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装睡从后面进去了 粗大烫进出腿间粉嫩屁股

时间:2021-10-12 01:01:42
要找到杜安艺,并不是什么难事。

  容席带她回了别墅,她一定会牢牢的守在这房子里,等着赶自己出去。

  南昭念打了车直接回了别墅,刚推开门,就看到杜安艺正站在落地窗边听着音乐。看到她进来,杜安艺的脸上闪过一丝讥讽,正要说话,南昭念已经气势汹汹的先冲了过去。

  “贱人!

  她用力的在杜安艺的胳膊上推了一下,杜安艺一个踉跄,狼狈的摔在了地上,痛的大喊:“南昭念,你这个疯子,你竟然敢推我!

  南昭念往前一步,踩住杜安艺的衣角,冷眼看她:“疼吗?你这种狼心狗肺的人,也知道疼吗?妈妈被你推下去的时候,你可曾想到她会有多疼?

  曾经何婉对杜安艺的好,几乎让旁人以为杜安艺就是何婉自己亲生的。

  如此这般的厚爱,却没想到成了东郭先生与狼。

  南昭念越想越是愤恨,用力的踩住杜安艺的衣角,高高扬起手:“杜安艺,你木艮本就是狼心狗肺!

  话落,别墅的大门猛地被人推开。

  南昭念的巴掌还没有来得及落在杜安艺的脸上,整个人就被一股巨大的力气扯开,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上。摔倒在地。

  容席抱起杜安艺盯着她:“南昭念!谁给你的胆子敢动我的女人

  声音冰冷的如同寒潭之水,让南昭念忍不住抖了抖身子。

  杜安艺缩在容席怀里,一脸的梨花带雨。容席温柔的呵护着她,冷冷看了一眼地上的南昭念,转身上楼去了。

  这女人还不知道自己家就要破产了吗?竟然还敢这么嚣张。

  看着容席离开,南昭念心里总是隐隐有些不安,但她还是强撑着一口气,自己起身离开。

  入夜,别墅外多出了一个略微苍老的身影,时不时的,抬头朝三楼亮灯的窗户看一眼。

  容席站在窗边,看着南昭念的父亲南震柯,嘴角挂着一抹冷嘲。

  南震柯等了许久,也不见容席下来,腿脚抖了抖,又继续站着。

  没一会,闷雷滚滚,顷刻间下起了大雨。

  南震柯的助理见到下雨,赶紧劝他回车里,但南震柯就是不肯,执意要在雨里等着。助理只能打电话给南昭念,希望她能让容席下来。

  南昭念知道后,立刻从医院赶回了别墅,看到站在雨中已经淋湿的父亲,突然意识到。

  应该是南氏出事了!

  “爸,回去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好吗?她艰难开口。

  南震柯摇头:“不能走!等不到容席,我是不会走的!

  南昭念知道再继续劝说父亲也是无用,抬眼看了一眼三楼的灯光,推门走了进去。

  容席就在书房里,看到她进来,眉宇间毫无意外之色。

  南昭念咬了咬唇,走过去低下头,放软了自己的声音:“容席,去见见我父亲吧。他年纪大了,再这么淋下去,身体会受不住的!

  容席手里把玩着一只钢笔,像是在思考似的,过了一会,才淡淡开口:“想让我去见你父亲,也不是不可以。

  闻言,南昭念眼底窜出了一抹希望。

  但下一秒,容席的话就把她彻底打入了地狱。

  那个她爱了这么久的男人就这么淡淡看着她,唇角微扬,一字一句却都像针一般扎在她心上:“只要你从这里趴着去给安艺磕头认错,磕够一百个,我就去见你父亲。
  去给杜安艺磕头赔罪!

  南昭念浑身冰冷,盯着容席那张俊颜,心碎到连声音都找不到了。

  见她呆立不动,容席冷笑一声,站起身来,就要离开。

  就在他经过南昭念的时候,地板上突然“咚的一声重响,南昭念跪下了。

  她一只手攥的骨节泛白,抓着他的裤管,一字一句如呕心沥血:“别走!我做!

