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大棒棒糖吗H文 陌生人吸着她的小豆豆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03-25 16:46:30 责编: 人气:

想吃大棒棒糖吗H文 陌生人吸着她的小豆豆

老岳是个大夫,今年五十多岁,自从妻子去世后,便一人来到这偏僻的簸箩村生活。

本来心灰意冷地来这,就想着平平度过余生,可没想到,这里山美水美人更美,那些大姑娘小媳妇来来往往,又重新点燃了他对生活的激情。

这天晚上,老岳刚想熄灯睡觉,就听见门帘外面有道细微的声音。

“岳大夫,睡了吗?”

“谁啊?进来说。”

老岳听着是个女人的声音,立刻精神起来。

这几年,他借着看病的功夫,可没少揩那些丰满女人的油,她们也都乐得其中,也算是彼此各取所需。

老岳话音落下,一个俏丽的身影钻了进来。

 

 

他定睛一瞧,竟然是村里周扒皮的女儿周倩倩。

这个周扒皮本名周俊生,年轻时做小生意发了家,回来这穷乡僻壤便成了有名的土财主。

仗着垄断小卖部的货源,他没少赚黑心钱,村里人都骂他,但也拿他没办法。

反之,他的报应就是膝下无子,周倩倩是他唯一的掌上明珠,今年不过二十,娇惯的很。

“哟,倩倩啊,怎么了?”

看见她老岳挺惊讶,这妮子向来不和凡人说话,平日在村里见着他也是爱答不理,可今天这状态却像个受伤的小猫。

“岳大夫,我难受……”

周倩倩指了指两腿之间,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水汪汪的,似有泪花要流下来。

老岳一听,赶紧招呼她坐下,心里很是欢喜。

这妮子也快二十了,怕不是情窦初开了?

看着白嫩水灵的周倩倩,他有点心花怒放。

在他的盘问下,周倩倩说明了自己的情况。

从半个月前开始,她一到晚上下边就会有反应,还有什么东西出来,偶尔也会奇痒难忍。

“大夫,我有次内急就去草丛里方便了一下,大概就是半个月前,是不是被什么虫子咬到了啊?我会不会死啊?”

说着说着,周倩倩就紧张得抓住老岳的手。

老岳在心里无奈叹气,这村里的姑娘没上过学,对于一些生理常识根本不懂。

加上周倩倩母亲走的早,就周扒皮一人带她,没人教就懂得更少了。

不过,这也正是老岳愿意留下的原因。

“这个……”

老岳一本正经地板着脸,低头盯着周倩倩的双腿看。

不得不说,周扒皮真是生了个好姑娘,皮肤细嫩地像块水豆腐,常年不用下地干活,比那些姑娘都白。

该瘦的小蛮腰盈盈一握,该有肉的地方还一点不少,真叫人稀罕,怪不得村里的小伙子都跟苍蝇似的围着她转。

“岳大夫,我还这么年轻,我连对象都还没谈过,我不能死啊……”

周倩倩看他这么严肃,以为自己命不久矣,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你别急,我先给你检查检查吧。”

老岳拍了拍她的手,很自然地把她拉到床边。

摸着那柔弱无骨的小手,老岳心里已经有点着火了,身子也紧绷绷的。

这么多年没碰过女人,大半夜地又和一个美少女独自相处,他很难把持住自己。

“躺下吧,把上衣脱了。”

老岳吩咐道,但周倩倩却磨磨唧唧不肯行动。

“咋了?怕我占你便宜?”

“我爹说,女孩子在外面不能随便脱衣服,你又是个男的……”

周倩倩一边抽泣一边说,鼻尖红红的,像个受惊的小兔子,别有一番可爱风味。

但老岳却想调教调教她,“那成,你回去找你爹看病去吧,我得睡觉了。”

说着,他转身就要去关灯。

见他生气了,周倩倩赶紧把他拽回来,“我脱,我脱还不行么。”

夜深微凉,周倩倩穿了好几层,磨磨唧唧半天,才脱得剩了小背心。

借着昏暗的灯光一看,老岳差点喷出鼻血来。

这妮子,竟然没有穿小衣!

