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开到最大就不疼了视频试看 公么把我次次送上高潮小说

时间:2021-10-12 01:06:54
惶惶不安的过了几天,苏婉柔便来缠着她出门参加赏花会,磨不过苏婉柔的哀求,她随苏婉柔一起到了将军夫人娘家——上官府参加赏花会。

  她避开众人,慢慢走在池塘边的石子路上,突然一阵脚步声,叶雨薇发现身后来了一个男子,叶雨薇回头看着来人,沉默了片刻——

  这是——程尚书家的小儿子,程知杰.

  “程公子。她曲膝行了个礼

  程知杰露齿一笑,那么的阳光,那么的温暖,叶雨薇回以一个舒心的笑容。她的笑很甜,很美,程知杰不由得看呆了,耳根通红。

  叶雨薇眼神微闪,细想前世……程家这个小公子好像正好就是这个时间段,向她表白心意,只不过那时的她心里只有宇文轩,哪里还看得见旁人的身影。

  “叶小姐……叶小姐……

  程知杰喊了她好几声,叶雨薇才将思绪从回忆中抽取出来。

  “不好意思,程公子你方才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程知杰轻咳一声,调整好心态,问道:“听说你前段时间身体不适,现在可好些了?

  “多谢公子关心,已无大碍。

  “叶小姐,要多注意休养。程知杰听到无碍,再看到叶雨薇红润的脸色,才稍稍放下担心。

  惊艳于她的笑容,便悄悄多打量了她几眼,耳根更像是煮熟般发烫得厉害。

  跟程知杰聊天,叶雨薇感到异常放松,恬静美丽的笑容也频频浮上脸庞,更显她美丽可人。

  “上次家母参加将军夫人寿辰时,提及叶小姐,曾夸奖叶小姐知书达理……支支吾吾半天,便也没了下文。

  闻言,叶雨薇睫毛微颤,而后意识到什么……

  这里十分幽静,是适合谈心事的地方。

  叶雨薇有些紧张,猜测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她指甲深深陷入掌心,不自觉抿唇。

  低着头往前走,没注意到前方的池塘边缘,她被边缘的石块跘了一下,险险要跌入池塘,程知杰连忙拉住她的手臂,将她拉回。

  这一刻,叶雨薇撞入程知杰的胸膛,她眼冒金星,而彼此之间的距离近得可闻。

  远远看去,就像是女郎乖巧听话的靠在男子怀里,如情人般交颈私语,好生浪漫

  “雨薇……我,我心悦你,待你……待你……程知杰心跳不断加速,紧张的盯着叶雨薇,紧张到话都说不清楚。

  叶雨薇咬了咬唇,上一辈子,她干脆利落的回绝了他,然后接到圣旨嫁入了襄王府。

  如今,她却犹豫了。

  这辈子,她不想再和宇文轩有任何关系,程知杰是个很好的人,如果和他在一起,也许是段良缘,可是以宇文轩为人……

  “程公子,我……她并不想骗他,而且以她对宇文轩的了解,以及这段时间宇文轩对她的态度,她害怕宇文轩对程知杰下手。

  她推开程知杰,站定深吸一口气,良久,她浅浅笑道:“请给我一些时日,好好想想。

虽然不是肯定的答复,程知杰还是像个孩子一样高兴得手足无措。

  他想伸手拥抱叶雨薇,又怕唐突了她,最后只有默默傻笑。

  叶雨薇被他的笑感染了,一扫前几天的阴霾。

  远处传来了几个孩子嘻闹的声音,她低低的道了声告辞,旋即离开了小路。

  而这一幕,被暗处的人看到,随后一个身影消失在墙角。

  ……

  襄王府内。

  襄王宇文轩听着暗卫汇报的情况,眸色深谙,一个白瓷茶杯又碎在了地上。

  他想起来了,程知杰曾在她被废冷宫时,多次觐见请求为她求情。

  前世,他不在意叶雨薇,所以对这个为她求情的人同样没什么兴趣。

  但是现在,他绝不允许任何人染指他的女人

  叶雨薇只能是他的,永远也只能是他的。

  这一刻,宇文轩有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夜晚,叶雨薇一脸疲惫的走到院门,烦心之事过多,导致她都未曾注意院中的侍女都不见了。

  她刚一进闺房,便看到床榻之上斜倚着一个男人,差点失声尖叫!

