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现做了一晚的细节 为什么男生喜欢弄到肚子上

时间:2021-10-23

总结了这次会议的纲要,同时分配了接下来的工作任务以及目标,然后散会。

回到办公室,他扯了扯领带,就见陆风匆匆走进来,手里拿着IPAD,边走边道:“BOSS,今天的国际新闻你看了吗?”

冷幽琛摇头,“没有。”

“新鲜出炉的头条新闻,来看看。”陆风将IPAD放在他面前,冷幽琛低头看去,头条就是S国使团来访的新闻,配图是威廉王子握住卫安宁的手的照片。

冷幽琛眯起双眼,“怎么是他?”

“有趣吧,这次来英国访问的人居然是他,简直令人意外。”陆风嘴里说着有趣,神情却丝毫不觉得有趣,威廉王子是BOSS的死对头,他们曾为了争夺一批高强度的军火而结下仇怨。

现在风水轮流转,威廉王子成了这次使团的负责人,而卫安宁却是接待的王位继承人之一,想想就让人担忧。

冷幽琛的目光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很明显的,他看出了太太是被强迫握住的,他心头怒意横生,当初他就该一枪毙了这混蛋,免得现在来给他心塞。

“陆风,给夜影传消息,让她从现在起,寸步不离地跟着太太,太太在皇宫里这段时间,若是出了任何差池,我唯她是问!”冷幽琛冷声道。

威廉王子来者不善,他必须要杜绝一切情况发生。

“是,我马上通知夜影。”陆风道。

冷幽琛看着IPAD,手指捏得咯吱咯吱响,他眯了眯眼睛,威廉,你最好不要动我的人,否则我让你有来无回。

陆风通知了夜影,然后回到总裁办公室,说起了另一件事,“BOSS,海关那边的事,宫霆已经碰了几次软钉子了,在这节骨眼上,我们不宜与宫家产生仇怨,不如这次小惩大戒,让他们知道你的厉害就行。”

冷幽琛点了点头,“我正有此意,你去通知亚度尼斯,让他放心,宫霆现在已经不足为惧。”

冷幽琛一直盯着宫霆与小鱼的事,宫霆现在已经有所动摇,只要静待他对小鱼产生感情,那么宫家与公爵府的联姻,只怕不用他出手,就会自动解除。

当下最重要的是,要知道威廉来英国想做什么?

“陆风,你悄悄去调查一下,威廉来英国的目的,如果他真的是冲着我来的,那么太太只怕难逃他魔掌,我要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好。”陆风沉声道。

车队驶进皇宫,女王站在前庭迎接,威廉王子下车,大步走到女王面前,行了个绅士的礼仪,然后弯腰在女王手背上虚吻了一下,“女王陛下,好久不见,您还是这么美丽。”

只要是女人,都喜欢听奉承的话,哪怕是女王这样的顶级女强人,她笑道:“嘴还是这么甜,这一路风尘仆仆的过来,累着了吧,我让人给你安排了住处,先去休息一会儿,我们稍后再聊。”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女王吩咐侍女去安顿好威廉王子。

卫安宁回到寝殿,她累得够呛,全无形象地仰躺在床上,女性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个威廉王子不好对付,她得时刻保持警惕。

躺在床上休息了半个小时,她已经恢复元气,有侍女过来请她去正殿,说是宴会马上要开始了。

卫安宁起身,走到衣帽间,她的衣服已经被夜影挂起来,放进了衣橱里,里面还有女王让仆人为她准备的礼服。

想到威廉那双邪肆的眼睛一直在她身上打转,她心里就直犯恶心,拿了一条最保守的连身裤穿上,恰是今年特别流行的阔腿裤。

换好衣服,她走出去,夜影亦步亦趋地跟着她,两人朝正殿走去。

两人走了一段路,就看见前面走廊里,倚着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卫安宁皱了皱眉头,转身就要避开他,那人却已经瞧见她,“好巧,安宁公主。”

卫安宁充耳不闻,径自往院子里走去。

威廉疾步追上来,“我迷路了,你要去正殿,不如我们一起?”