  容席微微挑眉,有些不相信她竟然会答应,一时间站在原地没动。

  南昭念不再看他,跪着转身,弯下腰,贴着地面磕了第一个头。

  紧接着,她用膝盖爬着往前,继续弯腰磕下去。

  容席的脸色渐渐阝月鹜起来,说不清是南昭念磕的不好,还是她这副样子污了自己的眼睛,紧盯着南昭念匍匐在地上的背影,狠狠拧紧了眉毛。

  南昭念分不清是头更痛,还是心更痛。

  她恍惚的想起小时候和容席在孤儿院的日子,她给他讲花朵的样子,讲落雪的样子,讲晴空万里的样子,他都是安静的听着,没从表现出其他的情绪。

  她带给他的糕点,他都吃了,所以她并不清楚他到底喜欢哪个口味。

  她讲给他的故事,他都听了,所以她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爱好。

  结婚三年,他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她更是没有什么机会去了解他。

  或许,她这辈子木艮本就没有了解过容席。

  她甚至连自己磕了多少头,都记不清了!

  从容席的书房一路下楼,到了二层的楼梯口处,她的膝盖已经磨破了皮,脑门处也隐隐发青。但距离杜安艺的房间还有一层楼的距离,她必须咬牙挺住!

  南昭念踉跄的爬向二楼的楼梯,一个不稳,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

  然后她撞到了容席的腿,男人声音冰冷:“够了!现在赶紧从我眼前消失!

  南昭念停下来,缓缓的抬起头,看到容席走出别墅,站在自己父亲面前,这才踉跄着身子起来,默默的从后门离开。

  离开别墅,她只能回到自己从前买的小公寓里,因为体力不支又太过伤心,没一会她就昏睡了过去。

  这一觉南昭念睡得很不安稳。

  第二天早上,还没睁眼的南昭念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打开门,是梁加元苍白的脸。

  南昭念一慌:“出什么事了?

  梁加元欲言又止,伸手扶住她的肩膀,才小心开口:“昭念,你要挺住,伯母已经哭晕了,你不能再倒下!

  南昭念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快告诉我!

  梁加元低下头:“你父亲他,昨晚,跳楼自杀了!

  父亲跳楼自杀?不,不可能!容席昨晚明明见了父亲的!

  南昭念踉跄的退后几步,拼命摇头,“不会,你一定搞错了!不可能的!

  梁加元一把按住她的肩膀,强迫她镇定:“昭念,你听我说!你父亲去找容席投资想挽救公司,被容席拒绝了!他走投无路,最后选择了自尽,这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明白吗?

南昭念盯着他,目光犹如停滞了一般,身子瞬间软了下去,发疯似的抱着头,瘫软在地上大喊!

  这接二连三的打击,终于压垮了她紧绷的坚强,南昭念在这一刻,彻底崩溃了!

  “昭念,你别这样!昭念!梁加元想要掰开她的手,让她看着自己。但南昭念抱得紧,他掰不开,只能抱起她,急匆匆的赶往了医院。

  医生给南昭念打了一针安定,她才算慢慢的平静下来。

  但即便是昏睡过去,她的眼角始终在不断的溢出泪珠。

  两个小时后,南昭念醒了。

  不再崩溃的她静静的坐起来,和梁加元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帮我!

父亲的后事必须好好的办完,她不能让那些等着看笑话的人得逞!

  南家现在就剩下她和母亲,她要撑起这个家,为了父亲,她不能倒下!

  南震柯的葬礼在梁加元的帮助下,处理妥当。南昭念强撑着,但还是难以掩饰脸上的憔悴。

  梁加元看着心疼,“昭念,你和我在一起吧,以后的日子,我来护着你。

  南昭念摇头:“南氏是我爸的心血,我不能看着它就这么不复存在了。你放心,我一定能扛过去!

  一定能过去,就必须要先解决公司的危机。

  而能解决这种需要巨大资金的危机,南昭念找不出还有谁,能比容席更合适。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