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讲自己第一次,结婚当天晚女的要干嘛,乖别让它流出来了h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09-21 22:00:41 责编: 人气:

讲讲自己第一次,结婚当天晚女的要g*嘛,乖别让它流出来了h

倩倩啊,我常听阿杰提起你,听阿杰说你之前出差了,我现在暂时住你家,不打扰吧。”许文道。

苏倩摇摇头,“表叔你哪里的话,您d*a老远的进城来,我们做为晚辈的,照顾您是应该的,来,快坐,我给你倒杯水。”

扶许文坐下后,苏倩走过去倒水,可心里却翻江倒海。

她怎么也想不到,表叔居然在盲人按*店工作,想到先前的画面,她就觉得羞耻。

居然被表叔按出反应了。

不过还好,表叔是个瞎子,不然可真够丢脸的。

轻轻跺了跺脚,苏倩拿着杯子走过去,递给许文。

“表叔,你喝点水,我先去做饭了。”

看着表侄x*fùe*娇艳yù滴的模样,许文动了心思,“咦,倩倩,我咋觉得你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呢。”

一听这话,苏倩慌了,“哪有,表叔肯定记错了,咱们又没见过面,怎么会熟悉呢。”

见苏倩紧张的样子,许文心里好笑,可表面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也对,兴许是在电话里听到过吧。”

苏倩心有余悸的拍拍xiōng口,那挺拔饱满的róuruǎn晃晃悠悠的,看得许文立马又起了反应。

这么d*a的xiōng,要是能揉两下,肯定很爽。

反正自己是瞎子,就算不小心做了点什么,别人也不会怪自己吧?

想到这,许文假装伸手去拿水杯,在空中晃了两下后,故意一把抓在了苏倩的róuruǎn上。

好软好弹!

“嗯哼……”

苏倩的身体本就难受,被这么一抓,那种反应更强了。

但是一想到许文的身份,她赶紧后退一步。

“啊,倩倩,对不起,表叔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看到苏倩的反应,许文就知道自己的行为过激了。

“没事的表叔,杯子在这e*,您拿好。”苏倩握着许文的手,抓住杯子后,才道:“这么晚了,您应该也饿坏了,我这就去下厨。”

说完逃也似的跑进了厨房。

她深呼吸两口气,想要压下邪火,可想到表叔那惊人的部位,结果越来越难受,在厨房忙碌的同时,也不忘偷瞄许文。

许文发现后,心里不停偷笑,看来这侄x*fù,被自己给吸引住了。

阿杰这小子够可以的,刚d*a学毕业没两年,就找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x*fùe*。

不过,既然这妮子这么喜欢看,那表叔就让你看个够。

“倩倩啊,我想换身衣服,你能扶我去卧室一下吗?”许文突然有了主意。

“好呢,这就来。”

苏倩乖巧的小跑出来,扶着许文往卧室走去,由于许文比苏倩高半个头,他正好可以从上往下看到两片róuruǎn。

那中间的沟壑,起码有三四指,这么d*a的规模,要是用来……

想到那种画面,许文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苏倩将他扶进卧室,把衣服找出来后,娇声道:“表叔,那我就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再叫我。”

“好,麻烦你了,倩倩。”

许文故意对着另一边说话,制造自己还是瞎子的假象。

苏倩没再说话,假装走出去,紧接着又轻手轻脚的走过来,靠在门边,直勾勾盯着许文。

看到她眼神中的渴望,许文心里得意,当着她的面,脱下了裤子

讲讲自己第一次,结婚当天晚女的要g*嘛,乖别让它流出来了h

之前看到许文的强d*a后,苏倩就一直心心念念,想要亲眼看看到底有多厉害。

不然她做事都会心不在焉!

当裤子脱下后,苏倩忍不住捂着嘴巴,呼吸有些急促。

怎么,怎么能那么d*a!

这么d*a的家*,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

想到这些,苏倩有些口g*舌燥,俏脸及脖颈一片通红。

许文将苏倩的反应看在眼里,那妩媚娇羞的样子,让他难以把持。

这表侄x*fù,难道平时没能得到满足?

嘿嘿,那我再让你看仔细些。

许文故意挺了挺身,还用手在上面摸了一把,这个举动,看得苏倩燥热难忍,不由得夹了夹腿。

不过见苏倩只是偷看,没有其他动作的趋势,许文计上心来,假装穿不进裤子。

“倩倩啊,倩倩,你能来帮叔个忙吗?”

听到这话,苏倩愣了一下,然后蹑手蹑脚的退出去,这才答道:“表叔,怎么了?”

“我裤子穿不上,你能帮我穿一下不?”许文扯着嗓子叫道。

苏倩小跑进来,眼睛一直盯着许文下面那处,可嘴上却说道:“表叔,我帮你穿,是不是不太方便啊?”

虽然她很渴望,但是也从来没想过要真的发生点什么,毕竟辈分在那e*。

这要是传了出去,她可真没脸见人了。

其实仔细一想,苏倩就会知道,许文不应该穿不进裤子,不然平时咋穿的。

不过此刻的她,脑海里只有那d*a家*,并没有多想。

许文也没想到苏倩会犹豫。

看样子,自己这表侄x*f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放。

但是都这份上了,他不愿放弃,故意苦笑一声,“那算了吧,我就在卧室待着,等阿杰回来再帮我。”

“表叔,我帮你,看你这话说的,我只是觉得不方便,也没说不帮你啊。”

苏倩翻了个白眼,这要是老*g回来发现自己怠慢了表叔,准得说自己。

毕竟吴杰说过,表叔以前对他比亲叔叔还好。

苏倩深呼吸一口气,然后走近许文,拿起裤子,蹲在地上。

“表叔,你站稳,先把一只脚抬起来。”

许文照做。

苏倩把裤子慢慢往上提,到裤裆处的时候,她忍不住tiǎn了tiǎn嘴chun。

当她的拇指尖无意碰到那处,许文爽得差点没站稳。

不行,这是长辈,不能胡思乱想。

苏倩一个劲安慰自己。

许文看得出苏倩的挣扎,于是火上浇油了一把,“倩倩啊,表叔d*a腿有些酸痛,你能帮我捏一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