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一点一点往下移动_书房宠婢

时间:2021-10-22

“变态”,刚进门,郁子悦连忙松开凌北寒的手臂,气呼呼地放下背包,咒骂道。脑子里浮现着的都是厉慕凡和那个嫩模搂抱在一起的画面。

心口一阵闷堵,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样。

是过来人的凌北寒明显地感觉到她在吃醋,“郁子悦,我可以走了吧”,他没空陪这些小孩子玩过家家的游戏,有点不耐道。

“喂大叔,不可以你千万不能走不然我就被识破了啦那个死混蛋会更加瞧不起我的”,郁子悦听凌北寒要走,连忙上前,又死死地抱住了他的胳膊,看着他,皱着眉头说道,一脸的气愤。

“那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凌北寒沉着脸,看着郁子悦那气呼呼的小脸理所当然地反问道。

对呀这和人家有什么关系啊人家凭什么要帮你

郁子悦被凌北寒一句反问问得一时半会儿不知怎么回答,“咚咚咚”,这时,房门被敲响,郁子悦连忙踮起脚尖,伸手就要揭开凌北寒军装上的扣子。

凌北寒大手一把捉住她那纤细的手腕,板着脸瞪着她,这小丫头想惹火吗

他好歹是个正常的,成熟的男人

“寒啊我帮你脱衣服哦”,郁子悦几乎是祈求着的看了眼凌北寒,然后伸长脖子对着门空喊道,语气极为暧昧。

那双灵活的小手已经解开了凌北寒面前好几颗钮扣。

门外的厉慕凡是听到她的声音了,心口一紧,“咚咚咚”,用力地敲打着门板,“郁子悦给我开门”。

果真是那个大混蛋,郁子悦抱住凌墨寒粗壮的腰身,小手抵在他的胸口大片古铜色的肌肤上,一手打开门,“谁啊”

“嘭”

“啊”,房门才打开,厉慕凡用力一推,郁子悦的小蛮腰被凌北寒用力一扣,旋身,两人抱在了一起。

郁子悦小脸紧贴着凌北寒那灼烫的胸口处,感觉他的温度把自己的脸颊都烫红了,而此刻,厉慕凡搂着那名嫩模姣姣站在门空,他呆愣着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一脸的难以置信。

“厉慕凡你干嘛没看到人家在忙吗懂不懂礼貌啊”,郁子悦慌乱地从凌北寒怀里出来,故意整理了下t恤下摆,捋了捋凌乱的发丝,红着脸看着他们吼道。

看着郁子悦这样,厉慕凡心里更慌了,难道是真的

衣衫不整的凌北寒此时已经转过了身子,一粒粒地将钮扣扣上,刚刚被小丫头那一折腾,腹部竟然不自觉地膨胀了下。

“我们回房吧不要打扰人家了啦”,这时,厉慕凡身旁的那个花瓶终于开口,娇媚道。

厉慕凡不甘地只能搂抱着那个女孩离开,“一刻值千金,可不能浪费”,厉慕凡幽幽地大声说道。

房门再次关上,郁子悦红着眼瞪着门板,鼻头泛着酸,然后泪水再也无法控制地,一颗颗地落下。

“我现在可以走了”,凌北寒刚说要走,谁知,竟看到了她满脸泪水的样子

他的手一点一点往下移动_书房宠婢

浓而密长长的乌黑的睫毛上沾染着晶莹剔透的泪滴,有的顺着柔嫩的脸颊缓缓滑落。这还是他头一次见到这个活泼的无忧无虑的小丫头落泪,而且这么伤心的样子,凌北寒微微愣住,心口莫名地有些烦闷。

“哭什么”,他开口,沉声喝道。

郁子悦回身,连忙跑到床头柜边抽出面纸不停地擦拭着泪水,“大叔,你就当没看到啊,还有不准跟别人说”她已恢复了正常,霸道地对他说道。

真是个倔强的丫头

凌北寒在心里暗暗地想,她不仅倔强还极为好面子。这两个小年轻人,居然用这种方式赌气,可他居然也很乐意地配合她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

“戏演完了,我现在可以走了吧”凌北寒抬首看了看腕上的机械表,幽深的眸子睨着她,又问道。

这时,从隔壁传来细微又清晰的女人妖媚的声音,令郁子悦心口一颤,皱着眉头,即使她才二十岁,即使她还是个的小丫头,也明白那声音是什么

厉慕凡你这头种马怎么不当场猝死啊

郁子悦心口狠狠地一颤,有杀人的冲动。

“不准你不准走”,郁子悦瞪视着凌北寒气愤地,霸道地吼道,上前,一把拉过凌北寒将他朝着床上推去,凌北寒因为她这出其不意的一推,身子朝着大床倒去,而她纤细的身子竟然直接趴在了他的身上。

