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抱在墙上c是什么感觉 堵好了一滴也别流出来若若

时间:2021-10-12 01:50:14
医院。

林子楠身心俱疲。

她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林勇安,所有的强忍的委屈,都像泄阀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母亲早死,养父重病,曾经以为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还有厉以深是她的依靠。

她从未怕过这个不确定的世界,因为她有厉以深。

可如今,她什么都没有了。

大千世界,仿佛突然就没了她的容身之地。

穿着防菌服的她紧握住父亲的手,脸颊贴在上面,无声的恸哭,细瘦的肩膀颤抖耸动。

悲伤像云,天都要塌了似的黑压压的笼罩着一切。

“爸,对不起!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是我有眼无珠,错把豺狼当良人,才害你变成这样,还害了公司!

“爸,我该怎么办?

帮不了你对抗病魔,也挽救不了你的公司……

林子楠哭晕在父亲身边,被重症室护士发现,送 了出来。

医院是个充满希望又冰冷的地方,生老病死,一半由自己,一半由这里。

在绝望面前,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是尽头。

糟糕的情况只会累加,不会好转。

林子楠以为,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如此。

然而,当法院的传票送到她手上的时候,世界才真正开始崩塌。

原告起诉林子楠没有主治医生执照,参与手术,造成医疗事故,病人家属要求死刑!

做为家庭医生,林子楠只为厉家人看过病。

而唯一的例外,便是曾经主治参与过厉以深一个手下的手术。

当时的情况紧急又危险,在厉以深的授意下,林子楠想也没想,出了手。

明明已经好转入院的病人,却死于医疗事故,源头还在自己身上。

死者家属不接受私下和解,去法院起诉,情绪崩溃地要求必须判处无良医生林子楠无期徒刑。

林子楠得知这一切后,已经没了泪水。

厉以深对她的报复一环接一环,步步相逼,是要置她于死地的!

她还天真地以为,能打动他,请他看在过去多年的情份上,放过父亲一马。

殊不知,过去的情份,也是建议在他的仇和恨上,根本没有值得他宽恕地方。

法庭上,原告方律师陈词激昂犀利,认定林子楠只是毕业于医学院,但是手术医师执照没有,涉嫌无证行医,误诊,导致殒命。

随后相关的证据资料一一呈上。

林子楠的肩膀一次次垂下。

父亲重病,林氏被查,林染母女迅速地与他们划清了界线。

林勇安背着公司倒闭的巨大的债务,还有高额的医药费用,都需要林子楠想办法筹借。

她知道,她快要,就快要被厉以深打倒了。

可是她怎么能倒?

厉以深作为证人,站上法庭上时,林子楠佯装漠然的神色一寸一寸龟裂。

法庭上。

厉以深回答得平淡简洁,却直切要害:“林子楠是我的家庭医生。死者是我的员工。

“我员工发病时,正好身为医生的林子楠在场,提出医治。

“当时大家提出打120,但是林子楠……

林子楠几乎听不清厉以深说的话,只见他那两片曾经温柔亲吻过她无数遍的唇,此时正吐出刀子,一刀刀在要着她的命。

他是不在乎她的命吧,虽然他曾经把她捧为手心珍宝。

可是如果不把她捧为珍宝,又如何能将她抬至云端又砸向地狱?

这大概就是他要的报复吧。

这时候他一定痛快了吧?

在林子楠绝望的视线里,厉以深递上了那份他口诉,林子楠亲笔录写的诊病记录。

林子楠再度崩溃,“那不能作为证据,那份病例里的内容是厉以深口述,我记录做为参考待用的……
中途休庭,林子楠疲惫地坐在休息室里。

心是空的。

她只有一个信念,否认一切。

她要撑住,撑住,虽然她没有了依靠,可是父亲需要她。

厉以深站在远处,神色淡漠地接着电话。

那长身玉立的背影太过绝决狠戾,找不出丁点抱着她喊“楠楠时的柔情蜜意。

想到自己整整十二年的爱恋,倾刻间便喂了狗,那种愤怒痛恨不甘,简直能揉碎她五脏六腑。

律师在她身旁无奈叹气,“林小姐,以现在的情形来看,我们若再没有其它新的证据,官司必输无疑。

林子楠的手,紧握成拳,许久未修剪的指甲穿破皮肤,扎进了手心。

厉以深不知什么时候挂了电话,目光阴翳狠辣的看了过来。

林子楠脊背上窜起一阵寒意。

厉以深走近,“林染食物中毒,造成了急性肾衰竭,需要换肾!

林子楠用冷漠伪装了自己依旧的放不下,“所以呢?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换一颗肾给她,我就考虑放过你。

“凭什么!林子楠倏然站起,愤怒得像发难的狮子,又悲伤得像个无助的孩子。

“从初中开始,我整整爱了你十二年。这十二年,为你,我恨不能付出生命。即便如此,都没能撼动你冰冷绝情的心分毫。我不信,她林染,就能让你爱得不厉一切?甚至不惜放弃你精心设下报复我局!

明明是愤愤不平的话,林子楠却用平缓的语气说出,字里行间,深深浅浅全是她的痛!

“你说得对,她不值!但谁让她给了一颗肾我呢。厉以深勾唇一笑,满是嘲讽。

林子楠似不能承受般,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

她扶着椅背,一只手无意识地盖在腰间那道伤口上,愣愣地看着厉以深。

“……你说什么?好半天,林子楠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轻飘飘的问。

“林染当年不厉一切地为我捐了一颗肾,所以,你若肯换,我说到做到,从此后,放过你!

林子楠不敢置信,被手捂住的腰间,空落落地痛着。

她原本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出口却成了干涩地质问:“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们是姐妹,匹配率比其它人都高。

“不好意思,我拒绝。要用我的器官,来换你对恩人的情义,你以为,你是谁?!林子楠奸计得逞似的笑着,说出的话没能伤得了厉以深半分,却似刀似箭,狠狠地扎进了自己心口。

厉以深冷冷地看着她,神色漠然,波澜不兴,“那就别怪我了。

林子楠觉得,好似哪里在痛,却又好似,哪里都在痛。

手机响起,她麻木地接通。

医院ICU科室的电话:“林子楠小姐吗?您的父亲刚刚醒了过来,要找你。没看到人心跳突然就异常起来,我们采取了急救措施,却无力回天。直到最后一刻,他都没合眼……

林子楠耳里嗡嗡的响着,她张着嘴,很用力地吸气,却好像什么也没吸到。

手机突然就手里滑落下去,“砰的一声,摔在地上,变成几瓣。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