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在那时候怎么叫 夺走她的初吻凭什么叫她罚站

时间:2021-10-23

他凭什么夺走她的初吻凭什么叫她罚站啊

“到底站不站”,凌北寒沉着脸,深邃的眸子睇着她,里面迸发着威严。

“不站你还能把我怎么唔”,郁子悦仰着小脸,瞪着她,气呼呼道,谁知话还没说完,双唇又被那双灼热的薄唇覆盖住

仿佛是吻上了瘾,这张小嘴甜美得不可思议,原本只是惩罚性的一个吻渐渐地有了感觉

郁子悦被吓得一动不敢动,只是瞪大着眸子看着他,一时间也忘记了挣扎

这一吻越发不可收拾,凌北寒感觉自己快要失控了才松开她,看着她涨红着小脸,他勾唇淡笑着,“还听不听话”。

“啊凌北寒你”,郁子悦终于回神过来,瞪着他,气愤地大吼,伸手拼命地擦着自己红肿的小唇。

“擦什么擦不服从命令就得受罚从现在起,站军姿一个小时”,凌北寒看了下腕上的表,记下时间,对她沉声喝道。

“凭什么的啊”,郁子悦气愤地又暴吼道。

“你说凭什么”,双臂扣住她的腰,低下头,又要吻住她,凌北寒邪魅地问道,灼烫而危险的气息尽数喷洒在了她的小脸上

“你欺负人我不嫁了”,郁子悦连忙退开敌人的包围圈,瞪着他,威胁道。

凌北寒怕吓到她,立即转变战术,以退为进。“你已经嫁了这次饶了你,以后再叫我臭当兵的,大叔什么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郁子悦的个性,他了解,把她逼急了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要是玩起逃婚刚刚也是他一时冲动没克制住吧,想起这一点,他觉得今晚该站军姿的是他

“你说话不算话我们说好互不干涉的”,郁子悦气愤地吼道。

“好我承认,我受罚,行了吧怎么罚,随你”,凌北寒低着头看着一脸气呼呼的她,沉声道。

虾米她没听错吧

郁子悦难以置信地看着他,那双水汪汪的眸子好像在问,真的吗

“我数三秒,迟了我不干一、二”,凌北寒看着腕上的表,扬声道。

“凌北寒”

“到”

“你刚刚对郁子悦小姐非礼,现在罚你站军姿时间我说了算”,郁子悦双手掐腰,掂着脚尖,得意地说道。

“是”,谁知凌北寒真的行动听指挥地站在墙角,高大健硕的身子笔直地站着军姿。

“嘿真好玩”,郁子悦双手背在身后,上下打量着站得标准笔直的凌北寒,得意道。

小样,你现在尽管得意凌北寒在心里暗暗地想。

站军姿过了五分钟,郁子悦觉得不好玩了,眸子一转,“双手朝下,倒立”,她得意地大声道。

这小丫头,真有种敢这样玩他

凌北寒弯下身,双掌掌心朝下,双腿用力一蹬,整个人笔直地倒在站立起。

“哎呀好棒,大叔好棒就是这样”,郁子悦觉得此刻的自己真是太有成就感了,竟然这冷酷的不可一世的臭当兵的听命于自己

嘿嘿以后一定很好玩

“这是干嘛呢”,肖颖才走到凌北寒房间门口,竟然看到她的儿子竟然倒立着站着

一向不苟言笑,沉稳内敛的儿子此刻竟和郁子悦这个小丫头玩得这么开心肖颖着实诧异不动声色地走进,脸上染着严肃。

“啊伯母”,哈哈大笑的郁子悦看着肖颖那严肃的脸庞,连忙收敛了下,大声喊道。凌北寒却像是没看到肖女士一样,自顾自地倒立着。

儿子的无视,令肖颖心里很不是滋味,尤其是在他的妻子面前这不是教这郁子悦也无视她么

“啊,伯母,他,他在锻炼身体呢”,郁子悦明显地感觉气氛有些诡异,其实刚刚吃饭的时候就感觉出来了。他们凌家很奇怪的,凌北寒不叫奶奶为奶奶,叫老太太,叫他老爸不叫爸爸,叫老爷子

她连忙嬉笑着冲着肖颖说道,一只小手偷偷伸向身后,拽着凌北寒的衣服下摆,可他仍然一动不动。

“凌北寒”,倏地郁子悦大吼。

“是老婆大人,有何指示”,凌北寒连忙大吼着回答,声音极为洪亮,在肖女士听来极为刺耳,心里更不是滋味

老婆大人叫得那么亲了

郁子悦也被凌北寒这样叫自己呆愣住,“起,起来啊”,她呆愣着开口,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遵命”,凌北寒身子轻巧地一跳,整个人笔直地站了起来,地板被他震得在颤动。

肖女士蹙着眉头,看着凌北寒拍了拍掌心,“哟,肖女士这么晚有何指示”,凌北寒好像才发现她似的,开口,沉声道。

郁子悦这下更乱了,什么他都是这么叫自己的妈的吗

“没事早点休息,这么晚咚咚咚的,吵着老太太了”,肖女士瞥了眼郁子悦,说完,转身便走了。

“嘭”,肖颖才出了房间,凌北寒立即上前将房门关上。

“喂大叔你对你老妈怎么这样的态度啊还有,你叫他们的称呼都好奇怪哦”,在肖颖离开后,郁子悦好奇地问道。

他没想到她这么细心地发现他们家的异常了,合着也是自己表现地太明显了吧。

“我对他们就这个态度,但是,你别跟我学”,凌北寒双手按着她的肩膀,看着小小的她,像是家长教训小孩子那样,说道。

郁子悦听得一头雾水,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温暖和幸福里,对老爸老妈更是亲近地没大没小,但,凌北寒对他家人的态度

“还有,再叫我大叔,我不会客气”,凌北寒看着一脸迷蒙的她,又说道。

“不叫你大叔,那叫你什么啊寒,北寒好酸,好肉麻的”,郁子悦恢复过来,白了他一眼,吐了吐粉嫩的小舌头说道。

然后推开他的胳膊,退至安全距离,她可没忘记他刚刚差点吃了她

凌北寒没理会她,拉着她的小手朝着门外走去,“去哪啊”,郁子悦又叫道。

“客房你要是想留下,我也勉强收留你”,搂着她纤细的腰肢,凌北寒淡淡地道,俊脸上依旧是酷酷的表情。

勉强哼以为她销不出去啊郁子悦心里气恼,却皮笑肉不笑地开口“嘿嘿那我也就不将就要你这个老男人啦”。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