那饱满的雪白,就在胸前晃荡着,让人见了就忍不住上去捏两把。

这要是放在手里把玩一番,让他死了都行。

周倩倩害羞地低着头,并没有看到老岳色眯眯的眼神。

老岳咽了咽口水,脑子里已经想好怎么把她拿下了。

“来,我问你,这儿是不是也经常痒?有时候还会有点疼?”

他指了指周倩倩的两只,少女激动地点了点头,“岳大夫,你真不愧是神医!”

老岳微微一笑,心想着妮子果然是到时候了。

“我大概知道你怎么回事了,躺下吧,我帮你仔细检查检查。”

老岳语气保持严肃,周倩倩乖乖躺在他的木板床上。

他颤抖着双手摸过去,在触碰到那柔软肌肤的瞬间,老岳感觉身上像通了一道电流。

力道由小到大,动作由浅到深,没几下周倩倩就忍不住叫出声来。

“岳大夫,怎么回事啊?我这里越来越痒了。”

“你体内有湿毒,我在帮你疏通脉络。”

老岳随口一扯,全身心地享受着这过程。

周倩倩身子有点紧张,一看就是没被男人摸过,老岳没想过自己反而成了第一个,身体更兴奋了。

他下面早就难受的不行,想找个地儿好好发挥一下。

“岳大夫,什么时候能好?我难受……”

周倩倩何时被这么摸过,只感觉身子麻酥酥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又羞又臊。

村里那么多小伙子,没人碰过她一根手指头,可偏偏让着岳大夫把她摸了,向来高傲的周倩倩,心里也有点落差。

“还得等一会。”

我还没舒服够呢……老岳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看着那胸前的饱满,老岳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把她就地正法。

“哎呀岳大夫我真的难受!”

周倩倩羞的难耐,直接推开了老岳的手,翻身就要下床。

“你这孩子!现在不治,等你以后湿气严重,上面下面都烂了,看你去找谁治!”

老岳也来气了,直接说狠话吓唬她。

这一吓唬,周倩倩果然老实了。

“你说什么?上面下面都会烂……”

她想想自己的症状,仿佛真的会溃烂一样。

“行了你走吧,既然你信不着我,我也没必要跟你浪费时间。”

老岳说着就要把她往外赶。

“别,岳大夫,我错了,我刚才是真的很难受,我治还不行么……”

周倩倩不能忍受自己身上会溃烂,尤其是那地方。

要是被人知道了,该怎么想她?唾沫星子肯定会把她淹死。

老岳假装生气,保持沉默没说话。

“岳大夫,你是咱们十里八村最好的大夫了,你就帮帮我吧!”

周倩倩走过来,抱住他的胳膊晃了晃。

那柔软无意识地蹭在老岳身上,有种说不出的酥麻感。

“丑话说在前面,你这个病想治的话得脱光衣服,看你能不能接受吧。”

既然她求着自己,老岳才不想轻易放过她。

“我,我脱就是了。”

已经到这份上,周倩倩没有后退的余地了。

她转过身去,很快就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老岳没想到这妮子如此爽快,望着她白皙的身子,下面顿时有了反应。

双手轻轻搁在她胸前,刚才怎么说还隔着一层布料,手感和现在没法比。

“倩倩,你这儿,是不是比别人都大啊?”

老岳故作神秘地问。

“嗯,好像是……”

周倩倩咬着下嘴唇,羞涩地回答。以前在河里洗澡,她也见过其他几个姑娘的,倒是真比不上她。

“那就对了,因为你这湿气很重,如果想快一点治好,得用嘴先把它们吸出来一些。”

老岳已经不满足于手上的快乐了,他很想亲身品尝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