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精装满肚子公交车 老公那东西越来越大怎么办

时间:2021-10-12 02:13:19
男人正慢条斯理的吃着,好像陷入无人境界。

呵……

该死的厉少承,竟然变着法子来耍她。

“李总,来敬你一杯。沈肴拿起桌上的红酒便喝。

对面的江二公子连连叹息,可惜了美人,瞧上他多好,最少他年轻。

饭桌上其乐融融,饭桌下是硝烟战场,沈肴一边敷衍李成,一边还要闪躲他的皮鞋,倒至她不停的朝厉少承的方向移,还时不时的触碰到他的腿。

这斯该不会以为她在向他求救吧?

可恨的女人,竟然想勾引他!

厉少承脸色有点不自然,内心却被她的小动做泛起微微骚动。

这死女人,有毛病吧,前不久还说男人绝种了,都不会选他,现在……

呵……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沈小姐你懂事,我女儿要有你这么乖就好了,来来喝……李成拿起酒喝完,偷偷的塞给沈肴一张烫金房卡,本想甩掉的沈肴突然心下一转,悄无声息的放入包中。

沈肴浅笑,“李总,我跟你说的事?

李成挑眉,“喝酒时间不谈私事,要谈等会儿到房间里去谈。

人群渐渐散了,厉少承出去接了个电话,沈肴拿着卡,来到了酒店楼上的房间666号。

“喂……厉少承带着酒味的声线,比往日要柔和些。

“老厉,恭喜你兄弟,什么时候蹦出个孩子的?手机里顾北渊的声音带着几分戏谑。

厉少承左眼皮狂跳,有些紧张,“老顾说清楚。

那小鬼真是他儿子吗?

“基因相似度高达百分之99.99。你就是那孩子亲爹,错不了!顾北渊一字一语清楚的且严肃的说。

这种事可不能开玩笑的。

怔惊了片刻,厉少承掉挂电话,找到那张字条,小字写的挺可爱的,奇妙的初唯人父的心情涌上,突然觉得小奶包,超可爱。

电话打过来,正沉睡的小奶包被吵醒,看了一眼扒睡着死猪一样的乔田田,低喃了一句:“难怪找不到朋友,你睡死去吧。猪!

蹦哒着跑到门口,奶声奶声的说:“喂,找那位,我妈咪不在家哦。

电话那头,厉少承嘴角不自觉的扬起,“我、找、你!

……

灰暗的房间里,只有着一道朦胧的光线,连人的五官都看不太清楚,沈肴只闻到了呛人的酒味。

“美人,你来了。眼见李成就要朝沈肴扑了过去,她一个机灵闪躲。

沈肴:“李总,不是说谈明天发部消息,和谐取消离院区的投资么?

“真扫兴,谈什么谈啊,别给老子装清/纯,爷/乐了再说!一只咸猪手伸过来,探找着。

沈肴嘴角微抽,明眸发冷,“是你说的不装清纯!

她掏出包里的防狼雾,朝李成喷去,随后便听见李成痛苦的衰嚎声,黑暗里女人笑得邪魅。

“哎哟……辣辣辣,辣死我了,我的眼睛,你他妈这是什么啊……

“当然是胡椒粉了,行走江湖这些年,不备个防狼物在身上,岂不是对不起自己。沈肴悠悠的打了个哈欠,还真当她是软柿子。

她出道那会,你们都不知道在那混。

没拿小奶包的童子尿滋你,算便宜你了。

李成痛苦万分的骂:“臭货色,信不信我明天就叫厉总开除你!

沈肴耸耸肩,吹了个口哨,“我无所谓啊,开除我……正好呢。

“你……你……李成气的手指发颤,跑盥洗间洗了把脸,见沈肴要走,他便冲了出来,拉住她的包,不准她走。

沈肴挑眉:“再不放开,我报警了。

“报什么,最大的官在这,你给谁报?当然我乐意你给我报……从来没有女人敢跟我耍阴招,你死定了。李成半闭眼,只能睁一点来盯着沈肴。

沈肴一拳打过去,正中了李成的眼睛,他痛的连连后退。

李成反击,也一拳过去,沈肴一躲,却重心不稳,脚下一崴整个人朝地面摔了下去,她爬起来,却突然感觉身体无力的一软。

又跌了下去,她皱眉,怎么回事?
自己不因该的,沈肴练过跆拳道,打倒一个李成也没问题,可这身体无力……

“哈哈哈……姜还是老的辣啊,你就从了我,经后也不用跟着厉少承了,他可是有未婚妻的人,而我会好好疼惜你的……

李成的声音越来越近。

沈肴的额头上冒着细细的汗珠,她把唇都咬破了,鲜血蔓延出来,试图用疼痛来换回体力。

可好像都是徒劳无功。

麻蛋!

老娘这次要裁你手里了。

“滚……你给老娘走开……  

……

来到梵景小区2号楼的厉少承,一眼便看见站在楼下等他的小奶包,他蹙了蹙眉,那个死女人竟然把他儿子,一个人丢在家。

看他不跟她算算这笔账,为什么拐跑他的儿子?

“爹地,爹地,啊……你真是我的爹地,太好了,宝宝好高兴啊,宝宝终于也有爹地了。小奶包飞奔的跑过去,抱紧厉少承大腿。

太棒了,有爹地的感觉真好。

四年来,厉少承觉的亏欠小奶包好多,所以经后余生,多多补偿他。

厉少承眉目温柔,眼底极其震惊,又不掩喜悦的看着小奶包,把他抱在怀中,柔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奶包嘟了嘟嘴道:“我叫沈昊泽,妈咪希望我像阳光一样的开心,又希望我有福泽加身,说这是一个好名字,宝宝也觉得挺好的,爹地。

沈昊泽……

含意还行。

“你妈咪是谁?她去那了?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厉少承问话间已经把小奶包抱上车了,正准备开回别墅。

脑袋猛地一敲响,小奶包似乎也才想起了沈肴,原谅他是小朋友,刚才高兴竟然也望了问。

“我妈咪不是跟你一起的吗?

“嘶……

帕加尼跑车倏地刹车,调转头开。

厉少承眉心皱紧,黑黑的瞳仁闪着异光,“沈肴是你妈?!

小奶包翻了一记白眼,“嗯。

这么明显还用问吗?

“对啊,爹地,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妈咪,这四年来,我妈咪都是一个人哦,又当爹又当妈的,可辛苦了。

这点小奶包还是非常不满意爹地的。

震惊中的厉少承眯了眯眼,难道他见到沈肴有种熟悉感,原来她就是那晚的女人

想到沈肴还在酒店,厉少承莫名的紧张起来,刚才接电话出来的急,忘了那死女人还在。

心中百味渗杂的厉少承加快了车的速度……

666号房间里。

扒在椅子上的沈肴,手里拿着酒瓶,无力的对着李成,“你别过来。

“性子真是够烈的,不过我喜欢,你就别闹腾了,都这么晚了,你还想着厉总会来救你?别做梦了,日理万机的厉总,怕是早忘了你。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