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楼里学长要了我 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时间:2021-10-12 00:32:16
万盛顶层,光亮如昼。

林子楠紧紧抱着厉以深,一遍遍唤着:“以深,以深我爱你……

刷拉!

帘幕落下。

灰暗的星光幽幽闪现,照出满室光影烂漫,春色无限。

林子楠被推压到了玻璃墙面,脸被压得变了形。

尖叫未出,便被吞咽进喉咙。

透过玻璃墙,她的视线不期然地对上了父亲沉痛的目光。

潇潇夜风中,两鬓斑白的林勇安面色苍白,浑身颤抖,挟裹着怒气的目光燃着雄雄火焰,似要焚净一切。

林子楠懵了,本该早睡的父亲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以深,我爸,在外面!

她扭动着身体,第一次拒绝厉以深,却被他死死压在玻璃上,一动不能动。

“怎么?怕了?

厉以深的声音讥诮又阴凉,林子楠一个激灵恨不能就地找个洞钻进去。

天下再没有比此刻更让人难堪的画面了!

“求你……以深。她奋力挣扎,语气已经低到了尘埃里。

然而,男人仿若未闻,随手扯下领带,将林子楠反抗推拒的双手反捆起来!

林子楠大惊:“以深,你,你想干什么?

“你说我在干着谁?厉以深睨了眼外面,唇畔勾勒起个嘲讽的弧度。

“林子楠,把你平时在我面前的贱样拿出来,让林勇安看看你的好本事!

“以深,你怎么能!林子楠大惊失措!

听见厉以深的话,林勇安像头被激怒的野兽,满脸怒红。

砰!砰!砰!

他的巴掌拍在玻璃上,更拍在林子楠心上。

她绝望又痛苦的捂着玻璃,想要遮住林勇安的眼睛。

可那巴掌砸的太疼了,疼的她忍不住往下缩,“爸爸,不要看,不要看了。你回去吧,回家去好不好?

厉以深轻笑一声,面色更冷,突然压在林子楠脸边,贴近玻璃。

深黑的瞳眸中迸出一道冰冷的恨!

“林勇安,当初你强迫我母亲的时候,就该想到有今天。

厉以深嘴角挂着残忍的笑,一边说,一边一边继续他的掠夺,“我母亲不过长得像你妈而已,得不到红颜知己的爱,林勇安竟敢强迫我母亲,逼得她愧疚自杀的。他做梦也没想到会有今天吧?

林子楠整个人僵住。

她爱厉以深整整十二年,为了他,可以付出一切!

可却不曾料到,这一切,不过是一个报复的局。

幸福成了泡沫,恶梦和屈辱接踵而来。

不敢置信的泪水破眶而出,滑落到肌肤相触的地方,烫得厉以深一颤。

他放开她离开,恨恨的盯着林子楠,愤然冷笑,“果然是贱人,伺候人的本事都不用学!别这么早伤心,还有更令你意想不到的。想想你亲手布置的梦幻婚礼,新娘却是你死对头林染,什么感受?心碎吗?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林子楠崩溃到心痛,嘶吼着。

“为什么?厉以深站直,整理好衣服,居高临下的冷睨着狼狈的她,“我若真的要娶你,这些年就不会让你只做我的秘密情人了。

真相总是太过残酷,残忍得让人无法接受。

林子楠哭着哭着就笑了,是自己太傻,被爱情糊了眼!

室外的林勇安捂着胸口,脸色由白转青,一个踉跄,倒地不起。
林子楠顾不得浑身狼藉,手脚并用的爬起,冲了出去。

“爸……爸你怎么了?

林勇安浑身抽蓄,头一歪,白色的泡沫不断从口中冒出。

林子楠学医,做了厉以深几年的家庭医生。

父亲这是中风了。

林子楠惊恐至极,无助地回头,哭着向厉以深求救,“以深,求求你,帮忙送下我爸去医院。去晚了,就没救了!

厉以深优雅闲适的走近,看了眼,唇畔漾起抹报复后畅快的弧度,“死了正合我意。

男人转身离开。

林子楠看着厉以深绝情的背影,再也没有喊他一句,眼泪密集落在怀中父亲的身上。

心脏裂开的口子灌过风,冷得她全身发抖。

——

林子楠在医院里忙碌了一整个晚上,直到天亮,林勇安才从鬼门关被拉了回来。

她松了口气,刚坐下,林勇安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林子楠精疲力竭,眼睛跳得利害,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

她拿起父亲的手机接起。

“林总,有人举证您安排人套取厉氏集团的公司机密,公司被查封了。林勇安的下属沉重道。

厉氏集团,厉以深!

林子楠的心,咯噔一声,心脏像玻璃球破碎,玻璃渣一下子扎得整个心腔血肉模糊,呼吸都疼。

她站起来,拳头紧握,唇角颤抖得利害:“怎么会这样?我爸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对方一愣,“具体我们也不清楚,警方拿着查封令上门,说证据确凿。

林子楠捏着电话,目光沉痛地看向刚转进ICU的父亲。

公司是父亲一辈子的心血,如果他醒来知道出了事,后果不堪设想!

……

林子楠翻遍熟悉的城市,才在高端影楼的休息室找到了曾经那个和她亲密无间的男人

他熟悉伟岸的身影闯入眼帘,刺得她眼眶酸涩发痛。

他身上穿着她亲自选的婚礼礼服,可新娘却不是自己。

可笑么?

一点也不,处心积虑的阴谋有什么可笑的。

“以深……林子楠深吸了口气。

厉以深像是并不讶异林子楠会来找他,他拿起醒酒器,将之间倒进去的红酒装进红酒杯。

手里的酒杯晃动,腥红的酒液沿着杯壁一圈圈旋转。

他面容冷峻,没了平日的温雅柔情,冷冽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绝情又伤人的话自然流畅:“怎么?怀念昨夜在我床上的感受?

林子楠浑身一僵,说不出的难堪。

“你可不可以,放过我爸爸?她咬了咬唇。

“凭什么?

林子楠喉咙干涩,嘴角扯出抹苍白的笑。

对啊,凭什么?

所有的虚幻的爱情不过是阴谋而已,她在他眼里怕是连个妓.女都不如吧,这样的男人跟前,她还有什么资本?

“看在我……陪你睡了这许多年的份上。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