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烫太多了肚子鼓起来了 我被闺蜜带到密室调教gl小说

时间:2021-10-12 00:48:49
监狱这种地方,自来都是弱肉强食。

经厉以深一役,林子楠备受打击,对活着没了向往。

她独来独往,容忍沉默,让监狱里的犯人对她的欺凌变本加厉。

“小贱人,听说你为了一个不要你的野男人害死了自己父亲?可真能耐!女犯头一把抓起林子楠的头发,朝着她呸的一声,把谈吐到了林子楠脸上,鄙夷地对她拳打脚踢。

林子楠已经死掉的心再次鲜血淋漓,没有光彩的眼中明灭着恨意。

她能忍平日的任何欺负压榨,却不能容忍他们对父母的侮辱咒骂。

在狱犯的大肆哄笑下,林子楠眼中卷起狠厉的风暴,“那就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

她邪肆疯狂的冷笑,出手快如闪电,一把擒住女犯的手腕一捏一扭间,已经扭转了局势。

原本押着她欺凌的女犯被她拖起,同样揪住头发,膝盖弯曲,发狠地撞击在她肚腹,脸面。

“你们可以骂我欺负我,却谁不能涉及我父母!

“啊……出人命了……狱室中响起女犯人们的尖叫声,林子楠却疯狂狠厉得浑身血液都在燃烧。

她是跆拳道高手,看起来瘦瘦弱弱,却很有暴发力。

这世上,除了厉以深能肆无忌惮地欺负她,其它人都不行!

好几个女狱警合力才把临近崩溃疯狂的林子楠拉开。

女犯人浑身是血,被收拾得像条死狗,再没了之前的嚣张气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林子楠浑身颤抖,双腿间淋淋漓漓地渗出鲜血。

……

林子楠怀孕了!

她坐在那里沉默许久,最后抬头,赤红着双眸看向狱警,眼眸不再死寂无波,幽深明灭间全是哀伤,“我要流产!

“这个需要通知你的家人,我们无权做决定。

“……我没有家人。林子楠把脸埋进了双掌间,声音再不复说流产时的坚定果决,一字字,嘶哑颤抖。

她身上散发出的浓浓的悲伤,那情绪仿佛能传染,即便只是看着,女狱警都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哀莫大于心死,大概说的就是林子楠。

母亲死了,疼她的养父也被她害死了。

这世上,再没有能让她牵挂的存在。

除了同情,女狱警不知自己还该怎么安慰这个受伤的女子。

“在咱们这里,许多人都想有个孩子,却一辈子都无法实现。林子楠,每个宝宝都是天使。这世上,不只有绝望,还有希望。你只被判了三年多的刑,为了孩子,好好表现,争取减刑。当你出狱的时候,他(她)都会柔柔地叫你妈妈了,你想想,那画面,多窝心……

心死的林子楠听着听着就哭了,呜咽声低沉,压抑得旁观的狱警眼眸都发酸。

这个世上唯一与她血脉相连的人,没人知道她有多舍不得。

“我可以见一个人吗?

林子楠要见的那个人叫容御,是林子楠在这世上,唯一还能信任托付的人。

他来的时候,林子楠死寂的眼眸里才有了光彩。

“我怀孕了,想要生下他。林子楠说这话的时候,泪水再度流了下来。

泪水不再只是绝望,而是对未来的创景与希望。

“厉以深的?

林子楠点头,“容御,能帮我个忙吗?

容御不知该说什么好了,恨铁不成钢的瞪她:“那个绝情心狠的男人,害得你还不够惨吗?他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如此!

“你说得对,他不值得。可是容御,宝宝是我的,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牵挂。能给我动力,活着走出监狱,看到未来的亲人!

容御涌到舌尖的劝说最终没有出口,沉默地吞了回去。

他眼眶酸得发红,沉沉地问:“你想要我做什么?

林子楠脸上还挂着泪水,却笑了,那笑容光彩夺目。

她吸了吸鼻子,说:“我怀孕的事,不能让厉以深知道。

容御点头,他懂。

以厉以深的铁石心肠,冷情绝性,是不会容许林子楠生下这个孩子的。

“我需要减刑,为了孩子,我必须尽快出去。

容御再度点头,“好!你放心吧,这些我都会悄悄给你办妥。

“谢谢!
容御对林子楠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没有人比林染更清楚。

林染恨得咬牙切齿:“这么说来,林子楠是怀孕了,而且孩子还是以深的?

“听他们对话的内容,是这样说的。

林染唇角勾起抹阴狠的笑,“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不死心!林子楠,你还真是个打不死的小强。

她从包里抽出一叠钱来,递了过去,“这孩子,不能生下来。在监狱那种地方,想要人不知鬼不觉的弄掉个未成形的胚胎,你肯定有办法的吧?

对方收了钱,腆着脸讨好地笑:“林小姐放心,要在监狱里生下孩子,那可不容易。至少,饭菜就不是很干净。

……

林子楠捂着疼得痉挛的肚子,撑着铁门钢筋向狱警求助:“我肚子疼,快救救我的孩子。

有湿热的液体自下身流出,湿了她宽松的囚裤。

在狱警惊恐的眼神中,林子楠缓缓蜷缩下去,像困兽般绝望悲愤,“我只剩下他了,求求你们……

然而,为时已晚。

林染一脸幸灾乐祸的出现在病房,“知道为什么你会流产吗?因为你误食了堕胎药!

林子楠闭眼,心落进了地狱里,再难爬出。

“监狱这种地方,堕胎药可不常见。可惜了是对双胞胎,都成型了。你子宫损伤性大出血,以后都再难怀孕。

林子楠整个人都在颤抖,她深深吸气,努力克制,手在被子底下紧握成拳。

“滚!

林染仿佛没听见般,自厉自地说着:“林子楠,厉以深知道你怀孕了。他怎么会让一个他痛恨的女人生下自己的孩子呢!

林子楠的心像被谁捏住了般,痛得都喘不过气来。

“你说够了吗?说够了马上给我滚!

林染冷笑,睥睨地看向如蝼蚁般的林子楠,唇角得意的弧度肆意扩大:“你一个杀人犯,有什么资格对我大呼小叫?

她脸上全是阴狠,拿出一个医院废物处理袋,走到林子楠面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吗?

“是你肚子里掉出来的野种!

透明密封袋里,是两团模糊的血肉。

林子楠看得头皮发麻,破碎的心再度被撕裂着痛,痛到麻木,痛到疯狂。

那是寄托她全部希望的孩子啊!

她急促地吸着气,双目圆瞪,眼珠像要脱框而出,神色骇人。

林染满意地看着她癫狂狼狈的样子,嘴里啧啧有声,报复的快感酣畅淋漓。

“这种东西,给你看看是慈悲。林子楠,我会把它拿去喂狗,你这种贱人身上掉下的东西,也只配喂狗了!

那似被人捏着的心脏终于不堪重负,啵的一声,碎成了千万片。

林子楠眦目欲裂,手背青筋鼓起,输液管里血液回流,触目惊心。

天堂和地狱,只有一线之隔!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