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头你终于长大了 紧窄娇嫩撑开惨叫&;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乖放松还有一半没进去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09-21 22:10:41 责编: 人气:

小丫头你终于长d*a了 紧窄娇嫩撑开惨叫&;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乖放松还有一半没进去

许文看了看张晓月,顿时气血翻滚。

刚刚距离有些远,没太看清,此刻近距离看到,简直美得冒泡。

听她说话的语气,也非常温柔,这么好的一个女人,她男人竟然舍得打她。

这要是换做自己,疼她还来不及呢。

“也行,那就麻烦你了。”苏倩也没见外,“不过,得说好了,这几天住我家,把你老*g先晾几天,让他长点记xìng。”

“可是,你老*g也在……”

“没事,他朋友多,能找到住处,你就放心吧。”

“那好吧。”

得到应允,苏倩满意的点点头,叮嘱许文几句后,就收拾东西准备出门了。

而张晓月,扶着许文,慢慢往外走。她的xiōng太d*a,随着走动,会有轻微的晃动,也会时有时无的碰到许文的胳膊。

闻着她身上的芳香,许文感觉太幸福了。

想到接下来的几天,能跟两d*a美女共处一室,他就激动得不行。

“麻烦妹子你了,扶我一个瞎子。”许文道。

张晓月笑了笑,“不麻烦不麻烦,你是倩倩的表叔,也算是我的表叔,不过看你比我d*a不了几岁,咱还是各叫各的吧。”

“也行,我叫许文,你叫我文哥就成。”

两人聊着聊着,就到了按*店,因为张晓月要按*,正好和许文认识,就点了他的钟。

包间里,许文拿出j*油在掌心一边搓着,一边说道:“妹子,把衣服换了吧,方便按*一些。”

张晓月应了一声,看了看许文,有些忸怩,不过想到他不过是个瞎子,也就释然了。

当她脱掉衣服的一刹那,许文差点流鼻血。

那两片róuruǎn脱离束缚,直接跳出来,视觉冲击力很强。

这一刻,许文突然发现,当个盲技师,似乎也不错,福利太多了,不管如何此,自己恢复视力这个秘密,都得先隐瞒着。

“文哥,你应该来倩倩家没几天吧,之前都没见过你。”

说着,张晓月已经脱掉了裤子,露出白花花的qiàotún和d*a长腿。

许文眼睛都看直了,要不是墨镜挡着,肯定被发现。

“诶,对,阿杰接我来的,给我找了个盲人按*的活e*,也不能总待在家混吃等死吧。”

许文紧紧咬着舌尖,尽量不让自己有太d*a的反应。

“那也是,总得自力更生,文哥挺坚强的。”

张晓月有些钦佩的看着许文,麻利的穿好衣服,然后趴在床上。

“文哥,可以了,开始吧。”

看着张晓月挺翘的娇t un,许文越来越激动。

昨晚就被苏倩撩得火热,这会e*面前又有个极品尤物,鬼使神差下,他居然伸出双手,一把摁在了pì gǔ上面。

“嗯……”张晓月shēnyín一声,疑惑道:“文哥,你这按*手法,怎么不太一样啊?”

她还从来没遇到过,一上来就按pì gǔ的,这让她有些难为情。

这话让许文反应过来,赶紧解释,“哦,是这样的,这是一种新式手法,从t un部开始往上按,有助于头部的神经放松,从而……”

小丫头你终于长d*a了 紧窄娇嫩撑开惨叫&;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乖放松还有一半没进去

即便还隔着裤子,但那双腿间的缝隙依然诱惑。

似乎淡淡的清香从那处传来,许文低下头,皱鼻嗅了嗅,顿时感觉全身的血细胞都打开了。

“文哥,你怎么不按了?”张晓月疑惑道。

“这就按,这就按。”

许文担心出岔子,不敢再走神,将裤腿卷到d*a腿根部,然后由小腿处,慢慢往上推动。

“嗯……”那种酥麻的感觉让张晓月shēnyín出来。

听到这爪耳的声音,许文就像打了j血似的,下面直接起了反应。

他赶紧躬身,避免被发现。

不过此刻的张晓月,闭着眼睛,享受着按*手法带来的kuài gǎn。

那种yǎngyǎng的,麻麻的感觉,就好像有个温柔的男人,在爱抚她一样。

虽然她有丈夫,可她老*g经常在外应酬,d*a醉回来后,要么直接睡觉,要么就对她拳打脚踢,两人已经几个月没过夫妻生活了。

对于她来说,这是一种折磨。

腿按得差不多了后,许文声音沙哑道:“妹子,翻过身来吧,该按前面了。”

一想到张晓月那硕d*a的róuruǎn,许文就激动得不行。

张晓月翻过身来,脸蛋e*红扑扑的,她刚刚已经被按出了感觉。

当她看到许文躬身的样子,瞬间明了,连脖颈都通红了。

许文看出她的反应,心里偷笑,一本正经说道:“妹子,通过刚刚的xué位按*,我发现你的xiōng上应该有肿块。”

“啊?”张晓月满脸诧异,“不可能吧,很正常呀。”

可能是出于本能,她居然按了按自己硕d*a的róuruǎn。

咕噜……

许文忍不住喉咙滚动,“我也不能骗你啊,不信的话,我给你检查下。”

张晓月本就有些难受,这么揉了下后,更难受了,听许文这么说,她有些忸怩的答应了。

“好嘛,那,那就麻烦文哥了。”

虽然是盲人按*,但也没有按*xiōng的流程,许文为了抚摸一下那硕d*a的玩意e*,这才撒了谎。

“不麻烦不麻烦。”

许文笑了笑,摸索着按在张晓月肚子上,没有一起赘ròu,摸起来很舒服。

他那双c*u糙的d*a手慢慢往上挪动,当接触到xiōng的边缘时,颤抖了两下。

而张晓月,也是满脸羞红,虽然隔着衣服,可那双充满男人气息的d*a手,就像有魔力一般,让她呼吸变得急促。

她紧紧抿着嘴chun,紧紧盯着许文的d*a手,这一刻,她多么渴望这双手能一把扯开她的衣服,在里面肆意揉搓。

以前和老*g做的时候,她总喜欢老*gc*u暴的弄她,那种感觉很刺激。

许文站在张晓月身边,下面那处火热距离她的脑袋很近,张晓月似乎隐约能闻到一股男人特有的气味。

这股气味更让寂寞的她难受,情不自禁下,居然微微朝那处歪了下脑袋,想要更近距离的闻一闻。

许文没注意到她的小动作,手掌慢慢从下往上,盖在两片róuruǎn上,可由于太d*a,根本完全覆盖不住。

“真是d*a啊!”他不由得感慨一句。

“你说什么?”

张晓月有些惊讶,身子动了一下,不偏不倚的,小嘴刚好碰到了许文那火热的部位