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灯盏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1-04-26 15:46:30 责编: 人气:
那年冬天,一场“阶级斗争”正搞得轰轰烈烈,身为“地主婆”的姥姥,每天后晌吃过饭,都要独自穿过生产队牲口棚旁边那条长长的胡同,到d*a队部去接受“贫下中农”的批斗。那时,作为“地主狗崽子”的舅舅,正在海河工地挖河,吃住在工地,一个冬天也没回家。姥姥天生胆小,更怕走夜路,特别是每当路过牲口棚那条坑坑洼洼又黑又长的胡同时,姥姥浑身起j皮疙瘩。但为了节省煤油,姥姥从不打灯笼,就石更着头皮迈动着那双“三寸金莲”,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过胡同,常常被胡同里的砖头瓦块绊倒,摔个鼻青脸肿。尽管这样,姥姥还是舍不得打灯笼,姥姥说:“打一回灯笼,半个j蛋就没了,心疼哩。省下几个j蛋,等d*a壮(舅舅的r*名)挖河回来后好好犒劳犒劳。”

  有天后晌姥姥吃过饭又去d*a队部接受批判。天漆黑得像锅底,伸手不见五指,路过牲口棚那条胡同时,姥姥为了壮胆,就小声哼起了当时很流行的那首歌:“天上布满星,月牙e*亮晶晶,生产队里开d*a会,诉苦把冤伸……”刚走出胡同口,就见一条黑影窜了过来,不由分说,上来就打了姥姥一巴掌,打得姥姥两眼直冒金星,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只听那黑影怒喝道:“妈的,臭地主婆!这歌是俺贫下中农才能唱的,你有啥资格唱?再不老实,今后晌狠斗你!”姥姥这才回过神来,听声音是后街的王三嘎。王三嘎“g e n正苗红”,贫农出身,却是村里出了名的嘎小子,他游手好闲、偷j摸狗、爬瓜溜枣,什么坏事都敢g*,村里的人们也都讨厌他,见了他就躲着走。王三嘎正d*a声呵斥姥姥时,牲口棚的饲养员二更爷提着盏马灯寻声走了过来。二更爷五十多岁,也是贫农出身,因为家里穷,年轻时没娶上x**,就打了一辈子光棍,但二更爷为人仗义,讲个直理,在村里威望很高,虽然平时言语不多,可吐个唾沫都是个钉e*,没几个人不服的。二更爷问:“咋回事?”王三嘎见是二更爷,觉着自己有理,d*a声说:“二更爷,这老不死的地主婆不老实,还敢唱‘天上布满星’,这哪是她臭地主婆能唱的歌?俺打了她一巴掌,二更爷,你说该不该?”“二更爷呀,俺是走那黑胡同胆小,才哼几句壮胆……”姥姥低声辩解着。二更爷听罢,厉声喝斥王三嘎:“混账东西!d*a老爷们打一个孤老太太,欺人太甚!算什么鸟人?再敢这样,当心打断你的狗腿!滚!”王三嘎平素里不惧别人,就怕二更爷,见二更爷如此d*a怒,嘴里忙说着“是,是”,就像一条癞皮狗一样溜得没影了!

  第二天后晌姥姥又去d*a队部,走到牲口棚那条胡同口时,蓦地发现在牲口棚低矮的屋檐下,挂上了一盏明晃晃的马灯。姥姥接受完批判回家来的时候,那盏明晃晃的马灯仍挂在那里,晃得姥姥双眼老泪纵横……整个冬天的寒夜,姥姥每次走过那条胡同,就见那盏马灯一直亮着,姥姥孤苦的心也开始亮堂起来……

  姥姥临终的时候,把舅舅叫到床边,断断续续地说:“d*a壮呀,二更爷给俺掌了一冬天的马灯,对咱有恩呀……记着,你以后,也要像二更爷一样,帮助别人……二更爷……马灯……”舅舅含着泪拼命点着头。

  那个“阶级斗争”的时代结束后,舅舅做了二更爷的g*e*子,就把二更爷接到家里来住,像伺候姥姥一样周到,直到他去世。

  多年后,舅舅在和我说起这些往事时,我的心被久久地感动着。我知道,那盏高悬的马灯,就是人x*ing的灯盏,闪烁着人间d*a爱的光辉;那光辉朴素得令人掩泣,它不但点亮过姥姥凄凉的冬夜,也在我湿润的心灵里,点亮善良和爱的美好灯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