卫安宁停下来,转头望着他,“威廉王子如果迷路了,随便招手叫一个侍女,我相信她们都会乐意带你去正殿。”

“何必那么麻烦,你不是也要去吗?”威廉勾唇一笑,那笑容勾魂摄魄,不过卫安宁却无感。

如果她做得太明显,恐怕有失礼数,骑虎难下,她板着脸往前走。

威廉不介意她给他脸色,反倒觉得新鲜,在S国,那些女人对他都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难得有一个对他不假辞色,勾起了他对她的兴趣。

更何况,这是还冷幽琛的女人

两人并肩前行,夜影身为保镖,只得落后一步跟着他们。

“听说安宁公主身上有一半华国人的血统?”威廉状似闲聊道。

卫安宁点了点头,“是的。”

她原本想说,如果他没瞎的话,应该能看出她是黄种人,不过这话一出,只怕某人面子上挂不住,她一直谨记待客之道。

两人走了一会儿,终于来到正殿,此时时间尚早,正殿里只有侍女随侍在侧。

卫安宁捡了个位置坐下,威廉见状,在她身旁坐下,卫安宁皱眉,起身想换个位置,他一把拽住她的手腕,道:“去哪?待在这里我会吃了你吗?”

卫安宁不愿意和他坐在一起,她挣了挣手腕,没能挣出来,她皱眉道:“放手!”

“你答应乖乖坐着别动,我就放手。”威廉邪肆的桃花眼直勾勾地盯着她。

卫安宁咬牙,不想与他拉拉扯扯的,她点头,“好,我不动,你放手!”

威廉这才放开她,他靠在椅背上,静静地打量她,典型的东方五官,眼大嘴小,透着楚楚动人的风韵,冷幽琛的眼光确实不差。

难怪他会为了这么个女人,放弃在S国的权利。

卫安宁别开头,被他看得极不自在,耳边传来威廉轻浮的声音,“安宁公主,我对你这个人有很大的兴趣,不如我们交个朋友?”

“我出身卑微,岂敢与王子你做朋友,太高攀了。”

威廉笑吟吟道:“我不介意你高攀。”

卫安宁在心里冷笑,实在不想和他说话,便扭过头去,看到面前果盘里放着新鲜的车厘子,她捻起一颗放进嘴里。

又脆又甜,甘甜的汁水充斥在唇齿间,冲淡了她心里的不耐烦。

早知道她就晚点出门,免得遇上这个登徒子,扰了自己的心情

威廉一手托着下巴,看着她毫不做作地动作,忍不住伸手掐了一下她的脸颊,卫安宁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她一手捂住脸,双眼瞪得如铜铃一般,瞪着威廉,“你干什么?”

威廉也不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唐突了她,便道:“掐下你的脸而已,用不着一副你被我强了的模样。”

卫安宁听着他的污言秽语,只觉得眼前这个王子简直太没有教养了,她冷笑道:“莫非S国皇室都是按登徒子的标准来教导王子们的吗?那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纵容威廉王子脸皮再厚,此刻也恼怒了,“卫安宁,我摸你是看得起你。”

卫安宁气得不行,刚要予以反击,就听到侍女高声道:“陛下驾到。”

她只得收敛起满腔的怒意,看向正殿门口,女王被侍女们簇拥着走进来,她身后还跟着塞西莉亚与凯瑟琳,她连忙朝女王弯腰行礼。

女王摆了摆手,“都坐下吧。”

她的目光从卫安宁泛黑的俏脸上掠过,然后落在威廉王子身上,“看来威廉和安宁相处得很不错。”

“陛下,安宁公主实乃妙人儿,我倒是挺喜欢的。”威廉吊儿郎当道,即使在女王面前,也没有变得庄重起来。

卫安宁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完全无视她眼中的警告。

卫安宁气得吐血,实在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招惹上了这个恶魔。

女王示意众人坐下,卫安宁想换个位置,刚移开步伐,手腕就被那个恶魔给拽住,她跌坐在椅子里,回头怒目而视。

威廉大方地松开手,压低声音道:“别生气嘛,只要你不逃离我身边,我是绝对不会对你动手动脚的。”

卫安宁咬紧牙关,她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招惹上这个男人了,她皮笑肉不笑道:“我希望你从我眼前消失。”

“……”

女王坐下后,目光在众人身上环视一圈,然后落到威廉身上,她扬声道:“威廉远道而来,是我们最尊贵的客人,现在让我们为他举杯。”

所有人都站起来,遥遥举杯,等女王先喝了,其他人才接着喝。

卫安宁抿了口酒,度数极高,她看了一眼杯子里的红酒,一般红酒都没有这么高的度数。她心中生疑,目光扫向塞西莉亚与凯瑟琳,两人都没有反应。

难道是她的酒量不行?

卫安宁坐下后,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若真是她酒量不行,那今晚就更要少喝一点了。

女王和威廉闲话家常,问S国国王与王后近来身体可好,威廉都一一作答,这会儿倒看不出他有半点轻浮不正的样子。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