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种女人一摸就有水?揉她的大白胸把她摸湿\被子里怎么体罚自己下面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0-16 21:37:08 责编: 人气:

哪种女人一摸就有水?揉她的大白*把她摸湿\被子里怎么体罚自己下面

韩萌萌也越来越无法把握自己的感觉。

她只觉得刘教练这一双手仿佛有魔法似的,她好想让他多摸几把,她不由得扭扭pi gu,呼吸也开始迷糊,带着些细碎的呻*,让她不由夹紧了双腿……

这就受不了了?老刘不由得耸动了一下鼻子。

他也算是老司机了,而且二十年没碰过女人,鼻子比狗还灵敏。

一下子,他就闻出来韩萌萌身上散发出来的、只有处子才能分泌出的特殊体香。

身体这么敏感,关键是还没被人开发过!要是能跟她来上一次,自己可就是死在她身上也值得啊!

“好……啊……好了吗?”韩萌萌一出声,就忍不住娇吟了一声。

她顿时为自己的娇啼而羞愧,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会希望老刘不仅仅摸自己的*,还要来摸自己的身体才好!

这也太可怕了!自己怎么会希望一个中年大叔来摸!

一念至此,她立马清醒过来,语气也急促起来“实在不行,我自己来……”

老刘也知道不能玩的太过头,于是立马拖着那两团yong li一顶,两只大白兔顿时从方向盘里跳了出来。

“好了!”

老刘松了口气。

韩萌萌立马捂住自己的两团,疼的直流眼泪。

老刘急忙关切的问道“萌萌,你卡成这样,没受伤吧,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去医院了,我揉一揉就好了……”

韩萌萌红着脸说“教练,这件事e*你可一定不准告诉别人!!要是…要是……要是别人知道了,我可就不要活了!”

韩萌萌佯装凶恶地说,却是说不出的灵动可人。

老刘嘿嘿一笑,说“放心,打死我都不会说的!”

韩萌萌这才放下心来。

可是,随后她又想起,自己的柔软,竟然已经被教练摸过了,这感觉,实在是太羞耻了。

经过了刚刚的亲密接触,韩萌萌羞得抬不起头来。

老刘也知道不能继续调戏下去,就帮韩萌萌扣好安全带,让韩萌萌直接挂挡、打方向盘往前行,一脸正经的说“还是好好练车吧,你得抓紧时间多练练。”

韩萌萌慢慢地开着车,身体却泛起一阵空虚。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打开了一扇无法满足的门,继续男人来填满。

我这是怎么了?韩萌萌一边诧异,一边不由得偷偷打量着老刘。

老刘此刻正在认真的帮她看着车前的路,指挥她怎么认清车道线、判断好车两侧的距离。

哪种女人一摸就有水?揉她的大白*把她摸湿\被子里怎么体罚自己下面

其实,韩萌萌的悟x*ing不低,只是平时实践机会少。

在老刘手把手的帮助下,韩萌萌很快就找到了感觉,挂挡的时机把握的越来越好。

不过,老刘摸着韩萌萌的手,虽然心猿意马,但也不敢多造次,以免影响韩萌萌眼里自己的形象。

一来二去,一天下来,韩萌萌的技术,竟然在老刘手把手的教学中提高了不少,能够顺利起步挂挡了!

感觉到自己技术提升的很快,韩萌萌更加认同了老刘的教学,两个人的关系也增进不少,而且之前的尴尬也随着成效的提升而不断冲淡。

韩萌萌学的认真,老刘教得也认真。

学了一天之后,韩萌萌见时间不早了,便提出要回学校。

老刘虽然不舍得,但是也没有好的理由,只能乖乖把韩萌萌送了回去。

快到学校大门的时候,老刘看向韩萌萌,这个绝美娇艳的大学生,正在入神的看着窗外,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前的轮廓凸显的一清二楚。

老刘吞了吞口水,心中想着,这么完美的女孩子,还是个处,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艳福,成为她的第一个男人?

胡思乱想中,车已经到了学校门口,老刘一脚刹车把车停稳,身边的韩萌萌也回过神来,一脸感激的对老刘说“刘教练,今天真是太谢谢了!”

老刘笑着点点头,说“别客气,你要是想练车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韩萌萌连连点头,再次道谢之后,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老刘看着韩萌萌扭动着丰腴的pi gu,一步步进了学校,心里不免有些沮丧。

这么久没碰女人了,说心里话,自己还真是有些忍不住,韩萌萌这样的美少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福气,与其这么等下去,不如花点钱找个失足来解决一下。

不过,老刘很快就又否定了自己的这个念头。

他想,娘的,老子二十年都等了,怎么能随便把这二十年来的第一回给一个失足?一定要弄上韩萌萌这样的美女才算够本!

心里这么想着,老刘把驾校的教练车开回了家。

老刘进监狱的时候,还没买得起房子,出来了也没个落脚之处,是他侄子给他物s e了驾校的工作,又在大学附近给他租了一间自建房。

老刘的房东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单身寡妇,长得还算不赖,整天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她住在一楼,老刘住在二楼。

老刘自打搬进来的第一天,就看出这个房东是个坐地吸土、如狼似虎的女人,没想到,这个寡妇房东也看上了老刘

哎呀,那可真是太谢谢你了赵哥!”房东开心的花枝招展,拉着老刘的衣摆,扭着腰回了自己的房间。

老刘进了她的屋,发现屋里确实漆黑一片,他要出手机、打开闪光灯,对房东说“给我找个椅子吧,灯泡呢?我给你换上。”

房东急忙给他搬了椅子,又拿了崭新的灯泡。

老刘踩在椅子上,一边换灯泡,一边说“你帮我扶着点椅子,有点晃。”

“好的赵哥!”房东媚笑一声。

老刘也没管她,伸手把烧掉的灯泡拧了下来,然后把新灯泡对上。

正伸手把新灯泡拧上,忽然手里的灯泡就亮了起来,老刘吓了一跳,脱口道“你咋没把电门关了!多危险啊!”

说着,低头一看自己那个房东,老刘差点吓得从椅子上摔下来。

我的妈呀!这娘们刚才不是还穿着衣裳呢吗?怎么换个灯泡的工夫,就光着d*了?

仔细看,她的吊带睡裙已经褪到了脚边,可怕的是,这娘们不但没穿*衣,就连下头也没穿内衣!

老刘急忙扶住椅子靠背,才让自己站稳没摔倒,哆哆嗦嗦的问她“老妹e*……你……你裙子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