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不大厉不厉害 男主用药让女主离不开他

时间:2021-10-12 02:21:48
沈真一直以为车祸的事只是意外,乔曼当时的举动也是无心之失,因此这三年心中都是愧疚,并没有太过细想这其中的不对,如今听了这些话才明白,她当旁人都是好人,但不知不觉间自己却变成了罪大恶极的那个!

  乔曼笑,眼泪滑落下去:“整件事并没有旁人作证,车上只有我们两个。我昏迷了三年失去孩子,如今连眼睛都没有了,你却奇迹般毫发无损。你猜猜尚卓超会信我们哪一个?

  沈真定定地看着乔曼,这就是她的闺蜜?她简直信错了人!

  乔曼拭去泪水,平静地睁着没有焦距的瞳孔看着沈真,那空茫的神色让沈真心头发毛:“我可以说出真相,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

  乔曼妖娆地笑起来:“我要你的眼角膜!尚卓超已经是你的了,我争不了,好,我把他让给你。不过你要把角膜捐给我,你那么爱尚卓超,想必不会拒绝吧?

  沈真被震惊得简直怔住了,她在说什么?

  “你做梦!这三年你昏迷在病床上,我的日子却也不好过,我和你已经两清!至于眼睛,角膜总是会有,非得要我的眼睛,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可笑么?用爱情换眼睛?在你眼中,我对他的喜欢就这么廉价?

  乔曼捂着胸口一字一句地阴狠道:“我可不是开玩笑,我偏要你这双眼睛,你猜猜我说给卓超听,卓超会不会支持我?你不想给我,好啊,你的话又算得了什么?

  沈真一阵寒栗,尚卓超……他会不会也这么想?难道乔曼已经和尚卓超这么说了!可是,不,他怎么会答应这样的要求?但回想起这两年自己受的折磨,沈真心里慌了。

  他能作假证明把她变成一个精神病患者,他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绝望的感觉袭来,沈真手指冰凉,克制不住地推向乔曼胸口:“乔曼,我看错你了!

  病房的门被人猛地踹开,尚卓超一把将沈真甩出去:“你做什么?

  沈真重重地摔在地上,嘴里吐出血来,她默默地爬起来。

  尚卓超搂住乔曼看她哪里受伤没有,嘘寒问暖的神情让她看在眼里,说不出的恶心。

  简直太荒谬了。

  三年前那次车祸过后,自己知道乔曼流了产,那孩子居然是尚卓超血脉的时候,已经心碎绝望过一次。

  但尚卓超还是要娶她,还向她解释过孩子的事只是意外,是酒后失足…… 她自然会信,那个时候的她爱尚卓超爱的昏了头,自然愿意相信尚卓超心里有的是自己,他是清白的!

  于是嫁了,和父母闹掰,把自己隔绝。直到被尚卓超关了起来,他把伪造的精神病鉴定书扔在她的脚下,她才知道自己多么天真。

  可她还是会幻想,幻想尚卓超的愤怒是因为孩子,因为孩子到底是他的血脉,因为他失望自己居然是个辣手无情的人,为了争夺他而不择手段,而不是因为乔曼这个人……

  可如今的一切告诉她,尚卓超可能从来没有一点点爱过她。

  她苦笑着,想要离开,却被尚卓超喝住:“你敢走?

  沈真回过头来,以从来没有过的雪亮目光对视着尚卓超:“我为什么不可以走?

  尚卓超嘲笑地看着她:“一个精神病人,需要时刻不离的监护才对。你敢走出这房门,就去尝尝电击治疗的滋味。

  沈真淡淡地看着尚卓超:“然后呢?挖下我的眼睛,献给你心爱的女人

  尚卓超怔了怔,然后意味深长地看着沈真的双眼。让她再也看不见?想必是个好主意。

  她没了眼睛,还能去哪?只能乖乖待在自己身边,到那时候,她会不会还口口声声地说爱自己?

  “这是个好主意呢。

  沈真厉声道:“尚卓超,你简直不是人!想要我的眼睛,休想!

  她不能交出眼睛。她怀孕了,她还要亲眼看见孩子的样子,陪孩子长大……

  可她能怎么做?尚卓超能将她从这座城市的任何一个地方抓回来,她没有钱,没有身份证,也没有手机,更没有朋友

  甚至现在的身份还是一个向和谐求助,都会被当做精神病患者的疯女人

  但她会拼了命地保护眼睛和孩子,别人都休想夺走!

  乔曼见机哭着对尚卓超道:“卓超,我真的一天都忍不了了,好想马上就看得见!

