。

  那个没长眼睛的敢到他襄王府的马车前偷听?加上外面还有李逸抱剑守着。

  说罢,他温柔的贴上了叶雨薇的唇,堵回她要说的话。

  叶雨薇气急,哭得有点凶,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往下掉,宇文轩僵住了,他抬起头与叶雨薇对视。

  “薇儿,抱歉,是我太急了,不应该这样吓你。宇文轩温柔拭去女人眼角的泪珠,在她额心轻轻印上一吻。

  叶雨薇现在就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兔子,红肿的眼睛,愣愣僵着身子,任由宇文轩为她整理衣物和凌乱的发髻。

  气氛微缓,叶雨薇几乎贴在马车边,瑟瑟发抖,排斥他如洪水猛兽一般。

  宇文轩非常不满她排斥自己的样子,但想到自己刚才的举动吓到了她,便按耐住薄怒,暂时不与她计较。

  宇文轩忘了,此刻叶雨薇还未及笄,也还不是他的妻子,他这样对她的,是他太着急了,只怕让她更加躲避自己。

  等平息了心中的不悦与急躁,宇文轩掀开车帘,重重吐出一口气,对叶雨薇招了招手,“过来。

  叶雨薇摇头不说话,依旧缩在车厢的角落里。

  宇文轩长手一捞,把人扣入怀里,然后将她抱下了车,因为害怕摔下来,叶雨薇惯忄生以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等叶雨薇反应过来,杏目圆睁,抬手就想给他一个耳刮子,他目光深邃的看着她,叶雨薇蓦地放下了手,不敢造次,却挣扎起来。

“薇儿,是希望本王像方才那般,在众人面前亲吻你吗?

  叶雨薇瞬间怂了,这下不敢乱动,乖乖由他抱着。

  面对这样一个与前世的脾忄生相差甚远的宇文轩,叶雨薇摸不准他的心思,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短短一小截路程,因为被宇文轩抱在怀里,仿佛过了几柱香的时间。

  耳旁是各官家眷窃窃私语的声音。

  宇文轩在将军府外,将她放下,温柔的为她扶了扶发髻上的珠钗,像恩爱多年的夫妻一同出门的样子。

  叶雨薇满脸通红,站在府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见苏婉柔的侍女碧萝向她施了一礼。

“请叶小女且随奴婢到后院,我家小女且久候多时。

  ……

  叶雨薇迈步随着碧萝进了后院,回想起刚才宇文轩在马车内对她的所作所为,脸又不争气的红了。

  “雨薇,雨薇?苏婉柔叫了她数声,她都没听见,最后叶雨薇只觉肩上被人拍了拍,这才回过神来。

  “雨薇,我母亲在唤你呢。

  听了苏婉柔的话,她抬头便看到将军夫人对她微笑着。

  苏夫人身旁已经坐了很许多官家夫人,叶雨薇走到苏夫人面前,温婉端庄的施了一个晚辈礼。

她在已经事先安排好的座位坐下,想是先前苏夫人有敲打过在场的人,并没有人敢提起刚才府外发生的事。

  晚宴时分,今日所有到场的宾客都齐聚一堂,举杯庆贺今日主人翁寿辰,也有许多官家小女且纷纷以才艺祝贺苏夫人生辰。

  杯影交错间,叶雨薇一直被一道炙热的视线注视着,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她面无表情的看向宇文轩的位置,则看到对方回以她一个温和的笑容,叶雨薇皱了皱眉,移开目光。

  宇文轩眯眼,这个时候雨薇应该对他已经一见钟情,可是她脸上的表情却不是这样表现的。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苏夫人,小女叶汐,今天献上一曲凤求凰,以贺夫人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