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区分男的干得多不多(高芳高洁)

时间:2021-10-23

“什么住同一个房间”还穿着婚纱的郁子悦和凌北寒站在一个布置十分浪漫的套房里,看着一室的喜庆,她对服务人员难以置信地问道。

穿着一身酒红色套裙的酒店领班经理理所当然地看着他们,“二位,你们今天不是结婚么难道不应该住同一个房间”

郁子悦简直哭笑不得,转首看着凌北寒,“同志,谢谢,没事了。”凌北寒对领班经理客气地说道。

在门关上的那瞬,郁子悦终于恼火了,“凌北寒你今晚就睡外间吧”她指着凌北寒的鼻子大吼道,然后拖着婚纱裙摆,气呼呼地去了套房里间的卧室。

“嘭”得一声甩上了房门。

在看到卧室那豪华的双人大床上用百合花摆成的心形状图案,以及散落着的,桂圆花生红枣莲子时,她在心里直叹这家酒店的工作人员真是很用心啊

“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哼我还要想办法离婚呢”郁子悦边脱着婚纱,边在心里嘀咕,还捡了一颗红枣丢进了嘴里,奔波了一天,她快饿死了

白色的婚纱缓缓滑落,在她脚边绽放开,如一朵偌大纯洁的百合。

婀娜白皙的娇躯裸露出来,平坦的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

而正在羞涩地看着自己的郁子悦并未发现凌北寒已经站在门口许久了。

“也不是很小啊,我一只手都握不住”她小声嘀咕,脑子里却想起了厉慕凡对她的嘲讽。

在听到她的话时,凌北寒喉结不自觉地又颤了颤,她竟然在握着自己的

她轻易地就吸引了他

“咳”

“啊你”听到男人的咳嗽声,郁子悦紧紧地抱住自己的身子,转头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凌北寒。

“啊”意识到他在看自己,郁子悦又一身尖叫,连忙收手捂住自己的胸口,“臭当兵的凌北寒你这头老色狼偷窥我我”再次被他看光光,郁子悦气得脸红脖子粗地冲着他大吼道。

凌北寒终于回神,没有回避,反而进门。以为凌北寒要把她怎么样,郁子悦吓得连忙要逃跑,奈何脚下被婚纱绊住,整个人踉跄地就要倒下。

凌北寒上前,一把将扯过她纤细的手腕,然后,郁子悦直直地落进了一个温暖炙热的成熟男性胸膛里。

四目相接,凌北寒的眸子里快要喷出火来。温热的小人儿被他抱了个满怀,她瞪大着水汪汪的杏眸,正看着他,他亦是目光灼灼,似要将她灼烧。

空气里流动着浓郁的令人神经兴奋的百合花的幽香,暧昧晕黄的灯光下,两人抱在一起。

“啊老色狼”郁子悦回神,本能地扭动,推挤着他的胸膛。

娇躯的扭动并没有推开他,反而更是一种引诱,凌北寒觉得自己要是再不行动就根本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了何况,她是他的合法妻子

“啊凌北寒你你放开我老色狼”