  尚卓超冷笑:“你别怕,很快我就会为你弄一双新眼睛来!

  不顾沈真的挣扎,尚卓超又将沈真带回别墅的暗室里关了起来。怕太过激烈的反抗伤害到孩子,沈真勉强自己吃睡,拼命地想着办法。
  不同于过去的挣扎哭喊,这一次沈真很有耐心,给什么吃什么,再不摔盘摔碗!下人们都不可思议,不过据说夫人自杀未遂去了医院一次,想来是治疗过了才会这么安静。

  尚卓超一直等着沈真自己屈服,但始终也等不到,这女人再也不哭闹着摔门或者想要见他,要他放自己出去,一时让他很不适应。

  这女人……真是可恶。

  尚卓超一把打开暗室的门,沈真身子一颤,却还是忍住恐惧,直视着一身暴戾的男人

  “怎么,还想不明白么?想不通的话,就等着在这里待到老死好了。

  尚卓超冷冷地道。

  沈真嘲讽地道:“我交出眼睛,你难道就会放我出去?尚卓超,你也别以为我是傻子!交出眼睛,从此之后做一个看不见的玩具,永远困在这暗室中么?

  尚卓超呵呵一笑,走到沈真身前,握着她的下颌把她拎起来:“不是口口声声说爱我么,不是为了得到我什么都肯做么?如今只是一双眼睛就不肯了?

  沈真勉强缓过一口气:“你折磨了我三年,为乔曼出气,难道还不够?想让我成全你们,做梦!我爱你不假,你又何曾有一点儿怜惜过我?既然如此,我还爱你做什么!

  尚卓超将她扔在地上,暴戾地道:“好,你会来求我的。

  ……

  尚卓超三天没有出现。

  沈真的心里渐渐忐忑起来,千万百计套送饭的佣人话,终于得知,自己的父亲竟因为贪污公款而入狱了!

  不……不可能。

  沈真怔怔地坐在地板上,饭都凉了也想不起去吃。他为了逼自己就范,去诬陷了自己的父亲?

  尚卓超!

  你竟真的这么无情!

  心脏像被生生搅碎,沈真的泪无声无息地落下来。他竟真的做出来这样的事,竟真的……待自己有如仇人……

  她和尚卓超是青梅竹马。尚卓超父母早逝,家里虽有钱,却到底还是个孩子,自己的父母一直很照顾他。两个人本已订婚了,可乔曼出事后,父母却强烈反对她嫁给尚卓超。

  父母都是体制内的人,拿着万年不变的工资,思维也相对保守。她和他们大闹了一番,断绝了关系,婚礼上自己的娘家一个人也没有来。

  婚后受尽折磨,和外界几乎断了联系,她才明白,自己父母说的那些,都是逆耳忠言。

  可如今后悔也没有用了。

  自己成婚的时候,已经让父母伤了心,如今一人做事一人当,她不能拖累了父母!

  沈真一下子扑到门口,大喊:“要尚卓超过来!我要见他!

  ……

  尚卓超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他走到暗室门口,看着萎在地上的沈真,嘲讽地道:“真想通了?

  沈真抓着门上的铁栏,嗓子已经哑了:“放过我父母。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放过我父母!眼睛也好,命也好,你通通拿去,我不需要了。我爸有心脏病,他从没贪污过什么公款,受不了你的栽赃陷害!

  尚卓超静静地看着沈真,忽而缓缓地笑出声来:“我说过,你会来求我的。

  沈真的心慢慢沉到了最底,她今天流了太多的眼泪,如今已经没什么泪可流了。既然这一切对他来说只是一场胜负,他只想享受碾压她的快感,那她也无话可说。

  “好啊,

  她微微一笑,“你赢了。

  尚卓超缓缓皱起眉,为什么?为什么到了这个地步,她反而平静下来,再也不哭声哀求,跪在他脚下溃不成军?从前每个羞辱她的夜晚,每个夜晚她都卑微地苦苦哀求。

可如今,那双眼睛却如熄灭的灯,漆黑得吓人。

  沈真缓缓仰起头看着尚卓超:“我还有最后一个条件。

  尚卓超看着沈真漆黑的瞳仁,那样黑,仿佛吸尽了所有光,不会哭,不会笑,什么都没有了。

  不知从何处来的疼痛挟住心脏,尚卓超猛地扭过头去:“说说看。

  “失去眼睛之前,我要看我父亲最后一眼,不要让他知道。

  尚卓超拂袖而去:“好,我答应你!

  沈真看着尚卓超逐渐离去的背影,无力地瘫在了地上,唇边露出艰难的笑。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