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兄 青灯po&)通房丫头上位记无删减

时间:2021-10-22

即使穿着一袭华贵的睡袍,他那高大顷长的身材也展露无遗。墨色的细碎的黑发上沾染着水光,像是刚沐浴过后,精致的五官上,那清澈的淡蓝色的眸子里带着戏谑的神色。

漂亮的薄唇微微上扬,“你朋友呢走了还是根本就是你叫来的临时演员”,关上门,他朝着郁子悦走近,伸手扣住她的下巴,居高临下地戏谑着问道。

“放开你的脏手”,郁子悦气愤地甩开他的触碰,淡淡的清爽的薄荷香味将她包裹住,她连忙地退后两步,瞪着他,大吼。

“宾果被我说中了”,厉慕凡弹了个响指看着她那气呼呼的小脸得意道。

“才不是他是军人他很忙的,不能留下陪我过夜我们才做完”,郁子悦看着厉慕凡裸露在外的胸膛上的几颗红色的印记,气愤地反驳道,小脸涨得通红的。

“郁子悦”,她的话轻易地刺激到了他,尤其是她嘴里的那句“我们才做完”,刚刚在隔壁,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厉慕凡大步上前,伸手圈住她那纤细的腰,伸手扣住她尖细的下巴,恨恨地吼着她的名字。

“你放开我”,郁子悦甩开头,气愤地吼道,想起他刚抱过别的女人,只觉得恶心

见她气了,小脸涨红着,向来以逗弄她为乐的厉慕凡乐了,那一脸的愤怒转为轻佻的笑,“那个大叔把你撂下了,是不是悦悦,不如我就将就下,帮你怎样”,厉慕凡坏笑着,邪魅道,薄唇在她的小脸上喷洒着魅惑的热气。

“滚你的”,他的话才说完,郁子悦伸出拳头,重重地砸在他的腹部,厉慕凡吃痛地倒退几步,郁子悦抬脚就要对他踢去,不过,被厉慕凡轻巧地躲开。

“啧啧被我说到痛处了吧我就说嘛,像你这个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还晒成黑碳一样的臭丫头,哪个男人看到你会有哦”,厉慕凡邪笑着,对她讥讽道。

被戳到痛处,郁子悦心里更火了,不过也没有再吼,她腹黑地笑了笑,“我家凌北寒爱的是我的人,他才不在乎我的身材才不像某些人只是会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寒说了,今年就会娶我,厉慕凡,你等着吃我喜酒吧”,郁子悦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说完,用力将厉慕凡朝着门外推去。

“哈哈哈”,厉慕凡抵在门口,仰天大笑三声,像是听了最好笑的笑话般,那样不顾形象,“郁子悦,你的喜酒,我等着记住,是今年哦,祝你在20121231号之前成功地嫁出去,不然”,厉慕凡笑着说道。

“回家坐等喜帖去吧你”,郁子悦一股脑地说道,将他从门缝里推开,“嘭”的一声,重重地甩上门。

关上门之后,她就后悔了

天她竟然跟厉慕凡那个混蛋打了一个不可能赢的赌

可是,刚刚她是真的很气愤,很气愤才一时赌气地说了嘛

s剧情预告啊,接下来就要提亲啦嘿嘿嘿悦悦还真是哭笑不得了

嫡兄 青灯po&)通房丫头上位记无删减

“啪”,一只苍老却劲道十足的手拍打在红木桌子上,震得桌上的茶杯在颤抖,绿色的茶水溅洒出来。

“凌志霄”,苍老却底气十足的洪亮声音响起,只见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站在桌边,一脸严肃地瞪着穿着军装的中年男人喝道,中年男人身边站着的是一位穿着一身黑色套裙看起来端庄又干练的中年女人

“到刘司令,您有啥指示”,中年男人对着老太太沉声问道,同时也讪讪地看了眼旁边的妻子一眼,两人明白地知道老太太又为何发火。

还不是为了那个今年已是而立之年的孙子,凌北寒的婚事

老太太不满地又瞪了他们一眼,“妈您消消气吧,这三天发火,两天生闷气的,您小心身子啊”,身为女息的肖颖连忙上前,笑着说道。

“气死正好等我死了,让凌北寒那臭小子成为咱们老凌家的千古罪人”,老太太气愤地吼道,喘着粗气在红木椅上坐下。

肖颖连忙拿着扇子站在老太太跟前,不停地为她扇风。

“妈北寒不是说了吗,随我们做主的吗我跟老凌这两天已经在筛选这联姻对象呢”,肖颖满脸笑意八面玲珑地说道,说完,冲着凌志霄使了使眼色。

“对妈,是这样。军界,政界,商界,您未来的孙媳妇随您挑”,凌志霄搭话道。

其实以凌家在军政界的影响力,巴不得和他家联姻的对象很多很多,凌北寒找个媳妇还不容易吗只是他自己心里有结,一直不肯。

这些,他们都明白。

“那小子终于肯了”,老太太舒了口气,缓和着声音问道。

“是啊。”,肖颖淡笑道。她也没想到凌北寒竟真的答应了。

“那就商界吧,咱老凌家在军政界的地位是撼动不了的你们挑,你们选,贤惠,清白就好”,老太太虽年近八十,但一点都不糊涂。就算是随便找个孙媳妇,也得为凌家的利益考虑。

“凌北寒咱可说好了,到时给你提了亲,人家答应了,你可不能反悔”,睡前,凌志霄又给儿子打了电话,再次强调,他们夫妇明天会亲自替他去提亲。

“凌志霄同志说多少次了,随便你们,只要能看得上眼的,别是头母猪就行”,电话那头的凌北寒吼完,啪嗒,挂断了电话。

“这混小子”,凌志霄听着“嘟嘟”的忙音,气愤地挂断了电话。

“老凌啊,你说这郁家的女儿才二十岁,会不会是个疯疯癫癫的小丫头啊要是那样,可配不上咱家北寒。”,穿着一身华贵睡袍的肖颖边拍着乳液,边走向床畔,对丈夫问道。

“郁家在a市是名门望族,培养出来的女儿能差”,凌志霄反问,肖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想起凌北寒的放弃,心里徒生起一抹愧疚来。

第二天,凌家夫妻二人不远数百里去了a市,带着礼物直奔郁家。之所以选择郁家,也正是因为郁家在商界不可撼动的地位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