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体力太好每次都让我快一点,宝宝太舒服是不是不想出来&紫红色蘑菇头顶端滴落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09-30 23:47:32 责编: 人气:

教练体力太好每次都让我快一点,宝宝太舒服是不是不想出来&紫红s e蘑菇头顶端滴落

“刘叔,我……我们开始吧!”

 

    这时候,陈晴晴解开了身上白s e的棉浴巾,竖着铺在床上。

 

    还没来得及欣赏,就见她平躺在了床上。

 

    只见陈晴晴不着片缕地躺在床上,肌肤十分雪白细嫩,再看那平坦的肚子,没有一丝赘ròu,小肚脐眼显得十分俏皮光洁。

 

    那纤细的腿,至少玩十年。

 

    又纤细又笔直,两只雪白的小脚上涂着粉s e的指甲油,十分可爱。

 

    这哪是一个女孩,这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啊!

 

    “刘叔?你在看什么?”

 

    陈晴晴歪着头,十分天真的问着老刘。

 

    但是,老刘看的出来,她脸s e有些绯红,显然也懂得男女之事。

 

    “没……没看什么,就是有点不好意思!”

 

    老刘这么个老司机都有点脸红了,真是太过分了,她脱的这么干净,是准备好被自己嘿咻了吗?

 

    “你别不好意思啊!你是萍姨的朋友,我怎么说都是你的侄女,你还能对我这个小侄女对什么歪心思不成?”

 

    说着,陈晴晴别有深意的看了老刘的下身一眼,好像还挺感兴趣。

 

    “是,是,那没毛病!”

 

    他有点紧张,上回的事,给他留下了不小的y影。

 

    如果这小丫头真是来找自己按*的,并没有打算和他睡觉,那他可不就落得个畜生的罪名了吗?

 

    “那开始吧!”

 

    “好好!”

 

    老刘满口答应,突然开始不骗不能偷偷占便宜,他还有点不适应了。

 

    “啊……好凉……啊……刘叔……润滑油好凉啊!”

 

    冰凉的润滑油从她的粉颈到*脯,再到她紧实的小腹,再到她纤细的长腿,最后抵达她的小玉脚。

 

    每一次滴下去,陈晴晴都忍不住低吟一声,着实把老刘给憋坏了,有点难受

教练体力太好每次都让我快一点,宝宝太舒服是不是不想出来&紫红s e蘑菇头顶端滴落

曾经,他做梦都想碰一下陈晴晴的酥*,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

 

    以前,他只能隔着泳衣有意无意的占她的便宜。

 

    那时候就觉得她的酥*又d*a又软,每次都是靠意Y来满足一下。

 

    现在,他终于如愿以偿,不仅能摸到陈晴晴的酥*,还是摸了润滑油,更加滑嫩的酥*。

 

    “啊……”

 

    老刘的手长期泡在水里,所以很温润,很柔软,加上他的动作并不轻浮,反而更加熟练。

 

    “刘叔……啊……你轻点!”

 

    “晴晴,舒服吗?”

 

    老刘的胆子越来越d*a了,开始揉搓起来,

 

    “啊……舒服……刘叔……好舒服啊!”

 

    这几天,她回到家以后,每天都渴望着老刘再给她按*。

 

    由于耐不住寂寞,她每天晚上都去看岛国的爱情动作片,学习波多lao shi的姿势,让自己更加充实。

 

    “刘叔,你把我手机拿过来!”

 

    这时候,陈晴晴瘫软无力的指了指桌边的手机,让他拿过来。

 

    她该不会反悔了吧?

 

    这么漂亮的小丫头,如果今天上不了,那以后恐怕都没什么机会了。

 

    老刘有点着急,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你……你要干嘛?”

 

    他以为陈晴晴要给她萍姨打电话,如果自己给陈晴晴按*的事传到她萍姨的耳朵里,那自己可就完蛋了。

 

    当初自己有多么风流,有多么浪荡,睡过多少个女人,她萍姨一清二楚。

 

    如果让她知道自己给她闺女按*,还是故意打润滑油按的,那自己可就丢d*a人了。

 

    “拿过来嘛!”

 

    陈晴晴撒娇似的说着,让老刘鬼使神差的去给她拿了手机。

 

    “晴晴啊,按*的事,能不能不告诉你萍姨?”

 

    老刘怂了,他也是要脸的人,被发现了对谁都不好啊!

 

    这时,陈晴晴接过手机,熟练地打开了浏览器,将缓存好的片子找了出来。

 

    是波多lao shi的合集,老刘当然不陌生了。

 

    “刘叔,你看这个,这个男人就是用这个东西给她按*的,她好像很舒服呢!”

 

    说着,陈晴晴摸向了老刘顶起的裤子。

 

    她柔嫩的小手在老刘的话e*上轻轻摩擦,那感觉让老刘舒服的上天了。

 

    他真不敢相信,一向清纯可爱,冰雪聪明,天真可爱的陈晴晴竟然在抚摸着自己的兄d*!

 

    虽然是隔着裤子,他依然觉得很刺激。

 

    “刘叔,上次你就是用它给我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