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好多水再浪点h 啊哦不不要不要

时间:2021-10-23

“站好了”将醉醺醺的人儿放下,让她靠着自己,他掏出手机又拨了司机的号码,问清楼层。

“喝酒我要喝酒别拦我谁也别拦我喝”郁子悦双手扒着他的衣襟,边打着酒嗝,边说道,凌北寒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真是个小麻烦”抱起她,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却夹着淡淡的宠溺。

他是名军人,应该找一个贤惠体贴温婉的女子的不是怎么就选择了她

抱着她上了五楼,开门,直奔卧室。

“唔”她被他放在柔软的大床上,郁子悦小嘴里发出低吟声,嫌热,小手扯着旗袍的领口。凌北寒出了卧室,去厨房找醒酒茶去了。

璀璨的水晶吊灯下,柔白的大床上,一具火红的娇躯在扭动。

凌北寒端着醒酒茶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惹火的画面。眸色变得幽深,性感的喉结在颤动,伸手,野性地一扯,黑色领带被丢在一旁的地上。

“郁子悦”醒酒茶被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他俯身,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看着一脸迷蒙泛着红潮的她,低哑道。

好像是微微清醒了些,郁子悦睁开迷蒙的水眸,看着一张俊酷的脸,小嘴咕哝着“凌北寒我告诉你虽然我们我们结婚了但是咯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碰我”一只小手边撕扯着旗袍衣襟,另一只手边伸出,指着模糊不清的俊脸,咕哝道。

“可不是你说了算”嘴角勾起邪魅的笑,霸道地说道,灵活的指尖开始解着自己的衬衫钮扣,古铜色泛着健康光泽的肌肤一点点地露出,俊酷的脸上染着,多了几分野性美。

“渴我要喝酒”嘟哝着小嘴,又说道。

凌北寒无奈地笑笑,俯下身,单手撑着床铺。

一股子少女的香气混合着淡淡的香醇的酒气扑面,令人心醉。

迷醉的人儿双手环住他的脖子,用力一扯,拉低他,像是无言的邀请,更是折磨人的诱惑。

凌北寒再抑制不住,张开吻住了他,健硕的身躯也覆上了她的。

“啊哦不不要厉慕凡不要”

听着她呢喃的低吟,凌北寒只感觉自己的脑子猛地一轰,全身僵硬住,她竟然在叫厉慕凡

新娘子在新婚夜叫着别的男人的名字这对于凌北寒这个大男子主义的男人来说,无疑是一种莫大的屈辱

感觉一盆混着冰渣的冰水从头上浇落,全身凉透,男性自尊深受打击一股酸意混合着怒火在心口发酵,凌北寒低首,瞪视着一脸迷离的郁子悦,大手倏地扣住了她的下巴。

“郁子悦你给我看清楚了我是你的丈夫凌北寒”,声音霸道而低沉,出口的话更像是命令,手指狠狠地掐住她的下巴,似是要将她的骨头掐碎般

就算是还没感情,但在这个时候,她嘴里竟然喊着厉慕凡的名字,令生性骄傲强势的凌北寒只觉深受打击何况,她是他的妻子

“唔疼别碰我”,郁子悦眯着眸子,似乎看到了凌北寒的那张脸,她嘟哝着道,晃动着小蛮腰,她的动作,又磨蹭到了他那还没软下的坚硬。

“由不得你”,已屏蔽

“咯呕”,正在他要用力挺身而入时,只听到一声呕吐声,刺鼻的酸腐味窜进鼻息,身下的人儿华丽丽地,吐了

“该死”,凌北寒懊恼地低咒一声,连忙起身,看着床上一丝不挂的人儿翻了翻身,侧着,“呕”,污秽物从她嘴里又吐出。

“好难受好酸水唔凌北寒唔”,郁子悦喃喃地喊着,令垂立在一旁整理裤子的凌北寒简直哭笑不得

她这下倒想起他了

这个折磨人的小东西再多的欲火在看到那狼狈,闻到那股子酸味时,已经熄灭

凌北寒上前,一把捞起她的娇躯,夹杂臂弯里,朝着浴室走去,动作算是粗鲁地将她丢进了偌大的浴缸里,许是吐了的缘故,郁子悦清醒了不少。

“呸呸”嘴里好酸,好难受,一股酸臭味,她蹙着眉头,渐渐地睁开双眼,对上凌北寒那张铁青的俊脸。

“啊你”,再低下头看着全身赤果的自己时,她终于放声尖叫起来,“救命非礼唔”,郁子悦放声叫了出来,但随即,后脑勺被人用力一扣,整张脸朝着水里浸入,一股窒息的感觉令她惊慌,像是溺水的人,双手痛苦地扑腾。

凌北寒也真是气急了不过,在她没呛到水之前,还是很理智地将她拉起

“咳咳咳呸”,郁子悦痛苦地咳嗽,大口地喘息,小脸通红不已,“你你你要谋杀我”,半天,她才反应过来,瞪视着凌北寒那张铁青的脸,咆哮地吼道。

酒意也全无,吼完,意识到什么,双手连忙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我还真想淹死你”,凌北寒瞪着她,恶狠狠地说道。

“你你”,郁子悦是真的被凌北寒那恶狠狠的俊脸,以及大吼声吓到了,全身打着哆嗦,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白兔,瞪大着乌黑的兔子眼,看着他,想反驳,却只是语无伦次着

她真担心他会整死她的

“给你十分钟,赶紧洗洗完了给我去打扫卧室”,凌北寒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浴缸里受惊的“小白兔”,沉声道。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