宇文轩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看样子已经闭目养神很久了。

  直到她推门而入,他睁开那双寒瞳盯着她,灼灼的目光仿佛要把她烧出两个洞。

  “你为何会在这里?!叶雨薇惊到已经忘记尊称他为襄王。

  宇文轩单手支撑着下颌,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有何不可,嗯?

  他说完站起来,慢悠悠的向她走来。

  当宇文轩距离她三步之遥时,叶雨薇更加惊慌。

  “这……这是我的房间,男女有别,襄王殿下请尽快离去。

他是觉得自己是王族便可以一手遮天吗?

  这样的行为属于私闯朝廷命官的府邸。

  宇文轩一步一步朝她逼近,突然大跨一步直接到了叶雨薇的面前,把她吓得脚步凌乱,又被凳子绊倒。

  他伸出手拉住她的手腕,一把将人扯回怀中,两人一同跌坐在椅子上。

  宇文轩修长的手指缠上她的长发,语气淡淡,问她:“今日的赏花游园会好玩吗?

  叶雨薇沉默着与他对视,不想回答他的任何问题。

  她觉得宇文轩这个人越来越不可理喻,她如今与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但他的语气就像关心一个妻子的日常那般,让人心烦。

“雨薇,不要挑战我的耐心。男人搂在她腰间的手突然发力收紧,叶雨薇被他的手环得生疼。

  她梗个脖子,丝毫不退缩,“襄王殿下意欲何为?

  “雨薇这是要忘了本王,和旁人双宿双飞?

  结合之前发生的种种以及她对他的态度,宇文轩总结得出一个答案。

  看来,不止他回来了,她也回来了。

  可是,她如今不要他了。

  避开宴会,不与他见面,还有今日下午在上官府后花园,与那人交谈甚欢。

看来她是打定心思此生要与他再无瓜葛。

  她倒好,说忘就忘,那么他呢?

  在那个阴暗的世界里,叶雨薇就是那道唯一的光,是他的救赎,没有了她,他会疯的。

  叶雨薇微愣,转瞬即明白这个男人在监视她。

  “襄王殿下可是最近闲得慌?咬牙切齿的问了一句,尔后她下意识转身就想跑,却不料宇文轩眼疾手快,一把扣住她的下巴,让她的眼睛里,只看得到他一人。

  宇文轩是疯了吗?这里是当朝丞相的府邸,他也只是个王爷,怎么可以这般目中无人?

  “襄王不怕言官参你一本吗?我父亲可是当朝丞相!

“噗,雨薇不知道吗?只怕你父亲此刻恨不得将你送上我的床榻。今生今世,你只能是我宇文轩的妻,哪怕用最极端的手段,我也要将你囚在我身边,你知道的,我做得到。

  “你这个疯子,疯子!骂完,叶雨薇张口想要叫人,但下一秒却被宇文轩堵住她的唇,以吻封缄。

  叶雨薇气急败坏,抬手给了这个无耻的男人一个耳光。

  宇文轩没有料到她会打他,他动作一顿,随即眯了眯眼。

  叶雨薇情绪再也绷不住了,她红了眼,怒喝:“我与何人一起都与你无关,我就要离开有你在的地方!就算是死,我都不想再看到你!

  宇文轩薄唇紧抿成线,周身的气压低到骇人。

  下一秒,他将女子打横抱起,而后扔在榻上,束缚住她的自由,恶狠狠道:“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