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未发育完全的小缝视频 车上最后一排搞我

时间:2021-10-12 01:19:29
女人就是头不乖的狮子。

“!!!徐杰。

怎么感觉有点火药味?

办公室里沈肴念了几百遍我佛慈悲,才压下怒火,“厉总,您老要的文件。

老?

他很老吗?

厉少承慵懒的靠在那,晨光透过落地玻璃洋洋洒洒落在他身上,原本冷毅的脸部线条,明显柔和几分,好一副盛世美男图,在看过众多美男的沈肴,也不免多瞧上两眼。

衣冠禽兽!

“在你眼中,我很老?

“不,不老,你都快年经死了。沈肴腹黑的笑了笑。

等等,这问题好像那里怪怪的?

厉少承垂眸,猜不透在想什么。

回到办公室的沈肴,随便画了几个稿子,便累沉沉的扒桌上磕一小会,与至于午饭时,小奶包都没有把她叫醒。

“田田姐,一定是厉总把我妈咪害得这么累,我要去找他报仇!小奶包愤愤不平,摸着下巴,真在想法子。

可是上次妈咪买的小白莫名其妙的不见了,他哭了好久呢。

乔田田以为小孩子闹闹脾气,“嗯,昊泽宝宝棒棒哒。

“那你不许告诉我妈咪,她就是太弱了,胆小怕事,一看就做不了大事的人,哎,我还要早点找到爹爹就好了,有爹爹照着,妈咪一定不会傻的帮别人洗衣服!小奶包忽而皱眉,忽而叹气,又忽而诡异的笑。

粉嫩的小脸,萌动可爱。

趁着乔田田上洗手间去,小奶包偷偷溜了出去,七拐八拐的上了电梯。

身旁的一位高挑身材的美女,突地见到一可爱的小奶包,好奇的问,“小朋友,你去那啊?

小家伙带着帽子都这么可爱,让厉少晴都不忍心把他轰出去,这可是总裁专用电梯。

“漂亮姐姐好,我找厉总。小奶包的小短手,立刻就握住了厉少晴的大手,她一惊乎,天啊,这嘴也太甜了吧。

莫名其妙的她就答应了,“好,你跟着我,我带你去。

小家伙找她哥?

难道是他哥的私生子?

不过看这侧脸,还真有些像的。

来到总裁办公室时,小奶包抬眼看了一眼那三个字,厉少承,小嘴微勾。

推门而进的厉少晴,并没有看到他哥,等了一会儿,她有事起身对小奶包说:“你再等等,我先出去办个事,马上回来。

“漂亮姐姐拜拜~小奶包奶声奶声的说,挥了挥小短手。

实际厉少晴一走,小奶包就准备起他的武器来。

总裁办的大门微微推开,男人大长腿迈了进来,身穿蓝色衬衫的厉少承,双手抄袋,面无表情,下一秒,小奶包猛地跳了出来。

小短手拿着把水枪,按下,水直射厉少承的衣服上,“哈哈哈,大怪兽,我要代表迪咖消灭你!!!

厉少承脸色更沉,从来没有被小孩这样闹过,他深眸紧缩,“那来的小鬼,谁准你进来的!

男人声线依旧醇厚,如午夜般流动的河水。

“漂亮姐姐准我进来的,关你屁事!小奶包拽拽的抬起头,姿势霸气。

这口气,这胆子,让厉少承莫名的有些熟悉,嗯……跟他小时候很像。

葡萄般扑闪的大眼睛,眨了眨,小奶包惊讶的看着那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这……就是传说中的爹地啊。

小奶包把水枪一扔,跑过去,抱大腿,“爹爹,爹爹,我终于找到你了……

一天被泼了二次的厉少承,心情自然是好不到那里去,他眉心蹙起,垂眸看着小小的小奶包,他身上的味道,竟然还带有那死女人的栀花味。

有那么一刻,让厉少承认为,一定是那个死女人派来,乌龙他的。

过后想想,她敢!

“找你妈去,我不是你爹。

小奶包不放手,嘟唇道:“你就是我爹爹,你不信?

小短手飞快的扯掉帽子,露出的粉嫩精致的五官,惊得厉少承频频后退。

幽冷的眸子,暗沉如夜,厉少承自知这些年他就没有播过种。

只有唯一的一次……

四年前的那一夜,令他疯魔,食不知味的那一夜。

每每回想起,他都夜不能寐。

小奶包见厉少承一副吃了天的表情,咬了咬小唇,瞪圆了一双葡萄眼,每次他这副表情,对妈咪是有求必应的,“爹爹,我找了你一个世纪,没想到你躲在这里,宝宝好想你哦。

厉少承眯眼,纵使眼前的小奶包跟自己一毛一样,但并不代表,他会失了分寸。

“谁告诉你我是你爹爹的?

“哼!你不相信?小奶包鼓起腮邦子,双手抱胸,“你可以去做亲子鉴定。小奶包扯下自己一根头发来,用纸包起来,放在桌上。

这是验定他们是为亲子之间,最快最有效的方法。

厉少承看着小奶包撅着嘴,莫名的心底划过一丝微妙的感觉,他问:“你几岁了?

“四岁啦。粉嫩的小脸儿荡着萌萌的笑,像是看英雄一般的看着厉少承,他做梦都想要个像厉少承这样威风凛凛,高大帅气多金的爹爹。

这样就可以保护妈咪了。

时间确实差不多,可这也不代表,他就是小奶包的爹爹。

“你一个人出来的?厉少承问。

小奶包点头,“嗯,我妈咪在睡觉,她不知道,不过我马上会回去。

“我派人送你回去吧,徐杰……

小奶包走到桌前,写下了电话号码,“爹爹,我把联系地扯电话都写上了,一定记得有结果给我打电话哦。

就算厉少承不打,他也会找来。

此路他已经默默记住了,还怕以后没机会。

徐杰进来,惊掉了下巴的看着缩小版厉少承,只是越看越有些眼熟,却一时又想不起来。

这是老大传说中的私生子?!!!
一觉醒来的沈肴,发现儿子不见了。

“肴肴,对不起啊,我就是去了敞洗手间,回来他就不见了……乔田田死的心都有。

“说这些有什么用,分开找人!

没了小奶包,她该怎么办?

她想她会自杀的。

听到有人说瞧见小奶包上了总裁的专用电梯,沈肴便似箭的飞了过去。

办公室没有,却意外的瞥到阳台上的一对男女,男人垂眸,冷着脸似在思索着什么。

女人一副娇羞状,坐靠在他旁边,看见沈肴失魂落魄的样子,还以为她是看到厉少承和自己在一起,惊吓过度。

沈梦然昂首挺胸的走了过去,一脸亲呢的道:“姐姐,你在这呢,叫我好找啊……过来,给你介绍下,这位是厉少承,我未婚夫!

最后三个字拖长了尾音,沈梦然眼角的笑意快要笑到后脑勺。

甩开沈梦然的手,此刻的沈肴已经魂游,一心都在找儿子当中,正想走时,却瞥到厉少承身后的一个大箱子,在家玩躲猫猫时小奶包最喜欢躲箱子里,沈肴想着是不是藏那里了。

“姐姐,我叫你呢,你怎么了?别担心少承人很好的,你有什么事情要帮忙的,告诉我,我让少承帮你……

沈梦然表面关心,实至话中带刺。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