怕压着她,手臂微微支起,“今晚必须服从组织命令”他瞪着她,霸道地低哑道。

“呸你算什么狗组织我就不服凌北寒我们之前说好了的,唔”双手死死地掐着他那坚硬的肩膀,郁子悦反抗地大吼道,忍不住爆了粗口。

不过,她反抗的话还没说完,喋喋不休的小嘴以及被凌北寒霸道地吻住。

郁子悦瞪大着黑溜溜的眸子,看着一脸俊酷的他,一时间失了神。

好奇怪的感觉

身体渐渐地软化,除了快要跳出嗓子眼的心脏外,她感觉全身都没有了力气,就好像一滩融化在他身下的奶油

更令她羞愧的是,心里竟然隐隐地有些期待。

“啊不”厉慕凡的俊脸在脑子里一闪而逝,郁子悦倏地挣扎起来,凌北寒没注意松开了她,她尖叫出声。

“该死”懊恼地低咒一声,他有种到嘴的鸭子突然不翼而飞的感觉

而且这个时候,门外也传来敲门声,凌北寒懊恼地起身,扯过被子丢在了她的身上,推门而出,是送餐来的服务员。

郁子悦见凌北寒出门后,立即裹着被单,躲进了浴室里。

天啊刚刚她差点,差点就被凌北寒的美色给诱惑住了

浴缸里,郁子悦拍着自己的脑门,羞愤地很想淹死自己

“郁子悦你一定不可以和大叔发生关系不然你和厉慕凡就真的不可能了”坐在浴缸里,她对自己教训道。

殊不知,她的话清晰地传进了站在浴室门口的凌北寒的耳里这个小丫头,心里居然还惦记着那与她青梅竹马的小子

怎么区分男的干得多不多(高芳高洁)

原来她心里还惦记着那个厉慕凡。

心口没来由地一酸,是有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凌北寒懊恼地甩甩头,感觉自己像是个刚谈恋爱的毛头小伙

郁子悦泡在浴缸里很久很久才穿上浴袍,捂得严严实实地出来。卧室大床上的百合花,桂圆花生乱七八糟什么的不知什么时候都被收拾干净了。

犹豫着要不要开门出去,又担心凌北寒会把她怎样。

郁子悦怕他干嘛

横下心,捉着门把,用力一拉,小脑袋探向门外,发现外间一个人影都没有,不过,有浓郁的菜香窜进鼻息。

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她立即跑出去,直奔餐车,也不管凌北寒去哪里了,这个时候,她只想犒劳一下自己饿扁的胃

“拦着她,我不想看到她。”,酒店走道尽头的露台上,两个身形同样高大健硕的男人站在阳台边,抽着烟,吞云吐雾着。

从不远处传来涛涛的江水声还有汽笛的呜咽声

只听凌北寒低沉着声音对身边的男人说道。

凌北烨借着壁灯的光,仔细地打量着凌北寒,好像是想在他脸上观察出挣扎或是矛盾的表情,可,没有。

那样冷硬,坚决。

“当真这样决绝”,凌北烨又道。

“旧人往事就像这江里的水,一去不返”,吐了口烟圈,他沉声道。

“阿烨,明天的婚礼帮我看仔细了,那么多双眼盯着咱凌家呢”,凌北寒说完,拍了拍堂兄弟的肩膀,然后离开。

“放心吧”,凌北烨看着他的背影说道。

凌北寒提着一只大红色的箱子进入套房,刚进门,便看到坐在餐桌边吃得大快朵颐的郁子悦。

她倒是一点不傻饿不死她

郁子悦见凌北寒进门,不悦地白了他一眼,依然自顾自地吃着,心里却还是有些慌乱的,刚刚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危险了。她也没想到这闷骚大叔会对她这么感性趣

之前不是很不屑她的身材的么

一只小手防备地揪住睡袍衣襟,心里越想越气,不过也稍稍有些得意的,至少证明她其实是有销路的不是

凌北寒放下箱子,没说什么,径自走到餐桌边,端正地坐下,拿起筷子吃饭。

“我吃饱了您慢慢吃今晚不准进屋睡”,郁子悦起身,一副凶巴巴地样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凌北寒,几乎是命令道。

“啪”,这时,只听到竹筷子拍打桌面的清脆声响起,郁子悦全身一怔。

“坐下”,凌北寒的声音极大,极响,带着威严,像是操练手下的兵一样郁子悦被他的气势吓得又不争气地哆嗦了下。

她还真怕他打她

“我,我凭什么听你的凌北寒你说话不算话”,不能在气势上输给他,郁子悦有些底气不足地但还是理直气壮地吼道,一副战斗力十足的样子

她还没挪动脚步,只见着凌北寒也猛然地起身,高大的身形给她以压迫的气势,“凭我是你的丈夫郁子悦,秋后算账的时间到了,站军姿一个小时站不满,今晚甭想睡了”,凌北寒瞪着她,居高临下地说道。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