彼时还是夏天,凌北寒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军装短袖,郁子悦身上穿着一件薄薄的蝙蝠衫

这时,趴在她身上的郁子悦扬着小脑袋,张口学着隔壁那娇媚的女声,自己也大喊道。

该死

郁子悦又得意地喊道,越喊还越入戏了

两个小女人像是在比赛,本来宾馆房间隔音就不好,这下

凌北寒简直哭笑不得,他不是什么圣人,只是个正常的男人双手扣住小丫头的腰,他坐起身,“大叔,你要干嘛”,郁子悦停止“媚叫”,对凌北寒小声问道。

“你再压着我,我可不保证不假戏真做”,粗糙的长指扣住她尖细的下巴,凌北寒眸子里闪烁着火光,看着她的小脸,邪魅道。

郁子悦稍稍反应了下,才恍然明白,小脸倏地涨红。

“做就做谁怕谁大叔,来吧”,郁子悦被隔壁的声音刺激到,强忍着心酸,赌气道。

反正这个军人大叔又不丑,是她挑剔的眼光里的中上等帅哥,成熟又很an比厉慕凡那个大花瓶有内涵自己这样和他发生关系也不吃亏

郁子悦在心里赌气地想,已经将凌北寒的衬衫钮扣全部打开,露出里面健硕的古铜色胸膛,以及完美的六块腹肌,真的很完美哦一点赘肉都没有

他的手一点一点往下移动_书房宠婢3

反正这个军人大叔又不丑,是她挑剔的眼光里的中上等帅哥,成熟又很an比厉慕凡那个大花瓶有内涵自己这样和他发生关系也不吃亏

郁子悦在心里赌气地想,已经将凌北寒的衬衫钮扣全部打开,露出里面健硕的古铜色胸膛,以及完美的六块腹肌,真的很完美哦一点赘肉都没有

脑门涌起一股热流,她的小手不自觉地抚上他的腹部,葱白的指尖轻轻按了按,好像是在试探那些肌肉是不是真的。

腹部一阵瘙痒,凌北寒低下头,只见她的小手像是小猫爪般挠着他的腹部,这小丫头又在点火

“肌肉诶是真的诶”,郁子悦色咪咪地看着凌北寒那六块腹肌,口水差点流了出来。

“”凌北寒低着头,无语地看着犯花痴的她。

“别胡闹了”,他大手扣住她的腰,低声呵斥,一把将她放在床边,自己则站起了身。

“喂大叔你怎么打退堂鼓啊”,听着隔壁传来的声音,郁子悦又急了,低声问道。

“喜欢他,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他,别净做这些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凌北寒微微低首,看着她,沉声教训。

只觉得这两个年轻人是在挥霍,为了他们各自的高傲,肆无忌惮地挥霍。等到彼此错过之后,才会后悔

“喜欢谁喜欢他了大叔你不知道,他是我从小到大的死对头他是头种马,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勤快”,只是,在他眼里她从来就不是个女人,他不屑要。

哼他不屑要她,她更不屑要他

郁子悦在心里心酸地想。

“不对大叔,在你眼里,是不是我也不算女人啊不然,不然我送上门给你吃,你怎么也”,郁子悦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尤其此刻,看着气定神闲的凌北寒,心里觉得好受伤

话到一半,喉咙像堵住了一样,什么也说不出

郁子悦,难道你忘了吗他说过你是个发育不良的小女孩对你没兴趣

凌北寒看着垂下头的她,很想反驳她的话,但他也总不能说对她有感觉吧

“我还有事”,他沉沉地开口,说完,拿着自己的包,朝着门外走去。

郁子悦没看他一眼,隔壁的声音还在持续,心口一阵闷堵,此刻,她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臭当兵的你也是个肤浅的花瓶”,在凌北寒关上门后,她恨恨地瞪着门板,心酸地吼道。

忍受不了隔壁传来的女人的媚叫,郁子悦将自己关进了浴室里,打开花洒,还没脱衣服就将自己淋湿,潮湿的其实是掩藏在倔强外表之下的一颗受伤的心。

凌北寒边开着车,边抽着烟,不禁懊恼自己刚刚差点做了一件错误的事情。

如果真的把持不住和那个小丫头发生关系,那个郁子悦一定会恨死他的吧看得出,她喜欢那个厉慕凡

懊恼地甩甩头,似是甩去心中的浮躁,不去再多想。

郁子悦从浴室出来,房门再次被敲响,只见厉慕凡穿着一件华贵的睡袍站在门空,一脸得意地看着她。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